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期四版 談如何弘法

【忍孝輯】

                 文  忍孝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弘法」是我教內在先天體制上的一大弱點,此皆肇因於我們過去,只在教義的範疇內談「應然」,而從未就事實的態度談「實然」有以致之。
        近百年來,我教自 大宗師以還,歷屆的前輩先賢們,只認定了民國十九年 大宗師演講集中的一段話而咬著不放,卻未看到 大宗師于民國廿三年四月十二日的光訓:「天德門中傳教形色不同,應隨機應變。總之,度緣歸根、返我蓮台,千萬莫存門戶之見,祗須能緣歸大道,聖佛無不助其成功之理。同道務須登高自卑、行遠自邇,虛心向下,則當今種子,無一不是母后之根,切切注意,將來化世,形色須改變。」如今我們痛定思痛,宜從速訓練師資、展開弘法之宏圖。
      「信心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要談如何弘法,首先要使人對我天德教有所認識,進而產生信心最為重要。尤其我們要倡導人間天德教以牧養全人類為要務,來破除外教批評我們是超度死人、中古時期宗教之譏諷,要設法吸收更多正信的天德教徒,如此我們在人力、物力上之支援,也就越來越穩固,整個社會大眾對我天德教之認識和觀念也會改變,要弘揚天德教於寶島,也就更有希望了。
本教有鑑於此,深感弘揚廿字佛法工作之重要,師資培訓為我弘法之基礎,故凡有志於從事闡揚廿字慧命之同道,可從下面四點做起。

一、奠定良好基礎學識:
  我天德教是以儒為體、以道為基、以釋為用、以耶為育、以回為律,所謂基礎學識是指對廿字佛法了解的基礎要穩固;而且對儒、釋、道、耶、回五教教義,也要多所涉獵,具有一定基礎之了解。其次一般學識也要廣博,尤其是國學基礎更為重要,作為個弘法者,雖不一定對佛法要有專精的研究,但對我天德教教義,一定要通達;否則,連淺近之道理都不能把握,又如何向人弘揚我們的廿字大道呢?又佛法與世學之道理相通,所謂「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免佛法,猶如覓兔角。」世俗之學問廣大遠博,自能旁徵博引、融會貫通,使人易於接受了解,更有助於弘揚我廿字佛法。

二、注重個人修持:
        對廿字佛法應有所體認與驗證,經過性命雙修之歷程,了解「見月休觀指,還家罷同程,識心心即佛,何佛更堪成」之妙法及其所含之哲理。因為佛法重在行解相應,總不能徒托空言,法無二道、法無二門,惟行而已,行有所得,有了正確之認識,始能引導信眾來修習,如此方能發揮感化之力量;否則己不修持,徒叫人修,說一大堆連自己也做不到的道理,又怎能使人信服?又何以能度眾?如果未能實際地體認證悟,就要謹言慎行,不違佛法。

三、傳道需應契理機、因材施教:
  「佛說一切法,對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焉有一切法?」近代大文豪梁啟超先生曾說道:「宗教之真理,使上智者不能不信;宗教之因果,使下愚者不能不畏。」故一位弘法者,要能觀機逗教、應病施樂,佛說八萬四千法,為應不同之根器,使其同蒙法益,如能善導之,亦如良醫,故應契理機、因材施教,審查眾生之根機、程度與場合,說最契合之法、最需要之法,方能收到最大之弘法效果;若濫施法藥,不但得不到弘法之效果,而且會得到相反的效果,甚至遭人誹謗;所以,機緣未至、認識未清,不如暫緘其口。另外,今日科學日新月異,一般人水準普遍提高,談佛法也不能僅固守古德之說,可以因應時代環境而作適當的變革,只要不違背廿字佛法之根本原則與精神即可。前曾提到的 大宗師在民國廿三年之那段光諭,就是我們遵行之圭臬。

四、要有衛道之精神與堅定之信念:
  弘法時,可能遇到一些外道人土之責難,甚至無理之辱罵,此時信心若不堅定,便不會有足夠之力量去克服;但信心堅強的弘法者,便能不以為苦,雖有橫逆挫折,必不動搖其信念,所謂「豺狼於前,虎豹於後,吾有道心,不為所動」,就是指這種高貴的堅忍圖成的情操。能如此,始可以化冥頑、醒群迷,以無我之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此乃弘法者應有之認識與修養。
        總之,凡參加師資培訓之廿字弘法者,應擔負起廿字家業之承傳任務,在各種資料之蒐集與準備上,在言辭弘法之技巧上,都應相互觀摩、學習、策勵自己,充實自我,努力學養之修持,庶幾不負廿字弘法之重責大任。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3022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