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期三版 一陣清涼風
                 文  翔荷

        五年來,皈依 宗主門下,雖然有精神療法可隨時醫病,然而有些病痛卻一直跟在身上,可是有些病況又好得很離奇。
        約莫有兩個星期時間,鼻塞使得呼吸不暢、胸口沉悶,伴有輕微心悸,講課略顯疲累吃力。想想過往,不曾有過心悸的現況,實在不明白那裡不對勁。
       最近接連聽說兩年前畢業的一位學生,車禍往生了,而且死況甚慘。我還記得那位男同學,以前不愛聽課、頑皮搗蛋的模樣,而且十分湊巧,我竟然在不知情的狀態下,認輔了他的妹妹,據說這位妹妹因為哥哥往生,心情受到打擊,而有憂鬱畏縮。
        以前為了告誡他們騎車謹慎,曾談起一個故事,並略帶玩笑地說:「做老師的學生有個好處,如果我知道你意外而死,老師會幫你超度。」真想不到,他竟然在我每年中元法會都會超薦的路段,意外慘死。接連兩天,剛好有他以前的同班同學回校探師,說起他的車禍事故,彷彿提醒我當時有點玩笑式的諾言,我想我是該為他做點事。
        十月二十四日回凌雄寶殿,在大殿參駕,一陣涼風從佛前吹面而來,我有點納悶,我的身體背向門口,如果風吹進來,應當是自背後過來,或是側面吹來,而不是迎面直吹,涼風一陣一陣吹向我的臉,眼睛有些酸楚,莫名的想落淚,似乎有一種不太明白所以然的悲傷。
        如往常一般行禮,默誦廿字箴言,既無禱告也無祈求,七遍廿字箴言默誦完畢,風也止息了,比較奇特的是,鼻塞順了,胸口舒暢了,心悸也平了。很自然的好起來,但是不明所以。
        那一天,我請陳老師先燒兩包往生錢送往出事的路段,並以學生的名捐獻香金壹仟元,祝禱他能有一分安定,明年中元法會再填寫資料為他超薦。
       故然,往者已矣,然而能為往生者略盡棉薄心力,應當是我們皈依宗教者的有為之處吧!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3170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