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期二版 貪熾迷本性,愚癡累死人(之一)

(節錄自局外禪音上集,瓦礫代金感動和尚ㄧ節)

       出了修竹軒,到了大殿,經過大殿的坪,到了池邊,噯也!叫了一聲苦呀!卻見池中那度橋上,有幾個和尚在那裡乘涼,他說:冤孽!冤孽!他們看到我,怎麼樣能走呢?只好走到橋上來,叫聲你們幾個大和尚還未睡呀?和尚說:我們剛才燒了菩薩的香,因天氣過於炎熱,我們在此看那半月色,照著半謝的荷花,有一點微風吹來,有涼又香,佛王你看,這不是清涼世界嗎?
佛王說:你們看著到清涼,以我看來,更為炎熱的。幾個和尚暗道:我們老和尚恭維他了不得;又稱他菩薩,又說他活佛,究竟不知這個小孩子有什麼道理啊!我們這個地方是清涼,他偏要說他是炎熱,我們就將這個炎熱問問他,看究竟如何?說得好來,我們就欽敬他,說得不好,我們弄他一番,是死菩薩。
        和尚說道:剛才菩薩說得是煩熱,是什麼道理,請你開示開示,但我們這個地方,是清涼的,菩薩不要說佛的清涼,我們是說這個地方清涼。菩薩說:我也說這個地方煩熱,就是你們的煩熱,和尚你看,池內那些荷花,早幾日的時候,多麼鮮妍,你看才過幾天,就這麼萎靡,再過幾天,更不知那麼樣的凋殘了,等到立秋已過,花又向那裡去呢?和尚你看,你們都是三、四十歲的人,就同這個花盛開一樣,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開,你們再過幾年,亦就萎靡了,也就沒有了,豈不煩熱嗎?
        你看天上半邊皓月,就同我一樣,皓月未滿,也是普照天下,浩月已滿,也是普照天下,千江有月千江影,萬里無雲萬里明,你看月亮多麼辛苦,東昇西降,毫無休息,月亮雖則辛苦,他出生甘露來,普度眾生;我來普度眾生,和那月亮一樣,煩熱是不能解的,但是這個月亮,煩熱雖不能解,而亙古長明,煩熱亦是清涼,這個便是煩熱即菩提了。和尚你們的清涼呢?
佛王說這幾句話,說得和尚啞口無言,只得說到:這個小孩子,真是厲害,他把他比成月亮,把我們比成殘花,未免把自己看得高了,他的話雖然是有道理,但是我總不相信他,和尚說道:菩薩你說得真不錯,但是我未有看到你的法,我們總有點懷疑,你現一點你的好法出來,我們就恭維你是菩薩了。佛王說:我並不叫菩薩,我叫寄塵僧,你們老和尚這些人,要叫做菩薩,我又沒有法子,不許他們叫菩薩,你們不相信我是菩薩,就叫寄塵僧是了。
        和尚說:那是不行的。
        佛王說:不行又怎樣呢?我法到沒有法,你看你們屋角底下,有兩股黃氣白氣,我想一定是前朝古人,埋了金子銀子在那裡,你們去拿幾把鋤頭來,我指示你們一個地方,你們去挖了出來,你們豈不是發了財嗎?不是比看法好多了嗎?我弄一點法把你看,曇花一現,又沒有了,你們把那金子銀子挖到,縱然是東禪寺的,你們最少也能分得千多銀子,若是挖得千多兩金子,你們不是發了財嗎?那時離開東禪寺,不願還俗嗎?
        弄一個小廟住了,幾多清閒自在,你們要走的時候,老和尚看見挖了這麼多的金子銀子,講天理良心,也要每人送他千多兩,才對得起人呢!你們要還俗的,有了這麼多錢,那裡還討不到一個兩個老婆呢?三年兩年,生個小孩子,就接替你們的香爐腳,樂享田園,將來你的命好,兒子做了官,你們當老太爺,老太太,辦個入學酒,那個時候,記不起我那個菩薩了,你們若記得起,請我這個菩薩來吃杯喜酒,也是好的。
        這幾個和尚聽到笑嘻嘻的說道:記得,記得。菩薩說道:你們記得快拿鋤頭來吧!那幾個和尚飛也似的跑到工人房,拿鋤頭去了。佛王見他去了,叫一聲山神土地,揭諦伽藍何在,我想幾個和尚,不是好和尚,我想借一樁事情來感化他,你們趕快把牆角的磚頭,變成金子銀子,磨他一磨。諸神聽了,叩頭遵命去了,等ㄧ會兒,那些和尚把鋤頭拿來,喜歡得了不得,說:說菩薩指示我們,在那一處地方,菩薩說:來來來,我指示你們一個地方,這裡就是,你們快些動手,時候不早了,你們快些挖,我等你挖到金子銀子,我才去睡覺。
        這幾個和尚聽了,喜歡得笑個眉眼皆合,大家用盡蠻力來拼命的挖,頃刻之間,已挖有一尺多深。有個和尚一鋤下去火星四射,慢慢的一挖,挖去挖來,對菩薩說道:挖了一大塊大石頭,菩薩說:對了,你把那塊大石頭挖開,底下一定是金子銀子了。可憐這幾個和尚,平時沒有經過苦力的,累得汗流浹背,連衣服都濕透了,有的把衣服脫了又挖,佛王看了,又笑又氣又可憐,好容易,把四、五百斤石頭弄開,現在出黃晶晶白亮亮的金子銀子,和尚好喜歡,倒身叩頭,有一個和尚,撿了兩大塊金子,雙膝跪地說道:這兩塊金子,孝敬菩薩吧!
        菩薩說:我年紀太小,拿不動,等你們的小孩入了學,我多吃杯喜酒就是了。你們快些拿畚箕來,一個人挑ㄧ擔,把你們的衣服拿出來,放在衣箱裡頭,這就是你們的了,老和尚還檢查你們的箱子嗎?你們小心挖,我去休息了。
        佛王進了修竹軒,邊走邊笑,今晚我亦未曾走成,這時候,走不到二、三里路,就要天亮了,他弄我走不成,我就弄他不能睡,況且又把清涼世界,弄得煩熱世界了,總之這個娑婆世界,是煩熱的,不是清涼的,我們剛才弄一點熱,也是他們要我做的,也沒有辦法,去休息一下再說。

註:文中佛王指 蕭師昌明夫子,為眾香妙國佛王倒裝,為挽三期浩劫而降紅塵。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384484
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