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期三版 母愛柔腸寸寸斷 (之一)

【和汝物類‧愛惜物命】

                文 . 南山耕田

        天下父母心,並非為人才有親情,萬物皆有情,即使是禽獸,也有至深的母愛!
世說新語載錄一篇「柔腸寸斷」動人的故事:
        東晉桓溫帶兵入蜀,船至三峽,部隊中有士兵抓得一隻小猿子,猿子的母親,循著長江沿岸  焦切哀號,追著船跑了一百多里,仍舊不願捨去,最後使盡力氣跳上了船,一落船立刻氣絕而亡。
        後來剖開母猿胸腹觀看,母猿的腸子都寸寸斷裂。桓公聽說了這件事情,下命令放逐了那位抓獲猿子的士兵。
        母猿有情,亦知愛子,為傷疼猿子,哀號至肝腸寸斷。人自負靈性超越萬物,卻常不知萬物也有悲苦情愛,有時為貪口慾殘虐動物,只迷信一個補字,即將猴子五花大綁,活活敲開牠的腦袋殼,再以湯匙挖取猴腦食用,每挖一匙,尚未命絕的猴兒便悽號一聲,那種凌遲生命的殘虐,算不算禽獸的行徑?又怎敢誇說是萬物之靈?
        晉朝汝南有位許遜,少年時喜好打獵,一日上山,遠遠瞧見草叢中有大小二隻鹿,許遜大喜,放箭射鹿,小鹿中箭而死。許遜正要拔箭再射,卻看見母鹿並不逃跑,在遲疑之間,只看見母鹿不斷地用舌舔舐小鹿的傷血,樣子好像有無限的悲傷,過了很久,才倒下而死。
許遜將二鹿帶回,以刀剖開母鹿胸腹,驚見母鹿肝已盡碎,腸則斷為寸寸。目睹這等慘狀,許遜大為感動,痛哭流涕,內心悔恨不已,立刻將弓箭折毀,立誓永遠不再打獵。許遜後來隨吳猛學道,晉孝武帝太康二年,於洪州西山得道成真,即後世所傳說的許旌陽真人。
        不同的禽獸,雷同的情節,恒公尚有同情悲心,黜逐不仁的士兵;許遜更有悟心,覺察昔非今是,求真成仙。是母愛,才有傷心欲絕的肝腸寸斷,是天下父母心,獸類也知疼惜愛子。
        宋濓潛溪集記錄有武平金絲猿母慈子孝的故事。
        福建武平縣出產猿猴,猿猴身上的毛好像金絲,光芒閃耀十分好看。小猿猴更是奇特,性情可馴服,能順從人意,然而卻不輕易離開母親。
        母猿聰明狡猾,不易捕捉得到,獵人用毒藥塗在箭頭上,暗地裏察看母猿,利用牠不防備的空隙射殺牠。母猿中箭毒發之後,猜想自己不能活了,便把乳汁噴灑在樹林裡給猿子喝,乳汁灑盡,母猿也就氣絕而死。獵人取下母猿的皮,當著小猿猴的面前鞭打,小猿看見母親被鞭打,就悲傷地哀鳴,然後從樹上跳下,束手不動聽人制服。每晚,必定要睡在母猿的皮裡,才覺得安然舒泰,甚至於常常抱著母猿的皮,用力地跳摔自己的身體,以致於因此而死。
        人知惜子,人知愛母;猿子也知愛其母親,母猿如人一般疼惜自己的孩子,雖然族類不同,但親愛之情一般可貴,然而人為何少了那一份同情其它族類的胸懷,仗勢深沈的心思計謀,對其它族類趕盡殺絕?缺少悲憫的人心,能算是好的嗎?
        母鹿為子斷腸,度得許遜覺性醒轉,金絲猿子跳擲而死,可曾撼動獵人求取利益的鐵石心腸?自宋濓至今,只怕武平縣的金絲猿早已絕跡。人不能同理憐憫其它的物類,或許是一種無知,人殘暴其它物類,也正是一種誇飾的愚勇。
     
                                                                        (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499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