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期四版 全身性蕁麻疹療癒的過程(之一)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文  吳鳳凰


        七月七日是重建區夏令營報到的頭一日,尤特颱風對彰化沒有影響,但是氣壓很低,天氣晴朗而悶熱,跑來跑去做些活動攝影,不自覺的汗如雨下,逐漸地脖子愈來愈紅,好像過敏一樣,有點搔癢。
        七月八日,手指頭冒出幾顆小溼疹,會癢,只是幾小顆而已,沒有在意。
        七月九日、七月十日,小溼疹的搔癢沒有好轉的現象,兩手手指及手掌反而像發蕁麻疹一般的紅腫起來,耳朵也是,擦拭灑淨水雖然可以止些癢,但紅腫卻退不去,觀察不適愈加增強,七月十一日掛秀傳醫院的皮膚科門診,打算先由專業醫生斷診,再到寶殿療養。門診醫生一看我的雙手,立刻直斷是黴菌感染的蕁麻疹,三分鐘內便果斷的開好藥單,也沒仔細聆聽我其他部分不舒適的症狀,還說要用藥三個星期才會好。
        我的不舒服不只是紅腫發疹而已,兩隻手臂也酸軟不適,隱隱覺得有濕寒之氣;還有喉間到胃部這段胸口,氣總是堵著,打嗝排氣,不如以往順利,會悶痛,以指頭按壓,博動就好像心臟跳動一般的猛烈。自覺不是一般的蕁麻疹,但是很難再向那位直斷的醫生說明什麼,況且他還開出高價藥給我。
        離開秀傳,轉往寶殿請陳老師為我療養,陳老師替我看病的反應頗為強烈,又為我祈請佛水回家飲用。西藥既然已經拿了,有形、無形並用著,吃吃看,也許好的快。
        十一日晚上吃下口服藥,外用膏塗抹腳背及腳指,雙手仍用灑淨水擦拭,因為手要做很多事,討厭藥膏油膩的感覺。隔天早上再多服用另一種口服藥,紅腫的癢痛沒有比較好,外用藥塗抹在腳上的效果,和手上擦拭灑淨水的效果差不多。一、二個小時後,走起路來的感覺輕飄飄的,頭有些暈眩,十點多到寶殿看病,陳老師替我療養時,初時感覺還好,後來人漸漸虛脫,由高椅子換到矮椅子,卻更加嚴重,撐不下去時,只想到二樓躺著休息。
        當陳老師攙著我往二樓移動時,踉蹌著腳步、半閉著眼,彎著背,勉強地踏上台階,每一個腳步都要陷入昏迷,意識硬是撐著保持清醒,直到躺上床鋪。陳老師做了些急救療養,勸我別吃那些藥,我了解自己容易對西藥過敏,答應不吃那些藥了。陳老師請佛水給我喝,再睡一個多小時,精神好許多,也可以開車回家。
        有些病痛,我會去找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中醫問診,交換意見,這次也去請教他的診斷。老醫師說這是肝、腎的濕毒火激發出來的,開三帖煎劑給我服用,為求藥效速度更快,一天服下兩劑。喝下中藥後,腸子很明顯的蠕動,發出響亮的咕嚕聲,之後連續腹瀉,紅疹似乎有好一點點,但是體力去掉大半,胃口也沒了,一直想睡,拖垮體力又腹瀉不止,無法做事,決定停止服用中藥,專心一意尋求精神療養,並且針對中醫師診斷的病症祈請布丹及佛水服用。
       七月十七日,玄功療養巡迴普渡,轉到鹿港義診,我前往支援,這時正是發疹極為嚴重的時後,不僅雙手紅腫搔癢,一雙大腿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腫痛,癢得難以忍耐,痛的極不舒服,彷彿透入骨髓,無法形容,而且碰到水後,更有一種難受的痛。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1428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