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期二版 純孝虞舜,百忍全恕道 【恕字心花故事集】 將不良心換個恕心

                 文 ‧ 南山耕田

        虞舜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父親因為天生是個瞎子而需要人照顧,因此又續絃娶進一位後母。舜的後母凶惡愚昧,經常找藉口責打舜,並且在舜的父親瞽叟面前挑撥是非。後母生下一個兒子,名象,夫妻都非常寵愛象。瞽叟對續絃百依百順,有求必應,因此不但幫妻子虐待舜,其至想辦法要除掉他。象在父母的溺愛下,變得很狂妄驕傲,完全不尊敬哥哥,然而舜是非常孝順的人,非但不計較父母、弟弟對他得迫害,反而在犯小錯時乖乖接受父母的處罰,不過,父親如果想殺掉他時,他會趕快躲開。(如此是不陷父親於不仁)
        當時的唐堯,考察舜是十分孝順優秀的人才,便將娥皇、女英兩位女兒一起嫁給舜,想藉機會考驗舜的治事能力。象是好色之徒,他忌妒舜有兩位美麗賢慧的妻子,於是便和父母設下計謀,預備害死舜,以平分舜的所有財產。
        瞽叟命令舜去幫忙修理倉庫的屋頂,等到舜爬上屋頂之後,卻偷偷地把梯子搬走,接著在屋簷下放火,想將舜燒死或摔死。舜眼見大火快燒到自己身上時,急忙摘下頭上的斗笠,當作是降落傘,從屋頂上跳到地上,平安地逃離危險。這次陰謀失敗之後,瞽叟又命令舜去替他挖井,舜愈挖愈深,象則趁機把一大堆土石倒進井裡,想要活埋舜。瞽叟與象歡天喜地的回家,準備和後母一起瓜分舜的財產。舜乃吉人自有天相,當他發現土石不斷落下,井口被堵住時,他一面奮力地爬出土石,一面努力地 挖掘另一條地道,很順利地再一次平安逃生。
        當象已住進舜的房子,彈奏舜的寶琴時,竟看到舜安然無恙的回家,他很驚訝而虛偽的說:「我正因為想念哥哥而難過呢!」舜歷經兩次生命危機,非但不怪罪父母、弟弟,反而更加孝順友愛他們。堯對舜做種種的磨練和考驗,使得全國的教化變得非常淳樸,百官辦事都井然有序,因為舜的謙抑,不僅百姓愛戴舜,四方的諸侯和賓客也極為敬愛他,經歷二十年的證驗,堯放心的將天子之政交予舜,正式開啟中國傳賢不傳子的「禪讓之治」。
        舜真可謂是出於泥而不染的聖潔之蓮,如此惡劣的家庭環境,非但沒有在他的心靈裡下仇恨,反而淬勵他足可擔任天下重責的堅毅力量。舜之父、弟弟不能以如心恕舜,以暴虐的手段趕他離家自求謀生;以凶惡的計謀要拔除眼中釘,加害舜的性命;以爭鬥的狹隘貪念,要瓜分舜的家產,種種不可思議的悔辱,不可形容的誹謗、不可遭受的毒手,不可言論的挑撥,都沒有折損舜真誠的孝悌之心,一切的磨難出自至親之手,而舜皆納于恕道,不因為父母不仁、兄弟不慈,便放棄為人子的本分,為人兄長的友愛,持續維持本身性靈的純潔,而在日常生活種種的考驗鍛鍊之中,完成自我的修行,修到一份純孝的至善,修到一分百忍大化的功夫,修到能肩挑天下之治大任的能耐。
        享福以吃苦開始,化解冤怨從忍耐開始,能忍下惡境的苦況,才能在惡境現前時,不起爭殺互毀的惡念,並且將心比心設想他人,設想大局,設想自己不受傷害的純潔性靈,而將難受的怨氣消化於無形。
        父可以不恕子,而子不能不恕父;弟可以不恕兄,而兄不能不恕弟,也就是別人可以對不起我,然而我卻不能對不起我自己的浩然正氣,如果別人錯了,我便遺忘本分也跟著踏錯,那麼我也不過是一般見識而已,只是被人的錯誤拖著跑,一起淪落罷了。
        舜有超然的大化忍功,成全了超然的恕道,又修到純孝的境界,在舜的身上,可看見廿字的修持,環環相扣,息息相關。因為忍得下磨難,而能以恕道精神寬恕不仁不慈;因為以恕道精神,而能難忍能忍,忍的下又化得開,因為有忍、恕功夫,而能盡孝父母,慈愛弟弟,最終得到父母的歡欣、弟弟的敬仰,這其中又有忠於本分的修持、明辨大是大非的智慧、不受污染的聖德、正己化人的涵養、排解歷山百姓紛爭的義理,為人民幸福設想而禪讓天下至公博愛的心胸,與仁愛天下的用心作為。
        舜在日常生活的修行,成就了和的圓滿,和家、和人、和天下。一個人優美的修持,不僅使週遭的人得到歡欣,也使天下獲得安穩幸福,更使自己的性靈返本歸一,合天心、人心,達到天人合一,祥和圓融的真善境界。因此,不要看輕日常生活這個小我的存在,佛菩薩時時告誡我們,生天堂、下地獄,造作都取決我自己本身的作為,「我」如果不能看淡怨氣,學一個恕道精神,反將怒氣糾結在心,盡將他人看做自己的仇敵,想盡報復之法,做盡殘虐之事,那麼爭鬥纏殺到最後,免不了是你死、我死,死盡浩然純潔性靈,死盡人身,有一日人類如果因此滅種,也是理所當然啊!想想這種自造的可怕困果,怎麼不慎思?怎能不慎行?怎能不學學舜的忍、恕之道,設想他人的幸福,也設想自己不墮落惡到的幸福。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4364
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