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期一版 陰安陽泰祈清平 普渡法會功德高
                   文  翔荷

       
「余歸天之時,曾囑弟子,目今之世,道德淪喪,度人匪易,唯有度靈較為簡單,應力願普渡之路。」(1) 宗主倒裝凡塵四十九年,奔波大江南北,縱然皈依弟子無數,卻還感嘆度人不易。在此末法時代,五倫崩散、四維不張,人心執迷極深!佛有心度人,奈人卻無心自度,要轉化人心,十分困難。 宗主本相乃眾香妙國佛王,有緣倒裝 蕭師昌明夫子(2),於紅塵中櫛風沐雨,力挽巨劫,只盼眾生都能回頭,不赴沈淪,「十大願力」悲願無邊,「刺肝割股」忘我無私,如此勉力、如此難捨能捨,猶有難以度化的愚頑迷心。
        師尊昌明夫子歸空之時,曾叮囑弟子,度人不容易,只有度靈比較簡單。人常有一種不見黃河心不死的頑固,再者酒、色、財、氣四惡癡迷至深,勸他捨離癡迷,談何容易?況且尚未見到黃河,不到死期,那能相信虛名假利一切是空。無形道祖言:「論道昌明,其法尊嚴,為何遭如此之失敗?乃因人難度耳!上等之人,自有福報,災病鮮有,其根本不受度;中等之人,皈依聞道,總以似是而非,懵懵懂懂,結果反患妄想,致自戕其身,自毀其靈;而下等人,自以為一生窮困,已經還其前因,受苦受難,已經在修,何必再多費周章?結果眾生皆迷失而不知,可悲也!」(3)修道不分貧富貴賤,然而人因貧富貴賤等級不同,各有自己的障礙,一直在輪迴中來來去去,不能修道煉真,返本歸一。人之難度,佛也大嘆可悲。
        度靈何以較為簡單?靈失去人身,陽間的貪戀已失,有的飄飄盪盪、無依無靠,十分可憐;有的墮入地獄,受刑受苦,十分難受,如「血湖之鬼,有頭無身,有身缺肢,腥臭無比,湖深九十九丈,湖寬無垠,鬼哭而悲唧之聲不絕......,有者沈血湖中千年,有者百年......。」(4)地獄慘狀,慘不忍睹,千年、百年,苦刑極深,缺身缺肢,形已破碎,如此哀慘,當然渴望受度,此時伸以援手,對靈而言,是千載難逢的恩典,自然樂意受度。
        宗主度靈,期在陰安陽泰,用心良苦,陰盛陽不安,雖說度靈較為簡單,但調和陰陽,再設法度人,仍舊是一件重責,而且精誠不至,金石不開,皈依弟子,如無心度靈,即使比較簡單,也會變得十分困難。
縱觀凌雄寶殿開光以來,度靈無數,八十七年開光四十九日法會附帶超荐,受超薦亡靈有參億捌千零玖佰壹拾貳名;八十八年中元法會,共薦拾參億伍仟捌佰陸拾肆名,法會光諭並預示九二一大地震「刹那無遠近,午夢一迴驚」之警示,此次法會各地經懺,功果浩大,所超薦眾靈,靈數驚人;八十九年中元法會,共超參拾柒萬零拾名,乾坤先祖先宗戚友等,已達蓮花勝境,亦有封職接引者(5)
        由以上觀來,無數的靈因各壇德門弟子同心協力而受惠無窮,每年,我們誠持孝思超薦祖先戚友,固然可貴,不過總合祖先的靈數,畢竟極少數,與參億、拾參億,甚至參拾萬相比,都是少數,所以,我們竭誠參與中元法會,虔頌真經,不只是替別人的祖先念經而已,更是懷抱慈悲願力,廣度幽魂諸靈,是一件和平陰陽的大事,也是一件為自己修持功德的好事。歷年光諭訓示,虔誠有佳不亂者,乾坤各有記功添果,可說是靈與人有無同樣受惠。
        「三期浩劫,延至午未交替,即行收緣了道。在凌雄會議決定,三期度完,永不再啟獄門,所有地獄鬼,皆需待申會復出,最後隨天地同歸於盡。......,未會之後,升者福地而遊,沈者永難回頭,希各忍和而啟靈明。」(6)「至今雖延康之數,已到延不可延之數也,再三、四百年間,風火齊來,水土不收,故芸芸眾生,必須把持現在,修己大願,求福報於千百年間,以免劫持不穩而落洪荒之悲。」(7)收緣了道之日,已經不遠,在急迫有限的時間裡,要救度自己上升福地,修持功德,只能求多不能嫌少,一個人要培功立德修養有限,各壇齊聚眾力和心而為,功德浩大。
        度靈的重責,無形的難處,佛菩薩都替我們擔起了,有形的虔頌真經容易做到,這麼容易做到的功德,如果還存色相捨棄不要,那麼能有多少功德可度自己上升福地呢?所以,頌經豈是念給別人的,當我們為別人付出時,第一個實得好處正是自己。三、四百年,以宇宙的時間而言,剎那即到,此時不勤做功德挽救未來的自己,更待何時?

附註:
1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35。
2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70。
3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15。
4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45。
5參八十七年至八十八年凌雄寶殿光諭。
6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25、26。
7參光明之路,基隆市天德堂恭印。頁49。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5108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