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期三版 宗教之和 問: 佛教與耶教、道教、儒教、回教,有沒有差別?

答:
        形式各別,其義一也。且看我佛如來,無人無我,耶教博愛,道教的感應,儒教成己成人,回教的清真。佛教講的,不是單對於印度無人無我;耶教講的并不是對於歐美人才博愛,其他的人不博愛;道教不是以中國方感應;儒教亦並不是於中國人方成己成人;回教亦然也。
        我們是把各教拉雜暫且不談,專講他們的本義,所以把各教的真諦,合而為一,使學者易知易了。依我看來,成聖成哲亦非難事,在乎人之修持而已。
        我可以說:「我們這二十個字,是生仙佛聖賢之母」。是何以故呢?無論那一個仙佛聖賢,都是由這二十個字產生出來的,又可以說是鑄仙佛聖賢的總機器,既是可以鑄仙佛聖賢,那麼世界上的一切一切,也就可以鑄出。
        譬如一個明字,別人家不明白,又怎麼樣可以造出利人或殺人的東西來呢?不管他造利人的東西,殺人的東西,都要先明白這個道理,才可以製造出來,否則是製造不出來的。但是現在這個明,還有半邊黑,半邊白,假如是通通白了,就不造殺人的東西了,這一明就明到底了。以我想來就把極樂世界,搬一個家,亦未嘗不可,不然的話,須由此經千百億萬個鐵圍城,才可以到極樂國去,諸君又何必捨近取遠呢?個個把明字半邊黑的去了,都是明明白白的,那裏又還有殺、盜、淫、妄呢?
        又譬如一個公字,全世界上的人,通通有公無私,豈有我們孔子的願望天下大同還不能做到嗎?
        這個二十字,如果人人能實行,那裏還有戰爭呢?貧富還有不均的道理嗎?
        所以孔子云:「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個均就是均勻的意思,均勻即是公平,人類可以大同了,其他一切亦可以澄清,要挽當今的浩劫,就必須要如此修持,在於彼教的人,也就平心靜氣,不要說彼教高深,雖則彼教所云無上甚深微妙法,亦不過是一中道耳。
        假如是說彼教的高深,那麼已就違背了彼教的慈悲的意思了,所以老子講的:「大道若水然」。就其低而不就其高,高者傾危,低者盤石,匯百川而納巨細,雖則不高,大氣磅礡,清的亦好,濁的亦好。然而我佛如來,亦並沒有說一個甲是法,乙非法,他既無色相,就平庸得了不得了,那裏又還有廢棄任何教學人的道理呢?
        你看耶穌所講的博愛,要人人認罪的這一句話,是多麼樣的低下呢?天方氏所講的如入微微,亦是多麼樣的誠懇呢?
        但願今日學道的人,都要低聲下氣的,學他們各教聖人的身心,不要才進得門來,或者看了幾句聖經,讀了幾句讚美詩,誦了幾部佛經,就妄自尊大,了不得了;況我佛如來說法四十九年,到臨終的時候,他還說我沒有說法,說法乃是隨緣所喜,並無定義,亦要離開文字障,方可以得到慈悲方便法。
        予故以偈語以答之:
慈悲喜捨大圓融,如如不動色相空,忠恕之道成人己,行持毋忘魯國風,
感應無邊惟清靜,太上法門豈二宗,博愛皆可朝上帝,十字架上血猶紅,
太極無極皆回向,原是一家意念同,四生六道皆受度,九幽十類運轉隆,
道在中和曰自在,法無虛妄且作鐘,驚醒大眾能守一,不話曇花話青松,
不孤不寂長默默,無是無非到大雄,孤僧而今不饒舌,化入劫灰雲雨中。

(選錄自宗教大同推進社問答,為  蕭昌明大宗師答客問所作的開示)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8362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