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期二版 貢高迷心,因憍受苦 (之三)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

(續28期二版)

                文  鳳舞翔荷

三、才女通釋老,瞋妒產蛇子

  瞋毒可怕,有未來之報,也有現世之報。張一勉先生離奇因果談裏有一段故事駭人聽聞。
        張先生的外祖母周太君是清末人氏,父親曾做官,位至中堂,有政績,督導孩子很嚴格,所以他的外祖母能作詩作畫,而且通文牘制藝、釋老百家之學,又很熟悉女紅、精於烹調,在當時有才女的美稱,她不僅才好,貌亦甚美,婦工婦容,難有人可與之比論。
        于歸之後,特別善於察探公公婆婆的心意,喜怒不必公婆明說,她便能清楚知道,將公婆侍奉得極為周到,只是她很輕視平輩的妯娌,別人即使不冒犯她,她也會讓人難堪,做事經常話說得好聽,然而實際的行為卻很凶狠,牟取利益但忽略品德。
全家一百多人,沒有不害怕而逃避她的。
       家中曾經扶養一位童婢,小婢女美麗聰明、善解人意,眾人都很喜愛她,只有周少夫人很討厭她、凌虐她,剛開始不給她飯吃,接著不讓她喝水,又不准她睡覺便溺,拿不對的事情教導她,以觀看她窘困疲敝當做是一種快樂。如果有人替童婢說話,少夫人就轉而激起公婆的怒意,來怪罪說情的人,因此再也沒有人敢幫婢女勸解了。
       有一天,一條蛇爬進屋內,蛇四處亂行,並不怕人,眾僕人持棍想要打蛇,少夫人不准,命令童婢單獨活捉那條蛇,婢女不敢向前,少夫人鞭打她,她還是不敢,又用火去燒燙她,她才點頭答應,彼時那條蛇已經順著柱子,盤在樑柱上,少夫人命令僕人疊高桌椅,催促婢女爬上去,童婢哭泣著登上,才一站立在桌椅上,蛇即昂首吐舌向她示威,婢女受驚摔落,折斷了肋骨,少夫人責罵她怯懦笨拙,禁閉在廁所好幾月。有人私下去告訴她的婆婆,婆婆責罵她,她才命人抬送婢女去就醫,而婢女已奄奄一息。
       然而周少夫人自己頗為高興,常常告訴別人:「我處罰童婢差不多要使她死了。」又有一天,童婢失誤打碎一個杯子,少夫人氣極而笑,命人捉來一隻貓,放入婢女的褲子內,再鞭打貓,貓感到害怕,又跑不出來,慌亂地撕抓咬嚙,婢女的腿肉都因此盡裂,鮮血溼透衣服,童婢痛極而昏倒,又用火去燙她,直到她醒來才停止。
        少夫人婚後許久都沒有懷孕,忽然夢見熊,感到十分高興,每日都禮拜送子菩薩,祈禱能生個兒子。並以妻子的命令,驅策丈夫到各處寺廟,祭拜一定要求豐盛,祭禮必定期待很多,如果稍微有些違背失誤,她立刻忿怒,生氣起來必會去掐丈夫,因此她的丈夫兩隻手臂、胸部、背部傷痕累累。
        等到臨盆時,痛苦一整天,孩子卻生不下來,找醫生來治,沒有效果,招巫者來祈禱也不靈,全家都焦急不安,直到傍晚,終於生產了。初次生出來的是一條蛇,有一尺多長,蛇身粗如手臂,吐舌張口,蠕蠕爬動,眾人極感震驚,急忙將蛇打死丟棄。接著又生了一個男孩,但只活三天就夭折了。
        經過此事,少夫人的淫威稍微收斂,人們都暗中高興,直說菩薩有靈,祈禱果然應驗。後來,少夫人安坐時常常皺縮眉頭,眾人害怕,以為她又要窘迫羞辱人了,有的避開她,有的諂媚她,只恐懼災禍又要降臨自己身上。過了一個多月,她又拉扯自己的臉頰,眾人更加害怕,少夫人反而沒有什麼關係,整個家門內,男女百多人,都惴惴不安。
         不久,少夫人病倒在床,來探病的、侍奉湯藥的、承歡的人群,門戶都要被走穿了。沒多久,疾病加遽,嘴也歪斜了,男眾到寺廟禱告,女眾在屋內祈求,家人都廢寢忘食。又過幾日,眼睛瞎了,呻吟的聲音,戶外都聽得到,然而眾人侍奉她反而怠慢。她彌留之期,眾人都已散離,索求一杯湯水都要不到,整晚不停地驚叫說夢話,眾人也只是聽聽而已未加理會,等到她死時,沒有人知道,隔日才被煮飯的婦人察覺。
         出殯時,沒有人為她哀戚,只有蓄養的童婢哭得十分悲傷,有人疑惑問她為何哀哭,她說:「少夫人以虐待他人當作品德,愚昧得不知害怕因果報應,是如何的愚癡啊,我是憐憫她而哭泣罷了!」少夫人享年三十一歲,尚遺留滿櫃子的詩詞文稿,及許多幀的水墨刺繡。
        人為何會貢高我慢,人又為何會驕傲自大?是因為外貌比人美嗎?是因為才能比別人好嗎?或是因為地位高、財富多、知識好?或者只是一點控制不了的脾氣,因為這種種,至使人惡言惡行加諸他人?

               (未完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680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