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期二版 道心媽媽 秦老師
(之一) 文 建秋
 

        接到阿芬姐的電話,希望在這個月母親節的日子裡,寫篇老師媽媽的文章刊登在天德通訊中,放下電話,一時心中塞滿了千萬感動,和老師媽媽這份如母如師的感情,是這生中上天賜與我最高、最厚的慈愛。
        回想生病之初來台南佛堂治病,雖是二十多年前久遠的往事,卻又彷彿是昨日前不久記憶深刻的情景,我時時想如果當年不是多蒙祖蔭庇護,得入德門遇見老師,可能此番早就小命休矣!老師媽媽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只是師是母,更是我恩同再造的救命菩薩。
        回首未皈依前,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個性,做人處事都是抱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原則,而後常走佛堂,有段時間更是常住佛堂,讓我有幸常聽老師媽媽的談話,常看老師媽媽與人相處時所忍受的苦和氣,更讓我感動的是老師媽媽為傳 師尊廿字大道所發的偉大願力,使我們的教能夠在各地播種開花結果。
        古今中外形容偉大母親的詞藻、歌詠偉大母親的文章時時有見、不勝枚舉,只是能如老師媽媽德淑兼備眾望所仰,教中皈依弟子尊崇感戴的,也僅就是我們在台南佛堂的老師媽媽啊!我衷心立下心願,願在此生中永遠在她身邊追隨效法,每一個人都有生養我們的母親,我何其有幸,比別人多一位指引我人生走向、回歸覺路的「道心媽媽」。

(之二) 文 桂妹

        我因婦科病嚴重,雖遍尋中、西醫治療無效。民國六十年初經住台南的表姊她朋友張姓道友的介紹,說有一位菩薩會為人治病,於是有一天,媽媽一大早就帶我冒著大雨,由家鄉苗栗通霄,翻山越嶺來到銅鑼,搭上早上十點鐘的慢車南下,下午四點多才抵達台南,然後表姐帶著我們到裕農路的佛堂見秦老師。
        秦老師在問清楚病情後開始為我治病,一連三天,覺得好了許多。她常留我吃飯,皈依後還要我住進佛堂,時時關心我、照顧我、教導我;我平日學做佛事、打掃佛殿,但有時仍會思念家人,所以當我想回家時,老師帶著萬新親自送我到火車站坐車,並交代我要回佛堂來。提起此事,至今我仍感動得流淚,並倍覺溫馨。
        在家住了一些日子,我回到佛堂,老師留我住佛堂照料伙食。在佛堂的生活,白天為病人治病,晚上燒布丹、包布丹,聽老師講道、說故事,日子過得平靜而和樂。
        好長一段時間後,我的舊病復發,身心痛苦、虛弱,老師發願要親自為我治療四十九天,並且一天兩次,因此除平日在佛堂裡治病外,當有事需外出時,我即要跟著老師跑各佛堂得以不中斷治病。老師也祈求 無形調解安排功德經為我減輕冤孽,再安排一次小手術,之後我的病痊癒了大半。
        秦老師待我如同親生的子女般,我真的無以回報,她老人家為了道務這麼忙,我只有默默的盡我的職責,以減少她老人家的掛慮與煩惱。

(之三) 文 繼蓉

        我皈依教已二十餘年了,一直是住在台南佛堂裡,我是抱病而來,原也是幻想希望有朝一日,能受恩澤,眼疾得以痊癒恢復以往的視力,如此,我一樣可以為人服務,為道盡力呀!
記得老師這樣告訴我;「繼蓉,妳的病是可以看得好,可是卻看不好妳的命,妳本是個佛門中人,妳要坦然接受呀!」,蒙    無形的護佑,老師的關心照顧與開示、引導,及壇內道友的愛心協助,我學會了些佛事,也加入了服務行列,我的內心由掙扎、不甘心、捨不得,而漸漸平靜、安寧、自在,這實實在在是我的幸運。
        於今,是師似母的老師,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仍然抱著愛眾生心為道南北奔走、忙上忙下,我無法參與分憂,深深感到慚愧與抱歉,惟有祈禱 菩薩保佑她老人家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2296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