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期二版 無信於天,妄行夏桀亡國政 【信字心花故事集】 將騙謊心換個信心

                     文 ‧ 南山耕田

        「我代表太陽,你聽過太陽會熄滅嗎?太陽熄了我才會亡。」
日升日落的太陽,照耀萬物,已默默奉獻了百千億年,而發出狂語的人呢?他早已作古三千多年了。
        自傲是太陽代表的夏桀,是夏朝傳位十四代的君主。古來,君主被認為是天子,承賦上天領導百姓的使命,地位尊崇,權力特大,可以使百姓生,也可以使百姓死,然而天子應該是如何的天子,才是真實不欺、誠信無偽於天的公正天子呢?以夏桀的妄言妄行看來,天實在不認同未能信實代天行道的殘暴夏桀。
        夏桀生來力大無比,長相高大,勇猛好戰,彎曲的大鐵條可以輕輕拉直,也能赤手空拳把老虎打的鼻青臉腫,順從夏桀的指揮。如此勇猛的夏桀,做為一君之主,確實威武,只可惜他的心殘暴不仁,非但不能使百姓安居樂業,反而陷子民於水深火熱。
        夏桀好大喜功,對外用兵滅了許多不來朝貢的小國,又貪戀美色,著迷於有施氏第一美女妹喜,爲她動用大批民夫建造玉石雕砌的傾宮,且四處搶奪良家民女,鎮日沉溺在酒色之中。
        擁有聰明才能的夏桀,常想些殘酷的方式折磨人,設計了炮烙的酷刑,粗大的銅柱用烈火烤的火熱,再強迫犯人赤腳走過銅柱,任何一人一旦走上銅柱,皮膚便已燙的冒煙,來不及走時,早忍耐不住而掉入火堆裡活活燒死,聽到犯人悲慘的哀嚎聲,夏桀非但沒有憐憫心,反而樂的拍手大笑。
        為了討好妹喜,夏桀命令四方諸侯進貢美女,並且到民間尋找俊男美女,共掳略三千名稱為「像般」的男女到宮裡,供他們取樂。四方諸侯要負擔沉重的貢品、賦稅、美女,個個苦不堪言,人民的生活非常困苦,隨時有家破人亡的危險。
        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然而夏桀和妹喜卻在傾宮裡大宴擺席,享受非常奢侈的生活,通宵達旦的唱歌喝酒,全然不管宮外百姓的死活。
        狂妄至極且沉迷至深的夏桀,聽不進老臣關龍逢懇切的忠告,反而下令將他推出去斬殺。賢臣伊尹鼓起勇氣向夏桀進諫:「如果大王再不振作,恐怕夏朝會毀在你的手裡!」夏桀哈哈大笑的說:「我代表太陽,你聽過太陽會熄滅嗎?太陽熄了我才會亡。」狂妄至極的夏桀,欺天至甚。
        眼看夏桀已無藥可救,伊尹不再留戀夏朝,他率領一家老小投奔商湯,再也沒有大臣阻擋的夏桀,更加放縱,造一個裝滿醇酒的大酒池,又在大廣場種下許多樹木,命令僕人將串串的烤肉掛滿樹上,一片人造肉林,竟長達十里。傾宮裡的三千位「像般」必須按照鼓聲的指揮,趴在酒池裡喝酒,或者跑進肉林裡吃肉,以娛樂坐在傾宮最高樓的夏桀和妹喜。而那些醉漢們,有的便掉進酒池裡淹死了。受不了長期壓迫的人民,都開始向天詛咒,祈求太陽早點熄滅,好讓暴君夏桀早日滅亡。逐漸地,夏桀陷入孤立無援、走投無路的困境,九夷叛離夏朝,投向成湯革命軍的行列,眾叛親離的夏桀,不是成湯正義之師的對手,連續吃了敗仗,一路逃亡到長江岸邊,終於在安徵南朝被商君追上。仁慈的成湯,不殺害夏桀,只是將他監禁在南巢。
        再也不能過從前享樂生活的夏桀,鎮日悶悶不樂,三年後便死了,他不但亡了自己,也亡了建國四百七十一年的夏朝。賢能的大禹建立夏朝,傳承十七個君主,最後竟敗亡在荒淫無道的夏桀。默行無言的太陽,依舊按時普照萬物,而夏桀縱樂貪暴的肉體,早已腐化成灰。
        夏桀自負是上天所授命的天子,不信成湯能打敗他,結果廣獲民心的成湯不僅打敗夏桀,且開創統治天下六百多年的商朝。圖有聰明財力卻沒有仁心的夏桀,只知有天子,卻不知天命的真相,只知有上天,卻不知天心為何,他徒攬天子的權力,卻不明天的仁心,因此,荒淫狂暴的夏桀,對天無信,對人民無愛,最後天不理睬他,而人民唾棄背離他。
        上天的心是仁慈博愛的,太陽的光是無私普照的,他們對萬物都一如父母般照顧養護,夏桀身為天子,未能體察這份和善的天心,反而背道而馳,藉由天子的權威任意做為,逼的人民寧願太陽滅亡,也要跟自命是太陽的夏桀同歸於盡。是天子,沒有天子體恤百姓疾苦的風範,夏桀已背信了天,他未能信守上天仁民愛物的使命,反而極盡催折強取豪奪,這樣妄言妄行的暴君,早已離天甚遠,誤入歧途,不能真誠不懈執行天命,又怎配做上天之子呢?
        人受正氣於天,皆是上天的子民,如果真有天子,那也是上天願望有個仁賢公正無私的領導者,使所有人民更加安居樂業,祂所交付的,不只是一份權力,更重要的是一顆仁德的心。
        夏桀既然是天子,他便應該體察天地父母對他殷切的期盼,代天行道,代天養護教育好天的所有子民,而不是驕傲、狂妄、荒誕地蹂躪人民,使天傷心。因此,夏桀背信了天所付予的神聖使命,自賤為人君的身分,藐視無形天眼的鑑察,在他失信於天職,不能持守正道真行,已被物議沸騰,他的職權已失去威信,人民不再信任他是天子,詛咒四起,眾叛親離,事事潰崩,小者個人失敗,大者國家滅亡。
        看來,天子是不是天子,不在他所拳握的權力大小,不在他享有的財富多寡,只在他所恆持的心念,心念是天的仁心,是天的公正無私,他即是天所支持的天之子,心念是背信天的暴虐,是無信於天的虛偽不真,他即是天所厭棄的歧途人子。所以沒有打不敗的授命天子,即使能力搏老虎的夏桀,也必須臣服在新的天命之下。
        人有階級,天無階級;人有傲氣自恃身分,天無傲氣自恃身分。天所在意的,是人民能否以人心以念字與天心相印,只要人民體察人心,與之相印,人子也能取得天的信賴,交付他天之子的重責使命。
        成湯相較於夏桀,顯然對天信仰更加正確,他要子民網開三面,使鳥獸不至於被趕盡殺絕,仁德之心普及禽獸,因而得到人民的愛戴,紛紛投效他;他敬重祖先,祭祀慎重;討平放縱無道的諸侯國,解救人民離開水深火熱。信守天心的成湯,自然擁有更多民心,傳承天之子的新使命,使人民享有安居樂業的好環境。
        孔子慨言,一個人沒有信用,不知道他要如何立身處世。夏桀的妄言妄行,毫無天子的風範,如何能樹立天子代表的風範,既不能樹立天子良好的風範,他怎麼代表天之子行道於民呢?所以在敗亂的政令下,上下彼此輕慢,君先輕慢民,民忍耐至極限,當然不屑君的作為了。既已不屑而咒怨,又如何親近,終至招來悔慢叛離,開啟替天行道之事端而攻伐他。
        領導國家,要如孔子所言,處理政事應該謹慎專一而取信於民。人民既然相信天子受命於天,必然渴望領導者如天一般,體恤人民的疾苦,仁愛人民如天之養護萬物。夏桀不能鑑察天意,倒行逆施,捨棄對天的承諾,他的失敗,給予後世領導者深切省思,所謂天命並非恆久不移,人子還得修練作為,符合天意,才能在圓滿理想時,完成天命,否則,徒有階級的表象,卻沒有實質的善德天性,天也會把使命轉交給適任的人子。
        信實是做人的標準,信誠能感格神靈,切勿自負自誇,自作聰明,玩弄誠信於權術,自失於天,自失於人,將自敗康莊前程。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9112
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