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期三版 悌字修身懿行錄 悌道明光後,徐行侍坐時;暮雲工部句,春草謝家詩;
豈有杯弓釁,休滋燭斧疑;事兄能盡敬,長長自相宜。


田真歎荊

        隋朝有一戶人家,田真、田慶、田廣兄弟三人本來合家居住,後來議論要均分財產,財物等都平均分配。廳堂前有一棵紫荊樹,枝葉很茂盛,兄弟三人在樹下商議要平分成三份,結果隔日天亮,原本茂盛的紫荊樹,已經整個枯萎了。
        田真感嘆說地道:「紫荊樹茂盛的枝葉本是同株而生,今日聽說將要被砍而分離,因此他才枯稿沒有生氣,做人的還比不上樹木。」田真因此忍不住悲傷,兄弟三人決議不分家又同居如初,並且更加友愛,兄弟不分家之後,紫荊樹又像之前一般的繁榮茂盛。
        李文耕說:「田氏兄弟長久合住,庭院中的紫荊樹也繁榮在一團和氣之中,至於要分財異居,則損傷了原本的和氣,就算沒有聽到要刀砍均分的提議,紫荊樹也應當會枯死。不久,兄弟決定同居如初,紫荊花又重新花開艷麗,豈不是和氣復回的明證嗎?田真以兄弟比喻樹的同氣連枝,是十分切近的。」

                          (選自八德需知初集)

李勣焚鬚

       唐代名臣李勣,字懋功,本姓徐,太宗賜姓李,因為幫太宗平定天下有功,封到英國公的爵位。
        李勣起初做僕射宰相官職的時候,他的姐姐生病了,他親自替姐姐燒火煮粥,一陣風吹起火焰回向他,把他的鬍鬚燒著了。姐姐說:「弟弟,家裡僕妾很多,你何必自己這樣勞苦,把鬍鬚都燒壞了,多可惜呢!」
        李勣回答姐姐:「那裡是因為沒有人來做呢,這種事雖然可以叫僕人來做,但是我顧念姐姐年紀老了,我的年紀也老了,雖然想要常常為姐姐煮粥,奉養姐姐,又能再得幾回呢?」
        李文耕說:「姐妹出嫁之後,喪服比兄弟們降低一等,然而姐妹本來是我父母所生,與我同氣,更何況父母對女兒幸福與否的牽掛特別多,真愛父母的人,沒有不愛惜姐妹的。李勣身為僕射,身膺高爵,功成名就,卻還是替姐姐煮粥服勞,即使鬍子燒壞了也不覺得可惜。閱讀她對姐姐所說的幾句話,溢於言外的愷惻天倫至情,是多麼的令人感動。」(選自八德需知初集)

公藝百忍

        唐代張公藝,九代同居,唐高宗詢問他家族和睦相處的道理是甚麼,公藝請求用紙筆回答,於是在紙上書寫一百多個忍字,進呈給高宗閱目。
        百餘字的忍字,意思是以為宗族間之所以不能和睦,原因是尊長在分配衣服食物時或許有不平均的時候,或者長幼間禮節有不完備之處,更有責人以所難而彼此生怨,就促成違背爭執。
        假使宗族間人人能互相容忍彼此間的不愉快,那麼家道自然可以和諧一氣了。
        李文耕說:「家庭相處之道,不是一個忍字就能完全概括,然而容忍本來就是爭奪的相反,可以漸漸感化對方。凡是厭惡嫌棄的開端,起初都很細微,但是結下惡氣,就會逐日加深憎嫌,穿鑿附會的構怨就會變大。只要能運用一個忍字就能化解怨憎,沒有煩惱的事了,更何況人人互相學習忍讓,那裡還有不和順的事呢?」
        張公藝治理家庭,更加有其他良好的規範,然而忍字的妙用,本來也是他持家的得利之處啊! 

                                                                                                                (選自八德需知初集)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738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