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期 誦經不急不緩 武聖帝君降示誦經不急不緩
釋解:吳鳳凰


      民國50年辛丑年二月十四日酉刻光訓,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恭錄

武聖帝君降:
威震三界
降妖伏怪
逐祟除精
伏魔帝名
德門乾坤高足,誠意虔誦經章,慶祝  太上老君大壽,佛仙皆喜,經誦無為妙化經,廣德真經,蓮華經,龍華經,聲音清亮悠揚,不急不緩,氣出丹田,為斯為佳。素食,不可用葷,來此慶祝諸生,皆要意正心誠,不可高聲談笑喧嘩,更不可亂語胡言,聖佛仙真降臨慶賀多多,恐招褻瀆,謹防天魔乘機,特明先示。

                             (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錄自民國50年辛丑年二月十四日酉刻光訓)

釋義:
伏魔大帝即是武聖關聖帝君(今為中皇天尊),神威震赫三界,掃除妖邪,驅逐精怪鬼祟。
此篇光訓是太上老君聖誕,德門乾坤弟子至佛堂虔誦經章為太上老君祝壽,佛仙蒞臨佛壇為太上老君賀壽也都感到歡喜。

賀壽經章恭誦「無為妙化經,廣德真經,蓮華經,龍華經」。武聖帝君在光諭中明示,誦經生誦經的聲音應當要清亮悠揚,不急躁不緩慢,氣自丹田而出,如此誦經是最好的,可達上乘。

祝壽誦經要素食,不可以吃葷。為仙佛誦經恭祝聖壽是莊嚴禮敬之事,來佛堂誦經賀壽的弟子們,都要意正心誠,不可高聲談笑喧嘩,顯得吵雜輕浮,舉止儀態需莊重安閒,以維護清淨,不致於對仙佛失態失禮;更不可胡亂說話,因胡言亂語犯口業而褻瀆聖佛仙真。

太上老君聖誕,聖佛仙真降臨慶賀者很多,如果舉止言行不當,恐怕招致對聖佛仙真輕視怠慢的過錯,還要謹慎防患天魔乘機而入,有害自己;言行不端、輕浮失態所散發之氣黑濁,邪魔無所畏懼,便敢近身,在人群之中攪亂,因此預先特別明白訓示,謹慎規矩。

我們的儀禮逢佛菩薩聖誕、道誕都是莊嚴誦經,以虔誦聖經為佛菩薩祝壽,並感念恩德佑護,並非一般的熱鬧喧囂,於誦經的經文中領悟聖佛、菩薩、仙真度化眾生的明訓,了解仙佛倒裝挽災救劫的苦心,從而薰化自己的心靈,清淨自己的雜念,由仰敬而效法佛菩薩的精神,同行於廿字大道。

以莊嚴之姿、禮敬之心為佛菩薩慶祝壽辰,是知恩報恩。凡人時常祈求神佛庇佑,要安康、長壽、功名、福祿…,神佛無形之中常有護佑,以隆莊誦經之禮慶祝,領悟經文教化而修正自己,也是回報佛德廣蔭。

仙佛關於誦經留有明訓,誦經生在誦經時,要心無旁鶩,專心誠意唸經,不可左顧右盼,不可中途停頓,要一氣呵成,使經功達到上等高妙圓滿的境界。每位誦經生在誦經時,應當要安閒從容逐句恭誦,不可以過快;眼觀經文,心明領會,如此經功上乘,而自己在修行的次第上也會有所增進。反之,誦經時東張西望,中途停頓,速度過快,敷衍應付,誠意不足,經功則有缺漏。若是法會,經功缺漏多,祈求則不能滿願。

真誠為聖佛仙真祝壽,佛聖菩薩慈悲,常賜無形金光、佛光、甘露,保佑安康,且在為自己療養或為他人療養時也能多加護持。

武聖帝君光諭訓示,為聖佛仙真誦經祝壽,已是應當如此莊嚴誠敬,若是法會則更殊勝、嚴謹,不僅臨壇的聖佛仙真眾多,無形聽經聞法的各類性靈不計其數,邪魔更易趁虛而入,擾亂清淨,或生異端,所有參與法會之人,言行舉止更需特加留意,互相提點誦經注意事項,多多保持平心靜氣,共同護持道場莊嚴肅穆,期感動上蒼、聖佛仙真,而達法會圓滿,度陰度陽能有大成,祈求皆有美善之回應。
 
122期 中元法會 通告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111年度中元普渡法會 通告

為超宗薦祖,廣拔國軍陣亡將士,世界各地死難同胞,普渡九幽十類、孤魂甶孑、水路至性精靈,及各姓宗親戚友,祈佛接引同登蓮花勝境,謹訂於民國一一一年八月十五日(農曆七月十八日)至八月廿一日(農曆七月廿四日),於凌雄寶殿啟建一一一年度中元普渡法會,為會集眾力,祈求經功超然、廣惠陰陽,敬邀各道壇開導師、副開導師、協理開導師暨各道友、善信等,請屆時齋戒沐浴,撥冗參加,共襄盛舉,虔誦真經。合和眾力,同修功德,普度性靈,福蔭萬類,祈陰安而陽泰,災消劫止,三界清泰,十方安寧。
 
122期 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之三) 蕭大宗師昌明夫子宗教大同推進問答     (之三)
釋解:吳鳳凰

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
無形居士答客問
門人王若虛、周一民筆錄(民國二十四年仲秋月初印)
 
問:貴社以何為宗?
答:我們無所為宗,所宗者,即各教之成法,與各教之精神。如儒教的忠恕,釋教的慈悲,道教的感應,耶教的博愛,回教的清真,合為二十字,即「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為歸宿。庶幾人道正,而天道自正。
 
問:二十字不過為做人之法,為什麼可以治病呢?
答:此二十字,豈止能治病,且是治心、治身、治家之要素。病者乃邪欲所致,以此正氣驅逐,即可以不藥而愈。在今日之世道人心不古,尤必須以此治病之法,糾正其身心,於世道不無補益。況心者神也,心正不動,則萬物羅焉,動則萬物休焉,能羅萬物,豈病尚不能治乎?

釋解:
無形居士蕭昌明大宗師取各宗教正義組織「宗教大同推進社」,講道、說法、治病、度人,宗旨為「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這二十字,這二十字宗法於儒、釋、道、耶、回五教真理及精神,做為人心修行指引的歸宿,依此廿字為指南準則,則不迷失方向而走錯歧途。如果人人都遵行廿字正道不偏差,那麼為人之道差不多都可以端正,人道歸正,天道自然正而不偏。

廿字正理既是人生的指南,是做人處事的準則,便是可以治理心靈的良藥,不僅治病、治心,尚且是治理修身、齊家的要素。病的起因是種種不正當的欲念所導致,因為不能整飭身心,涵養正氣,而使元氣虧損,濁氣沉沉,致生病症。以廿字精神療養法治病,是以廿字正氣驅逐患者濁氣、邪氣,邪濁之氣被驅逐而出,就可以不用藥物而痊癒。

現今世道人心失去古人忠厚純樸的美德,正氣薄弱,邪欲充斥,特別需要運用廿字治病、治心以導人向善的良法,身心得此廿字糾正,對於社會風氣及教化人心有極大助益。

心主神明,心是一個人精神活動與思考的主宰,總理整個人意識、情志、動靜的主體,心端正不妄動,萬物都涵蓋包羅於心神之中,若是心波動不正、妄念奔馳,那麼萬物都會中止。治病用藥由草木金石等物精華而來,心正之正氣既能包羅萬物,病那有不能治的道理呢,當然是可以治百病於廿字正氣之精神療養。
 
122期 道自勤中得 道自勤中得,蓮從閑裏栽
文 / 曾力裴

「道自勤中得,蓮從閑裏栽」這兩句  師尊的話,在凌雄寶殿坤道二樓休息室,掛了近三十年了。說來慚愧,前不久,一人坐在休息室,面對這兩條幅,才細琢磨了一下。

道與蓮,皆是修持之果,不過習慣性覺得好似外顯是道,蓮則指的是心。但是真不能分拆來看,修行豈有內外不一致的結果。所以一勤一閑,這相反的兩種態度,就很有意思。自古以來,仙佛的諄諄教誨,從未改變。修持要有恆,不能懈怠,持續努力,面對任何考驗都不退悔。至於那閑字,則應該是提醒我們要放鬆。修持中,不能神經緊繃,而是要「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很沉穩,很淡定,維持在「身心皆靜」的狀態中,去處理一切事物。所以想一想,為什麼會有一怒而火燒功德林的警語。

勤,很具體,易把握,實踐的可能性較大。至於閑,是心境,心不易掌控,因為人是情緒萬變的生物,喜怒哀樂愛惡欲,七情一發,往往不可收拾。靜,就是收拾起情緒,說來也就一句話,但實際做來,竟是翻轉人的習性,稱脫胎換骨,也不為過。

平心而論,要時時注意自己的心態,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人任著性走,比隨著理走要容易的多。不過,人也是習慣作主的生物,把修持培養成慣性,而取代原本推託的慣性,也不過是一念之間。俗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是重點。

念字是「德」教,傳承自無形,無形的玄妙,在於自主。真正的德,至真至純,不帶一絲勉強的「有意為之」。
不過,在我們這有形世界中,仍是要從有意達到無意,古人又將中庸之言,精簡為「困知勉行」四字。即是從艱困中學得智慧,且勉力而行。可見古聖人知我們凡俗之人,修持起來障礙甚多。

修持是自己的自覺,別人幫不上忙。可是難處也在於自己很容易看到別人的缺失,卻往往看不到自己的不是。好像人人互相提醒是不錯的,但是,人對善意或是惡意的提醒,都不是很能歡喜接納的。

師尊希望我們由念字進入修持之門,從自己選的兩個字,開始細細琢磨。從人的認知進到神的認知。從有形的世界跳脫,回到無形的境界。

說難也不難,有觀相一法,觀佛之相,就是觀想佛的慈悲莊嚴法相。試著將自己的心,進入慈悲莊嚴的狀態中,然後終能時時長保慈悲莊嚴的心境。

理性的說,佛心是絕對無罣礙的,才能永駐慈悲莊嚴之境。我們做到了,也就進入了無形的境界,而能真正了解佛菩薩的想法,而不是以人的觀念,去推想佛菩薩的意旨。如果是後者,那麼在修持上就會走很多歧路,人生苦短,雖說此世不成還有來世,但焉知來世又更迷糊了呢?

進入無形的境界是大成就,而大成也是無數小成累積出來的。通俗來說,無罣礙即是不在意。其實,任何小事,都有可能讓自己在意,一在意即生煩惱,以至於七情外顯,一時還不知如何收拾,若養成習慣,每當情緒波動時,就能察覺,而且反溯回去,知曉何事引發在意,並將此在意化為無所在意,如此慢慢做去,終有大成就。

不能把大成就看做遙不可及的目標,而自我設限,總說做不到。想想那閑字,就是不焦不躁的不為難自己。凡事不論大小,不過一句認真而已。事要做得周全,當顧及承先啟後。如何承接當前的不圓滿,如何傳遞給後手以方便,都需要用上心思,擬定出程序,不浪費時間,且不出錯,萬事做中學。

舉例來說,法會或菩薩聖誕,都會遇上午供前要換燭,因為眾人誦完第四班經,都已在殿上等著,好像就要快快更換完畢,其實是急不得的。

第一,首先是熄燭,熄燭有其程序,先熄最左的國泰民安,次熄最右的風調雨順,然後是左邊的燭聯下聯,最後是右內側的燭聯上聯。

第二,熄燭的小夾,可能會帶下快燃盡的燭芯,可能是黑灰或加火星,所以必先備好衛生紙在手,馬上擦拭,以免掉落神案,火星趕快捏熄,否則會燃著衛生紙。

第三,熄燭後,蠟油仍在高熱中,必要候它降溫凝結。若急於拿下,則須注意不可直接向上拔出,否則蠟油極可能濺出,傷手並波及桌面。需順時針方向扭鬆,再緩緩拔起。若逆時針轉,可能轉鬆的是燭台插針,而非蠟燭。

第四,蠟油濺到桌面,凝結甚快,最好用指甲剃除,殘餘的,再用濕布擦拭,桌面光滑,加點力,擦淨不難。傳說用熱毛巾融軟,倒不見得有速效。

第五,備好小紙盒,盛裝舊燭。

第六,兩對新燭,可事先將左右分好,即燭聯上聯與風調雨順同置一盒,下聯與國泰民安亦同,方便燃燭。

第七,燃燭序,與熄燭序正好相反,即最先燃上燭聯。規矩如此傳承,也許有無形之法藏於其中,照做就是。

第八,點燃蠟燭,火先將燭芯底部蠟油熱化,在往上燃起燭芯,若直接由上燃燭芯,可能燭芯一下燃完火就滅了,要再點燃蠟燭,可要費些功夫。

第九,燭下方的孔,在製作時,不見得擺得正直,而且大小不一。燭要在燭台上立的穩,要在燭台針上小心調整,修正其傾斜度。譬如燭往右傾斜,針就要在左內壁插穩,有人在側幫忙看是否前後傾,是一大助力。

第十,原本神案上的燭是三對,因光殿神案空間不足,從權只用了兩對,若是三對燭,燃、熄燭的順序仍是一樣的。

做佛事,除了認真外,更重要的是心境,心境平和,即是乾淨。心中雜念紛陳,情緒起伏,即是汙染。記得老師(大覺導師)常說,剛奉命到台南開道時,忙得沒時間打坐,很擔心的請教  師公,師公說,你燒布丹不是打坐?做佛事不是打坐?

在《明覺經句解》中,  師尊留下一「無上法王咒」,修持百日可大成。幾十年前就聽老道長口中說,那叫百日功,咒語其中有兩句,「止一切通,一切皆通」,細琢磨,止一切通,應是指,一切色聲香味觸法,皆排除在外,若百日能做到,果然是非凡的定力。不過,照  師公給老師訂下的標準,我們做佛事,或在佛堂做任何事,都該以清淨心去做的。一切唯心,就是無形的要求,做到了,無形的許諾方可成真。

勤與閑把握的好,豈不就是中道,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一切在自己把握。
 
122期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五) 感恩生命中的貴人(之五)
文 / 王秀秦

民國一O四年我去銀行提款回來,感到很疲倦,那時已十點多了,趕緊洗米煮飯,水龍頭打開,就後腦勺著地昏在廚房,我想可能是一兩秒鐘吧,因為醒了之後發現躺在地上,爬起來摸摸頭也沒怎麼樣,繼續炒菜煮飯。第二次昏倒是一O五年清明節前,在廁所也是後腦勺著地,醒來後發現眼睛出現五顏六色看不清楚,去看眼科醫生,醫生說是眼中風,一般人是一眼,而我是兩眼均出血,需盡快處理,否則將永遠失明,目前高雄只有長庚、高醫、榮總三家醫院可以處理,而且要排到半年以後才能看得到醫生,這時我才知道事情麻煩了。醫生要我明天一早趕快去做健檢,因為二十年來我的健檢結果全部都是藍字,只有白血球一向是紅字,將近八年是0.9,接下來將近七年是0.8,再下來近六年是0.7,醫生說大概是體質如此,所以沒有任何醫生說我有問題。

其實到後期在凌雄寶殿辦法會時,我的視力已經很差了,甚至連對面的道友都看不清楚了,要不是眼睛看不見,還不知道我會拖到什麼時候,這時我已經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打電話給嘉義的弟弟,他要我立刻去虎尾的台大醫院,經過一連串的檢查,竟然是多發性骨髓腫瘤,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血液惡性腫瘤的一種,好發在六十至七十歲的中老年人,潛伏期在二至數十年,確實的原因並不明確,目前無絕對的藥物可完全根治。

每次回虎尾回診,都讓我非常感動,由原本的血液腫瘤科,又多了一個心臟科,因為醫生說我的心臟可能將來會裝支架,醫生從電腦中看到我何時看什麼科,互相配合驗血時間,可以少一次來回奔波抽血的時間,感恩醫生的細心及體諒,讓我少去舟車勞頓之苦。有一次在地下室午餐,電腦顯示出醫生的看診狀況,已經中午一點多了,醫生才用午餐,慈悲的大醫王,人間的活菩薩,告訴病人要定時定量用餐,而他們卻無法自己先做到,真是犧牲自己照亮別人的人,世上處處有好人,所以我很用心吃藥,不要白費醫生及家人的苦心,自己受苦是修的不好,罪有應得沒話說,按時回診準時吃藥是應有的基本態度。

在生病這段日子最感恩的是 師尊的護祐,可以說是 師尊的無形膏為我減少數不清的病痛,每天晚上貼無形膏從不間斷,第二天才有體力,所以今天還能提筆寫字寫出自己的心聲,感恩 師尊的大慈大悲救助。一O四年發病時,醫生說我隨時可能會走,在執筆回顧心聲時,已經過了三年,未來不知還有多少時間。我一生命運乖戾,但唯一最幸運的是能進 師尊的廿字大道,目前我已是風中殘燭,油乾燈滅指日可待,只期望那天時間到時閉上眼就走,少受罪,來生依然是天德門下的一員,生生世世永遠是廿字弟子。

科學日益進步,但永遠是疾病追著藥物跑,等到新藥物有效果時,另外一種疾病又出現了,永遠跟不上治療,遙遙在後面追趕,天德聖教的弟子何其幸運,有師尊的法寶,無形針、掌光醫療所有的疑難雜症,佛水起沉疴,三指揮甘露,能起死回生,世上能有幾人有此福份,我們應該時常用心研讀  師公的筆言、寫真集及無形針針穴學……,這些都是先人的心血,不但利己更是利人, 師尊當初是創此精神療養法廣度眾生,我們應該發揚光大。

我們都有一種感覺,雖然醫學一日千里,但也不是任何疾病都有解決之方,人並不能絕對勝天的,我們應該在身體還健康時積功累德,為自己扎下厚實的基礎,才可以減少日後受苦受難的機率。大覺導師在世時常說:「師公說天晴好曬穀」,因為有大太陽才要把握時機做好充分準備,將來才能有圓滿的結果,期待同道們都是德門的中流砥柱,忠貞護道,天德聖教得以大昌,人間得以安祥,感恩大家曾經給我的協助與扶持,將來靈山會上有緣再聚。
                                                           王秀秦記於民國106年       (全文刊載完畢)
 
122期 道根因緣歸 世俗隨風逝,道根因緣歸
文 / 吳鳳凰

人世的俗緣來來去去,有時聚,有時散,有的投緣,有的平淡,有的相異,卻在同一個鍛鍊的爐中,磨礪向上的強韌,或墜落於迷茫。人與人的相識有過去世的因緣,有今世的互動,若是始於友善而至善終,就是一段美好的歷程,即使過程波盪起伏,感概萬千,也可視為試煉。

同在道中共修,與王秀秦協理開導師之熟識起於凌雄寶殿建成開光之後,她跟著大覺導師處理道務,必須和許多道友互動,安排法會誦經執事,傳達一些注意事項。

86年11月大覺導師親校誦經經本敲磬紅點,於台南念字聖堂焚香靜坐,天人交通,普賢菩薩指導誦經經書敲磬紅點的標示,大覺導師傳示,王秀秦隨侍一旁根據傳示逐句審慎標點,這些經本,在凌雄寶殿開光時49日大法會為誦經標準範本,誦經都以這些經本為準。

身擔協助道務,王協理開導師也常感到壓力沉重,關於誦經斷句不合齊,極力想做改進,她會跟我問一些經句的意思,如何連貫經文而做斷句,我們常有一些各方面的討論,加上各項會議都會碰面,同去巡迴義診,自然變得熟識。她為人真誠,熟識之內,談話比較會觸及不外顯現的議題。

對於教道王協理開導師有全心無我的奉獻,一心在佛堂,大覺導師有需要她幫忙做的事,她竭盡心力完成,跟隨大覺導師各地宏教、誦經,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未回家,回家時竟然累到恍惚拿鑰匙開錯隔壁鄰居的門,反覆打不開才意識到走錯門。皈依幾十年的經歷,見證道壇興盛繁榮,也感觸凋零冷清,多所感慨,不勝唏噓之中時有憂心茫然。

104年發病後跟我通電話,說明她的近況,懷念一些道友,關心佛堂,想提醒道友多注意自己的健康。往後彼此電話聯繫,維持一些教道事務的討論,說及她都在看以前的天德通訊,重新溫習,也會分享心得給我,透過這樣的聯繫互動,維持她與佛堂的連結,同時給她一份支撐力量,鼓勵她寫一些往事記述,把懷念的美好留作紀念,分享道友。

回到高雄家中安居靜養,她多次邀我去高雄走走,到她家住幾天,說起她先生在安養院,家中只有她一人,妹妹常會去看她,帶些吃的給她,弟弟定時帶她回診,照顧她許多,以及身體有哪些病狀,兩腳會麻,口很乾,喝很多水還是乾,汗流很多,常濕透衣服要更衣,容易累,說話、走路會喘。106年5月22日我到高雄前鎮去探望她,求了廿字蓮花水帶去,特意在她家住5日,5日中每天幫她做二次精神療養,希望她溫習自己皈依的法門,莫因灰心而離遠了。

第一日到前鎮,見著久違的她,即使進入夏季,握住的手卻非常冰涼,上午首次幫她療養,眼光一觸到她頭頂,她便呃氣,掌光一罩頭頂,她感到全身發熱,手到之處都有熱氣,很舒服,肩頸僵硬則自己自然緩緩轉圈、左右前後拉拉筋。掌光、無形針並用離人身一吋以上,全身都幫她看過一遍,療養時頭部到腳底、兩手都有重濁寒冰氣,整條脊椎內部深處透出來的重寒氣更明顯,化療藥反應出來的刺熱濁氣全身都重,還有電麻感。療養完,她本來很麻的兩腳前掌變得比較不麻。下午再療養一次,她反應打嗝排氣,感觸掌光、無形針比上午的療養更強,療養中有流汗,卻是舒適的感覺,跟平日大出虛汗人很累的感受不同。

23日療養,她的反應比前二次靈敏,打嗝排氣持續十幾分鐘,頭部及身上驅出的冰寒之氣還是很重,我的雙手都有電麻感。24日療養,寒氣仍重,後頸溫熱,原本僵硬的頸部變得舒服,兩腿後面開始有暖氣反應,療養完觸摸她的頭部,頭皮有溫暖,兩手的冰寒氣減輕了,精神也變好。25日無形針看頭頂百會穴有明顯的熱能,兩小腿委中穴以下都有溫熱氣,中午出去自助餐吃飯,走路時兩手也變得較乾燥,原本全身大出虛汗,兩手濕透的情形有改善,口也比較不乾燥,有口水能生津。

26日早上她高興的表示,以前晚上要起來換衣服二次,衣服濕透,可以擰出水來,昨晚睡覺沒有出虛汗,不用起來換衣服。這一日療養,全身的冰寒氣更減弱,頭、身、手、腳都有溫暖度,整條背脊反應溫熱,不像之前那般冰寒,療養時流汗比前幾次少很多,口內更為濕潤,有生津(口水),整個療養她感覺很舒服,一直想睡。下午我離開她家,她堅持陪我走路到捷運搭車,十分鐘的路程,沒有像以前走路會全身出大汗,觸摸她的手,手肘以上溫暖,手肘以下則涼冷。道別時她很不捨,說著很希望還有機會再相見。

世俗的磨礪不會只是興盛與榮光,起伏中伴隨沉落與荊棘,道心在荊棘與冷落之中不迷失,才有淬鍊的堅定。修真之路,坎坎坷坷,如何踏過崎嶇登上頂峰,全憑自己看得透世俗的虛幻,不受假象動搖,畢竟修行是走自己的路,而不是替別人走路,做好自己重要,改變別人則隨緣。

五日相聚,討論許多她在大覺導師指導時的一些禮儀,雖然疾病已經侵襲她全身,但腦力思路、記憶相當正常,說明得很清楚,談論中時有回憶的愉快,精神重溫既辛苦又美好的過去。她多次說及不知還有多少時日,而我特意去為她療養也不是可以救命,重點在救其苦厄與迷茫中的性靈不失方向,帶她「回家」。

人若無懼於死亡,心便會勇敢起來,她多次與我談遺願,我答應會幫她完成,若遇到疑問的事,會與我聯絡聽聽我的意見,教她運用理智屏除一些外在干擾,清心靜養。108年她遷居嘉義,邀我去家裡,我去看她,帶著以前大覺導師焚香靜坐由菩薩指導逐句審慎標示紅點的經本,仔細討論、確認,她逐本做詳細說明,舉凡應該要傳續的,於此都已陸陸續續「交代」完成。

108年她請家人載她到凌雄寶殿住幾天,把中元法會超薦的資料改寫好,怕來年沒有機會了,幾日裡與懷念的道友們相見,非常開心,雖然舉步維艱,心願得圓,精神滿是歡喜。

儘管發病後承受許多身心苦厄,但王秀秦協理開導師仍時時感恩 師尊、菩薩護佑,她不怨天尤人,常說是自己修的不夠好。104年發病之時,醫生說可能隨時會走,卻也穩定的就醫、居家靜養到109年,即使因病不能到佛堂,家中一張桌上,供著觀音大士空中顯像的照片,每逢佛菩薩聖誕她便買些水果敬拜,不忘本根。她也常說感恩家人,生病之後多虧弟弟妹妹多方照顧她,帶她就醫,一個人也無牽無掛了,生看開了,死就交給  師尊安排,時間到什麼時候走都可以,很有福氣的是離開前還能再有機會到凌雄寶殿參拜  師尊。

109年4月初與王協理開導師尚有聯繫,她說自己的狀況愈來愈差,希望能早了脫,之後家人安排至醫院安寧療護,有專業醫療照護,5月1日往生前如常靜養,照護人員幫她洗澡,沐浴清淨後不久有了變化,很安詳的回歸自然。王秀秦協理開導師與陳幸好開導師了脫塵俗的時間一前一後,陳老師4月30往生,兩人彷彿相偕返歸本家。

王協理開導師與陳開導師皆來自上界坤元宮,此生皈入聖門,大半生住佛堂修行護道,各項煩勞的事務都做過,歷經人世種種磨礪,了因了果,再返本來。若是歸程回看塵俗,榮光、冷落及一生遍嚐的酸甜苦辣皆如夢境一般,霎時落入幻空,唯有靈歸本根,道性不滅而煥發光彩才是真境。
 
人海如沙,多半錯身而過,無緣之人即使時常碰面,也因障礙而距離遙遠,緣淺者交流則不著邊際,投緣之人能達內在,言談真而不虛。王協理開導師心性耿直,不藏彎曲,與之言談可達內在。常見一般人,遇著自己的失誤,總拐彎推向別人,不自省也失義氣,王協理開導師則不然,雖因他人失誤而受累,也直認自己有疏失,毫不推託,承擔責任並不忘彌補,只願了無牽掛的離去,這是她著重潔淨自修的堅持。因著一份真誠不虛的投緣,維持聯繫互通,陪她度過幾年苦厄茫然,淡看俗塵一切假象因緣,護住身心靈之本真復返天鄉。
 
122期 新冠染疫之療養 新冠病毒染疫之精神療養實例
文 / 吳鳳凰

猶記去年5月曾經歷三級警戒,度過最戒慎緊繃的種種防護,在7月27日降級後,謹慎中回復例行活動,完成法會與各項誦經,一切似乎平靜無波,而祈求誦經在今年五月前已排好十個,預定在七月實施完畢。

一切像是平靜無波,無波之中潛藏脆弱疑懼,五月新冠Omicron病毒疫情進入高峰,高傳播力不免波動人心而生憂慮。

5月4日至6日凌雄寶殿正為往生的道友誦經三日超薦,道友林師姐3日下午到佛堂參與誦經時正常,4日晚飯後散步也還好好的,當晚夜半出現頭痛、喉嚨劇痛、咳嗽會喘等症狀而睡不著,至5日近午道友馬師姐聽她說到有這些不適症狀,警覺不對勁,特意提醒她要戴好口罩,馬師姐於光殿午祀禮畢,向我提及林師姐的狀況,可能有染疫,問明她本人的症狀描述後,也得知在出現生病徵狀時她已吃過布丹了,便先針對頭頂痛、喉痛、咳嗽喘氣祈求佛水給他喝,讓她臥床休息。

午飯後帶她至三樓休息室端坐在椅上療養,手觸摸她額頭及頸部有發燒,但兩手卻是涼的,她的體質手腳一向比較冰涼。對她施以精神療養,掌光、無形針並用,離人身一寸以上,自頭部百會及各穴看起,總括頭部經脈,順下前額、鼻部、氣管、胸腔心肺、上腹脾胃肝、下腹腸道、後背經脈及各穴、雙手經脈要穴、雙腳皆一一看過,各處濁氣皆重。真氣透過掌光、無形針源源貫入,病濁氣逐一驅趕出來,療養約近30分鐘,她自胃上端呃氣二次,問她感覺如何,她表示喉嚨不痛了,呼吸順了,胸口不悶,頭頂不痛了,換頭頂後有些痛,再療養頭頂後2分鐘順順氣,也不痛了,再觸摸她額頭,發燒熱度下降約原來熱度的一半。進行療養時雙方都有戴好口罩,30分鐘的療程她都沒有咳嗽,療養後感覺都舒服了,坐在二樓休息室與道友聊聊話,此時還平靜無波。

療養畢,叮囑她把祈求的佛水都喝完,再吃些布丹,之後請道友送她回家,準備就醫。下午道友載送她返家,車上及人身先噴消毒佛水,下車後再噴一次,同車皆戴好口罩防護。

林師姐孩子在外工作,平日獨居,返家後沒有什麼症狀,也沒有發燒,只有喉嚨有點癢、流鼻水,等到6日早上才到藥局按照號次領快篩,由藥局的老鄰居幫忙做快篩,結果是陽性,外地工作的兒子則約好防護計程車載至澄清醫院檢驗,院外快篩站檢驗後等藥需幾個小時,由於症狀輕微,院方稱給的藥跟藥局的感冒藥一樣,她便回家靜休居隔,吃布丹及藥局感冒藥,狀況持續良好,飲食正常,7日流鼻水及喉嚨有點癢的症狀也消除了,感覺都好了,有好體力自己用漂白水拖地消毒。醫療體系此時通知她去中醫診所拿中藥粉,續吃中藥。

11日藥局的老鄰居幫她做快篩,顯示陰性,17日複做快篩仍為陰性,告訴她可以解隔了,中醫把脈說她脈象很好,24日已可來佛堂參與誦經,與往常一般。

林師姐年高78歲,有多年高血壓、糖尿病史,孩子在外,平日獨居,在佛堂時出現症狀,幸有道友馬師姐及時警覺,適時得精神療養化解症狀,減除病毒,並得神佛護佑,好轉為輕,再有熱忱道友安送返家,救疾及時。

一次風起波瀾,方證精神療養法治百病於無形,我  師尊無形古佛獨創濟世度人之精神療養法也可以治疫病,救急化疾於一時,此波病毒危機,世界同遭疫障籠罩,各大宗教門徒都有染疫者,我們何能可免,身處職場與人群互動頻繁的道友,也有染疫的,因有精神療養法門,在療養與佛水、布丹並用中,度過輕症不適,快速轉好。

林師姐皈依數十年,年輕時常護持佛堂事務,上供、誦經少有缺席,虔信廿字,熱愛佛堂,年紀大了,也常隨同道唐師姐至佛堂值班,清壇做佛事,能動則動,維持基本活力與修功立德的機緣,此番染疫而輕過,自然是有長期耕耘累積的福果。
 
122期 快篩陽性自我療養 快篩陽性之自我療養實例
文 / 馬鳳翎

5月4日至6日佛堂有為道友唸3天超度經,第2天中午要上供之前,林師姐跟我說她昨晚整夜都沒睡,我問她為什麼會沒睡?她說頭痛,喉嚨痛的要命,我一聽嚇壞了,這些症狀不就是染疫了嗎,我趕緊戴上口罩,並請林師姐也要戴上口罩,她卻跟我說她戴上口罩會喘不過氣來,越聽越恐怖,心想完了,我與她這麼近距離又都沒戴口罩,這下很可能被感染,於是在光殿午祀禮畢,我就跟吳老師述林師姐的狀況。

吳老師當面問明她的狀況,立刻求一杯佛水讓她先喝下,待吃完午餐後又幫她療養,雖還沒經過篩檢,但症狀明顯令人憂心,於是我趕緊連絡家人,幫我先把快篩劑準備好,一回到家立刻自行篩檢。第一次篩檢出來不是很明顯的兩條線,傳給女兒幫我鑑定,女兒看了回覆:雖然第二條線不是很明顯,但說明書有寫只要有出現2條線,即使是淡淡的,也算確診。等了一個多小時後又再篩檢一次,結果還是一樣,這時先生就立刻要我在房間裡隔離,於是開始了自主隔離。

我因當時沒有任何症狀,所以第二天再篩一次,這次2條線就比較快的顯現出來,當時量了一下體溫是37度,我立刻在家裡的佛案前誠心稟報,並祈求佛水喝,默念廿字七遍,然後向  師尊稟報狀況,祈求護持,給自己做精神療養,並吃萬靈布丹。

吳老師電話中把療養林師姐的經驗跟我說明,教我從頭頂部療養起,喉部、胸腔、胃腸、腹部各處都要看一看。第一次自我療養時,張口用三指無形針指向喉內,喉嚨反應痛的感覺,之後再做療養就沒有這種反應了。

在住房隔離的7天裡,我每天都有祈求  師尊、諸佛菩薩慈悲,讓病毒趕快離開,一誠有感,在這隔離的幾天裡,我身體沒一丁點兒的不舒服,不但沒有不舒服,有如閉關的幾天裡,身心靈反而感到無比的舒暢,沒有壓力的像度假一樣。平日需為家庭操辦家務,帶小孫子,10天的居隔,放空一切,還有先生幫忙服務飲食,整個人很放鬆,以前因為繁忙有時會感到心悸或吃高血壓藥而小小咳嗽,在這10天的自我照護裡,反而沒有出現平日的心悸或小咳嗽。

隔離的第6天我再快篩一次,就轉陰性了,但為保險,還是再多隔離3天才出關,從快篩陽性居隔10天,都運用我們天德聖教精神療養的法門照護自己,很感恩我們  師尊及諸佛菩薩慈悲,在弟子有病痛災難時,得以遵循我們皈依時 師尊無形古佛所賜予弟子的掌光、無形針自我療養或幫人療養,並用佛水、布丹輔助,提升清氣、驅除濁氣,增強元氣。

此番經歷再次體會,只要誠心祈求  師尊暨諸佛菩薩慈悲護佑,都會有所感應的,希望疫情趕快消除,道友們都能平平安安。
 
<-|-> {:title:} {:msg:} <-|-> <-|->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588888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