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期三版 廣種廿字菩提因,逃脫三期生死門

(節錄自德教經藏佛說往生經句解)

期期開普渡

        現在世界人群,在中國社會各界,大都均知今日乃三期普渡之時。既有此三期,當有過去之一、二兩期。
        第一期普度,是在混沌之時,創設龍華大會,鴻鈞為之主宰,名曰龍旱大劫。在此期中原,冀度盡原靈,原靈者,原來之靈也,即太虛之元氣也。九十六億殘靈,一期普度,僅祇度回二億。
        第二期普度,乃由軒轅征伐蚩尤所生,名曰紅羊大劫,即刀兵之劫也。然蚩尤因何作亂?是由貪嗔癡愛所生,貪其榮華,癡其富貴。因念彼我俱從無始極來,彼何以富貴榮華若此,遂興妖作霧,與黄帝戰於涿鹿。殊不知軒轅有倫有常,得天地之正,有道德者也;而蚩尤則無倫常,得天地之偏,以無道德而與有道德者戰,其勝敗之分,固不待交綏而後定。但自此人類之爭殺開端,冤怨結成,輪迴報復,無有盡期,孽海沉淪,殺劫無止。此二期普度,乃燃燈佛執掌,而度釋迦牟尼,自釋迦佛得道於雪山,大開普度法門,此期又祇度回殘靈二億。
        以上一、二兩期普度,共僅度回四億,而九六殘靈,尚餘九二在此三期普度中而度盡之。故前二次所度回之四億,又復降落塵凡,協同普度,以期度盡原靈,同登彼岸。但元靈易被塵俗所染,必須將心田耕好,種瓜得瓜、重豆得豆,尤須防為敗草所累。敗草者,貪、嗔、癡、愛、酒、色、財、氣是也。除此敗草,須以各人之慧劍斬之。此三期普度,乃彌勒為之主宰,名曰延康浩劫,即風劫是也。
        因世有淫風、頹風、妖風、魔風、邪風之甚,而有烏風、暴風、颱風、颶風之來,天地為之崩裂。挽救此劫,必須以和風、魯風、美風、春風,而將淫風、頹風、妖風、魔風、邪風化除,則烏風、暴風、颶風、颱風自息。以此和風吹到十方三界,草木得春風之普與,自然萌芽,漸臻茂盛,故枯木逢春,山水自增秀麗,紅花綠葉,處處宜人,此乃太和正氣所致也。
        在此三期劫中,所有人群,俱似受秋風、霜風之侵削,必得春風暢發,方可起生而見榮。起生之法,道德也,即本社所講之廿字也,必期人人實行,互相親愛,博大仁慈,不僅本社社員應如是,倘人人能以仁愛相親,即刀兵盜賊,不止自止,所謂化干戈為玉帛,天下太平矣;如不親愛,則生冤怨,互相纏結,循環不已。所以自蚩尤以降,而冤、怨、緣三者結至於今,無有了期,良可嘆也!須知人我與物,既同一源,概同胞也,既係同胞,何必爭殺,結此冤怨?本社之所以以宗教來研究者,是凡宗教無有不教人為善,而制止爭殺者也,在此三期普度中,凡所有一切慈善機構,無不同一宗旨,勸善度人,此處處度人者,即處處駕法船是也。


而今聽吾勸

       此時也,凡有一切心懷作奸犯科之思想者,聽吾此經勸解,速即醒悟,遵此廿字實行,不生惡念,不作惡行。地獄雖有名,與我何涉,凡人之造孽者,不過心口身,如心不亂想、口不亂言、身不亂動者,其孽焉有!目不亂視、耳不亂聞、六門緊閉,六賊何入?六賊不入,而一以貫之,大道通矣。六賊非六賊,六門非六門,何入何閉,如是如是。

三期好修行

       此次劫運,謂之三期,修行者,非出家修行,入山修道之謂也,乃是修其平習之品行,修其尋常之道德,修其將破碎之性靈,而復歸原狀也。凡人立身立命,必須行有條,而坐有禮,規矩井然。修其行,即修其德也,有德而有福,有德而有道,一人若此,十人效之;十人若此,百千萬人效之;百千萬人若此,天下人人效之,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成矣。

過了此不度

       此次三期,宏開普度,所有一、二兩期度回之四億,復墮紅塵,是以諸佛群仙,概降人間,不僅度人而已,而墮諸苦難者,亦期度返原來,是謂所普度,而收集原來種子也。在此宏開普度之期,倘仍不能覺悟,遵循正軌者,則重墮入輪迴,受此生、老、病、死、苦,又不知何時再開普度之門。斯時也,若能修其行、養其性、悟其道,由明而覺,即可跳出陰陽,解脫生死。如是者,必須悟透人我觀,無人我之分;悟透人物觀,無人物之分,亦無彼此高低,亦無男女壽者,倘有人我相、眾生壽者相、物欲相,即無法可以度矣。

難以出獄門

       逢此不遇之良機,而仍不能掃除貪、嗔、癡、愛、酒、色、財、氣、殺、盜、淫、妄種種障礙,則何能逃脫生死?生死既難解脫,即得永受輪迴之苦,欲圖衝破此劫網,必須具有大無畏之精神。大無畏精神者,不驕不貪,無種種障礙,方得養成其自然剛正之氣,剛正者,乃金剛之剛,柔中之剛也。凡懷抱慈悲,一無所住者,不論其有如何堅強者前來,或行謗毀、或圖侵占、或施抑壓,我絲毫不動其心,而以可憐可憫之心對之,彼無可我何,必為感化矣。
        凡人具有慈悲之志者,即有金剛之身心。金剛者,非鐵所煉成,乃取金而所煉成之剛也。此剛正之氣,然非即此金剛,是以五行之精煉而為剛,再合五行之剛,煉而為一,則為金精之剛。以金精之剛,化而為剛正之氣,無滯無礙,不垢不潔,包六合而無外,入塵濁而不染,此之謂金精之剛也。以何而成之?以不動而成之,既能不動,則可跳出生死,與諸獄無沾無染,至此時也,輕而又輕,清而又清,極樂無邊矣。然在此三期普度中不能受度者,從此之後,清者居上,濁者居下,永遠在諸苦難地獄中,不能解脫。吾願大眾,趁此時切實修持,離苦難而入極樂,豈不幸歟!


認我本來真


       本來者,原來也;本來真者,原來之我也。要認原來之我,必先識現在之我,要識現在之我,必先知此身自何而來。此身乃我父母所生,由父母撫之、養之、教之、育之。既知現在之我,須知父母之身心;父母之身心,無不仁愛者,無不慈悲者。
        我之父母既如是,我為我父母所生,要當以父母之身心為身心。而我父母之仁愛慈悲,乃由無量光中各佛性所發揚,然則我之身心,當亦為各仙佛所創造。既知有仙佛之身,必行仙佛之心,既行仙佛之心,則見其真。真者不欺,本來固如是也。既認本來之真,而行本來之真,即得大自在。

從此無墮落

       既認本來,即須立定腳跟,死守善道,死行善道。既云善道,何以言死?蓋人生既墮塵濁,無有不貪其生,爭逐於名利之中,其結果難逃一死。必須認清人生百年不過一死耳,既經入道之人,從入道之時,即須捨此一生,而救此一死。既捨其生,艱難辛苦何有哉?自古以來,凡聖賢明哲,英雄豪傑,創造者,莫不先捨其生,由此死字中產出,而成其大事業,大事業者,乃大眾之事業,而垂諸久遠者也。救此一死,為道之基,故無論何教,均有入定之門,既入其門,決無假真,既無假真,是非焉有?如是者,則不動其心,心既不動,則不垢不潔,豈有善惡是非?既無善惡是非,則大覺大悟,無掛無礙矣。既無掛礙,有何墮落之苦哉!斯時也,十方鎮靜,極樂無涯矣!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8288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