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正道指南(7) 人生指南 忠字指南集解(5) 人生指南 忠字心花故事集(6) 人生指南 恕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恕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廉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廉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正字指南集解(7) 人生指南 正字心花故事集(7) 人生指南 信字指南集解(4) 人生指南 信字心花故事集(5) 人生指南 公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公字心花故事集(9) 人生指南 孝字指南集解(12) 人生指南 孝字心花故事集(12) 人生指南 和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和字心花故事集(8) 天德教蓬萊教脈傳流(11)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聖蹟(16) 師尊120年聖誕特刊(36) 師公笛卿夫子行誼‧論著(30) 大覺導師秦淑德之信願行(45) 凌雄寶殿緣起暨展望(2) 明德聖訓‧光諭(107) 明德聖訓‧息災法會光諭(5) 明德聖訓‧SARS瘴疫光諭(7) 明德聖訓‧補充釋義(4) 大慈大悲之普渡法會(26) 建大法會秉天命之精義(3) 挽災救劫‧921大地震(6) 挽災救劫‧SARS瘴疫(3) 地水火風災示諭(5) 廿字修身之正信與實義(20)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14) 廿字恕物‧和愛物命(11) 精神療養解說‧戒規‧醫道(21) 精神療養感應實證(65) 精神療養會巡迴義診(14) 戒規‧儀規(1) 天德教德藏經節錄(16) 經藏節錄(2) 箴言‧偈語‧感化歌(7) 講道與魔(2) 疑義釋解(14) 聖者情操(1) 道心‧戒心‧信心(26) 論文連載(30) 解偈語(2) 感懷親恩與長者(40) 研修心得與力行(43) 慶典‧活動‧參訪(34) 團體積優獎與佛堂修繕(9) 更正(8)
113期 中元法會光諭摘錄


一炁宗主  諭各壇諸乾坤:
此次大悲普度之舉,經功近圓之時,有無歡悅,慰哉乾坤,炎夏已去,接近清秋之涼,人間懷祖而思源,擇定七月中元而荐亡之念,皆盡人子之孝而不忘本也,為人為孝是賴矣……
此次所度各道,受惠登舟而轉輪,睹此景,法露恩波而滌幽京,伊等渴望盛會普度,幽門大開之期,各家各教共施法雨,索蓮筏,度幽魂而超脫。尤其吾教各地乾坤子,潔身至誠之心,誦真經,大開普度,度亡魂幽靈而轉世,登天界,共修靈性,陰功陽果,功德無涯矣!
             (摘錄明德聖訓,123頁。八十六年歲次丁丑農曆七月十五日午刻光諭)

附註:
天德法門,每年起建中元普渡大會,超拔一切性靈、三軍將士、乾坤弟子善信等祖先宗親、孤魂甶孓等,在此盂蘭盆會中,普施廣大的慈悲恩惠,虔誦真經,實行廿字真諦,助一切性性靈靈都能受惠,登蓮舟轉法輪。雲城中仙佛菩薩講經說法,性性靈靈都能沐浴廿字法雨,悟道修真,此悲願慈心的度陰之舉,幽魂得超脫,怨忿戾氣可化解,則陰安陽泰,能平息世界的戰亂與災變,因此,天德聖教人間年年起建中元盛會,肩負懷祖盡孝之思,並具度陰福陽之使命。

 
113期 凌雄寶殿啟建106年度中元法會通告 節屆中元,地官開放,乃人子慎終追遠、飲水思源、報孝報恩之良辰,凌雄寶殿為超宗薦祖,廣拔精忠衛國之國軍陣亡將士、世界各地死難同胞,普渡九幽十類、孤魂、甶孑、水路至性精靈及各姓宗親戚友等,擇定國曆9月8日至9月14日(農曆7月18日至24日)於本殿啟建中元普渡法會,虔誦真經七日,祈佛接引性性靈靈聞經受度,同登蓮花勝境。
為匯集大眾力量,祈求經功超然上乘,敬邀各道壇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道友、各地信士、大德於法會期間齋戒沐浴,撥空前來禮佛誦經,參拜宗親戚友,共襄盛會,同圓法緣,精進功德。
 
113期 中元法會 文  /  王笛卿

中元,時節名。道經,以農曆正月十五日為上元,七月十五日為中元,十月十五日為下元。修行記:七月中元日,地官降下,定人間善惡,道士於是日夜誦經,餓鬼囚徒,亦得解脫;又佛教,於每年七月十五日,起盂蘭盆法會,以百種供物,供奉三寶。盂蘭盆經:是佛弟子修孝順者,應念念中憶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憶所生父母,為作盂蘭盆,施佛及僧,以報父母長養之恩。按七月十五日,為眾僧結夏(結夏,佛家語,謂行夏安居也)圓滿之期,結夏九旬。荊楚歲時記:四月十五日,天下尼僧,就禪剎掛搭,謂之結夏,計有九十日,參學得道者多,此日修供,其福百倍,故佛教人,於是日作盂蘭盆,施佛及僧,以報親恩也。盂蘭盆為倒懸之義,七月十五日施佛及僧,功德無量,可救先亡倒懸之苦,故稱盂蘭盆。

今俗於中元節,作盂蘭盆會,即此遺義,但多誤會為施餓鬼者,蓋未悉其緣起也。盂蘭盆經,此經之緣起,以目蓮之母墮餓鬼道中,食物入口,即化烈火,目蓮求救於佛,佛因說此經,教以七月十五日,作盂蘭盆,以救其母云。吾今於中元節啟建法會,行廿字之真諦,祈仙佛聖真,施廣大之慈惠,拔度一切性性靈靈,為國忠魂,並孤幽甶鬼,及乾坤生等先祖之魂,接引上登雲城,進入蓮花勝境,自在修持,永享極樂,誠為仁慈至德之道,度陰福陽也。

【錄自德藏經,天德行品之二,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二),77-78頁】
 
113期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 續112期一版

解讀  /  吳鳳凰

第三十一講  耳聾啞巴
聽會穴:部位在耳珠前下方陷中(屬膽經)。
翳風穴:部位在耳根後,距耳約五分處陷中(屬三焦經)。〈百症賦〉言:耳聾氣閉、全憑聽會、翳風。
瘂門穴:部位在入髮際五分(屬督脈經)。
關衝穴:部位在無名指外側,爪甲角一分處,(屬三焦經)。〈百症賦〉言:啞門、關衝,舌緩不語而緊要。
天鼎穴:部位在鎖骨上窩之上部中央(屬大腸經)。
間使穴:部位在大陵上三寸,即掌後三寸(屬心包絡經)。〈百症賦〉言:天鼎、間使,失音囁嚅而休遲。〈玉龍歌〉:脾家之症最可憐,有寒有熱兩相煎。間使二穴真瀉動,熱瀉寒補病俱痊。
                                                     癸丑農曆八月廿七日 
                                                     王 笛 卿 言1

第三十一講,師公笛卿夫子再次講明治療耳聾的特效穴,並說明失聲、話吞吞吐吐遲緩說不出來及啞巴等症狀,可以運用無形針加以治療的幾個穴位。

感冒、中風等因素都會引發失聲、講話吞吐遲緩,或是重病元氣虛弱、氣閉鎖,也會難以發聲說話,這些症狀精神療養法可以醫治,使其恢復講話功能,或是達到改善效果。啞巴有先天性的,比較難治,但師公笛卿夫子仍有講述醫治的方法,並且曾經治好許多人。以下輯錄笛卿夫子講述〈啞巴可醫〉:

啞巴本有醫,世人實少知,缺少北海水,形容又似痴。啞巴,口不能言也,十有九是耳龍,耳屬腎,腎是人之生元,因腎水不足,腎水不足何能化氣,無氣而何發音,故此耳聾口啞也。譬如火車、汽車、輪船、戰艦、汽艇,以及各工廠鍋爐一樣,鍋內水放得多,爐中火燒得大,蒸氣沸騰上衝,汽笛就放出巨聲,如鍋內水不足,爐中火燒大,無氣蒸水之沸騰,汽笛就放不出聲來。

人與物皆然,治療妙法,日服布丹,培補真陽之氣,多用無形針及金光醫治,補充北海(下丹田)之元,上治於心及氣海(兩乳之中),繼治天突(結喉之下二寸陷中)喉嚨,並瘂門(在項中後髮際,大椎穴上四橫指),上下通暢無阻,功到自然漸漸發音。惟祖德並至誠,大有所關,祖德深厚,心具至誠,其疾好得快;祖德淺薄者,好得慢;祖德無有,又無至誠,難以周全。

天道無私,惟德是輔,昔年吾治好多人,有耳有聞,言言真實,毫無虛語,願諸乾坤等,秉廿字之真,力行聖德,為啞巴疾患之救星也。2

啞巴大多數是屬於耳聾,因聽不見無法學習說話以致成為啞巴。以中醫學而言,腎為耳竅之主,耳朵的聰敏主司於腎,腎是先天的根本,有儲藏先天(本臟之精,是生育繁殖的最基本物質)與後天精氣(五臟六腑水穀之精氣)的作用,使人體生長發育,繁衍生殖,所以腎是人的生元。

腎水不足無法化氣,就不能發音,因此變成耳聾、啞巴。笛卿夫子以物理原理比喻說明,人與物的道理是一樣的,自述曾經治好多個啞巴,可以每日吃布丹,以布丹來培補不足的真陽之氣,並且多用無形針及金光(掌光)醫治,來補充北海下丹田的元氣;另外上身可以醫治心及膻中穴(上氣海),接著再治療天突穴及啞門穴。膻中穴(中丹田上氣海)、北海(下丹田下氣海)、天突穴屬於任脈,啞門穴屬於督脈,治療這幾個穴可以使上下的氣通暢無阻,腎水足了,氣也通暢了,慢慢的就能發音,可以說話。

膻中穴是古銅人圖的禁針穴之一,有形的針灸不可以任意針刺,恐傷性命,但精神療養法之三指無形針,剛正正氣之光屬無形,懸針隔空治療,不近人身,沒有侵入性,針禁針穴無仿礙,而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啞巴雖然可醫,不過無形的祖德有很大的關係,祖先培德深厚的,而本身又具備極大誠心,醫病就好的快;祖先德業淺薄的,而自己有至誠的心,病好的較慢;如果祖先沒有培德,本身又缺乏極大誠意,便很難醫好,這是天道至公無私,跟財富名位無關,而是天道輔助有德行的人,「德」才是仙丹妙藥。

醫人疾患者,要有靈妙感應,修功立德也很重要,醫者與被醫者,雙方德厚,又具備至誠,病容易好,所以笛卿夫子文末期願德門弟子,秉奉廿字的真誠,力行聖賢的德業,除了精進自己的修行,也能做為啞巴疾患的救星。

「德」是仙丹妙藥,德蔭子孫,期待福祚綿延後世,庇佑子子孫孫,應該多行善道,培養德業,正氣充盛,不只發亮自己,還能照亮後代;相同的,子孫欲追思祖先,超拔先祖,為先人增福緣,行善立德是光明之道,不僅自己發光,且能照亮先人。「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祈佛庇佑,固然仰仗佛力,更需要的是德力的發揚。

功德,功德,立功立德,德厚,功才能穩,用心做成一件好的事,有功,但言語、行為不留意,犯過了,功就扣減了,福報就漏了;德是內在的涵養,廣行一切善,都能積聚善業,德養厚實,言行舉止必有分寸,不妄言不妄行,功德不漏,持志不懈,種種福果自然廣蔭如樹,加祐先人、福蔭後世綿綿長長。

過去德門  師尊無形古佛曾以天人交通,用光示訓,提點諸多弟子,除了賜福增祥、消災解厄的說明,也語意暗藏的叮囑各項必要遵奉的事,如:
「學慈悲度眾生,常禮道,多研經,時時效觀音,功德莫後人。」多研讀經典才能明義理,以經典為路,方向會明確;效法觀音大士慈悲精神度化眾生,便能結善緣積陰德,經常回佛堂禮道,沐浴道氣,沾沾佛光,掃掃病濁氣,有益身心健康。更重要的事,勤耕功德在前,災厄來時,更有足夠的資糧幫助自己平度險關。佛的慧眼可照見未來,怕人功德水不足,將來時到,遭遇危殆險關,難有起色,因此防患於先,希望人積極多行功德,以自助未來的自己。能夠明白佛意隱含而勤行的人,大難來時自然有無形的力量助脫險關。

「皈依德門誠篤行,神佛顯特靈,閒暇常禮道,時時沐佛恩。」佛慈愛眾生,無色相分別,即使只是勤於打掃環境,莊嚴佛堂清淨,也是積功行德,神佛無形顯現特別的靈感,庇蔭篤行的弟子,在孩子遭逢大劫時平度了生死關。因佛恩慈悲廣惠,應當牢記在心,仍要經常禮道,持續耕耘,不忘佛恩。

「心平氣和,百魔不生」、「切勿口舌爭,和氣生財。」、「凡事皆和合,家門無禍侵。」和氣致祥,戾氣招禍,心浮氣躁邪魔則容易乘虛而入,病禍、意外隨之臨身;想要生財,和氣也是關鍵,處在口舌的紛爭裡,財源會有阻礙;一個家庭的修養,和氣是關鍵,家和萬事興,任何事情都能和合,身康體健、財水活絡、升職有望、災禍遠離,反之,則所求不順,因此,求佛更先求己,自己先有真誠的奉守,之後自然有無形的加持。

「凡事不問是和非,不聽謠言聲。」是非、謠言是傷害和氣的魔障,陷溺在是非謠言之中,必然攪亂互信,挑撥造孽,形成分化崩離,疑心病叢生,在家庭,家庭失和;在團體,團體爭鬥;在個人,個人受人利用或是失德而造下孽業,種種皆有損害。

「廿字謹遵」、「誠心奉廿字,事事和順門第清。」皈依廿字,自然是要奉守廿字,能誠心遵行廿字,百魔不生,邪怪也不敢侵身,每件事和諧順利,家門也會清寧平安。只要能真誠做到廿字,不求福,福自到;不求壽,壽自來,企求添福添壽,惟有在廿字中真誠實踐。

凡人都有些舊習,因過去有妨礙修行進益的不佳舊習氣,累造孽障,阻礙了自己平順的期望,在佛的點醒之下,也當有所覺悟,革除不佳的舊陋習,才能重建新生,否則即使過了眼前關,存著舊習氣反覆造做,因果便會重生。
「多積善與德,善德值千金。」善德是治病妙方,善德可以平度險關,善德百事禎祥,善德宅第清寧、家吉人安,佛示人積德積善勝過金銀,留財銀給子孫,不如留善德福蔭子孫,培植祖德,利己且能百世其昌。

附註:
  1. 天德教德藏經,天德行品卷二,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第51頁。
  2. 天德教德藏經,天德行品,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二),67-68頁。
113期 風、寒、濕邪氣引發的耳鳴、暈眩、頭痛 文  /  吳鳳凰

造成耳鳴的因素很多,有神經性,有病毒性,或是內耳循環不良,或是鼻塞、鼻炎,或是胃食道逆流刺激耳咽管,或是中耳炎、更年期、外傷因素等等……

此外,風、寒、濕、火氣也會引發耳鳴,四季氣候的自然正常變化有風、寒、暑、濕、燥、火不同的大氣,這六氣在正常情況之下,人體有抵抗的適應能力,但如果過盛了,超出人體的防衛力,就會變成致病的因素,影響人體臟腑氣血陰陽受損或不平衡,並造成不同的病理狀態,所以中醫稱為「六淫」或「六邪」。

這個六邪氣是屬於無形,但不是妖魔邪怪的無形,所以不要誤會邪氣入體是跟鬼怪有關,而疑神疑鬼亂生恐懼。六氣不是具體的物,不是用眼睛感觸,但風、寒、暑、濕、燥、火氣,觸覺可以感受,過冷、過熱、過燥,濕的沉重感,身體都能反應體會,當六邪侵犯人體,呈現病狀,生理機能不平衡時,也會引起頭暈、頭痛、噁心,或是耳鳴。

以下精神療養的實例,是風、寒、濕氣過盛,侵入經絡、臟腑,竄入內耳所造成的暈眩及耳鳴。

102年2月初,朋友的女兒重感冒,前額痛、兩耳耳鳴(左右耳鳴聲的頻率不一樣),耳悶塞使外界的聲音變小,坐起、站立就會眩暈、頭痛,躺下會較舒服,在胸骨下心窩的地方,吃東西會感覺堵著,氣逆行,不消化。後背右肩胛膀胱經的位置,在拉背活動後劇痛,疼痛由膏肓處循膀胱經往上延伸到右後頸下,元氣虛弱,臉色蒼白。

2月8日首次到府中幫她療養,已是生病第七天,診所認為她有梅尼爾氏症,因為坐起就很不舒服,便讓她躺在沙發上進行療養。在療養時,從前頸部到整個前胸反應出來的風及寒氣特別大,胸口內部像有一台小電風扇轉動,將風氣、寒氣不斷的吹送出來,後頸的天柱、風池穴與兩膝窩的委中穴都有明顯氣的脈動(氣的脈動跟心臟的搏動、動脈的脈動一致;真氣灌注,打通氣穴,疏通經絡,帶動血流順暢,增強心臟活力,整個循環強化起來,風氣、寒氣被驅趕出來,病症就會好轉)。療養完後她感到全身很輕鬆,當晚很好睡。

隔日是除夕日,從凌雄寶殿求一罐佛水帶去給她,並帶一份萬靈布丹,去時已比昨日好很多,躺下沒有耳鳴、耳塞,坐起才有耳鳴、耳塞。療養反應和昨日差不多,持續還有風寒氣從身體袪除出來,但有減弱,背部脊柱(督脈)及前額都有冰寒之氣。

年初六再去看她,以針灸及吃中藥,有好點,躺下時前額的暈、痛及耳鳴耳塞會平復些,坐起、站立則慢慢復發,已可站立較久。療養時反應出來的風寒比第二次減弱,但還是很重,可以坐在矮板凳療養的時間比第二次久些,頭暈時再讓她躺回沙發療養;掌光隔空覆在她頭頂時,她會頭痛,移開痛就會消失,淤塞嚴重的,在疏通的過程較費力,正氣要驅趕邪氣時,邪氣會抵抗,正、邪交戰,也會反應暈、痛,麻、痠、電感等,雖然是治頭部的氣穴、經絡,正氣由外而內貫入,且能到達腦部,疏通內部的阻塞,活化內部機能。療養前,前額、手部皮膚的觸覺寒涼,療養時上半身已開始有發熱的暖氣,兩腳還是冰的,療養後前額、手部皮膚有微溫,額頭毛孔發汗(寒、濕氣透過汗發散出來),微濕潤,蒼白的臉色轉為紅潤。

第4次療養風寒氣仍重,全身經絡、臟器都有反應出風寒,胃部、子宮的風寒也重,但頭部已經能反應熱能,掌光、無形針看頭部的那個部位,那個部位就會痛,移開痛就會散掉,她感覺上身熱到要出汗(內寒驅出而發汗)。療養完,額頭、手部的溫度又更上升一些。持續吃布丹、中藥,同一份萬靈丹,之前吃沒味道,現在吃變成有腥味,手腳更溫暖,手指、腳掌末梢還是較低溫,可以自己洗頭了。

第5次療養,掌光一覆在頭頂,她立即感觸到掌光之氣聚覆頭頂,兩耳整個被悶住,耳鳴聲變大,看完頭部,悶住感就散去消失,耳鳴變得很小聲;看頭頂時,她感觸到有二點痛的反應是從頭的內部痛出來,再集中到頭外頂部的百會穴及二旁的膀胱經。頭部的寒氣仍然重,風氣較少了,督脈、膀胱經、膽經、二側太陽穴、兩耳四周都透出寒冰氣;前胸的風已經減弱很多,仍有寒氣,二手肘、手掌有熱流,二腳寒冰氣、風氣減弱很多,手的改善比腳快。胸骨下氣堵的地方及下腹氣的脈動強烈,寒出,能量提升,任、督二脈循環增強。

耳鼻喉科聽力檢查正常,平衡有些老化,醫生診斷可能不是梅尼爾氏症,是偏頭痛,此時想起之前右耳上方的頭殼內部曾經有過劇痛。

第6次療養,仍有寒冰、風氣,無形針看前額時驅趕出來的寒像碰觸冰塊,看了20分鐘,寒氣仍沒有減弱,她感到由頭的內部痛到頭皮外;二耳感到被悶住,看完就沒有悶住感。這次可以全程一個小時都坐著矮椅子療養,手掌更溫暖。

第7次,到凌雄寶殿參拜並療養,除了前額,臉部也驅出許多寒氣(臉部也有多條經絡及穴位),尤其鼻子的呼吸通達全身氣穴,鼻孔呼出的寒氣很重,是療養時排出寒氣的大通道。看頭部,仍然會從頭的內部痛出來,頭很暈,後背整條脊柱透出來的寒比頭部重,頭部的寒一部分直接由內往外祛出,有的從督脈往下移,再往兩腿的經脈走,兩小腿至腳掌反應出來的寒冰氣重。看下腹時,下腹反應有規律收縮的深呼吸,活絡下腹臟氣機能與氣血;隔空十公分以上看會陰穴,子宮、會陰穴祛出的寒濁氣也很重,她則感到頭暈;會陰穴是人體陰氣聚集的地方,也是補充陽氣的好穴位,能疏通體內氣脈的鬱結,及調和人體陰陽二氣的平衡,可驅除頑固的寒氣濕氣,與頭頂的百會穴相應呈一直線,能打通任督二脈與中脈。

這次療養,看頭到後背經脈時,她頭部到上身自然輕輕的有規律前後微晃,持續到看完後背經脈十多分鐘,首次具體可見真氣調整前後平衡(這個反應已在多人療養時觀察過了)。療養後,去斗六整理物品再回家,回家後右側後腦內痛,痛在內部往前額處延伸,吃止痛藥後逐漸不痛。療養的反應,大多出現療養當下,一部份會出現在療養之後,療養後真氣仍持續作用,循環全身,予以打通或修復;另外,療養後氣脈通暢、毛孔舒張,當避免冷氣或風的吹襲,免得再受風寒侵害。

2月25日腦神經內科門診,診斷為偏頭痛。在醫院半天,下午頭頂百會二側的膀胱經及二眼內角往上延伸至前額的膀胱經會痛,是痛在腦殼外的皮膚層,不是腦殼內部,頭頂百會的地方鼓起約有10元硬幣大小,按時會很痛,右後腦下天柱、風池穴的地方也鼓起約有10元硬幣大小,右側頸觸按較僵硬,左側頸觸按較柔軟,右半身經絡的阻塞病症比左側嚴重。鼓起的地方可能是溼氣,西醫會判斷可能是積聚的組織液或是代謝不良的水份。

在中、西醫療外,另有吃特殊偏方,藥材很特別,需要冰冰箱,在精神療養過程中,感觸已減輕的冰寒氣又轉為加重,療養時兩手掌微溫,看完5分鐘後,手指又變冰冷,額頭也漸漸變冰涼。三指無形針輕按觸天柱、風池、風府穴,痛會順著督脈、膀胱經往前延伸到頭頂、前額、眼睛。右耳悶住的感覺比左耳重,左耳已不太有悶住的感覺。
在吃下特殊藥材後會拉肚子,幾天後變成下腹痛,半夜跑廁所會影響睡眠;特殊藥材有一味血腥藥材我認為很不妥,而且冰過的東西都有寒性,服用等於吃進冰寒,因此建議她不要再服用這個偏方。

25日療養後她覺得很冷,洗澡時以蓮蓬頭將熱水沖身體,水是熱的,皮膚是冷的,沖許久皮膚才有熱感。26日療養後,療養時會有溫熱,療養後手腳末梢、額頭在5分鐘後又變冰寒。「發寒顫」也是好轉反應之一,在過去,風、寒、濕氣由身體外部逐漸侵入,在精神療養中,則一次次由內部往體表驅趕,漸漸改善好轉,直到這些邪氣都驅逐了,才真正康復。

特殊偏方不吃了,有吃西藥,布丹持續吃,同一份萬靈丹味道再轉為酸味兼魚腥味。

3月2日腦波檢查正常,前庭神經有點失衡。療養前,前額有溫暖的微熱,手腳末梢較冰冷。療養時可以坐高椅子,頭頂看起,有溫熱反應,風寒氣已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前額的風氣比頭頂多些,也比發病時減輕十之八、九。後背督脈、膀胱經的寒氣約剩十分之一,後背右側膏肓原來發作劇痛逆行的地方,寒較重些,約剩十分之二,前胸、上腹、下腹寒氣約剩十分之三。二腳的筋比以前柔軟,按壓也較不痛。

第9次療養,在療養十多分鐘後,看到後背督脈及二側膀胱經時,她的上身從頭部到臀部,開始左右微微規律擺動(調和左右平衡),之後幅度加大,持續到療養結束約20多分鐘,期間她閉目靜坐,鬆弛有如睡著。療養中前額反應痛了一下,痛覺很快就消失,右腳反應麻,寒濕濁氣往下走。這次是她療養以來感到最舒服的一次。

在身體狀況好多了之後,便銷假回去上班,仍有些不舒服,意志力及責任心可以調適克服,工作壓力大時還會出現頭痛,休息後就不痛,沒有頭暈了,工作緊張時耳鳴聲會變大。

3月8日做頭部核震檢查,有打顯影劑,頭部右側頂又出現偏頭痛。這次療養仍有反應出一些餘留的風寒,反應更多的是電磁波及顯影劑的灼熱,後背各經絡及前胸腹各經絡都有電磁波及灼熱等濁氣。看15分鐘後上身有規律左右擺動,幅度比上次小,看到腰椎下則轉成前後有規律擺動;看到臀部二側膀胱經、膽經,她感到兩腳麻木,讓她起身踢踢腳,原地踏步,消除腳麻。右腳比左腳麻,相對右頭頂的偏頭痛,膀胱經、膽經延伸到腳底,都是右邊比左邊濁重,是經絡病症的問題。膝蓋、膝窩委中、還有寒氣,兩腳底有寒濕氣,頭頂二側膀胱經還有風寒氣。

有做核震打顯影劑者,身上會有熱濁麻氣,這在看其他做過核震顯影的患者,都有相同的反應,安全劑量不影響健康,但物質的濁氣對氣場有影響,精神療養可以驅除,讓氣場更淨化,也可以多喝佛水吃布丹增進代謝。

看頭部時,頭頂內有痛了一下下,頭殼外也痛了一下子,兩眉、眼睛周圍痛了一下子,痛的時間都比以前少很多。看時耳朵會悶住,耳鳴聲加大,看完,耳悶解除,耳鳴變小。此時已好有十之八九,後續再吃布丹可以增補元氣,清除餘寒。

在第10次療養之後,她的症狀已好的差不多,也回職場穩定工作,便中止療養。推究她的病根,起因生活習慣的忽視,以及風寒濕氣久積成疴,平常洗髮後沒有及時吹乾頭髮,而是以毛巾包覆頭部,等頭髮乾,這樣的做法容易讓濕氣經由頭皮毛細孔與經穴入侵頭部,一開始影響頭殼外部經絡,造成經絡疼痛,循環不良,日積月累更侵入頭殼內部,影響腦循環及神經傳導,如在寒天,更加上寒氣入侵。此外,夏日要跑戶外,暑氣熱,回辦公室則吹冷氣,熱氣未散出來,冷氣又貫入,寒氣容易長驅直入,侵犯經絡,抵達內部;再來習慣腳邊吹電扇散熱,風夾帶冷氣的寒侵入腳部經絡,這些習慣會造成感冒,吃藥治療,通常抑制症狀,只治標,沒有自體內將風寒濕氣驅趕出來,無法治本;在這次發病之前,已有感冒,後來前往日本旅遊,可能受了冬寒,接著又參加跨年,連續受風寒,又未適度休息,新的風寒濕氣,加舊的積存身體內的風寒濕氣,負荷已達臨界,發病就呈現極大的症狀。

風寒濕氣過量及久積,會侵入經絡與神經,一旦侵犯經絡與神經,病狀就纏綿難治,經由循環系統侵犯五臟六腑,會造成臟腑的運作不良,形成惡疾,寒濕如果侵犯脊髓,損害造血功能,有可能會演變成白血病(血癌)。最近有療養一位白血病患者,全身盡是極重度寒濕氣,日夜大出虛汗,口乾無法藏津,大熱天,全身皮膚都是冰涼的陰寒,療養時驅趕出來的都是寒濕重濁邪氣,療養第5次頭部、頭皮開始有溫暖,二手的寒濁較減輕;第6次口開始生津,有些唾液,比較不乾燥,夜睡不再出虛汗,白日仍大汗,二手上臂有溫度,下臂仍然冰冷。除了療養,也請對方吃布丹及喝廿字蓮花水,第一次療養對方在掌光罩頂時,立即感到全身發熱,無形針與掌光所到之處,對方都能接收到正氣熱度,覺得舒服,而對方的寒氣之沉重,在前4次療養我的手都無法感觸熱暖之氣,第5次看到臀部仙骨、臀部二側膀胱經、兩大腿後面膀胱經,才開始感觸有暖氣反應,陽氣增強,氣血較活絡。

精神療養的純陽真氣,能驅逐各類濁氣,通氣活血,經由經絡、氣血循環系統,一次一次將身積內部的沉疴驅散出來,逐漸使身體機能好轉,陰陽二氣調和,回復健康。在療養的經驗裡,感觸仙佛菩薩所言不差,「有德者得之」,善德深厚的因緣深,功德水充足的感應大,好轉快,朋友的女兒本身是懂得行善之人,父母是佛門之人,平日都修有善德,雖不是德門中人,也時常護持我佛,善因善緣而有善果。

寒氣是百病之源,寒氣造成氣血循環不良,能產生各類疑難雜症,懂得在生活中加以防範,能避免許多疾病。當寒氣傷損健康時,醫療是一個途徑,更重要的是逐寒,只有把致病的各類濁氣驅出體外,清理乾淨,才有治本。

經歷了嚴重眩暈,會使人心理產生障礙,擔憂復發,對重返職場裹足,但一個正向思考的人,會積極朝向康復去做調適,責任心會撐起自己的意志,克服餘留的一些不適,投入工作,回到正常而充實的生活。要進一步說明的是,病關現前,  無形古佛的法門能助人脫離病厄,但心理的障關則要自己的勇氣去解除,缺乏踏實的勇氣,走不出自己的障礙,疑心生暗鬼,那麼心病就會一直存在,無法開闊。所以,天助,而後人需自助,病要好得透徹,得需加上自己的力量。
 
113期 一言之諾,一水佈施無盡捨 口述 / 林烈山
附註 / 吳鳳凰

我本身經營飲用淨水的事業,在民國八十四年八卦仙山凌雄寶殿興建之初,就和天德教結下因緣,起因替八卦山旅遊局送水,認識在旅遊局任職的王順達與陳育志,而陳、林兩位道友在興建凌雄寶殿時,常駐工地,協助興建事宜;工地當時無飲用水,兩位道友便請我送水到工地,大約在送水半年後,同樣長駐工地的林時豪、曾憲霖道友,在八十五年工地進行到挖地基時,向我商量:我們是在蓋佛堂,水的價錢可否減輕一些,我一聽很爽快的回答:「價錢要算軟一點,乾脆不要算就好了。」意思就是要免費送水,不收取費用。

從此開始到興建完工,又從建成凌雄寶殿到今日,因凌雄寶殿地處偏僻,無自來水,二十年來,都是無限量免費供應飲用水,護持道壇,與大眾廣結善緣。

除了飲用的桶裝水之外,有一處儲水塔專供廚房用水,也會固定時間親自清洗,並備有專用雨鞋特為清潔凌雄寶殿水塔之用。一大桶的飲用水十分沉重,搬運也是不以為辛苦,堅守著自已的承諾;直到這二年來腰椎勞損,搬運較需要一點協助外,仍然持續供應,歡喜佈施。

九十五年因病住院,秦淑德老師特到醫院探視,也為我祈求無形庇佑,安排三日功德經,九十五年歲次丙午農曆四月廿一日圓經,午刻秦老師還錄有  無形古佛給我的光訓:
無形古佛  特諭同源弟子林烈山:
    面善心慈喜歡容,解災賜福得太平;
    甘露四野澤大眾,累世功德好門風;
    德蔭子孫長蔭後,富貴榮華有後榮;
    爾與本佛淵源深,龍華三會古來今;
    願賜福壽壽長春。畢。


三日經功圓滿,有  無形古佛的庇佑,與秦老師的愛護,及許多同源同道的幫忙,病體順利康復,讓我持續熱愛的工作,在工作中佈施,送水與大眾結善緣。

附註:
林烈山老闆有自己原屬的宗教信仰與職責,並無皈依  無形古佛,但從光訓的深意看來,林老闆與天德聖教  師尊無形古佛有自古至今深遠的淵源,因為特別的淵源,不稱「信士」,而稱「同源弟子」,有形雖不是德門皈依弟子,無形仍是古佛的弟子,與德門弟子算是一家人。

光訓中,  無形古佛讚揚林老闆以一水甘露四處佈施,潤澤大眾,而且好幾世以來都行善立功培德,有很好的門風,善行功德綿延流長的庇蔭著後代子子孫孫,未來自有榮華。

古往今來,龍華會已近三期,仙佛聖真與萬物生靈,都能憑著善德的修持立功立德,而朝臨三期龍華會;林老闆的好福氣,由自己累世恆行善德修來,好因緣助他安度險關,添福添壽,善果皆由自己長久勤耕福田得來。

祖先能庇蔭子孫,是以善行的立功立德庇蔭,善廣德深則庇蔭流長,因此,行善不能等,做在前,收穫在後,無形中的庇佑,更勝有形的回報。
 
113期 大哥危關中的領悟 文  /  唐梅芳

104年8月初,哥哥心肌梗塞拖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打電話給我,要我送他去醫院,當下我打電話給美華,請她陪我一起送我哥去醫院,到醫院後,一片慌亂,立刻安排緊急手術,之後醫生說:太晚送來了,可以叫他兒子趕來醫院。這時美華提醒我,先聯絡陳老師,請她在佛堂幫哥哥祈禱。

手術後送入普通病房,奇蹟似的,哥哥看似還好,並非醫生說的那麼嚴重,只是腳非常腫脹,心臟功能較弱,醫生說可能以後要在醫院進進出出,真的,出院後又回醫院,而且進加護病房,最嚴重時裝上葉克膜,等待換心臟。看見哥哥如此受苦,全身插滿儀器管子,我和姪兒商量,如果不行,就放棄急救,讓他好走吧。心裡也懇求  師尊,如果哥哥撐不過來,請讓他平靜的走吧,太苦了。

加護病房住十多天後,轉入普通病房,這次住院快一個月了,大哥又活過來了,為了照護大哥,和在屏東做生意的弟弟商量,把大哥送去屏東的安養中心,靜養身體,在那裏住著也是時好時壞,護理之家的老闆說,高雄榮總有位心臟科名醫,但是非常難掛上號,可能掛半年都掛不進去,都要動用特殊關係,才能掛上號,這時大哥約瘦了20公斤,每次去探望他,他都是懶洋洋沒精神,看了很不忍心,便和弟弟決議在屏東買間房子,把大哥接回來住,很幸運的,一個月房子過戶,也裝潢好,大哥回到新家,心情變好,我們在屏東新家一起過年。

年後我問哥哥,中國醫無法醫你的病,我們去高雄榮總如何,大哥沒什麼反應,第二天我便拉著他去高榮,隨便掛了一位心臟科醫生,等我們進診間看診時,醫生告訴我們掛錯號了,因大哥有植入心臟電子儀器,他不是這類的專門醫師,這位醫生熱心的要我們明天再過來,願意帶我們去找一位專門的醫師看診。

第二天這位善心的醫生帶我們去心臟重症醫師的診間,正是傳說中很難掛得上號的心臟重症名醫,當下很感動  師尊保佑,讓我們這麼順利的找到這位蕭醫師,經過蕭醫師仔細檢測,他很沉重的說:心臟功能只有25%。回家後開始吃醫生開的藥,吃到第二個月腳腫還是沒有消,因為腳腫人很不舒服,胃口差,也睡不好,更加消瘦,只好送急診室,蕭醫師立即思考如何改藥,重新配藥,服新藥之後,腳不腫了,胃口好了,也可以睡了。

從看似好好的一個健壯的人,突然發病,到病情穩定下來,折騰了一年多,一路走來,感謝很多人的陪伴與支持,內心明瞭若是沒有  師尊的護佑及仙佛菩薩的慈悲,眼前的哥哥怎可能有活力的基隆、台北、高雄到處跑,還被連鎖餐廳聘做採購,薪資不錯,生活充實,工作不必勞累,符合哥哥不願閒著白過日子,而願做些工作,讓生活有目標的願望。我真的相信,去世的父母生前護持教道,在佛堂所做的功德,庇蔭了我們兒女,也相信  師尊在我最失望的時候,聽見了我們的祈求,知道我們內心的恐懼,更讓我們堅強的面對生命。

現在我重新省思檢討,只有在  師尊的教義裡、道場裡持續耕耘,才是根本。能有空就回凌雄寶殿服務,佛堂裡有做不完的事,只要心靜下來,不理會是非,時時自我檢討,多做少說,少有埋怨,實踐廿字、傳揚廿字,冥冥之中,自有神佛護祐。

光陰有限,佛法無邊,教道的傳承需要眾多人力,祈禱如一大家庭的道友們,懷抱初心,多回到佛堂護持,師尊、師公永遠都在無形恩惠著我們,我們也當竭盡心力回報,齊心合力守護道場,永永遠遠。
 
113期 樂觀心念安度病關 口述  /  劉芳澤
 
民國六十二年,大覺導師秦淑德到台中昌明聖堂辦理皈依儀禮,那時昌明聖堂剛成立還不到一年,我與另兩位信眾一起辦理皈依,至今已是皈依四十多年了。

皈依緣起於學校裡的林護士向我介紹天德教五教合一的理念,以及皈依之後可以看病助人,因為這兩個原因而皈依  一炁宗主,選擇忠、恕兩字做為終身奉守的修行準則。

在教職未退休前,我對志工的服務就很有熱忱,感覺台灣特有生物是很珍貴的,便常利用假日到南投台灣特有生物中心去擔任解說的服務,也在少年觀護所擔任志工達十年之久,還曾自費遠赴泰北做輔導的義務服務(由天主教團輔導),前後去了三年;每回去泰北,行李都帶很多買給泰北孩子看的書與字典,行李很重,也可能因此傷了肩部及手臂,右手常會痠痛緊繃。每次去的時候帶一大堆東西,回來時則只穿著身上的衣服,其餘的物品、衣服都留下來給當地的孩子。

101年十二月固定到空軍醫院拿鈣片,醫生建議我順便做抹片檢查,檢察結果竟發現子宮內膜惡性腫瘤,隨即安排手術。因為生性大而化之,樂觀的態度讓我對手術不感到憂慮,心想要手術就手術吧,接受了醫生的安排,進行開刀治療,術後在中國醫繼續做放療。

本來凌雄寶殿若有唸經,都會跟著台中的同道一起來,有一段長時間陳老師卻沒見我來寶殿,打電話關心,兒子接了電話,告知我已經因病住院近一個月了,本來我不想麻煩人,所以沒有告訴同道生病的事。陳老師與我的兒女商量,是否為母親唸三天消災解厄經,兒女、媳婦都親到凌雄寶殿了解、祈求,和陳老師商量後,認同唸三日功德經,祈求消災解厄,平度險關。商量定了,陳老師便急速安排日期,期能及早為我消災解厄,護祐康身。(當時陳老師左手長帶狀皰疹,疼痛不便,寫表時慶幸自己還好右手健康,尚能寫表;唸經日有多位同道熱忱參與,經功圓滿。)

放療期間,每次到醫院,看見其他同樣等待做放療的患者,個個面無表情,在昏暗燈光下,沉重而愁苦,像在地獄一般的無奈,覺得很不忍,因此我保持樂觀的心態,主動與不相識的患者打招呼、聊天,並將自己買來有關於癌症保健的相關書籍,借給他們,希望別人都能快樂些。

放療順利,也因為樂天的泰然處之,復原的狀況良好,氣色健康,看不出曾經重病,感恩佛菩薩無形的庇佑,陳老師及道友們這麼多義務的協助;雖然現在手腳還有些舊毛病的痠痛,也高齡八十四歲了,卻仍有活力可以專心一意持續到凌雄寶殿唸經、參與活動,日子過得自在而充實。
 
113期 腸結石療病入道的因緣 口述  /  鮑秋菊

民國62年,我家斜對面有間小佛堂,我看到常有很多人去那裡,當時是郭茂德老師出車禍,去台南給師公王笛卿夫子醫病,回台中後設立的佛堂。

那時我右下腹會痛,知道佛堂有免費為人看病,便去佛堂請郭老師幫我治療,郭老師替我療養時,三指無形針輕輕按住我的右下腹,在腸結石的地方立刻感到很冰,像有冰水流到腳底,可是沒看到水。

本來已安排好要去台中某家醫院開刀,後來在佛堂療養,二、三天就不痛了,看了一個多星期,覺得好了,就沒去開刀。過了一、二個月,秦淑德老師來台中佛堂,我就去皈依。

我有三個女兒,想再生個兒子,又懷孕二、三個月時,便向  師尊祈求:我有三朵紅花,求  師尊賜一朵白花。63年6月生產,就生了兒子。記得懷三個女兒時,愛吃甘蔗,懷兒子時口味變得愛吃芭樂。

照顧兒子到六歲上小學後,換了二個工作,之後去上學讀書學識字,讀了七、八年。去佛堂聽到誦經都會很歡喜,有一次坐在佛堂樓梯聽拜寶懺的經,很感動,很想要跟著誦經,可是不識字,認真去上學,是希望自己能識字可以參加誦經,後來參與誦經,字認得愈來愈多,誦經也愈順利。88年921大地震之前,曾和關老師、道友到凌雄寶殿打掃,很歡喜。常常聽到拜寶懺就會很感動想掉淚,所以有時間就會跟著到各佛堂去念經。

104年右手痛,無法伸直,穿衣不便,診所說肌腱炎,用護套套手,手不方便,我還是參加誦經,右手熱敷、儀器電療,復健了半年也沒有好,年底有  師公的聖誕經及灶王經,到凌雄寶殿時吳鳳凰同道跟我看了二次,就好很多了,手可以伸直,也可以穿衣。吳老師從頭往肩頸、手臂看下來時,我感覺有熱氣一條一條往下跑,看完手就變得較靈活。

有讀書才有知識,識了字我能歡歡喜喜的到佛堂誦經,快樂的過一天,也很感謝郭老師當年為我療養,有這個緣分在佛堂與大家長久的共修,同聚在一起。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523093
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