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期 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暨鎮壇主宰 【明德聖訓‧光訓釋義】
天德聖教人間凌雄寶殿落成開光啟建「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暨鎮壇佛文昌帝君與孚祐帝君
釋義:吳鳳凰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六日(農曆五月廿二日)午刻光訓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六日(農曆五月廿二日)暨六月十九日(農曆五月廿五日)午刻光訓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六日(農曆五月廿二日)午刻 
一炁宗主 諭乾坤諸弟子:
  大道宏施,光開八極,法顯十類,德屯八荒,靄靄祥瑞,滴五濁,化戾氣,人物安泰,六合清明,願有無聖賢,凡界仙根,寶筏共駕,甘露普洒,國昌教隆,共享大同而為祝…… 
      唉!下界混濁,世風日下,紊亂之秋,各教各家,諸大仙佛,同抱悲憫,開壇闡教,以挽狂瀾,免災劫,輕禍殃,惟吾天德門人,共抱慈悲仁恕之心,不分教界,不分品類,同度同化,引登彼岸為己任。至今蓬萊道壇,日益上昇,曉喻三界十方,乾坤弟子,心誠意堅,屹立不倒,共抱大無畏之精神,應願力挽三期,吾乃欣慰。
      藉此與諸子以諭以勉,人間淩雄,行天地之德為德,行仙佛之心為心,掌天地之教育,陰陽兩惠,無形護法,仙佛同讚,僅此大殿,鎮壇主宰 文昌帝君,共挽斯劫,教化眾生,尤此鐘鼓齊鳴之聲,辰刻酉刻應行同施,子等所行所為,無形護祐不罪,希子等,誠心正意,大道昌宏,萬事而順利,不懼狂風海浪,不怕權橫,大道蓬萊宏開在今,此示已畢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六日(農曆五月廿二日)午刻 
文昌帝君 降德門乾坤生:
  奉旨鎮大堂,靈光散馨香,文風從此盛,光明萬古揚,秉廿字之至理,遵  宗主之諭旨,有無一炁,聚會八卦仙山,雲岫曼陀,闢華夷,興八表,光輝寰宇,人物欣興而共榮,風和雨順,事事安泰,乾坤康寧,天德昌明,大道風行於今,畢。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九日(農曆五月廿五日)午刻
文昌帝君 降德門乾坤:
  法會進六,有無一炁喜歡顏,願與乾坤,法船同駕,共挽災烟,邀來孚祐純陽師,協助教化大千,諸等所問,明日一週,焚金化財、送靈,所誦經章,廿字經、往生經、度生經、蓮花經各一遍,送靈讚語書上察觀,此次余乃未允法衣,嚴謹不恭,禮儀欠,乾坤諸道至誠竭盡,功德非淺,畢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九日(農曆五月廿五日)午刻
純陽祖師 降:
  金光閃,開楞嚴,闡妙語,傳法言,化大眾,老幼咸,風和日麗,雨露紛紛,佛恩綿綿,承 宗主,佛旨意,帝君邀,幸會同鎮凌雄大殿,化蒼黎,斬邪氣,挽頹風,共享風調雨順樂堯天,天德廿字億萬斯年,畢。
 

釋義:
一、凌雄寶殿落成開光啟建「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
民國87年農曆5月18日天德聖教凌雄寶殿落成開光,凌雄寶殿為本教總成教化之道場,硬體工程興建歷時一年八個月,仰蒙  佛聖無形護持,人間乾坤弟子、善信等捐資共襄盛舉,大覺導師秦淑德勞心費力領導統籌,克服諸多艱難考驗而臻工竣。開光大典吉日良時為  師尊無形古佛光訓指示:「凌雄八殿工竣在即,定期開光大典,擇定蒲月蓮燦荷香之美,定五月十八日卯時開光,辰刻起經,此時月吉日良,奠道基與天地同春,並日月而明千秋萬世,文風盛世永播。」1

開光大典於是日卯時舉行,恭請  華光聖母賜光,一樓大殿  一炁宗主、觀音大士、圓明至聖佛三尊聖像恭行上香上供呈表開光禮,道監大覺導師秦淑德主持開光,之後三樓光殿光布開光,緊接著一樓大殿外兩旁石獅開光、點睛。辰時大覺導師秦淑德至彰化寶光殿接神到凌雄寶殿,八點與會乾坤同道二、三百人於殿前廣場大門口恭行上香上供迎駕禮,隨後於一樓大殿恭行上香上供呈表安位禮,秦道監淑德主禮安位,禮成向大家說明:安位在大殿,重心在光殿,大家到光殿去誦經。

凌雄寶殿落成開光,本著創教師尊挽災救劫、推展和平世界共享大同之願力,開光後啟建「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四十九日,各道壇合力虔誦真經,且設幽壇,廣超性性靈靈上登蓮境。

「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於農曆5月20日啟建,法會前子時於光殿舉行呈表祈佛接引禮,而後舉行升旗(國旗、教旗)典禮。凌晨天、地、人三道幡旗依時辰陸續升上,零時升天旛,並宣讀旛文「秉遵  宗主命,啟建彌羅,願祈天清地泰,世界和平」,頓時天呈三道雲彩,蓮花隱現,擴至天際;丑時(一時十分)升地旛,剎那間月華四射,靈光耀現;寅時(四時三十分)升上人旛,瞬間寶殿佛光普照,人間凌雄寶殿挽災救劫的重責大任從此開始。2

起經日辰時七點於光殿恭行「呈表起經禮」,隨後於大門口恭行「迎靈禮」,幽壇恭行「安位告靈禮」,秦道間淑德開導師奉佛諭示,在光殿語重心長勸勉在場同道:「誦經時誠心誠意,下經後閉目省思,不論是非,不談國政,同道間相處心平氣和,潛心清修,大家團結一心,同行願力,人和才得天合,方可得到天助。」八點卅分在鐘鼓齊鳴一百零八聲(代表五炁五球、三十三天、三千大千世界)中起誦第一班經。

二、凌雄寶殿行天地之仁德與仙佛之慈心,教化有形無形
「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經進第三日, 師尊一炁宗主光訓諭示乾坤諸弟子,大道廣推可達各處極遠的地方,大道法門能顯化一切眾生,大道仁德可會集在很偏僻的遠處,大道清明能清淨命濁、煩惱濁、劫濁、眾生濁、見濁五種不清淨的煩惱世界,化除不和諧凶暴之氣,使人與萬物獲得安定太平,宇宙、天地、全世界皆清明安泰。大道無遠弗屆,弘施大道利益眾生。  宗主期願有形凡間聖賢者、無形聖賢者,凡界修行具有仙根者,一起同心協力共駕普渡寶筏,普灑甘露,祝禱國運與教道昌盛興隆,共享和平安樂的盛世。

此光訓,  宗主明示大道之可貴,並說明在人間社會風俗習慣日漸澆薄,散亂、無秩序,愈來愈差的混濁之時,各教各家眾多大仙佛同抱慈悲憐憫之心,挽救衰頹的時勢,導向正途以免除災難、減輕禍事,更勉勵天德門人共同抱持慈悲仁恕的心懷當作自己的責任,不劃分宗教界線,不區分等級類別之高低,平等度化,一同引登康莊大道。
宗主以諭示勉勵弟子們:人間凌雄寶殿以行天地之仁德為德,行仙佛之慈心為心,主掌天地之教育,教化有形無形,恩惠陰陽兩界,有無形之護法,仙佛同為讚賞。

三、文昌帝君與孚祐帝君同鎮凌雄寶殿大殿
人間凌雄寶殿為總成教化之道壇,  宗主令旨大殿鎮壇主宰為「文昌帝君」,共挽延康浩劫,教化眾生。

「文昌帝君」奉  宗主令旨為凌雄寶殿鎮壇佛,主鎮凌雄寶殿大殿,並在大法會進六之日,光訓降示德門乾坤,願與德門乾坤弟子同駕法船,共同挽救災烟,且邀請孚祐帝君(純陽祖師)來凌雄寶殿,協助教化大千。

文昌帝君光訓諭示之後,純陽祖師降諭示明:承奉  宗主佛旨,及文昌帝君邀請,榮幸與文昌帝君共同鎮守凌雄寶殿,教化眾生,挽救敗壞的風俗,使大眾共享安定的大同盛世。

由此諭明示:人間凌雄寶殿鎮壇佛為「文昌帝君」與「孚祐帝君」兩位神尊共同鎮護3

大法會經進第九日,無形古佛諭示乾坤諸道子:「欣逢人間凌雄寶殿開光大典之慶,諸道子,至理精進,誠心堅忍,才華而果眾,秉願感恩、報德、祈福、消災、解厄,祈國運而昌泰,禱世界以和平,誦梵貝甘霖普洒,滴紅塵之戾氣而散災烟……」4 師尊無形古佛因弟子們發願力心虔誦真經,淨滌紅塵凶暴惡氣以祈消散災烟而感到欣慰歡喜。文昌帝君同時諭示:「法會廣開,人物同惠,利陰陽,化斯劫,度九幽十類精怪性靈,受惠得度者,已有三千八百名。」5

四、清風古佛示訓:鍛鍊心性養精神,身清神定氣和順
經功累進第十二日,  清風古佛降示乾坤諸生:「三指無形針,起死又回春,諸子勤耕耘,鍊性又鍊心,身清神以定,氣順現精神,莫道別人短,勿炫己之長。諸等夙根厚,未來諸仙真,藉此大好時光,靜修三花培仙根,乾坤道性正,行道莫偷閒,花開一品紅,去濁留清,無形神護祐,家吉人丁清,心安勿燥,會精聚神,盛會有成,大道無阻大風行。」6

法會廣開,各道壇開導師率乾坤同道共赴盛會,輪班諷誦真經,人多事繁嘴雜,有的誦經、有的療養、有的聚論,有的固守本份心清神寧,有的浮躁不定,佛聖審察分明,以光訓期勉乾坤諸生:三指無形針療養之力高明奧妙,足以起死回春,端正自己而鍛鍊心性清淨、心神安定,言行舉止不偏差,則達氣順而顯現良好精神;不要談論別人的過失缺點,不要誇耀自己的優點長處,清靜修養精氣神,培育自己成就將來上登仙境的根苗。

行道不要心存偷懶,聚精會神用心付出,不畏艱難,持之以恆,把不好的習性去除掉,將無染的清靜保留住,無形中神佛護祐,不只家吉人安,護道有功,修行有成果,本身也能修達未來仙境最高等的品第。

五、靜肅王佛示訓:研讀經典明至理,保有清心守紀律
靜肅王佛降示:「聖殿巍峨,莊嚴無瑕,諸子勤耕,修己度人,多覽經典,清心寡慾養精神。此次盛會,三曹惠明,願息災煙,願挽頹風,止瘟疫,化戾氣,乾坤汗淋衣襟,仙佛聖賢護法顯應,希乾坤等,紀律分明,言語有分。」7

「感恩祈福息災護國大法會」感報天恩、佛恩,並為世界和平祈福,同時息止無形中的災劫,化除戾氣、消止瘟疫腸病毒是挽災救劫之一,在此大法會  佛聖有許多諭示,一方面勉勵乾坤弟子辛勞,一方面叮囑弟子們要明白紀律、講話得體,守好規矩本份,多讀經書探究至理,去除內心的雜念,減少欲求,保持心境清明安定,修養自己而度化他人。

六、經功累進,廣度性靈得超昇
經功累進第十八日,觀音佛祖、普賢菩薩、普天福主許祖真君一同降示天德乾坤弟子:「乾坤金精所聚,風調雨順萬民康,經章三週,度幽靈與甶孑,枉死孤魂概超昇,已度性性靈靈孤靈亡魂,兩萬壹仟捌佰整。近有東海水族聽經文,賑災糧包加糕餅四碟,希乾坤謹記,觀此今乾坤誦經,個個誠心意也真,語言未慎帶氣兩三分,希子等,上下一心,同心合力,共建法會,功德無涯矣!  鈞天與 無生,同讚法雨,同賜佛光千道,鎮壓妖邪精怪,不敢忤橫,希子等,圓融一致,去私以公,抱大無畏之精神,化除瘟疫災劫,烽火水侵。今觀世風頹萎,正道而難申,欣慰,海角一方,天德乾坤,共抱捨己救人之願力,願力而恢弘,切記溫恭和藹無暴燥,以防怒火而燒功德林……」8

經章諷誦屆近滿三週,廣度幽靈、甶孑、枉死孤魂等性性靈靈已有兩萬壹仟捌佰名之多,又有東海水族遠來聽經,安頓於佛殿西南方空際(今靈山殿外至廿字亭上方空中),除了賑災糧包,囑咐再多加四碟糕餅,為此執事人員至鹿港購買古味糕點、餅品,遵行諭示敬謹籌辦。

雖然乾坤弟子誦經個個誠心誠意,但脾氣不留神,講話未謹慎便會帶著二三分怒氣,而失了和氣,因此仙佛再再告誡應當去除私見,以公為重,圓融一致共建法會,化除瘟疫災劫與戰火及水災之侵害,切實牢記鍛鍊心性做到謙恭和善,不急躁魯莽,以防止沉不住氣的一點怒火燒光大片功德林。

在此大法會,無上至尊  鈞天上帝與無生聖母一同稱讚法雨普渡殊勝,並同賜千道佛光護佑法會,可鎮壓妖邪精怪,令其不敢違逆放肆。

七、法露恩施三界,減輕災劫救嬰孩
經功累進第廿五日,經功過半,  一炁宗主諭示乾坤各弟子:「法露恩波普施三曹,化災劫,祛瘟疫疱癤瘋瘡,廿字法雨,拯救十方,寶筏同撐,利陰利陽,盛會之期,仙佛聖賢常臨,警世而傳妙言。希乾坤子等,勤謹辛勞,大施願力,經功啟誦,出至性,吐妙語,句句蓮花,有無同惠,洗三業,清七情,道開三花,功果精進,人間、仙佛不差分。戾氣雖重,佛光朗照層層,化陰霾,去濕濁,減輕災劫,拯救嬰孩。 仙佛感讚,護法無怠,法雨共施,同挽災烟,期達人物安泰,六合而清明。」9

彌羅大法會法露恩澤普施天曹神靈、地曹幽冥鬼魂、人曹眾生,可轉化災劫,消除疱癤瘋瘡傳染性疫病,廿字法雨拯救十方。為達經功上乘,誦經必須心存誠摯,口吐詞句優美、意境深遠的經文,句句清淨如無染而馨香的蓮花,使有形、無形同等受惠。

清除身、口、意不清淨所造作的惡業及七情六慾,會聚精氣神而脫胎換骨,如此不懈怠的努力修善、斷惡、去染,轉為清淨的修行,累功續果,則是人間有道之仙佛,身處人間或是身為仙佛也無差別。

災劫戾氣雖然沉重,佛光一層又一層明亮照射,改變晦暗,照亮光明,除去濕濁,減輕災劫、水患,拯救嬰孩。此次大法會祈禱息止災劫為願力之一,無形中化劫於未爆發之時。篇篇聖諭無不殷殷警示,時機一到便能看清真相。

87年夏季台灣爆發腸病毒71型大流行,國內有12萬9106位兒童出現手足口症,全年共近有300萬兒童感染腸病毒,其中有405例重症病例,78例死亡,重症死亡率達19.3%,幼童為死亡之高危險群。此波疫情先是3、4月間,莫名怪病襲捲全台幼童,病程之快甚至一天內死亡,造成家長恐慌,病例數在5、6月達到高峰,7月學生開始放暑假,群聚機會減少,病例數少很多,到9月、10月開學後又有一次高峰出現。一開始沒有人知道病症元凶,也不知道如何治療,之後在醫界努力下確定病因,並制定有效防疫與支持性治療。

民國87年腸病毒疫情爆發後,89、90、91及94年分別又發生較大規模的重症病例,92年則有SARS疫情,尚有禽流感、嚴重流感接連不斷。己卯年季冬月初八日  一炁宗主道誕午刻光訓:「魚磬聲聲,音達凌雄上庭,辛勞各大仙佛群真,無言壽辰,而研消災祛氛之方也。蒼穹已變,人心不古,災劫雖然減輕,瘟疫頻仍而接踵,希吾乾坤各諸子,隨處度化,處處救人,以解瘟疫之疾,應求萬靈佛水施救眾生,三指無形針,祛風退濕卻攣痙,乾坤吾子等,家庭常備萬靈水,消百疾強固身心……,隨示偈曰:風濕濕,雨淋淋,淋淋風暴漫戶庭,有德有善清涼居,惡愆深深,罪墮枉死城,在劫之數,憑功與善果,減災袪殃保身心。」10

季冬月初八日恭逢  宗主道誕,乾坤弟子誦經賀壽,然而  師尊不談壽辰,而是與各大仙佛群真研擬消除災劫濁氛的方法。因人心已失去忠厚純樸,種種造惡的濁氛致生各類災劫,雖然年年法會持續挽災救劫,減輕了一些,傳染病與各種劫難還是接連發生。於此,  宗主期望弟子等以精神療養法救人,化解瘟疫疾病,運用三指無形針療養可以去除風邪、濕毒,解除痙攣,隨處助人,度化人心。

光訓中隨示的偈語警示尚有強風暴雨侵害的隱憂,大雨水淹門庭,有德行與善行者不受侵害,能居處清涼,造惡者則落劫數之內。奉勸世人與乾坤弟子憑靠立功與修善之果,減輕災劫之害,保守穩固好自己的身心。

文昌帝君、孚祐帝君同降天德乾坤門人:「盛會期間,功德過半,經燦玉律,宣梵貝而開楞嚴,續三期之龍華,挽三期延康而導末俗,宗主慈悲,諸佛仙真各抱悲憫,減災去殃,消瘟疫。……此次盛典,寶筏遍結,度三曹與九幽,各山各島,河海水族,性性靈靈,同沾法乳,受惠超昇,減輕人間陰霾之氣,邀享太平。」11

經進第廿五日,經功過半,凌雄寶殿兩位鎮壇佛同示天德門人,說明災劫有減輕,天地漸漸清泰,眾多性靈同沾法乳恩澤而超昇,減輕了人間晦暗之氣,可擁有太平。

八、一炁宗主慨嘆:賢者貪名位,愚者貪錢財,不知大劫將至
經功累進第四十七日,  一炁宗主諭示各壇乾坤師生暨善信等:「浩大功德喜近圓,人物同惠甘露沾,祛瘟疫,減災煙,輕劫運,福慧綿。……此次息災祈福慶祝護國法會,聖經四十九日,告竣近屆,數語與子等以諭云之,行道難,度人難,難來難去,喜綻顏,唶呼,咳,人心不古,世風而日下,三曹混濁,動盪無寧之期,無情之災孽,何日之休矣。今藉此良機與會緣,蓬門未鎖,常開而迎有緣,奈世眾黃粱正酣而難醒,賢者貪名與位,愚者貪錢財利,不知火燒眉睫。……僅有此次,法會功德超然,各壇師生坤乾願共彌堅,所賜各壇息止災劫旌旗一面,無生、鈞天所賜,以一當十,十當百,百當千,千當萬,萬當億,消劫免禍端,廿字彩球蓋地而鋪天,各壇所賜一枚,可化千百億萬枚,強身而救患,度眾生,挽災邅,增福慧,壽而康,福長綿。此次功德有無之果,諸大仙真共讚,蒙諸佛仙真辛勞護壇,得免疫瘟災延。……」12

大法會功德即將圓成,災難劫運減輕,眾多家戶可享健康安泰,延長壽數,  宗主欣喜德門弟子至誠用心共駕法船慈航,挽災救劫度化人間。在經功將要告竣之時,以光訓曉諭弟子們幾句話:行道與度人都很艱難,在艱難之中挽災有所成果而能綻開喜悅的笑容,卻又有沉重的感傷,因世風敗壞、三曹混亂,沒有安穩之日,無情的災禍不知何時才能停止。

道門常開而迎接有緣之人,無奈世人大眾沉溺在短暫而虛幻的慾望夢境,賢良的人貪求名望地位,愚昧的人貪求金錢財富,不知災禍臨近已非常急迫。各教各家同發誓願要挽救當今劫難,  宗主更希望天德門人擔起重責,有無會集力量共同普施法雨挽救三期浩劫。

因此次大法會功德超然,各壇師生坤、乾弟子等同抱堅定願力共成法會,只此一次,  無生聖母暨鈞天上帝恩賜各道壇一面旌旗,可化為百千萬億以息止災劫、免除禍端,並恩賜各壇無形之廿字彩球一枚,廿字彩球鋪天蓋地可化為千百億萬枚,可強健身體救助疾患,度化眾生,挽救禍害災難,增加福德智慧,延壽而康泰,福報綿長。

九、蓮筏廣駕,超薦亡靈參億捌千零玖佰壹拾貳名,誦經弟子各記功德,  無生聖母暨鈞天上帝加分贈功亦扣數
經功累進第四十八日,  一炁宗主續諭諸子等:「真經祈誦,句句蓮花,上下一炁,氣聚豪光,誦經各子,各記功德壹佰貳拾,誠者則有,不誠居多,誦經明義,竟有敷衍了事之人,監經監察上報,  無生、鈞天,加分贈功亦扣數,幸慰者,諸子等亦堪稱佳,有形無形,同施法雨,蓮筏廣駕,超薦亡靈者,參億捌千零玖佰壹拾貳名,因此盛會附帶超荐,幽間泰,陽間祥,先安陰,後度陽,皆大歡喜,寶筏無色無相,法喜充滿穹蒼……」13

人間凌雄寶殿落成,乾坤弟子慶祝開光,虔誦四十九日真經祈禱世界和平、國泰民安、消災止劫,並設幽壇附帶廣超眾性眾靈,上界、人間神人齊力合心,戮力完成法會,參與誦經的弟子各記壹佰貳拾個功德,然而誦經在明悟經文義理,通達內在修為,卻有表面應付而未真誠投入的人,監經天君無形監督誦經,往上呈報,  無生聖母暨鈞天上帝給予真誠用心者加分記功,而敷衍了事的人也有扣分減功的。法會將屆告竣,結算所超薦的亡靈有參億捌千零玖佰壹拾貳名之多,幽冥安泰,陽間則禎祥,先安定陰間而後度化陽世,陰陽兩界都得到大歡喜。

十、息災祈福慶祝護國法會,聖經四十九日經功上乘之佳
文昌帝君、純陽祖師同降德門乾坤:「功德近竣,上乘之佳,吾乃欣慰,乃乾坤辛勞汗濕襟,真經卷卷,魚磬聲聲,鐘鼓振動天庭,響徹三曹,度陰度陽,化育群倫。人間諸子,無形扶持,教化大千,經開華嚴會上,龍華再放奇彩,天案轉動,教盤轉輪,各教各家為挽三期末劫,教本、道務同轉更動,響應三才……」14

凌雄寶殿落成開光啟建四十九日「息災祈福慶祝護國法會」,  文昌帝君、純陽祖師兩位鎮壇佛諭示誦經功德屬上乘佳果而感到欣慰,能得此最好的功果,是全體乾坤弟子在暑熱之中汗濕衣襟辛勞成就的,真摯誠懇的誦經禮懺,木魚聲、擊磬聲、擊鼓聲、鳴鐘聲震盪撼動天庭,響徹天、地、人三曹,遍度陰陽兩界,教化培育眾多各類性靈。人間護教宏道的弟子們,無形會給予護持,天人一炁合力教導感化三千大千世界眾性眾靈。

經開諸佛、菩薩會集光耀非比的華嚴盛會,龍華再次綻放奇妙異彩,天案轉動,教盤更轉,各教各家為了同心挽救三期末劫,教門本原及道務同時轉動變更,  宗主宣達人事令,天地人三界同時行動。鎮壇佛以偈語點示:無形祥和的清風時常進入門庭,諷誦真經的聲音撼動挽災救劫的局勢,山中樸素之處,教化之風行之久遠廣大,清心安處簡樸,靜修而培善果,以迎接未來最高等的蓮花品第,已是在大道之中,何必還茫然的探詢道路,安居幽靜的山間,懷抱誠敬度化蒼生的仁慈情意,持之以恆護教宏道,等到功果圓成而上登天門。
 
附註
  1.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三月六日(農曆二月八日)午刻光訓
  2. 參見天德通訊30期暨凌雄寶殿開光大典影音
  3.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十六日(農曆五月廿二日)午刻光訓。「祐」與「佑」通義,「孚祐帝君」佛號亦可書寫為「孚佑帝君」。文昌帝君、朱衣神君、魁斗星君、孚祐帝君、文衡帝君為五文昌,是文教守護之神。
  4.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廿二日(農曆五月廿八日)酉刻光訓
  5.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廿二日(農曆五月廿八日)酉刻光訓
  6.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廿五日(農曆閏五月二日)酉刻光訓
  7.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六月廿五日(農曆閏五月二日)酉刻光訓
  8.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一日(農曆閏五月初八日)酉刻光訓
  9.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八日(農曆閏五月十五日)午刻光訓
  10. 節錄民國八十九年歲次己卯國曆元月十四日(農曆季冬初八日)午刻光訓
  11.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八日(農曆閏五月十五日)午刻光訓
  12.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三十日(農曆六月初八日)午刻光訓
  13.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卅一日(農曆六月初九日)午刻光訓
  14. 節錄民國八十七年歲次戊寅國曆七月卅一日(農曆六月初九日)午刻光訓
125期 春祈法會通告 113年度凌雄寶殿春祈法會通告

為祈六合光明、宇宙清泰、挽劫消災,天德聖教凌雄寶殿一一三年度春祈法會謹訂於國曆3月12日至3月26日(農曆2月3日至2月17日)啟建,虔誦真經十五日,同心祈求世界和平、降祥祛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世道光明、萬物榮欣。敬邀各道壇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暨各道友、善信等,齋戒沐浴,撥冗參加,共襄盛舉,和合眾力,期達經功上乘,功果圓滿,利濟蒼生,惠施萬類,降祥增福。
 
125期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之六) 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之六)

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
無形居士答客問
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民國二十四年仲秋月初印)

釋解:吳鳳凰
 
問:天地氣數,何以致變。
答:即是因人心,有所轉移。今日之殺伐,非天之殺伐,乃人之殺伐;非人之殺伐,乃人之心地殺伐。殺伐者怨氣也,怨氣充之於上,凝之於下,結之於中,以致於劫運起矣。若要挽此浩劫,除非回此人心;既要回此人心,必須治其病;若要治其病,必須光明其心。行診者若是,被診者若是,其病莫不霍然。
 
問:貴社既以廿字為法,如何要診病呢。
答:診病者,原本慈悲之心,而為方便倡導廿字之先聲。況今科學時代,處處皆要證據,若無證據,即詬之為迷信,以此治病者,即所以證明正氣之不假。孟子云:「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可以塞乎天地。」此廿字治病,不但可以治人身經絡之病,且能治人心裏之病,傷風頭痛,內感外症,乃小焉者耳。治當今之病者,惟在針砭一心,心無對象,病從何來?方今之病者,萬物縈於一心,千思掛於一意,此乃天下之大病也。本社發明此法,原不專於醫病,實欲正世道人心,吾輩悲天憫人,由治天下人之病,進而治天下人之心。人心即天心,人心正,則天心順,縱是浩劫,亦力可以挽也。

釋解:
導致天地氣數改變的原因是人心,由純樸和善的人心轉換變成貪婪凶暴,因人心貪欲暴戾之氣沉重,造成殺伐惡劫。今日種種戰爭的肅殺劫難,並非上天不仁慈而有殺伐,是人類的惡氣自我殘殺;而人類發動戰爭互相殺戮,起因在人的心態,心態存有怨恨之氣,生出報復念頭,而鼓動戰伐。

戰禍的災厄是怨氣造成的,人的心中累積怨忿怒氣,往上滿佈於天,聚集於下界,凝結於人群,瀰漫於天地人各界的怨氣難消,致使劫運產生。

循環相報,殺氣愈累愈重,終至有毀天滅地的浩劫摧毀人類與萬物,如果要挽回滅絕的烏天浩劫,必須挽回人心,化解冤怨相纏的戾氣,轉為和善仁愛的祥氣,而回轉人心則必須醫治心病。

心病使人的意念落入黑暗,惡濁之氣致生病症,要治療人的心病,必須使人心回復光明。由治病之中去體會正氣的光明力量,化解冤怨惡氣,同登祥和之道,為人施行治病的人有光明之心,被療養的患者同樣也有光明之心,如此病沒有不快速好起的。

治病法門是本著慈悲之心濟世度人,以治病的精神療養法作為方便倡導廿字的先鋒,由治病之中體會廿字正氣,進而轉變心念,祥和之氣廣布天地,便可改變天地的氣數,消止災劫。

科學時代講究事實憑據,以廿字正氣施以精神療養而治癒病症,可具體感受,可真實看見,足以證明天地有正氣是真實不假。運用廿字治病,不只可以醫治人身體經絡不通造成的種種疾病,而且能醫治人心理偏差的毛病,至於傷風引起的疾病、頭痛,外感引起的病症、內在發出的病症等等,要治好是小問題。

醫治現今世風敗壞、惡氣混濁致生的種種病症,只有在規勸人心的過失、改正過失可以治好。心有對象,因貪欲而偏差行為造成惡業致使病生,心如果不存在使行為產生偏差的對象,則無病。

當今人心汲汲營營纏繞著各種慾念,心不清淨光明,意念紛亂,爭奪殺伐,這是天下敗壞的大病。

蕭大宗師昌明夫子講明:發明廿字治病之法,原本不是單獨為了醫人身體的病,實際是要端正世道人心。我們存著憐憫他人疾苦的慈心,治人之病,助人離苦,同時轉化心念,從醫治天下人的病,進一步醫治天下人的心。

人心與天心相應,人心有正氣,天心則順和,就算是有浩劫產生,也可以在人心正氣廣發的力量之中得
125期 有始有終護道真 有始有終護道真,無牽無掛回本根
文 / 吳鳳凰

陳久曾道長是大家所敬佩的長者,民國六十五年左右皈依  無形古佛至今,護教行道近五十年,一刻不曾離道,心心念念唯有  師尊,凡事以佛堂之事為第一優先考量,佛堂要誦經、要上供必定到,清晨四點多早起,六點多與太太董敏便抵達凌雄寶殿,幫忙升旗,執事呼禮。早年腳力方便時都會參與灑淨,數十年如一日,早出晚歸,風雨無阻,持之以恆付出自認微薄的力量護持道壇。正是如此專一堅貞的精神,廣獲同道們的敬佩。

隨著年歲的增長,身體機能不免衰退,近二年來陳老腿力較差,必須拄著手杖行走,主因在右腳膝蓋的痼疾,四十多歲時就有的痠痛毛病,曾被針灸卻在腿部落下另一個病症,被針傷的地方時感氣血堵塞,凝成一團,而在十多年前右膝痠痛被以不當的療養方式用力搥打,造成腫脹疼痛,腫脹消退之後,膝部又加一層內傷,此後就不能參與灑淨了。一趟灑淨需走四十分鐘,上下樓梯多,只能退捨,而守在乾道二樓開燈、開門,護著灑淨路線。

儘管高齡九十六,拄杖行走略有不便,每逢凌雄寶殿誦經日、上供日,依舊清晨五點多出門,六點多到佛堂,進光殿誦經或上供,跪拜行禮不含糊、不躲懶。近二年來雖因肺疾服藥、就醫多受了一些辛苦,陳老對  師尊的崇敬與信賴不減分毫,與頗有耐性的主治醫師分享他的信仰,津津樂道,相談甚歡。

112年7月發燒住院,幾項醫學檢查,發現五臟功能各方都有點狀況,到醫院就診的頻率變多,通常很快便可返家休養,夫妻倆如往常一樣護持佛堂,灑淨、上供、誦經不缺席,直到11月25日至27日佛堂為道友誦經祈福消災,他還進光殿唸經,那時住在佛堂夜晚血氧曾不穩定,下降到五十幾,幸虧道友多方幫忙,有驚無險,圓經才返家。

12月7日清晨5點多太太董敏發現他沒有像平日一樣起床上廁所,叫不醒,血氧降到五十多,送上救護車,血氧持續下降到三十多,隨車員說如果醒來很可能會變成植物人。到醫院後醫生說要插管,插管若不行就要氣切,董敏沒答應做氣切,之後清醒,還能吃點早餐,看似正常,醫護則說雖然看似正常,但可能隨時要搶救,當日六點與董敏師姐通電話,陳老跟我說上二三句,聲音宏亮。

12月8日上午馬治國道友到醫院探視,帶餛飩湯去,陳老還喝了些餛飩湯,從拍攝的影片看起來,斜坐椅上,面有病容,元氣虛弱,只能以手示意。下午我從佛堂求了廿字蓮花水帶去醫院看他,三點到病房時,陳老端正坐在椅上,鼻子掛氧氣管,氣色、精神都好,面帶笑容,舉起右手打招呼,開口第一句話是:「吳老師我要走了」,聲音清楚宏亮,元氣足,神色自然,感覺沒什麼事。聽陳老這一句話,我便放心了,不是對病情的放心,是對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放心,是一位始終信佛敬佛的長者輕快的道別。

幫他療養,他端坐椅上四十多分鐘,如同在佛堂時幫他療養的情景一樣,看到那個部位,都能回應與感觸,療養完陳老自椅上站起肅立行禮,堅持要做到禮貌,之後扶著床欄站了一會兒。在病房一個多小時,陳老很開心,左手緊牽著兒子的手跟我介紹,一再要兒子說謝謝,講話有條理,頭腦很清楚,是從昏迷清醒之後最好的狀態。

這次住院急救,醫生評估他的狀況,已經跟家屬說明:可能這一二天就會走,通知孩子們回來看他。因此臨終之前,心理建設與後事安排必須思考面對。

8日晚上也許不舒服有點吵鬧,吃安眠藥後,到9日都醒醒睡睡,沒有進食。10日馬鳳翎道友帶自己做的蒸蛋去探望,陳老都吃完,11日再送去蒸蛋,只吃兩小口,就不再進食了。12日唐梅芳道友下午一點多帶蛋糕去醫院探望,陳老睡醒看到她便對她微笑,梅芳師姐逗逗他開心,問陳老等出院我們再來喝一杯,用手勢比了一下舉杯,他只是微笑沒有回話,再問他要吃蛋糕嗎?他回說「好」,餵了一口蛋糕,他說「冰的」,董敏師姐拿另一個沒冰過的蛋糕給她餵,餵了一口,陳老說「好了」,便躺下睡覺,感覺陳老有些累,其他還算正常。

住院期間,馬治國道友每日帶早餐到醫院,一方面持續關注陳老的病程,一方面關懷董敏師姐,陳老若是睡醒,張眼看見馬治國,便對著他微笑。

15日上午我再次到醫院看陳老,美華、如蘋、鳳翎師姐、馬治國道友同在病房,他口罩氧氣,緊閉眼睛,但意識清楚,與他說話,他轉轉眼珠、動動眼皮、微微點頭做回應,伸腳跨欄想要下床。本來陳老有重聽,這日和他講話,不需要提高音量,他便能適時回應。

幾日來,董敏師姐在陳老清醒時已分次把一些心願及後事安排都問清楚了,陳老表示不回大陸老家,要到靈山殿,一切從簡。

17日已停止注射抗生素和營養劑,一直昏睡不醒,醫生測試眼睛也沒反應,肢體也不亂動了,醫生表示可能就是這一兩天走,陳老最喜歡的主治醫生也在床畔告訴他:這個身體用很久了,器官都壞了不能再用了,回去你們師尊那裡,換一個好身體。

家屬與醫護都做好了準備,護理師幫他更換好衣服,但陳老卻還有一點意志撐著,大家不得其解,兒子突然想到是不是還掛念大陸老家的親人,開視訊讓陳老的弟弟、妹妹親人們與他說說話做個告別。18日清晨四點董敏師姐看到陳老手掌突然一直腫起來,叫護理師來看,護理師幫他按摩手掌,接著手腳震動後鬆弛,便往生了。本來兒子預算早晨先回台北開會,再回醫院,陳老安心離去時,兒子還在醫院,適時陪伴著母親送走父親最後一刻,支撐著母親永別至親的脆弱心靈。

在護持道壇的修為上,陳老不曾有過「退休」的念頭,拄著手杖也是奮力爬樓梯,一手緊抓扶手,一手力撐手杖,一步一階,緩緩穩穩地登上三樓,參與上供、一起誦經,儘管心肺功能衰弱,爬樓梯會喘,腳痠手痛,從不喊辛苦,不抱怨,也不表現愁容,只想著有什麼事是他還可以做的,他就要幫忙做。

皈依前右腳膝蓋就有老毛病,皈依後兩次被不當的方式傷到腳,落了病根,但不減對  師尊的崇敬與信賴,他了解那是人的問題。陳老時常運用  師尊的法門為自己療養,維護了行動功能與身體機能,高齡九十多歲還能自理,行走、跪拜、誦經。

陳老享耆壽九十六歲,活到老做到老,真正實踐有始有終,即使臨老負擔一些病症辛苦,仍然滿懷歡喜感恩師尊保佑他,只有二次因故不能盡到心意而難過落淚,一次是回大陸老家探親,買一袋糖橘要帶回來拜師尊,結果出關被攔下,沒能帶回來上供,紅著眼眶說起此事落下淚來,還慎重向師尊稟報致歉;另一次是110年農曆4月21日 師尊無形古佛聖誕,因疫情嚴重,為避免群聚,暫停誦經,只維持少數人上供,陳老因為沒能誦經為  師尊賀壽感到難過而落淚,對師尊的崇敬有如孩子的孺慕之情。

皈依之初曾有肝病,在佛堂看好了,經道友介紹締結良緣,小二十歲的妻子照顧陳老十分周全,尤其退休之後,妻子開車載著陳老往返佛堂,夫妻倆同進同出,佛道之路為伴共修,精進向前。

修行的福氣可見於臨終,親人曾算命說陳老這年會失智,救護車人員說他醒來很可能會成為植物人,而我們看到的陳老智力健全,很快清醒,道友們去看他都報以微笑,該交代的事都交代清楚了,想告別的親人都好好道別了,緊牽著兒子的手滿心歡喜,是對兒子「道愛」,疼愛的女兒得空便回來陪伴。住在單人普通病房,親人隨侍在側,道友隨時探望,貼心的醫生早晚到病房查看,護理人員多方幫忙,溫暖的臨終,安心回歸自然。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4185954
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