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期二版 菩薩心腸的劉完妹道長
                文 葉臺

        劉完妹這位道長,光聞其名,可能有許多道長不知道是誰,但若是說在台南念字聖堂,經常跟隨道監,為道為教而南北奔波的那位──笑口常開、凡事都說「很好」的黃媽媽時,我想大家一定恍然大悟,知道我說的是誰了!
        談起黃媽媽,個人就不由得打從心底對她行最敬禮。黃媽媽對 師尊的道心、對道監的忠心、對佛堂的盡心,是無私無我的,因此容我在此娓娓道來,和大家分享。

其一:對 師尊的道心
        皈依的道長們,相信在皈依時,與 師尊都會有一段因緣,黃媽媽也不例外。 師尊最偉大的傳道救世方法,就是先解救眾生肉體的痛苦,然後期能體會 師尊聖德,進而解除其心靈之痛苦,使眾生得以成就功果、復歸本位。黃媽媽就是在罹患多年痼疾──偏頭風時,於民國五十九年,在 師尊三指無形針之恩澤下,三天就豁然痊癒,其夫當時雖為基督信徒,也因此大為感動,夫婦倆毅然皈依天德教,終生奉行 師尊廿字大道。
        皈依後,黃媽媽就由身職警界的黃叔叔,每天一大早就騎著摩托車,將黃媽媽送至佛堂,然後自己再去上班。黃媽媽在佛堂服務,上至佛殿工作、下至打掃應對,無所不包、無所不能,從未喊累,而且風雨無阻,數十年如一日。記得有一次黃媽媽在佛殿清理佛案,累得全身汗水淋漓、兩腿發軟,幾乎差點倒在供桌前,此時黃媽媽仍然用精神毅力勉強支撐,口中默念「忠恕廉明德……」,突然, 師尊特別顯靈,當時就在佛堂案上恩賜了兩顆紅色葯丸,黃媽媽立即將其服下,對時精神為之一振,得以繼續完成工作。
        黃媽媽在皈依時,其夫僅為一小小警員,而三個小孩也正在國小、國中求學階段,正值家庭需人手照料,且經濟上也較為拮据之時,黃媽媽與黃叔叔犧牲家庭,毅然決然地加入 師尊挽劫救災之行列,這與秦道監當年奉 師公之命,由高雄拖家帶眷,在毫無資助的情況下來台南辦道,甚至連師丈所遺留之撫恤金,全都奉獻道場的向道忠道的精神,是一樣崇高與偉大。

其二:對道監的忠心
        黃媽媽於民國五十九年在台南佛堂向道監皈依,在念字聖堂草創時期就追隨著道監,奔走各地成立分壇、廣紮道基。民國六十四年 師公歸空,道監悲慟萬分,黃媽媽在旁服侍、安慰;道監行道期間為道受辱,甚至還上法院打官司,各路魔道不時來磨練道監,黃媽媽始終在旁陪伴護衛;現在為了興建凌雄寶殿,更是隨著道監東奔西跑,這一切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其三:對佛堂的盡心
         師尊的大道在「行」,在救眾生身心之苦痛,感化眾生向上向善,黃媽媽秉持其信念,對佛堂盡心,地不分南北、事不分大小、時不分晝夜,為人醫病不分病情輕重、富貴貧賤,在佛堂服務,不分何時何地,只要隨道監到達那個佛堂,都是不分晝夜,從早忙到晚,從廚房的烹飪,到房舍的打掃與為人醫病,都可見到她的身影。凡是吃過黃媽媽煮的菜的道長,沒有不誇讚菜做得又好又香;被她醫療過的患者,無一不覺得病情好轉的。尤其在工作看病之餘,經常操著國、台、客語,口吐蓮花指引眾人迷津,使未入門者,因此有緣 皈依天德門下,使皈依者,對 師尊大道更具信心。
       
        敘述了黃媽媽對教的奉獻,我有一些感受與大家分享。
其一:夫妻雙修得妙果
       
        佛家有云:「性命雙修」可得正果,我想在人間已婚者,能夠夫妻雙修更能相輔相成。黃媽媽的先生──念字聖堂的黃思苓副開導師,他在世時,與黃媽媽同進同出為佛堂服務,夫妻同修博得「模範夫妻」之美譽,他仙逝後黃媽媽仍不斷地累積功果,使得黃副開導師能很快的就位證文吏史者神位(往生二年後)。

其二:今生誠修現世得
        黃媽媽皈依天德教後,就全心投入 師尊普救眾生行列,無暇顧及孩子教育,如今兒女都已長大成人;每當她回想起以前種種,臉上常露出會心的微笑說:「孩子交給 師尊管,一定比我管得好!」由於黃媽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願力感動上天,自然受到無形眷顧。如今三位子女均於大專畢業,大兒子乃賢娶了個好媳婦林寶鳳,女兒嫁了位好老公高銘生,他目前擔任凌雄寶殿興建工程的總幹事。全家祖孫三代或已皈依、或已記名,真是標準的廿字世家。感受之餘,願我後輩道有們能以此為標竿,共同為宏揚 師尊大道而努力!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517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