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期四版 廿字生活化 生活廿字化(之五) (續51期四版)

                 文 ‧ 曾力裴

「懺悔蹂躝生物不仁之罪」: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卻以殺生為尚。人殺人也就罷了,還要殺遍所有的生物;如果為活命還情有可原,可惜大多是為了遊戲。人從平地殺到高山,又從河川殺到海洋,想著都慚愧的不得了。美國一位早期的歷史學家-柏克曼,寫了一本書紀錄他自己二十歲時和他的表哥到蠻荒的西部草原狩獵野牛的經過。書非常生動好看,只是他們對殺野牛是一點也不手軟。那時「蓬車西征」才剛開始,西部草原上還是遍佈野牛群。野牛供給印地安人一切生活必需品,由吃到穿的,所以印地安人有殺牛的規矩,幾千年來人牛相安無事。白人看到牛多,殺來多愉快呀!譬如在歸途上,柏克曼一行紮下營地,為準備足夠的肉乾作糧食。不過等到存糧辦的差不多了,他們就開始為殺而殺,牛過來了,某一人會懶洋洋的起來,拿管獵槍去把牛殺了,只割下牛舌牛尾,其他的部分就給狼享用了。看了這些敘述,真有老大不忍的情緒。

「懺悔欺壓弱小不慈之罪」:

        中國近兩三百年來積弱不振,受西方列強的欺壓也夠了。世界上國與國之間有的是厲害關係,而幾乎完全不講「慈」的,我們不必寄望太多。不過以後中國強了呢?是不是也會欺壓別的國家呢?在民族主義中國父強調中國強了之後要濟弱扶傾;到目前為止,中國民國還真扶助過一些國家,似乎我們注意到慈悲。
        不過中國人對自己中國人似乎不甚慈。在國內詐欺之事頻傳,在國外中國人只挖中國人牆角,一點也不合作,這情況是實在的,卻是說不通的。難道是因為彼此了解,所以好騙嗎?

「懺悔忍心害理不覺之罪」:

        真正的「覺」,大概是一種無可形容的空靈境界,除非親身體會過,很難知道。不過人生在世,數十年間實在不算長,那麼在這一段時間裡怎可浪費時間去爭、去計較呢!人生下來,轉眼又要歸土,生生死死,把這一點看透了,也就算初步的「覺」吧!
        古來想不開的人實在很多,如竹林七賢中的王戎,大家一定想他既然是放蕩不羈,絕對是什麼都不在乎。其實不然,王戎家有一顆果子非常好吃的李樹,他賣李子,卻從來不怕麻煩,一個個的果核取出來,只為了不讓別人得到種子,也種出同樣好的李子來。一個人偏狹到這種地步,也是叫人嘆為觀止了。
        再說曹操有一位歌妓,聲音清、高而美,可惜恃才而嬌。曹操受不了她的氣性,想殺了她,卻又捨不得,留下吧!又不堪其辱。於是特選了一百個年輕女子來學唱,果然不久就有一位新人達到這位歌妓的成就。於是她難逃一死。這些事,說起來曹操真是草菅人命,可是這歌妓又何曾不是看不透呢?
        現今社會上,不就是太多人覺得自己所得太多!有錢人的想權,有錢人的想錢,結果產生了金權政治。使得私利遠在公益之上。想不到金錢與權力是如此輕易的就讓人墮落了。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2442
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