121期 穢濁水府罪愆深,真經祈雨惠甘霖 【明德聖訓‧光訓釋義】
穢濁水府罪愆深,真經祈雨惠甘霖
敗壞世風災厄至,改過遷善遠禍因

釋義 / 吳鳳凰



一炁宗主諭乾坤諸弟子:
諸子誠心慈行,共襄此舉,不愧吾門牆也。昭格感天庭,普施惠霖,潤育塵濁之物物,消瘟疫,減輕旱氛。真經聲昂,感  聖佛與天尊,龍神行雨惠澤,善化世人,汙濁水府罪愆之深,苦救蒼生,勸世行真。希乾坤各弟子,以身作則,誠心正意,消災劫,除旱氛。

非是龍神不行雨,此乃世風頹萎,人心不正所致也。欣喜本島君政猶明,種種樂善好施之事普行,蒼天悲憫,不忍玉石同焚。

吾願乾坤各弟子,盡其責,守其職,利用廿字紓解頹世之人心,是所至願也,此諭。
                                                               (錄自民國六十六年丁巳年農曆三月十八日酉刻光訓)





廿字主宰  降乾坤諸生:
聖經祈天閶,句句散馨香;
乾坤明至性,惠澤澤萬方;
菩提廣種下,性花放芬芳;
神人誠救災,有險未成殃;
乾坤皆記功,佛光照八荒;
廿字拯救世,消災普弭障。
道產三才,普化陰陽,三指針治,起死妙方,補天地之醫術,救萬類同登慈航,寶島雖經小災禍,廿字保吉祥,乾坤諸子抱慈悲,普化災星,營救旱荒,誦經乾坤各記功,各壇贈賜金燈一座,寶光照耀三界十方,伏精怪,掃魔障,妖邪精靈概亦降。

藉此語乾坤諸生,共挽延康,行廿字,遵無形法,代天宣化,度陰陽,祈世道,歌大有,共享堯天舜日之光,乾坤福壽,子孫綿長,有無一炁,共挽災殃,畢。

                                                                 (錄自民國八十年辛未年農曆五月十三日午刻光訓)





一炁宗主 諭乾坤諸弟子:
行慈悲,廣仁義,有愛心,誦真經……中天慧日月,正氣入太清,廿字濟世眾,乾坤猛推行,福惠惠人物,萬物皆沾恩,大道明三界, 十方低頭迎,虔誠求一真,一真不二心,誠者靈,靈則通,心誠神感應,仙佛皆護法,事事顯特靈……

此次經功功效,挽災救劫,非比以往也,解旱象,減瘟疫掃災殃, 希諸子,圓融慈悲,抱濟世救眾之心,尤其吾教,肩負挽災救劫之重責,諸子皆秉願而來,肩擔挽劫救災之責任,睹此劫,如斯浩大,豈忍不救之乎。嗟乎,人心難轉,天心何奈,悲哉,哀哉,斯劫不止, 仙佛豈安,諸子乾坤,挽救災劫之加重,雖有慈悲之心、仁義之行,難挽死去人心,唶乎,悲也哉!吾廿字至寶,願度有情,挽災劫,救世俗,寶筏處處,奈斯人,視寶筏如輕舟,子等心誠意正,苦口婆心,當挽斯劫於既倒。

此次三日真經,功效不小,雲雨雷霆,各大仙佛佐諸普降甘霖, 誦經乾坤暨師生各記一大功,藉此功德近圓之期以勉諸等,勿忘重責, 勿忽職守,功德已懸凌雄,德蔭子孫,有功必賞,有過必懲。今此壬午,戒規重整,希吾子乾坤等,勤謹慎言而自行,功德無涯矣,已畢。
                                                                   (錄自九十一年歲次壬午農曆五月初四日午刻光訓)
註:此篇光訓為北部各壇共同誦經祈降甘霖,化解旱氛。
 
釋義:
回顧去年,年初曾經遭逢台灣本島西部地區大規模的乾旱事件,演變各地區有不同程度的減壓供水、限水、停耕、歇業各情況,此次旱情是從民國36年以來最嚴重乾旱,被稱為「百年大旱」。這波旱象在5月底至6月底因連續幾波梅雨鋒面、陣雨、西南氣流持續帶來明顯降雨而緩解,中央旱災應變中心於6月22日解除開設,7月底到8月初陸續再有烟花颱風盧碧颱風西南氣流鋒面帶來明顯降雨,台灣本島與離島澎湖、金門、馬祖水情於8月5日全數恢復正常,旱象告一段落,歷經長時辛苦抗旱的緊繃焦慮也獲得喜悅紓解。

地、水、火、風天象時常變動,聖佛仙真過去多次以光訓警示,一再告誡修行廿字以轉化天象,天象惡變,是人心造惡多端引動禍害,祈禱天象降祥,須由人心發揮廣大善力,扭轉天心賜福消災。

乾旱並非少見,每隔幾年便會經歷一次,只是人們健忘,缺水時苦悶抱怨,豐水時同樣隨意浪費水資源,沒有在經歷苦厄中修練珍惜,沒有在珍惜中改變習慣,漏掉了踏往修行上進的階梯,重複在苦境輪迴之中。

穢濁水府罪愆深,五海龍神警世人

民國66年(西元1977年)2月中旬至5月中旬,臺灣中南部地區曾發生嚴重乾旱,5月中旬後梅雨季雨量增多,各地達230公厘,乾旱獲得減輕。同年美國加州也發生大乾旱,嚴重缺水如一記暮鼓晨鐘,當地政府意識到節水的重要性,開始定下新的用水標準,而人們也留意改變用水的習慣,以因應氣候變遷造成長期的乾旱。

1977年除了乾旱世界並有流感大流行,造成全球70萬人死亡,在雙重危機裡德門弟子秉奉誠心廣行慈悲,虔誦真經祈禱天閶消災挽劫,經功圓滿,誠心感動天庭,龍神行雨,漸次普降甘霖,潤育萬物,瘟疫消除,旱象減輕。  師尊一炁宗主光訓諭示:世人不知珍惜水源,汙染穢濁了湖泊河川,罪過深重,龍神不行雨而生旱象;並非龍神刻意不行雨,是社會風尚敗壞萎靡、人心不正所導致,是人自己作惡招來的。慶幸的是台灣本島領導與施政尚且清明,廣泛施行各種樂善好施的事,上天慈悲憐憫良善之人,不忍心行善之人與作惡之人好壞同時受害,盡皆毀滅,因誦經禱告之至誠與經功果美,得以轉化天象消災解難。

宗主光訓同時期勉弟子,辛苦挽救蒼生,以善勸化世人,多行善事,珍愛水源,不可汙染水府。清淨之水是人類及萬物生命的泉源,來自於上天潤育萬類之恩惠,各弟子當盡責任以身作則,真實奉行,運用廿字教化自己,導引大眾,使迷昧的世人能夠清醒。

德藏經,《金光明真經‧廿字寶懺》之「志心皈命禮,南無五湖四海一眾龍神水官,懺悔穢濁水府不潔之罪。」即是為無知犯下汙穢大海、湖泊、河川等水源而知過懺悔,悔過之後必要珍惜,不再犯過而求自救,再獲天佑。

廿字廣化濟陰陽,普化災星救旱荒

民國八十年,世界各地皆有因氣候異常造成大小不等的人員、財物損害,多國有風災雨害,有的則經歷乾旱水荒,而台灣從4月就很少下雨,北部雨少,南部成為10年來最寡雨的年份,在這波乾旱中,台南佛壇啟建三日祈雨法會,誦經三日禱告上蒼惠降甘霖,神、人精神會合一炁,經功圓滿,普化災星,解救了旱荒,雖有危險,幸好因祈雨法會經功美善而未釀成災殃。

師尊廿字主宰諭示德門弟子,奉行廿字可保佑吉祥,懷抱慈悲誦經挽災的弟子們各有記功,宏道救劫的各佛壇贈賜一座無形金燈,金燈寶光能照耀十方,掃魔鎮邪。精神療養法之三指無形針,是救人疾厄起死回春的妙方,可以補天地醫術不足之處,醫人醫物,度陰度陽,解救萬類性靈同登慈航。德門弟子遵守無形法,奉行廿字,於人間代上天施布教化,度陰度陽,祈願世道美善祥和,頌揚年歲豐收,共享太平盛世。

在此於祈雨法會之前,農曆4月中、下旬至5月上旬,上天開大會,研擬重頒天章,因逢浩劫綿延,急需平定各種災禍,  師尊無形古佛憂慮災煙瀰漫,聖誕日(農曆4月21日)婉拒慶壽,諸佛群仙因此未曾慶賀朝參。

此次大會  開山祖師圓明至聖佛也在列,於農曆5月8日光訓諭示,大會研擬天案一再變化更換,為此至感心酸,災劫繁多,風災雨害、乾旱高溫連綿不止,蒼生遭遇種種苦難真是悲哀。各種苦難因何而來,是世人不知惜福,不懂立願蓄德儲仁,男女不守本分,流連糾結於花街柳巷,傷風敗俗致生造劫的禍端;憤恨爭權,貪圖貨物財利,不顧廉恥,衍生障劫難消。

祖師圓明至聖佛期望乾坤諸賢,抱守正道宏揚仁德,立願普度蒼生,靜修、勤儉。乾坤弟子雖皈依數年,清楚道性,也還有昏亂不能覺悟的時候,在邪正混淆不清的現今,一個不謹慎,正路走偏,踏進邪路,遭受紅塵穢濁的汙染,意念雜亂而生淫慾邪念,便傷害道性本原。堅定道性真實奉修廿字,乾坤諸賢都可為未來靈山的仙真,背負著度化苦難救世的願力,隨時自我約束檢點,自身端正,品德純厚無汙染,心中所想的和口中所說的要一致,不欺騙、無虛偽,作為德門的賢德之人,如此修身養性可增添智慧吉祥,性靈舒暢快樂,怡然自得。

壬午水火相延連,仙佛慈恩降甘霖

民國90年11月北部地區降雨量偏少,約僅歷年同時期平均值33%左右,各河川流量也同時減少,至91年4、5月梅雨季節仍無有效降雨可適時補充河川及水庫水源,造成91年北部地區發生乾旱,91年初全國各地旱象頻傳,而以桃園及台北地區最為嚴重,之後有各項限水措施,北台灣陷入一片恐慌,甚至要逐水而居。

91年國曆6月12至14日,北部各壇聯合誦經祈雨三日,禱雨解救旱氛,心誠而神感應,仙佛皆有護法而惠降甘霖,之後7月2日颱風雷馬遜在台灣和中國大陸以東轉向北移動,外圍雨帶帶來暴雨,令全國降雨,這個颱風侵犯他國造成大傷害,但路過台灣卻損害不大,反而灌足水庫,緩解了乾旱,7月6日,長達兩個月的限水終於解禁,四民歡樂。

此次為化解北台灣大旱,北台灣各壇共同誦經,同祈天降甘霖,經功功效甚佳,不僅解除旱象,還減輕瘟疫,  師尊一炁宗主特為訓勉,天德聖教門人肩負挽災救劫的重責,看到眼前這麼大的浩劫,難道可以忍心不救嗎,只是悲嘆人心不回善,天心又能如何轉動而不行劫。

91年歲次壬午年(西元2002年),是年春祈法會農曆3月6日午刻光訓,  宗主預先示警:「大哉壬午年,水火災延連,哀黎遍驚鴻,四野起烽煙,大眾癡迷深,黃粱午夢酣,棄惡皆向善,謹守廿字船,仙佛共慈悲,火焰化紅蓮。」壬午年是大災遍燒之年,世界各地水災、火災接連不斷,年底還爆發SARS疫情。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在8月間肆虐中歐,歐洲各國相繼傳出洪水災情,中國廣大地區也遭洪水肆虐。火災部分,在台中武陵地區發生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山林火災,大片珍貴林木一片焦黑,至今尚難恢復生機,世界各國森林或人為造成的火災頻繁,死傷眾多。

宗主光訓中不僅預示,並警惕世人:各種災難接連不斷,多國有武裝暴動或戰爭,到處都有飽受驚恐的哀苦大眾,乃因大眾陷溺於貪嗔癡愛的慾望太深,沉迷在追求榮華富貴短暫虛幻的夢境,自己造惡多端致生災劫業果臨頭。如果大眾都能覺醒,棄惡向善,慎重遵守廿字,仙佛同有慈悲心,會設法普救大眾,從極度的危難之中轉化為清淨平安。

天象是隨著眾生的業力轉變的,世人如果造惡多端,風災、水災、火災都會相應各種作惡而回報,反之,如果能廣大奉行眾善,天象感應善祥,便可息止災劫欣欣向榮。

91年的災劫比90年更為嚴重,一項接一項,瞬息即變,  宗主不忍玉石俱焚,預先警示:大眾急修善願,廣立善舉,可以避劫消災,有危而無險,如果還是癡迷不悟,再怎麼華麗富貴也會一下子灰飛煙滅。

91年春祈法會雖然經功浩大,可挽回眾多災劫廣救人物,但仍有大小各種劫難接踵而至,以台灣一地而言,春祈法會之後,氣象乾燥,時雨不至,演變成北台灣大旱,四民苦不堪言,幸有北部各佛壇至誠聯合誦經祈雨,三日真經功效不小,各大仙佛行雲佈雨,輔助而普降甘霖,誦經乾坤也各記一大功,此功記在上界凌雄寶殿功過簿,是將來了脫紅塵審核此生功過的紀錄,所立功德也能庇蔭子孫。

辛丑逢乾旱,真經祈雨解旱象,神應佛佑化災殃

時光流逝,時至110年(西元2021年),台灣本島西部地區遭逢大規模乾旱,導致各地區進入不同程度的減壓供水、限水、停耕、歇業等情況,為自1947年以來最嚴重乾旱,被稱作「百年大旱」。此波大旱與91年相似,遠因在於109年台灣西半部水庫最重要的梅雨季、颱風季兩個集水時節都少雨,造成西半部水庫蓄水量偏低,持續到110年春雨量極少,梅雨也遲到又偏少,補水無望,終至面臨乾旱大挑戰。

過去我們已經歷多次的乾旱,只是時過便淡忘了,而今再次經歷大旱,身受其苦,同道共同祈願,在110年國曆4月17至19日(農曆3月6日至8日)於凌雄寶殿啟建三天祈雨法會,會集德門乾坤弟子眾力,虔誦真經叩禱天閶,宏恩廣開,普降甘霖。從啟經日起各地陸續降雨,有的地方農作因及時雨可以繼續生長,有的地方土地被濕潤避免野火燎原,土壤草木開始可以續水,有的集水區水庫漸漸補水。5月底6月初梅雨鋒面滯留,連續降雨,幾處水庫上方出現雨瀑,大雨直接灌進水庫,後續還有強烈午後對流,每一發都命中集水區,中南部水庫水量大幅上升。6月4日至6日,彩雲颱風梅雨鋒面接連為台灣帶來豐沛雨量,紓緩水情,除了梅雨鋒面滯留,另有2波移動性鋒面、連續午後雷陣雨西南季風為中南部帶來大量降雨,這場創下56年記錄的旱災終於紓解,8月7日盧碧颱風登陸台灣,為各地帶來多日豪雨,短短6小時總降水量就超過23億噸,中南部災情淹水、路面塌陷、農損較重,而台灣本島與離島澎湖、金門、馬祖水情在8月5日全數恢復正常,此波旱象告一段落。二個颱風有風有雨,但無大災。

2021 年的全球各地有熱浪高溫、森林大火、乾旱、暴雨、洪水、瘟疫等各種形式的災害襲擊,因此而流離失所的難民眾多,身處本島,相對幸運,有災有苦但未失所流離,相信如66年光訓諭示一般,社會上有種種樂善好施之事普行,清流尚能抗衡濁流,各教各家多能發揚善行,而我們天德門人誦經懺禱求雨的真誠,也當感應上天垂憫,施恩而解救旱氛。雖然這一波旱象熬過了,但當謹記  一炁宗主累次訓勉:不要汙濁水府而造深重罪愆,不要迷醉花街柳巷而喪失本分操守,不要因貪嗔癡念自造種種禍端,早日覺醒改過遷善。

沒有因則沒有果,若是我們現在都改過遷善,珍惜清淨水源、廣行各類善德,修行廿字,便可以息止將來可能會到但還未發生的種種災劫。

禍乃人自造,福由人自轉,挽災救劫是天德聖教  一炁宗主門人應當肩負的使命,發揚廿字精神是每位弟子的天職,將  師尊教導我們的道理廣化世人,世界能得更大的祥和,我們在世界之中也會更加平安。願望世人盡識  一炁宗主之大慈大悲,同登廿字寶筏,盡行廿字廣善,迴轉天心,世界大同,永世和平。
 
附註:
志心皈命禮:民國六十一年壬子二月十八日酉刻光訓,無形古佛諭示,為弟子說明「十方三界皈依」之解:十方者,言其多也,無盡無量無數微塵之中。三界者,上中下,亦天地人三才也。皈依二字者,皈命志心;志心皈命禮,又名悔覺也。依,乃依附自命自心之正覺也。恆河沙數之眾生,迷於障,如孤雁歸途,不知投宿,故用皈依引導歸途,知本知根,返原來之真。
 
121期 春祈法會通告 111年度天德聖教凌雄寶殿春祈法會通告

為祈六合光明、宇宙清泰、消災止劫、瘟疫消散,降祥袪殃,天德聖教凌雄寶殿一一一年度春祈法會謹訂於國曆3月5日至3月19日(農曆2月3日至2月17日)啟建,虔誦真經十五日,同心祈求世界和平、疫病災劫消散、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社會祥和、萬物榮欣。敬邀各道壇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暨各道友、善信等,齋戒沐浴,撥冗參加,共襄盛舉,和合眾力,期達經功上乘,功果圓滿,利濟蒼生,惠施萬類,建己功而增福祥。
 
121期 回顧辛丑年,感恩佛聖護平安 一一0年凌雄寶殿大事記
回顧辛丑年,感恩佛聖護平安
文 / 吳鳳凰

壹、
國曆1月19日(庚子年農曆12月7日),一樓大殿三尊佛像修繕完工,恭行開光禮,眾道友會聚一堂,禮成餐敘,互祝安康。

  
三尊佛像修繕完工,吉日良時恭行開光禮

貳、
國曆3月15至29日(辛丑年農曆2月3日至17日),春祈法會如期舉行,會合眾力,圓滿十五日經功。

 
春祈法會誦經禮懺,叩禱世界和平、六合光明、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參、
國曆3月17至19日(辛丑年農曆3月6日至8日)為台灣西部百年乾旱禱雨,啓建祈雨法會三日。

首日辰刻呈表上供起經禮有一隻大黑蝶停在神帳內佛案右側桌腳麒麟的後方,朝向光布牆面,起經禮畢,飛移至下方地板,朝向光布,在第一班經總誥誦至「本來無色無相,何能有我有人,有相皆是一本,凡色皆是無成。」黑蝶自神帳下方飛出,在主跪墊與主拜墊之間來回飛繞,停於磬生左後方地板,於誦至「凡有色相望功成」時,從大磬旁與供桌間下方飛進神帳,停在佛案右側桌腳旁地板原位,仍朝向光布聞經,直到第二班經誦畢,加誦祈雨偈三遍時又從下方飛出來,重複在主跪墊與主拜墊飛繞,再從大木魚那邊的供桌旁飛進神帳,誦經生三跪九叩首時飛出,至大鐘附近高處盤繞,狀似依依不捨,而後不見蹤影。


祈雨法會起經日神帳內參與起經禮及聞經之大黑蝶

肆、
國曆6月1日(辛丑年農曆4月21日)因應新冠病毒疫情,配合三級防疫,暫停誦經,佛菩薩聖誕由執事人員呈表上供,微盡寸心。
 
伍、
國曆7月27日(辛丑年農曆6月18日)全國三級防疫警戒調降至二級。職責中元法會籌備之乾坤同道於疫情嚴峻之時,預備各項事務,在三級警戒調降之後,緊鑼密鼓,順勢就章,啟建中元普度大法會七日,間隔防疫距離,戴口罩誦經,克服一切阻難,佛殿、幽壇俱誦真經,圓滿普化陰陽之願力。
 
陸、
國曆8月25至31日(辛丑年農曆7月18至24日)中元法會於疫情波動中求穩,乾坤會集虔誦七日真經,順利圓經。除慣例廣超「全國國軍陣亡將士、世界各地死難同胞、歷年逝世乾坤道友、各姓列列宗親戚友、九幽十類孤魂甶孑水路至性精靈」之外,世界因新冠病毒死難的民眾甚多,辛丑年多加「世界各地新型冠狀病毒罹難者」之神位,祈  佛廣開宏恩,自世界各地一一接引罹難性靈至凌雄寶殿幽壇,滌沐法乳,聞經悟理、明心宏覺、醒迷除頑,上登雲城,修真返本,同離三途諸惡苦,超昇蓮境登極樂。期普度宏開,性靈得度,利陰而惠陽,有無安泰,願天降吉祥,世界疫情早日息止而得平安。

  
中元法會佛殿虔誦真經                                                 中元法會佛殿恭行午祀禮

  
中元法會幽壇虔誦真經                                                中元法會幽壇五大牌位及各姓列列宗親神位


中元法會圓經,金剛佛護衞,廿字令旗領隊,送性性靈靈各往善處

柒、
國曆9月15至19日(辛丑年農曆8月9日至13日)為安定台灣新冠病毒疫情,險峻之中禱叩平安,在全國疫情警戒提升至三級後,自國曆6月1日(辛丑年農曆4月21日)  師尊無形古佛聖誕日起,逢節慶與佛菩薩聖誕、道誕呈表恭祝聖壽,皆叩祈佛聖慈恩廣惠,甘露普施,輕災除障,護佑台灣平安,疫情早日平穩,願禱於疫情降級法令鬆綁之後,為安穩台灣疫情啟建五日「消災止劫法會」,同度難關,並於中秋大節之前起經、圓經,叩祈疫情消散,得以「秋安冬靖」,國泰民安,且風調雨順。
 
捌、
國曆9月29日(辛丑年農曆8月23日)起,密集為求經道友誦經,至111年國曆1月17日(辛丑年農曆12月15日)止,共有5個三日超度經超薦亡者引登蓮境,6個功德經祈消災解厄(4個三日,2個五日),北中南同道們繁忙中多次會齊一力,一一完成。三級警戒時各自居家安好,鬆綁後因誦經時時相聚,加倍精進。
 
回顧辛丑年,風雲迭變,歷經百年大旱,順利啟建三日祈雨法會,旱象逐漸紓解,疫情突轉嚴峻,恐懼瀰漫人心,疑慮推開與人的距離,但求自安,人情似乎冷淡了,而聖佛惜念眾生之情依然長在,無形護佑疫情險中平穩,撐過大關災厄,我等皆慶幸平安離難,後續順利啟建消災止劫法會、中元法會。

難關來時恐懼曾否吞噬了理性,忽略了天德門人無分色相普度蒼生的願力,須以祝禱取代謾罵,當用和諧祥氣驅散濁氣惡氛,國泰而得民安,民安而我得喜樂,己安、家安、國安,皆大歡喜。

大災大難考驗甚多,回思過往,心靈是安住或偏離,念頭曾被何種力量切動開關,我佛諸多明訓,是否奉行為指引的明燈。

漫步走來,崎嶇路顛簸,斜風閒語不曾少;昂首望天,淡看風雲變,持志定心秉願行。
 
121期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之二)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之二)
釋解:吳鳳凰

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
無形居士答客問
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民國二十四年仲秋月初印)
 
問:你們為什麼定名叫宗教大同推進社呢?
答:
因為我們看各宗教教典,都是慈悲的,況且沒有一個主張,不是濟渡人民的,在於當時交通不便的時候,各教難免另立名義,由此則門戶之見起矣,由宗教界引起種種界限,因界限引起種種爭端,在過去的教戰,就是這個緣因釀成的。

宗教家都有戰爭,那麼就難免國與國戰,人與人戰,然而宗教家的戰爭,比較國戰、人戰的死傷還要重,是何以故呢?因為宗教家的信心是集中一點的,只要他信仰了那一件事體,他也就不惜任何犧牲了。你們看宗教家,他假如是發了一種願力,無論如何,他總是要做到的,就是窮谷深山,削岩絕壁,他要起一座廟宇,任隨怎麼樣辛苦,都要修起來,倘若化不著緣,有些宗教家把肩骨穿起來,或者是去掉了手指。昔日有一個八指頭陀,他是沒有讀過書的,連一點兒智慧都沒有,因為燃燒兩指供佛,如是勤修,智慧也就開了,他的詩抄亦復不少行世;就是過去幾年的白尊者,他也是沒有智慧的火頭和尚,嗣後別人叫他拜塔,說是你要想開智慧,每一天能可以拜到一藏佛,你的智慧就可以開了,尊者如是行持,在起初做的時候,每一天只拜得幾十佛,到三年後,那一天果然拜滿了一藏,如是恍然大悟,佛所有的法,尊者有之,所以前幾年白尊者行世,轟動世界,呼之為活佛,就是這個因緣。

你看宗教家的精神,有如此的偉大,假如是甲教要毀滅乙教,你看這個死傷還了得嗎。我們來提倡宗教大同推進社,是抱一種慈悲願望,望各教都把門戶放開,拿真誠慈悲度眾的道理,來喚醒一般眾生。法本無二,隨眾所喜,眾生若要加入各種宗教,凡負任何宗教責任的人,就用任何種宗教的法子引他們皈依,所云隨緣所喜者,不拘於任何宗教,都可以引度,以免打退眾生向道之心。

所云推進者,我們是要把這一個道,推進到任何民眾間去,使任何民眾都知道愛生惡死的道理,要知這個道理,就是不違法,不犯科,任何國家的國民有了宗教思想,他就不違背國家的法律了,既是不違背國家的法律,那嗎他還肯作亂嗎?宗教大同,可以說是免除宗教的論爭、械爭,更乃推進可以免除國爭、人爭,以及種類之爭,不論甲教的人見到乙教的人,都是相親相愛的,甲國的人民見到乙國的人民,亦是相親相愛的,如此推進,器學亦就無能為力矣。這個可以說,名之為極樂國土亦好,名之為天國亦未嘗不可。

我們今天在這個狂波急浪當中,來發起這一種事情,就是要挽救每一個社會,趨之於和平,我們不達到這個目的,無論如何是不終止的,假如是終止了,這個殺人的社會,那一個又來挽救呢?要想挽救這個社會而不殺人,就是要人人不欺心,人能不欺心,自不欺人,欺人的事情寡,殺人的事情亦就無,那嗎世界上都成了太平的景象。然後再來研究了生脫死的道理,有了以上的情形,了脫生死也就容易了,假如不是這樣子辦,那嗎我佛如來也就不能了脫生死,就是耶穌又豈能了脫生死,是何以故呢?因為我佛如來的願力,倘若眾生不成佛,他也就不成佛,我佛如來是不願意成佛,那嗎耶穌以及各教聖者,又豈忍心住在天鄉天國嗎?假如他忍心住於天鄉天國,我佛不是佛,他們也就不是大聖大哲了。凡屬過去的大聖大哲,他們都是具有慈悲不斷的意思,慈悲既然不斷,我佛如來以及大聖大哲,生生世世都在世界上,普度眾生,眾生不盡,我佛如來以及大聖大哲慈悲也就不盡。

在這個世界,望我們一切有情的眾生,都來抱一個大慈大悲的心,成一個我佛如來,所以云眾生度佛,非佛度眾生,是何以故呢?只要與我佛如來一樣的慈悲,我即是我佛如來,眾生皆成了佛,那嗎我佛自然也就成了佛,這個不是眾生度佛嗎。假如是眾生不願發這個慈悲心,我佛還是要度的,你看我佛如來多麼樣的悲憫,為度我們眾生,我佛如來又不知受了許許多多的辛苦,許許多多的折磨,又是何以故呢?所以我佛如來的現身,他是沒有定的,欲度士大夫,則現士大夫身,欲度宰官,則現宰官身,欲度善男子,則現善男子身;欲度善女人,則現善女人身,總之隨其所喜,不違眾生心理,隨其所欲而施化,欲度胎生、溼生、卵生、化生,亦是要隨其現身而度化之,是何以故?若不現各種身相者,則各性不知佛法慈悲。

由此可見過去大聖大哲,皆是如此苦心,度人度眾,以我們中國說,堯、舜、禹、湯的功業,已算很大,如何功業還不及我佛如來呢?因為我佛如來的慈悲,不僅止教之、養之、撫之、育之,所以佛的功德是最大,無有比倫,又何以故呢,就是他不違背眾生的心理。你看孔子所答問孝,曰:「無違」。這無違不過是不背於理耳;你看我佛如來,拿這個無違的精神來對眾生,這又是多麼樣的慈悲,我佛如來對於眾生如同父母對於子女一樣,他的誓願,是要望眾生不作孽,不僅要你一個人不作孽,連你的六親眷屬,都要不作孽,你看他說一子成佛,九族超升,九族既然可以超升,那嗎九族以上的,以及無始劫來的,都可以超升了,不僅這一個世界可以超升,凡屬有情無情,是世界非世界,皆可以超升,由此世界推到彼世界,由此性推到彼性,以及世界萬類性靈,盡皆成佛。這個就是我們本社的願力,望我們的同胞,大家都來推進吧。
復列偈語以答問者:
宗教本不二,法門似海深;
欲止孽浪襲,除非無我人;
周身被上下,一體非乾坤;
性海生白浪,法眼如水平;
成個大自在,帶笑拈花迎;
帶笑非是法,拈花亦非真;
觀無所觀處,不動這個心;
如如如是者,非非非法僧;
輪迴停車軌,循環何處生;
眷屬與父母,和顏迎好春;
我願諸眾者,發願步後塵;
願與如來佛,處處現金身。
 
釋解:
無形居士首先對「宗教大同推進社」的定名,向大眾回答,說明各宗教的教典都是慈悲的,主張救濟渡化人民,只是交通不便、地理隔閡,另外樹立的名義不同,因此有門戶界線,進而引起爭端,發動教戰。宗教之人抱持為教犧牲是神聖之舉的信心,一旦啟動戰爭,比起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人與人之間的戰爭,死傷還要嚴重,所以推進宗教大同是抱持慈悲願望,開破門戶偏見,拿出本來慈悲渡眾的道理,喚醒一般大眾,隨緣所喜,不同的宗教家都能以自己的善法與慈悲之心引度大眾向道之心,把這樣的好道理,推進到民間、到各國、到世界,舉世都能相親相愛,人們沒有了論爭,也不會彼此打仗,不必為戰爭絞盡腦汁發明作戰的器物,如此毀滅世界的器物不會產生,器學就無能為力造成世界的死滅了。

把大慈大悲心發揚起來,推廣到世界,人人都能知道愛惜生命厭惡死亡的道理,人人都真實而不泯滅良心,不欺詐別人,不殺害他人,創造世界為一個太平景象,人人都具備跟我佛如來一樣的大慈悲心、大慈悲行,眾生都成就自己為佛,這樣的太平世界,是極樂國土,也是天國。
 
參考書目
  1. 天德論藏《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2. 《局外禪音》上集
  3. 《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
 
 
121期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四)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四)
文 / 王秀秦

在念字聖堂有一天晚上老師跟我說要我們用黃表紙寫一份凌雄寶殿興建委員的名單一百零八人,我馬上想天呀,要用黃表紙寫,我多少年不曾拿過毛筆,那狗爬式的字怎能見佛,老師馬上知道我在想甚麼,就說不必用朱砂筆寫,只要用紅色原子筆寫就可以,我鬆了一大口氣,那時是蕭松池道長寫表,我向他請求幫忙,他非常熱心指導我要怎麼寫,怎麼摺表。晚上把表寫好後,再三核對後喘一口氣,心想這份底稿可以燒掉了,突然一個念頭湧上心頭,萬一那天老師說某某人有沒有在名單內,或是再寫一份,那我這漿糊腦袋怎麼交差,所以就鎖在抽屜裡以備萬一。今想起即便如此我還是錯了,因為老師給我的資料用完了,理應原封不動呈給老師,怎可自作主張處理,那是錯誤的。第三天早上,老師對我說:早上上座時,師公來向我拿興建委員名單,我說給您了,我手上沒有,師公說有,在王秀秦手上有。老師跟我這麼說,我說是在我這裡,去辦公室拿來還給老師,老師笑了。舉頭三尺有神明,不要說我們做了,連想甚麼佛菩薩都清清楚楚,可不慎歟,可不懼歟!(未完待續)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390040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