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期三版 母愛柔腸寸寸斷 (之四)

(續26期三版)

                 文 南山耕田

        「杭州有位潘德齊,年老無子,聽人說食鱉可以得子,就以小鱔飼養了很多鱉,每日殺鱉補身,過了一年多,還是沒有孩子,後來全身長瘡,瘡口形狀好像鱉嘴,痛苦呻吟,經過數月才死。」
        中國人很相信吃補,身體病了要吃補,身體平安也要進補,常認為吃腦補腦,吃心補心,但食補若真的那麼靈,何以有醫治不完的病人、還有吃不完的藥?我又常想,若說吃腦補腦可行,萬一所食的是一隻笨豬的腦呢?補的是聰明或是愚笨?況且今日污染嚴重,物類各有病菌,囫圇下肚,補或許還沒見效,病就先來了。
        葷食並非就是惡人,素食也不見得就是善人,葷食者有大智慧仍是聖人;素食者若少素心,卻是虛偽小人。 宗主在「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一書開示:「喫齋、喫葷皆不違背佛法,皆可修佛法,因為動物、植物一樣都有生命,吃齋與不吃齋對於修佛法毫無障礙,不吃齋者,隨緣方便,可以普度一切眾生。喫齋是培養慈悲心,喫葷可方便普度眾生,隨緣所喜,既不著相,也不違佛法的平等心。」
        然而葷食也好、素食也好,重要的在於「不動其心」,必須要「善修其行,善行其道」,如此才可說圓融無礙大慈大悲。
        宗主創立德教,大開方便之門,憑弟子所喜,葷、素皆可,雖說葷、素對於修佛法毫無障礙,卻強調要「不動其心,方可為吾教正宗」,總需善修廿字,存仁慈情懷,去貪瞋暴戾,修善行,行善道,才能抱足願力,廣度人與禽。
        固然葷食不礙修佛,但貪吃好殺畢竟違逆慈悲,況且六道輪迴,貪慾好殺,只以肚腹為物類之墳,卻不能精勤修道,免不了時日一久,人的氣要被物類所襲,恐要淪落到畜牲類去披毛戴角還了。
        在    宗主「儉約生活事蹟」一文中載錄:「夫子寒天穿粗布棉袍,不喜綾羅綢緞、毛料呢絨、不穿皮袍。 宗主認為剝物之皮護我身,是不仁也,更不忍乾坤弟子再淪入此毛中。」 宗主以為剝取動物的皮毛來保暖自己,是不仁慈的行為,更不忍心弟子淪入畜牲類,也受剝皮之苦。爾後雖為順時應世,自買一件舊皮袍穿著,以方便度人,不過仍奉持儉約,勤勉勸誡:「人生享受,不可過度,有福不可享盡。」
        在生物的食物鏈中,每一種物命都和人類的生命環環相扣,當物類滅絕之時,也正是人類滅絕之日,今日地球,每一個小時就有五種生物自地球上永久消失,消失的原因,不外是自然環境的破壞,以及人類貪圖口慾的惡果,兩種原因,都是人為的造作傷害,許多物類的生命是斷絕在人類肚腹的墳場裡。熊的生命是斷在人貪吃熊掌的滋味裡,虎斷在那一身被迷信的壯腸之物,犀牛斷在那一隻獨秀的角上,象斷在人貪愛牠那付質地好的牙上……等等物類滅絕危機說不盡。大陸某地曾有一種黿類,人們信牠滋補,人們愛牠味道好,在長年累月的補殺吃食之下,牠已經絕跡了,而吃牠的人呢?沒有因此而長壽,也沒有因此而雄壯。
        長久以來燕窩被認為養顏滋補,是一道過去富貴人家才吃得起的食品,人們以為吃燕窩並未殺生,因為那是燕子以唾液所築的巢,然而燕子沒有了巢穴,牠便無家可以繁衍後嗣,燕子一旦後嗣不繼,燕子這一族也將面臨滅絕的惡運,吃燕窩雖不直接殺生,然而攫走了牠的家巢,斷絕了牠繁殖的命脈,又怎能說不殺生?人們吃愈多的燕窩,飛翔天際的燕子就愈少,如今燕子一族也已瀕臨絕種的危機。

                                                                         (未完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2384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