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正道指南(7) 人生指南 忠字指南集解(5) 人生指南 忠字心花故事集(6) 人生指南 恕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恕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廉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廉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正字指南集解(7) 人生指南 正字心花故事集(7) 人生指南 信字指南集解(4) 人生指南 信字心花故事集(5) 人生指南 公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公字心花故事集(9) 人生指南 孝字指南集解(12) 人生指南 孝字心花故事集(12) 人生指南 和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和字心花故事集(8) 天德教蓬萊教脈傳流(11)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聖蹟(16) 師尊120年聖誕特刊(36) 師公笛卿夫子行誼‧論著(30) 大覺導師秦淑德之信願行(45) 凌雄寶殿緣起暨展望(2) 明德聖訓‧光諭(107) 明德聖訓‧息災法會光諭(5) 明德聖訓‧SARS瘴疫光諭(7) 明德聖訓‧補充釋義(4) 大慈大悲之普渡法會(26) 建大法會秉天命之精義(3) 挽災救劫‧921大地震(6) 挽災救劫‧SARS瘴疫(3) 地水火風災示諭(5) 廿字修身之正信與實義(20)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14) 廿字恕物‧和愛物命(11) 精神療養解說‧戒規‧醫道(24) 精神療養感應實證(66) 精神療養會巡迴義診(14) 戒規‧儀規(1) 天德教德藏經節錄(16) 經藏節錄(2) 箴言‧偈語‧感化歌(7) 講道與魔(2) 疑義釋解(14) 道心‧戒心‧信心(26) 論文連載(30) 解偈語(2) 感懷親恩與長者(40) 研修心得與力行(43) 慶典‧活動‧參訪(34) (834)
115期 一Ο七年度凌雄寶殿中元法會通告 為超宗薦祖,廣拔國軍陣亡將士,世界各地死難同胞,普渡九幽十類、孤魂甶孑、水路至性精靈,及各姓宗親戚友,祈佛接引同登蓮花勝境,本教謹訂於民國一Ο七年八月廿八日(農曆七月十八日)至九月三日(農曆七月廿四日),於總壇凌雄寶殿啟建一Ο七年度中元普渡法會,為匯集眾力,祈求經功超然,敬請各道壇通知道友、信眾踴躍參加。敬邀各地同道、信士、信女、廿字同源,請屆時齋戒沐浴,撥空前往凌雄寶殿護持法會,沐浴佛光,合和大眾力量,同修功德,同度眾生。
 
115期 心清身潔、正守職責,以玉成中元法會之功德 解讀:吳鳳凰

民國六十五年丙辰年七月初八日酉刻
一炁宗主  諭乾坤諸弟子:
中元普渡在即,超宗荐祖,拔九幽十類,普化性性靈靈,希諸子,心清身潔,正守職責,誦經章,吐玉律,使性靈聞者受惠超昇,切記謹慎為是,莊肅加嚴,應清心寡慾,以免事端之由,功德匪淺矣!望乾坤謹記,畢。
 
丙辰年七月初九日午刻
普賢菩薩  降乾坤諸子:
中元普渡,盛會儀隆,誦經生暨各執事者,心正意誠,各守職責,謹記儀禮條文,誦經字吐真切,氣出丹田之真,句句蓮花,木鐸金磬,音合一致,音遍太空,引諸迷,導劣性,脫苦獄,消孽身,得渡超昇。此期盂蘭,來者山精海怪,走獸飛禽,諸獄怨鬼,爾等亡親,亦有親朋摯友,亦有爾等冤怨憤根,希乾坤諸弟子,潔身清淨,保持堂內堂外肅靜,謹記心平氣和,不可氣浮煩悶。……
 
解讀:
中元盂蘭大典法會是超荐亡魂、性靈、人子報本思源的良辰,禮儀上應該隆重莊嚴,而參與法會誦經的乾坤及執事人員,則要保持心靈的清靜,與齋戒沐浴保持身體的潔淨,端正奉守職責而口誦經章、音吐玉律,讓性性靈靈聽聞經典玉律能夠領悟至理,得到好處,獲得超昇,因此  一炁宗主諭示弟子等,法會期間務必更加嚴謹莊重,凡事都要謹慎,應當清心寡慾,專注在法會超荐一事,避免心浮被慾望牽扯,而引發事端。能夠和諧一致,經功臻於上乘,各類性靈皆獲超昇,陰安而陽泰,宇宙也得以清泰,世道綻放明光。

來此法會的性靈繁多,也有乾坤弟子的冤親債主,欲渡此類懷著憤怨之氣的性靈,更該保持靈堂內外的肅靜,心平氣和以安定受度之各類性靈,誦經時不過快不過慢,以免浮躁或拖遲,而要每句經文字吐真切,氣由丹田真實而出,句句經文化成朵朵蓮花,木魚聲、金磬聲與誦經聲音調和諧一致,響遍太空,帶領迷昧諸性諸靈醒痴覺悟,導化劣性轉惡為善,脫離苦海地獄,消淨孽障罪身。

法會乃會集天人合和之願力,三界廣開普渡,以慈悲心而渡轉眾生,一年一渡至為殊勝,莊嚴、肅穆、清淨而執行法會各項事務,助眾生離苦得樂,於自己修功添果有益,謹奉光訓諭示,虔心而行,玉成法會之圓滿,也能邀得天之眷顧,庇佑天清地寧、吉祥安泰。
 
115期 王笛卿夫子無形針經穴治療解說光諭(之六) 續114期一版

解讀 / 吳鳳凰

    民國五十五年丙午歲    三月初七日辰刻
玄天上帝  諭乾坤諸生:
    為人醫病,首要看明病歷及病患之起源點,未看病歷前,則溫恭和藹,詳細詢問病人,病患何處,多久時日,從而起,問明後,毋言語,毋斜視,毋外聽,誠心正意,聚精會神,針治病之根源,無中護佑,手到病除。
    醫疾要正心,毋得斜聽聞,口勿言談笑,效驗有奇靈,違者空費力,更是枉勞心,從今光示後,謹記實遵行。

解讀:
玄天上帝訓示講明,替人醫病時,先要看明患者的病歷及染患疾病的起源點。雖然德門弟子運用的是精神療養法,無形中有聖賢仙佛護法,仍然需要先清楚了解患者致病的起因與病程的變化,而不是妄加靈通,添加其他說詞。在看明病歷及病患起源點時,一方面可以讓醫者內心清楚醫病的重點,專注於患病的根頭,一方面護法神能從病歷察知患者的病因,施以護法療養,在神人合一裡,達到療病的奇效。

雖然精神療養法有聖賢仙佛等諸多護法神護法,來自於無形的力量廣大,但替人療養者不可為人斷病,切不可憑一己的想法,胡妄診斷他人罹患什麼病症。為人醫病不是在顯現神通,也不是企圖樹立威儀,只是一念慈悲,解人病苦,救人心靈。現代醫學極其發達,透過醫學檢查,影像及各類數據十分清楚,由專業醫生詳細診斷,才能明確病症。

在還沒看病歷之前,對患者要溫恭和藹詳細詢問,詢問清楚後默念七遍廿字,稟明  師尊或護法神:「弟子○○○為某人看○○病,請求慈悲護法」,隨後必須己身端正,不要講話,不要東張西望,不要聽別人在講甚麼話而分神散氣,而要誠心正意,專注精神,以無形針治療患者的病根,如此端正專一,無形中有護法加持,雙手無形針手所指之處,病源就會消除,而有奇妙靈感的效驗。如果不能做到正心,反而在治病中分散心神,聽四周的談話,自己也跟著說說笑笑,那就違背戒規,護法神不護法,如此療養是白費力氣、白費心神。

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住世時行道醫人無數,培養療養師為人醫疾救苦,求醫者眾多,對患者建立病歷,同一位患者來療養時,不一定都是同一位療養師為其服務,或是每一次都是同一位護法神,若是更換了療養師,而能看明病歷索究病源,再稟報護法神,無論那位護法神來護持,自然能根據清楚的稟報,施以有力的治療,這如同今日醫學的轉診,不同的醫師能根據詳細的病歷,作有準確方針的醫療。

現今已不做病歷建置,而為人療養時,詢問病歷及疾病起源之索求病根,絕對需要,有清楚的了解才有明確的稟報;若是遇到患者有一時隱私,不想多做說明,也不需勉強,如果對方能感觸療效,願意信任,自然會加以說明,療養隨緣且隨順自然。

    三月初八辰刻
觀音大士  諭德門乾坤諸生:
    寸金光陰須寶貴,有形、無形要自珍,療養病人,輕者二十分鐘為限,重者三十分鐘,最重者四十分鐘,時間不在多寡,全在療養人之真誠,一誠有感,特效明明。

解讀:
觀音大士諭示:一點點的時間都必須寶貴,無論有形、無形的光陰都要自我珍惜,療養病人病輕病重者的時間掌握有別,最重者看四十分鐘便可(極重病最多不可超過一個小時,以免血氣循環倒轉而失療效),不是療病的時間愈久就愈好,療效是在療養人的真誠,有真誠就有感應,有真誠就會有明顯的特別效驗,尤其護法神時間寶貴,更不能在嘻笑閒談裡耽誤無形護法的寶貴光陰,否則護法神離開而去,便失去護法的力量。

    三月初九日辰刻
清風古佛  諭乾坤諸生:
    光示諄諄,皆見皆聞,遵者弘道,聖佛歡欣。
    諸生醫疾,要意正、心正、視正、言正、行正,有此五正,以正剋邪,何患疾病之不痊也。

解讀:
清風古佛諭示多篇的光訓,叮嚀告諭該如何遵守醫病規則,乾坤弟子都有看見光訓,或聽說光訓所叮囑的事項,能遵守光訓而行的人,宏揚大道,聖佛感到歡心。乾坤弟子為人醫病,必要遵守五正,意念端正,心靈端正,眼無邪視,話無妄語,行為舉止端正無偏,用這五正剋制各種邪氛,就不必憂慮病會看不好。

    三月十九日 
清風古佛  諭乾坤諸生:
    治病人,要留心,莊嚴氣,伏邪真,毋笑語,正心行,逐邪祟,降妖精,若有違,邪上身,戒之吉,慎之明。

解讀:
精神療養運用掌光與無形針,雙手運氣看似簡單,要真有奇效卻也大不容易,醫病者必要留心,需有莊嚴之氣,才能降伏邪氣。開山祖師清風古佛重複告誡:不可談話說笑,需端正心念,專注施行精神療養,如有無形的邪祟妖精,才能降伏對方,如果違背就會惹邪上身,反傷自己;醫者療養時戒除笑語,則能吉安,要明白這個道理,謹慎去做好無笑語而正心。
 
115期 治病求丹要至誠 解讀:吳鳳凰

    四十年辛卯四月十二日戌刻
廿字主宰諭:
治病求丹要至誠,不可嬉笑有微行。從今示諭諸生曉,天律森嚴佛法真。1

    卅九年庚寅五月十九日卯刻
藥師琉璃王佛降:
查乾坤等,為人醫治疾病,誠心者多,毫無誠意者有,自為有法,交膝而坐者,更有坐而請水,自尊而隨便,心太欺神,尤不自知,無形不護法,有形有何能。特此訓諭,嗣後乾坤此等自尊心、隨便心、輕視心,自應一律改革,毋招神怒,此批。2

解讀:
廿字精神治療法是天德聖教創教  師尊一炁宗主(佛號又為廿字主宰)首創醫病治心的法門,根本於以慈悲之心,救人疾苦,解人災厄,作為方便倡導廿字的先聲,而達挽災救劫的大願。廿字治病,不但可以治人身經絡的病,還能治人心裡的病,至於治傷風頭痛、內感外症只是小事罷了。

除了精神治療之無形針及掌光,  一炁宗主且發明佛水與布丹輔助精神治療治病,以表現道的真精神,佛水以水求藥,布丹以純棉布求藥。棉絨特性溫暖,體質輕揚,用來替代藥物,可以溫寒化濕,升清降濁,有益中和之氣,足夠充達脈絡。棉布求藥煉丹,一份布燒練成丹通常需要五至六個小時,費工費時,有賴熱誠服務的弟子耐熱耐勞勤勉做為,因為濟世,所以便宜,效力卻勝過燕桂人參之補品。精神治療是無形之法,有形的藥則用布代表,是  一炁宗主研究精神與物質並用的治病妙法。民國二十四年,  一炁宗主蕭大宗師昌明夫子於《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無形居士答客問中,為大眾對於布丹的疑問做了詳細解答:「我們以之治病,已逾三十年矣,處處皆有證明,處處皆有證據。」可見布丹治病由來已久,在民國之前就發明布丹,  一炁宗主住世人間,已行之幾十年,至今有一百一十三年以上之歷史,而有種種療效證明。

在這二篇光訓裡,藥師佛護法一炁宗主門人施行精神治療,查考乾坤弟子有的毫無誠意,自認為有護法,而態度隨便,翹腿坐著替人看病,舉止不莊重;還有坐著請佛水的,自我尊高而隨便,心態太欺神靈,更不知道這樣無誠意,不莊重的輕浮態度,無形護法神不護法,那麼有形的人又能有什麼作為?告誡弟子等,應該一律改革不良心態與舉止,不要招來護法神之憤怒而自招過愆。

民國卅九年,  廿字主宰就已經告誡,為人治病、祈求布丹都要有極大的誠意,不可以嬉嬉笑笑,有任何微小不易看見的偏差行為。  師尊示諭給乾坤諸生明白道理,佛法是真真切切,無形的天律森嚴,不要冒犯天律而毀功受損。

參考書目:
德藏經,宗教大同推進問答。無形居士即蕭大宗師昌明夫子。

附註:
1. 參見德藏經,天德叢林347頁。
2. 參見德藏經,天德叢林446頁。
 
115期 我的入道因緣 口述 / 陳幸好 (一O三年夏季)
撰文:吳鳳凰

我是民國六十四年九月十三日星期六皈依天德聖教  無形古佛,那時我在彰化國中教書,因為身體健康上的一些問題,經常看醫生,學校裡的王致誠老師看我一天到晚南北跑,到處找醫生,便介紹我去台中昌明聖堂看病,他說到那裡看病不用錢。

當時我有腎結石,病急亂投醫,人參一斤一萬元也買來吃,吃許多藥及各種營養品,最後皮膚病變,臉色都黑了,眉毛也掉落,而且掉眉毛的方式會左右對稱,左眉掉哪裡,右眉也是掉相同的位置;身上長出白斑,臉部、耳朵、眉毛都有長白斑,同樣左右兩邊對稱,左邊哪裡長出白斑,右邊相同位置也會長出白斑,看遍醫生,吃盡各種藥,都無效,只是受罪而已,神經嚴重衰弱,不能睡,可是精神卻還充足,到校上課,講課不需要使用麥克風。

王致誠老師介紹我去台中昌明聖堂時,學生林芬滿貼心的陪著我去,到台中佛堂的當日,由胥道長幫我看病,關鳳一老師則為我求布丹,並且立刻燒煉布丹要給我帶回,看完病,在佛堂等布丹燒好,等到晚上九點才拿到布丹。

回彰化的車上,就開始打哈欠,還有排氣。後來沒再去台中,因為王致誠老師告訴我,台南念字聖堂秦淑德老師說師公(王笛卿夫子)指示彰化秋天要有佛堂,王士庵老師在台塑附近租個地方當小佛堂,月租金二千元,九月十四日彰化佛堂開光,當日有十個人要皈依,辦理皈依禮的秦淑德老師說:十個人中,只有二個種子(一個是我,一個是張翠英老師的先生),其他的後來都流失,不來了。

彰化佛堂開光後,我就在彰化佛堂由池涯池伯伯與時常跟隨老師(大覺導師秦淑德)的宋媽媽幫我看病,也持續吃布丹,一段時間後,鄰居說我臉上的白斑沒有比較好,不要再去佛堂看病了,那時我的兩腳也有白斑,鄰居拿藥給我塗,塗藥後反而更嚴重,老師告訴我不要再用有形藥了。

九月十三日在彰化佛堂皈依,皈依的隔天我就被倒會,第三天我以二十元搭計程車急著到佛堂,跟  師尊懺悔:自己貪利息,才會被倒會。跟會後的利息,沒有領回幾次,就被倒會了。那時先是被倒會,後來買房子又被倒了,買房的錢其中有八萬元是同事的錢,不是自己的錢,很過意不去,我向    師尊祈求,那八萬元能拿回來還同事。祈求後,再搭公車回住處,當晚九點多,賣房的李先生的父母拿了十四萬五千元來還,一星期後又拿三萬元來還,隔天再還我五千元,我就有八萬元還同事了。其他被倒會的人,提議去告對方,但老師叮嚀我:德門弟子不要去告人。

彰化佛堂六十四年落成,在六十五年九月十三日成立「精神療養研究會」,佛堂落成日要唸三天經,師公(王笛卿夫子,在六十四年農曆五月八日已歸空,返回無量宮)交代老師轉告,要我唸三天經,我跟老師說可不可以賒帳,當時三天經要一萬八千元,我沒有那麼多錢。老師說可以,但隔天老師又說不可以賒帳,因為師公(王笛卿夫子)向老師說我有錢,不可賒帳。在老師告訴我不可賒帳的當晚,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把枕頭套拿起來看看,發現有二十五張支票,才想起來之前被米店的媳婦倒會二十五萬元,她有開二十五張支票給我,我放在枕頭套底下,自己忘了。支票每張一萬元,拿支票去兌換,就有錢唸經了,還可多拿出二千元當香金,唸完經,  師尊也有給我光訓。

之前我有答應老師不告倒會的人,但被倒會的人找我聯名要提告時,一直遊說,於是我也簽了名,我想只是簽名而已,但法院會調去問案,老師來彰化時,生氣的對我說:說不要告,又去告。我便寫了封信給檢察官,表明自己不提告。

那段時間我經常到佛堂洗道袍、做佛事,倒會的對方有陸續再還二十多萬,這些錢我都布施出去給各個地方,我到佛堂參拜,時常懺悔,所求都是祈禱世界和平與國泰民安。

在學校的教學,我收了一個沒有學校願意收的三下問題學生,這個學生如果沒人收,可能就畢不了業,收了這個學生,我臉上的花斑(除了白斑,還有黑斑等)在一夜之間好轉,同事疑問我是不是趁假日去日本美容。

開始好轉之後,月經大量排出血塊,兩隻小腿很癢,曾去給高信義看診(那時高醫師還在彰基),高醫師正好要去國外英倫開會,他說會將我的個案提出來討論,會幫我帶回來醫療的好消息。七月二十八日我再去看診,高醫師說會議上大家都知道有這個病,但不知道是什麼病因,所以沒有藥,安慰說皮膚不痛不癢的,沒什麼關係。之後我就沒再去看診了。

除了白斑的異常,頭髮也大量掉落,我還戴假髮,持續在佛堂療養,到民國七十七年身體各種症狀逐漸穩定好了之後,頭髮也再長出來,白斑、花斑漸漸消失,我稟告  師尊臉上的斑好了,我已經很知足,兩手的斑可以留作紀念。臉恢復了正常,兩手仍有白斑未消失,但有比較少。

六十四年皈依不久,除了學校的課務,也去八卦山某著名佛寺義務幫夏令營的兒童上英文課,兒童班約有一O六位學員,上課很安靜,有規矩,不需要麥克風就能好好的上課。我曾羨慕別人的道場,感覺有規矩又莊嚴,心靈會有些動搖。那年元旦日,我人很不舒服,躺在床上休息,靜下來時聽到很大的嘆氣聲,還有樓上課輔的桌椅,有搬過來搬過去拖拉的聲音,但是上去看都沒有移動,隔日下午二點打電話去台南給老師,說自己聽到嘆氣聲,但沒告訴老師桌椅移動聲的事,老師說我去上課的那間佛寺,有個比丘的靈跟著我的車回來,他與我過去有緣,要我度他。老師安排在台南念字聖堂唸了三天經功給對方,我的身體才又好起來。

民國七十二年或七十三年,曾夢見自己在禮佛,佛殿上較高與較低的香案、供桌都很長,我的手拿香要插香,上面較高的香案一直向上升高,手上拿的三支香卻也有插上香,上完香,看見底下較低的供桌,有很多穿著出家灰袍的比丘尼,跪在底下,二、三個穿橘色袈裟的比丘,站在比丘尼的後面,臉相都是白白粉粉、氣色好的樣子,醒來後,我有想要剃度的念頭,不久就生病了。老師告訴我:妳不要看輕自己的教,佛家還有其他教的,還有許多需要我們的教去度的。師公要老師轉告我:應該回來,守好寶光殿。

彰化佛堂後來遷移到中興路,新建寶光殿,我住到寶光殿服務,也向佛寺那邊辭職,不再去上課,專心守好寶光殿。

我在六十四年皈依時,  師公王笛卿夫子已經歸空了,雖然與師公錯過在世時的因緣,但無形之中師公多次保佑我。有一次我發高燒,去佛堂找池伯伯看病,燒沒有退,宋媽媽又幫我看,也沒退燒,宋媽媽就帶我去二樓躺下休息,恍惚之間,看見師公穿著道袍來了,師公拉起道袍的衣角搧風,感覺那衣角很大一片,遠大過我們人間穿的道袍衣角,朦朧中感覺師公說好了,就醒了過來,全身出了大汗,衣褲都溼透,宋媽媽專程帶我回住處更衣休息,她再回去佛堂。

九十四年或九十五年,五月某日早上快八點時,鄭姓信女打電話來說她的弟弟早上六點多開小堆土車,行進時頓了一下,從車上摔下,送往童綜合醫院,昏迷不醒,已經一二天了,情況不樂觀,要請我幫忙救救她弟弟。鄭先生每年中元法會都帶著媽媽來登記參加法會超薦,與我們算是有緣,我接完電話,穿上道袍,上三樓光殿祈求  師尊保祐,自己內心覺得鄭先生家境不錯,應該可以負擔唸經的費用,因此在祈求時自作主張,祈請  師尊法外施恩,如果鄭先生好了的話,許唸三天經,這個許唸三天經的事,是我自己的祈求的,沒有告知鄭先生家人,本來想等對方清醒,再跟對方說明,屆時如果他們不願意唸經,我自己可以出唸經的錢。祈求完,我求了佛水,請秀美來凌雄寶殿拿,幫忙送去醫院,他們的友人施小姐隔日到凌雄寶殿,我再求一罐佛水,讓她帶去醫院。

之後光殿的蓮花燈需要換燈泡,我拿小板凳墊腳,燈泡換好,要下來,卻感覺腳怎麼踏都踏不到椅子,覺得自己好像在懸崖踏空,摔了下來,頭撞到桌角,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摔下的。六月十八日星期六,台南牟敦倫道友來凌雄寶殿開會,看到我表情僵滯,沒跟她打招呼,有點奇怪,知道我從椅上摔下後,她去光殿看看,看見蓮花燈已經換好了,東西也沒有異樣。我走到布丹房的水龍頭旁吐了幾次,黃媽媽摸我的頭,頭頂上腫了一大包,秀卿與美華帶我去彰基看診,醫院給我敷冰枕,覺得冰枕敷著不舒服,請美華拿走冰枕,用掌光幫我看頭部,就比較舒服些。醫生說我X光片看起來正常,我也不知道自己有照過X光片,醫生又說要進一步做核振檢查,我堅持不要做核振,便把我帶到觀察室觀察,待在醫院的時間,感到很不安定,一再向醫護人員表達我要回凌雄寶殿,最後醫院讓我簽下切結書,才同意我回來。

回到凌雄寶殿,淑靜也以掌光幫我看很多次,老師從台南打電話來告訴我,師公交代要趕快還三天經,不能拖。我拿出五萬元,自費唸三天經,多出的做香金,也沒跟鄭家說明這件事。鄭先生有醒過來,據說是莫名其妙醒過來,醒來後就回家了。

九十九年凌雄寶殿要做道袍,布料很不好找,所需的深藍顏色不好染的正確,因為把道袍做好是一件很慎重的事,不能將就,於是暫時擱下一段時日。後來做道袍的對方主動來電聯絡,他到凌雄寶殿來,進大殿參拜,看見師公(圓明至聖佛)的法相,問起這尊法相是誰,他說因為道袍很不好做,本來不想做了,晚上卻睡不著,有一位老者夢境中告訴他:要體諒陳老師,她不是在挑剔。他來到寶殿,看見師公的法相,就是夢境中的老者,深感奇妙,因為這樣的因緣,便承擔起困難,幫我們做好道袍。介紹的吳榮松師兄,也捐了一萬元香金及六十盒環香布施給凌雄寶殿,幫我們做道袍的那位先生,也捐了五千元給寶殿。

 一O二年八月五日,我蹲在地上安撫黃金獵犬EGO的情緒,牠大力甩開我,我向後仰倒時,左手背無名指上方重力撞擊柱子的稜角,手背接近無名指的肌腱受傷,左手腫脹,去彰基看診,醫生說需要手術,並告知手術後手指也可能不會彎曲。本來已排好要手術,當天在醫院,手術前一刻,我觀察自己的手腫脹漸漸消去,心想可能不必手術,臨時又跟醫生說要取消手術。離開醫院,奇怪的是,一坐上淑靜開的車,腫脹又變嚴重。後來用兩張無形膏貼在傷口上,傷口有醫院塗藥再覆蓋醫用的藥棉,無形膏是覆貼在醫用藥棉上,貼一段時間,無形膏拿下來時,看見無形膏上竟出現V形深褐色的印痕,V形的印痕形狀與大小就跟手背肌腱受傷的V形一樣,淑靜也有親眼看到無形膏上奇特的印痕。每天貼無形膏,手部的腫有比較消了,再經過吳鳳凰的療養,左手好了,韌帶損傷復原,而且功能正常,彎曲自如,到醫院回診時,主治醫時也不知所以。

皈依近四十年,長住佛堂服務做事,時常感受到  師尊及師公無形的庇佑,被心煩事困擾時,也提示我保持沉默,多做忍耐,但我畢竟是凡人,未能事事圓滿,只能謹遵老師(大覺導師)以前的教導,把壇務做好,把佛堂守著,將來能夠有個依歸。
 
附註:
一O二年八月陳老師左手肌腱嚴重受傷,我首次替她療養後,建議她貼無形膏,她說傷口有塗藥貼醫療消毒棉布了,我建議她可以將無形膏貼外層,覆在醫療棉布上,她接受了,自己則想一次貼二張無形膏,可能無形藥效會較大,她將二張無形膏對折貼在傷口的醫療棉布上,在以網套固定,貼後痛及腫脹有改善,拿下無形膏時,發現V形傷口透出來烙在牛皮紙無形膏上的印痕。

雖然腫脹消除,痛也改善,但肌腱功能未能恢復,在中元法會期間,再幫她做療養。這之前約二年的時間,每逢她有不適或心情鬱悶,打電話跟我說,假日我就會到佛堂,去聽她吐苦水倒垃圾,幫她看病,看病時她能因應我的要求,靜下心,放鬆精神,閉目養神,專注於看病,不論何種症狀,看完後她就好,身心靈的氣不調都掃除一遍,心痛、胸口悶也都好了,失眠也改善,笑說通體舒暢。這次療養肌腱是在辦公室,一開始自頭部看起,她即自然閉目,像是端坐睡著,沐浴在寧靜之中,渾然不覺身旁有位坤生道友大聲跟她打招呼。療養至左手臂及左手掌肌腱時,她仍在寧靜的沉睡裡,左手臂肘下及左手掌則反應劇烈上下顫動,好比溝渠嚴重堵塞時,強力清通溝渠的震盪,這個反應在療養過程持續十多分鐘。療養畢,告訴她「好了」,她張眼悠然醒來,愉悅的笑開懷,又一次感到通體舒暢,讓她試試左手掌指的活動,張握活動自如,肌腱好了,之後疤痕也好得外表看不太出來。

在一O三年農曆年末,陳老師的右手上臂約在臑會穴處,有一條斜長約七公分長,最寬處約一公分的肌肉凹陷,凹陷深度約一公分,像是肌肉消融萎縮,中央凹的深,二端較淺,這條凹陷橫斜,大腸經、三焦經、肺經的氣脈流通都有受影響,上下氣脈流通阻滯,造成失眠,右肩頸疼痛,上臂痠痛,不能高舉,反手扣內衣有困難,右手中指、無名指、小指會麻木,凹痕下方則腫成一大團,自己看了許久都未好,連她最喜愛的寫表、劈壇香工作都因痠痛深感力不從心。一○四年國曆3月29日春祈法會期間,她跟我說這個病症,並解開衣袖讓我看清楚,才幫她看右手臂的問題,看約三十分鐘,看完凹陷的肌肉有隆起將近一半。4月4日第二次療養,她為事煩悶,還有頭暈胸悶,火熱濁氣聚會頭部,自頭部看起,濁氣往下走,她感到兩手都脹起來,兩手手指也都脹滿,療養完頭部感到清爽,右手臂的凹痕也再更好些。

在此春祈法會,期間人事各有見解分歧,陳老師為人為事多思多慮,心悶氣亂,心不能平靜,氣則無法「調和」,逆氣、血亂、胸悶、頭暈、頭痛,一些徵兆日漸加重,在4月11圓經日異樣就顯露了,圓經日後更明顯,記憶衰退,寫不出字,認不得數字無法撥打電話,說話不連貫,手持的空水壺掉落,送醫檢查,腦血管已栓塞中風,住院施以治療。

住院近一個月,期間前往醫院替她療養十多次,並做記憶重整、語言訓練、端坐及站立與走路訓練,語言受損的部分在教她廿字時,開始有轉機,也因為她還能「不忘廿字」,能跟著念出廿字,所以有一個較良好「復原」的機會。陳老師第一次中風能恢復良好,超出醫師本來的推測,當然有無形的護佑,這段過程將來再作詳述。
跑醫院的期間,也不忘持續療養她右上臂凹痕,這凹痕幾次後就好了,萎縮的肌肉完整隆起,對她偏癱右半身受損的右手復健,也有良好的進展。

佛對弟子是一般的愛護,在人迷惘時以有形無形的各種方法,要渡人出離迷津,避免未來可能產生的苦境,時時原諒,重複提示,尤其對開導師期盼殷切,派任時光諭都有明確的諄諄叮咐:謹遵無形令,奉守推行廿字,開闊襟懷,行正言真,謙恭溫和包容心,處事和平,有仁愛慈悲心,忌暴躁囂張……。  師尊希望每個有導師(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神職者,都能虔誠修養,做到以上諸點而為楷模。不僅止神職導師,舉凡廿字弟子,能做好以上諸點,同為道中楷模;即使德門以外的世間人,能奉行以上諸點,則為人中的佳範。

凡人災難當頭都會祈求神佛庇佑,殊不知在漫長的歲月,佛菩薩已不知默默庇佑多少回,但凡人任性剛強又多迷信,無法靜心體會默佑的無形轉移,是如何的減輕或化於無形,經常才一轉好,立即遺忘病關或苦厄時的警惕,執念又生起,偏差又執意作為,然後大苦難臨身了,再懷疑神佛不靈,往身外去找解答,卻忽略要檢視自身,有沒有在廿字的持守上偏差,或是未能遵守  師尊頒布的無形令,自造苦業,在有形無形皆難以料想的世事中,自陷苦海。

唸經禮佛,拜寶懺求懺悔,不就是懺悔未能奉守廿字、違背聖訓等等罪過嗎,如果領悟寶懺的真義,就去做好廿字的義理,去遵守聖訓,做正確一項道理,遠勝過空拜寶懺千遍,卻仍然我行我素,懵懂於怪力亂神而無法正覺。  師尊頒示「正信廿字十大利益」,正信廿字而發願力行有十大利益,包括「從前所作罪孽,輕者消滅,重者減輕;夙生冤對,咸蒙利益而得解脫,可免尋仇報復之苦;邪魔妖怪,不能侵犯,毒蟲猛獸,不能為害;心得安閒,永無恐懼憂患之苦……臨命終時,功淺者永離惡道,受生善道,功深者所生之處,常得見佛聞道,直至靈開般若,境現真如,速成正覺。」  師尊所示無虛言,與其恐懼真真假假不得而知的冤親債主、邪魔妖怪,不如真真切切發願力行廿字,真真實實由內心懺悔罪過,實實在在從行為去改正,那麼心得安閒,就算瀕臨命終了,也沒有什麼恐懼,因為往生之後,可以受生善道,還得見佛聞道。深切去覺悟  師尊的訓示,「正信廿字」,正信而不迷信。
 
115期 婆婆逝後的安祥容顏 口述 / 溫梅玉       撰文 / 翔荷

 一O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婆婆走了,這次送到彰基醫院是因為她有點喘,檢查後證實有感染,白血球高,住院半個月,每天都做檢查,但她能吃能睡,狀況感覺都很不錯。

婆婆臨終當天,兩位女兒在病房內陪伴她,到下午才離開,隨後我忙完生意的事務,到醫院去看她,見她睡著,便詢問看護了解婆婆的病情,不到五分鐘,婆婆突然張開眼睛,向我看了兩遍,隨即閉上眼睛,安詳的離世了。我請看護去找護士,然後很鎮定的抬高自己的手,手隔空從婆婆的頭部到腳部以無形針及掌光幫她趕趕濁氣,同時一直唸廿字,趕了十多遍,醫生和護士來了,確定她已經去世了,很安詳的樣子,也不用急救。聽看護說婆婆睡了二日,等我有空去看她時,她竟張開眼看了我兩次,好像是在等我一般,等著要看到我才離開。

將婆婆的大體接回家中,安排好後,家人發覺婆婆的臉相氣色變的非常好看,比生前還要好看,都感覺到奇妙與安慰。彰基離住家很近,車程約五分鐘,婆婆氣色的改變,快又明顯。

婆婆住院的期間,我們請到的看護是位中年婦人,她很細心勤勞,每日幫婆婆擦淨身體,還幫她按摩,又會陪婆婆聊天逗她開心,將婆婆照顧得很好,婆婆每日都笑得很開心。婆婆往生當日,有慈濟志工輪班來家裡幫婆婆助唸,從下午到晚上十點,輪班助唸八小時,共有一百六十多人助唸,志工非常整齊而有效率,前一班唸完,後一班接續,唸完就安靜離開,家屬不必擔心該如何接待,可以專心處理喪事;隔天又有十多位慈濟志工的幹部特地前來上香,說要看看吳麗珠的母親,還有二十多位慈濟人來參加告別式。

小姑吳麗珠長住瓜地馬拉,是慈濟志工,幾年來全心投入志業體,在我們親人都陸續移回台灣後,她仍然堅持要留在瓜地馬拉,為的就是要做慈濟。這次婆婆往生了,她也沒有回來奔喪,因為她要是離開瓜地馬拉,志工的職務就會停擺,雖然小姑沒有回來,但是卻有許多慈濟人來為婆婆助唸,來弔唁,這都是小姑全心投入海外志工的用心,替婆婆造來的福善因緣。

婆婆生前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我皈依天德聖教  一炁宗主之後,婆婆也曾獲得  師尊慈悲的庇祐,婆婆往生後,德門的同道也有多人特地安排時間,來為婆婆虔誦天德聖教真經,我們為人子女、兒媳的,雖然在不同的教門,但都為婆婆植下福緣。

二十多年前,婆婆頭部前額血管中風,彰基醫生說這種類型的中風,會全身癱瘓,要有心理準備,想到婆婆又高又胖,如果癱瘓,照顧起來也要二個人抬,才能翻身,我內心很擔憂,想盡辦法希望能將婆婆醫好;有人介紹一位中醫,有藥方可以治,藥方很貴,我買來給婆婆吃,吃幾帖之後,有漸漸好些,我也祈求  師尊保祐,也捐錢給佛堂為婆婆植福。婆婆好到可以用助行器,撐著自己慢慢走,感覺那帖中藥是有效的,可是再繼續吃,就碰到瓶頸了,沒有像中醫說的,可以好到手放開助行器自己走,而同樣這一帖中藥,有一位同道的婆婆也吃,卻沒有療效,只能癱坐椅子上,生活起居都要人照料。

婆婆卡在瓶頸,沒有再進步,便建議她去寶光殿佛堂給陳幸好老師看病,佛堂離住家很近,當時婆婆自己撐著助行器慢慢走路去佛堂,找陳老師看完後,就可以不用助行器,自己走路回家,身體狀況好很多,雖然有些不完全,但行動可以自理。有一次台南念字聖堂老師(大覺導師秦淑德)來彰化寶光殿,婆婆跟老師說,為什麼她那麼久了,都還沒有全好,老師告訴她:「妳本來是要全身癱瘓的,能夠這樣,已經很好了,  師尊保佑了。」

二十年來,婆婆很少感冒,還曾到瓜地馬拉小姑那裡住了一段時日,因為婆婆行動方便,我也能專心忙碌生意上的工作,有空則護持佛堂。看到婆婆往生後安詳的好氣色,讓我們安心,也因為婆婆高齡善終往生,我們也不哭泣,而是寧靜的唸廿字、唸佛號,祝福她。感恩佛菩薩,也感謝那麼多人為婆婆祝福。

附註:
籌建凌雄寶殿時,彰化寶光殿暨彰化天德教教會,合計近七百萬存款,經會議議決,全數捐給凌雄寶殿興建基金,寶光殿多年積存的十方善款,都用在護持凌雄寶殿的興建,凌雄寶殿建成後,寶光殿併入凌雄寶殿,人力及資源全力護持凌雄寶殿;梅玉當時為婆婆捐出的善款,願力都匯入了興建凌雄寶殿,佛菩薩予人的無形庇佑,也處處為興建人間凌雄寶殿預做籌款,啟發十方善信,神人合力,完成人間凌雄的奠基。
 
115期 更正 114期第二版第一欄第一行,清氣不得上陽,更正為「清氣不得上揚」。第三版第三欄最後一行,引響組織取得,更正為「影響組織取得」。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754653
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