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期四版 悲念小黃狗(之二) (續43期四版)

                       文 ‧ 鳳舞翔荷

        因為還有一些掃除的工作尚待處理,只為小黃看了約莫五分多鐘,也不知療效如何,默念著:「願佛菩薩庇佑你」幾句祝福的話,便又趕著去忙未完成的工作。
        隔日到垃圾箱看看,只看到滿箱垃圾,望不到小黃,無法推想牠的結局如何,也許被垃圾車帶走了吧!
        約莫再隔二日,小黃蹦蹦跳跳地竟然出現在我面前,活力充沛的樣子,好像沒生過病,記得病重那時,弄了點東西要給牠吃,牠連聞一聞的力氣都振作不起來,沒想到牠竟然又活著回來,而且是脫離死關,一付生命力旺盛的模樣。找了點東西給小黃吃,牠吃的很開心,看來讓人很放心。
        原本預想小黃的勒痕會自己癒合,可是癒合的情況卻不樂觀,有一日牠仰起頭來,才發現牠咽喉的地方,已潰爛成一個不小的破洞,真不知道牠是怎麼維持呼吸的。那潰爛的地方持續發炎,並且有腐敗的惡臭,心裡老想著帶牠去看看醫生,又顧忌被家父知道會挨罵,另外雜事纏身,也就擱延下來。
        雖然那處破爛的傷口不小(直徑少說有五公分),卻不妨礙牠飲食,只是牠再也吠叫不出聲音,吠叫時猶如乾咳,在護衛這片院宅時,可以乾吠個好幾分鐘。
        冬去春來,春盡夏至,小黃更加成長,時常在黃昏時等在路口,一聽到我的車聲,便活蹦亂跳的跑過來迎接,當然牠最期待的是我會帶些食物回來給牠。有時候,牠仰起頭來,我看見牠的傷口,聞著一股臭味,心理思考時,小黃便會垂下頭去,低垂眼睛,不敢注視我,甚至別過頭去沉默著,感覺有點自卑。
        夏日午後,我打掃前院,小黃懶洋洋躺在圍牆邊,看起來消瘦了,因為肋骨又呈現出來。停下打掃工作,招手叫小黃過來,牠乖乖走過來,病懨懨的,咽喉的破洞又發炎了,腐臭直傳進嗅覺,隨手以掌光及無形針幫牠做一番療養,牠很乖的躺下來,看著看著,牠閤上眼像要睡著了,這時有一隻小昆蟲飛到小黃的傷口處,停在邊緣,此景嚇了我一跳,因為牠差點就飛進了小黃黑暗的咽喉。一樣看五分多鐘,我拍拍牠,默念祝福的話,便去忙我的工作了。
        隔日小黃精神明顯地好轉,像往常一樣蹦蹦跳跳,之後日益壯碩起來,傷口也沒有特別的感染,牠就這樣知足安樂地過日子。
        近十二月時,打聽到鹿港有一家動物醫院,決定帶小黃去就醫,雖然牠的傷口有些癒合,但直徑三公分的破洞,是不可能自己完全癒合的,擔心牠會被感染,或者發生小蟲子飛進咽喉的意外,終於逮住一個機會,可以送小黃去診療,找了一個大紙箱,準備裝小黃,小黃看到我,總是熱切地跑到身邊,這時也不例外,我一招手,牠立刻奔跑過來。當我抱起牠要放進紙箱內時,才發現矮種的小黃竟然體重不輕,而且肌肉很結實。站在紙箱內的小黃,微微發抖,卻不吠叫,雖然牠不知為何被放進紙箱,但似乎很信任我,所以任憑我如何安排,一路上都很乖、很安靜。
        到達動物醫院時,黃醫師看過小黃猶如被氣切的傷口,很是驚訝,還擔心貿然替小黃縫滿傷口後,小黃因為早已忘了從鼻子呼吸,會因此窒息而死,而且縫隙太大,縫合後小黃的頭部會抬不起來,黃醫師很謹慎地決定分階段縫合,我相信他的專業,很信任地將小黃交給他。
        乖透了的小黃,到醫院一點都不吵,黃醫師替牠打麻醉針,牠也不曾吠叫,可能有點害怕,所以明顯顫抖著。黃醫師很誠懇,我很放心,相信他會給小黃最好的醫療,想著過幾天就可以將更健康的小黃接回去,因此忘了拍拍小黃安撫牠,也忘了默念祝福的話,用最大的信任將牠留在動物醫院,接受手術。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674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