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期四版 悲念小黃狗(之一)
                文 ‧ 鳳舞翔荷

        小黃因為生就一身土黃毛色,所以人們都呼叫牠小黃。牠的母親不知何故被放逐,之後一直駐留在我們這片屋宅的附近,撿拾一些剩菜剩飯,有時候我會從學校帶些飯菜回來偷偷餵牠,因為牠很神經質,時常亂吠,尤其是夜晚,那種歇斯底里的吠叫,很擾亂寧靜。
        過了一段時日,牠竟然生了一窩小狗,四、五隻小狗差不多同一種毛色,柔弱的與母狗相偎相依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母狗生育後餵養小狗,幾乎榨乾牠的精力,十分消瘦,肋骨支支可數,一雙憂悒的眼神,感覺老是蹙著眉頭。雖然如此,牠卻很盡責,將小狗們保護得極為周到,牠如果在外覓食,一旦聽到小狗的吠叫聲,必定立刻轉身,奔回小狗的身邊,呵護狗兒。鄰居見牠營養不良,曾特地煮一份補品滋補牠,笑說是爲牠做月子,但由於牠並非被收養的家狗,三餐偶有不繼。
        有時刮風下雨,母狗又外出覓食,好心的鄰居會用紙箱將小狗裝著,搬到淋不到雨的地方,或用舊衣物爲牠們襯著取暖,以免被風雨傷害。
        小狗張開眼睛了,顫顫危危,活活潑潑,向四周的環境探索遊玩,稚嫩的吠聲,嬌弱的體態,畫面逗趣可愛,牠們緊緊跟隨母狗,懵懵懂懂的認識這個世界。
        有一回,一群小孩到這個地方來,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對著小狗又叫又跳,個個都想抱牠們玩,一會兒追著跑,一會兒抓著逗弄,使得母狗緊張慌亂,幾回之後,一隻小狗不知怎麼的竟然被一片大木板壓死,小孩自己跑走了,小狗則被我埋在電線桿下。
        再來呢,有人想要收養小狗,便有身手矯健的大人想從母狗的身邊將小狗抱走,母狗驚嚇地狂吠不休,追著人跑,小狗也驚嚇地四處逃竄,然而母狗的護衛能力,終究敵不過大人的力氣,小狗被帶走了。最後只剩一隻小狗沒人收養,被留下來。
        被留下來的小狗就是小黃,牠跟隨母狗在這片屋宅的圍牆邊生活著,跟母親一樣撿拾剩菜剩飯,以及我偷偷放置的飯菜,因為家父很不樂意我養貓養狗,我總是像做賊一樣,暗地裡餵食。
        小黃逐漸長大,差不多一年,牠就開始獨立,也不再跟隨母狗,母狗並未離開太遠,不過牠又懷孕了,重複另一次生產的操勞。
       鄰居原本養有一隻大黑狗,小黑在護衛自己的地盤時,對小黃不太友善,有時準備給小黃吃的食物,小黑兇狠地低吠幾聲,把小黃趕走,然後自己大快朵頤。在這種情況下,我會站在小黃身邊,守護牠吃夠了,再讓小黑過來吃,這樣的情況持續一段日子,小黃長得越來越壯,小黑也習慣牠的存在,偶而玩一玩,不會趕牠離開前院,只有在吃食時會略有爭搶之外,其它則相安無事。
        小黑很能看家,活動範圍不離屋院前後,夜晚更不會讓陌生人隨意侵近,小黃也有看家的本事,作息和小黑差不多,這裡是小黃出生成長的地方,大概已被牠認定是家了。
        有一天,小黃跑到我面前,突然發現牠頸脖上有一圈勒傷,很整齊的一圈傷痕,看來是被人綑束過,樣子怪嚇人的,令我甚是吃驚,猜想牠不知如何使盡氣力,才掙脫束縛,跑回來了。
        受傷的小黃,有時會咳嗽,不過精神還好,本以為牠的傷口會自動癒合,所以沒想到立即帶牠去縫合,後來傷口發炎,牠的精神明顯地變差,但吃東西還不成問題。那時,已接近過年了,我一個人忙著大掃除、貼春聯,整整累了五天,才能喘息告一段落,在我把一包垃圾提往垃圾收集箱丟棄時,發現小黃奄奄一息地倒臥在箱底,差點沒壓著牠。小黃見著,只乏力地看我一眼,便沉重地閉上眼皮,幾日沒注意牠,牠瘦成皮包骨,在寒冬裡不住地顫抖,擔心牠瑟縮在箱底,會被不知情的人,以垃圾將牠掩埋了,於是拍拍牠,想要牠離開,可是牠動也不動,可能是沒有移動的力氣吧!
        觀察小黃,似乎病重,正在做生死最後的掙扎。不忍牠可憐的模樣,我隨手以掌光罩在他身上,雙掌一接觸,立即感到濁氣沉重。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734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