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期四版 撫今追昔(之ㄧ)

                文  亦晞

        今年(民國七十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農曆)是本教在台開山祖師 王公笛卿夫子百齡寶誕,從初四午刻起至十一日午刻止,虔誦真經七日,以資隆重慶祝。在這七天中,來堂叩壽弟子,總在伍百人以上,正祝當天,並舉行紀念館落成剪綵典禮,真是氣象萬千,盛況非凡。
        撫今追昔,想到四十年前,夫子隻身來台宏道,只有幾個同道,散居各處;當時不但物資生活困難,且行道環境亦是極為坎坷,有關機關因夫子能舉手回春,專治疑難雜症,招來很多善男信女,則認定其為邪教邪術,為害社會,故對其行動,有很嚴格的限制,不准治病,不准唸經,不准吸收徒眾,還常常被刑警叫去問話。經過八年艱苦的歲月,才得以「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名義立案,准予開壇傳教收徒。由於弟子中不乏政府官員及軍中將領,後來才受到尊重;於是,由高雄擴展至台北,再發展至嘉義、南投、台中、屏東… …等十餘道壇,這期間最得力的助手弟子,應屬秦開導師淑德了。
        當民國四十九年,夫子想去台北辦道,準備把高雄道務交給汪占寅開導師,而汪師卻要求夫子懇請 師尊賜光生協助。夫子說,不要急,光生就快來了!因夫子早已復性,具六通力,對一切事物,都能預知。果然,在半年後的五十年五月十三日,光生秦淑德女士來皈。她常對我們講述當時的情形,筆者將聽到的及看到的簡敘於后:
        秦老師皈依時,夫子在高雄宏道已近八載,生活仍是極為艱苦,而後經為蔣夫人及孔祥熙先生……等,治癒頑疾,才得以證實本教為恆古未有之玄妙救世良教,因而得以解除一切禁令,即逐漸進入宏道佳境。
        那時秦老師患癌症,還有個七歲女兒,於七個月時罹患小兒麻痺,尚不能行走也不會說話,家裡有兩個病人的醫藥費,加上兒女眾多的開銷,實在非一個工程師的薪水所能負擔:故而變賣從大陸帶來的金飾,存到地下錢莊,想賺點利息補貼家用,誰知卻被楊×虎黑心倒掉;幸得絕處逢生,經人介紹去王老夫子處求醫。可是,第一天夫子只要他拜菩薩,沒有治病,就叫他回家明天再去。他回到家想想很氣,那老頭子對別人很慈祥,對我真不友善,一定是看我窮,何必去受氣呢?明天不去了。但是,到了第二天,他卻又去了,嗯!夫子還是老套,要她拜完回家,明天再去。她想不透,老人何以對她如此?若真嫌她窮,為何又要她明天再去?第三天,她自己也莫名奇妙,怎麼又去了!這次上殿跪拜時,竟看到那照片上的菩薩笑著向他走過來,她嚇得回頭就往外跑,向夫子說:皈就皈嘛!皈依以後,夫子卻對她說:「你的病,我治不好,要菩薩給你治;你去向菩薩發個大願,然後每天要上殿自己治,病就會好。」,她想:「我又沒有錢,除了來佛堂做工外,還能發什麼大願呢?」於是,她跪在師尊前面說:「如果 師尊能將弟子母女之病治好,弟子願將此身,終生獻給道,決不食言。」
        十餘日後的一天晚上,老師夢見一個剃光頭、穿著我們道袍的人來對她說:「你不是要找菩薩治病嗎?我帶你去」。她就跟他走進一座大殿,很高很大,地上好像瑪瑙舖成,到處都是光滑明亮的;中間長桌正面,坐著三位菩薩。她跪下再拜說:「菩薩慈悲,若是我的陽壽未盡,請您看在我的孩子尚小的份上,讓我的病快點起來;假若我的陽壽已盡,也請您讓我快點解脫,免得拖累家人。」
        於是中間那位菩薩說:「念你一片至誠,就給你一碗藥喝吧!」接著要身邊的白衣童子(即白猿大仙)端給她一碗藥,她接過碗,老師回憶說:「好漂亮啊!是水晶做的嗎?我不敢確定,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漂亮的東西。當我把碗蓋蓋抓起來時,看見裡面都是一些活的小蜈蚣、小蠍子、小壁虎、小蝌蚪等,游的游,爬的爬,蠻可怕的,可是我把心一橫,想想反正是要死的人了,怕什麼!閉著眼就把它喝了!隨即夢醒,想著奇怪,怎麼會做這樣的夢?但是喉嚨尚覺有蟲在爬呢!等再睡覺,又作同樣的夢。醒來即刻向 師尊默禱:如果此事是真,就請再夢一次。」等再夢醒,她竟興奮得無法再睡了。見天一亮,就往佛堂跑,老人家尚未下坐,她在門口候著,等老人出來,就問她今天為何這麼早來佛堂?他將晚上連坐三夢的情形向夫子報告。他說:「好了!從明天起,你四十天不要來佛堂」。老師仍然將老人家的早點弄好,清理佛殿,掃好院子,回到家裡後,全身開始發癢,癢得出奇,兩隻手都不夠用,而且抓到的地方,馬上紅腫,漸漸的紅塊上的皮會裂開掉落。很快地就沒有一塊好皮了,連頭皮也不例外,一天要掉皮好幾次,所以早上起來,床上滿是皮屑,家人都把她當痲瘋女一樣的隔離,非常痛苦,她也不敢以面視人,中西醫都束手無策,三百塊一劑的中藥,像倒在石頭上。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0956
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