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期一版 春祈法會光諭 (之ㄧ) 植基蓬萊,建樹幾十春秋,大道之興,邪魔而必隨,道性堅定不懼魔考;
若是俗事煩重,道性微弱,法會誦經不過流雲曇影。

災劫較去歲而甚,火火同攻,水不相濟,剎那風雲煙障;
急修善願立舉善行,可危而無險。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歲次壬午國曆五月初三日(農曆三月廿一日)午刻(恭錄於凌雄寶殿)

一炁宗主    諭各地乾坤子暨善信等:
        祈福經,降太平,老幼安寧,風調雨順宇宙明......
天德宏揚,正氣皇皇 (1),顯應塵世,惠澤十方,廿字聖跡,萬古流芳,乾坤毓秀,日月明光,菩提廣種,大利陰陽......
        今藉春祈功德近圓之期,以喻一敘之:經功超然,祈達上乘,法喜而充滿,大眾一心,致祥和正氣而凜然,不偏不倚大公而無私,慈雲靄靄,佛光普照人間,教道昌盛而不衰。本教在蓬萊,建樹至今,幾十春秋,有賴諸賢忠貞不二,護大道而勤壇,故而如此之聖也,皆為諸子勤修勤宏之功也,僅此以勉以告之。
       事有相對而立,大道之興,邪魔而必隨,所幸,諸子乾坤道性而堅,不懼魔之所為也,吾乃欣然,此次功德浩大,當挽諸劫而救人物,乾坤願宏誠虔......,執事有序而無紊,經班調排,其美有佳,慰哉樂歟!唯有少數而失期,可見俗事而煩重,所謂法會誦經,不過流雲曇影而已矣!嗟乎!此乃道性之微,良 (2)可嘆.......,哀哉!悲也!災劫較去歲而有甚焉,火火同攻,水不相濟 (3),災劫踵接而來 (4),剎那 (5)風雲 (6)而煙障 (7),哀哉,四大劫 (8)之中,在在 (9)可怖,若要避劫消災,大眾急修善願而立舉善行,雖有危而無險,倘若黃梁 (10)仍酣,(11)痴迷不悟,則石崇金谷一炬成灰,因此仙佛及吾不忍玉石 (12)而同焚,特以喻以告之。
        廿字可抵諸劫,寶筏願度有緣,願爾輩,急登道岸,希聖希賢,是所願矣。慰哉!今此見吾教乾坤,為人為己勤修而不斷,不畏艱難,不為力拙,更不畏牛步善緣,而在五常惡劫之中,救人物於萬千,諸子功德,義舉善方,皆為眾生之苦厄,慰哉,樂歟,此乃修道之人之責矣,更不愧廿字佳子也,僅此喻以勉之,賜乾坤加福延春,舉家康平,此諭已畢。

文昌帝君
孚祐帝君    同降德門乾坤:
        功德近圓,神人歡顏,消百劫滅罪愆 (13),風和日麗樂長年......此次功德, 宗主欣悅,諸佛仙真而讚云:氣燥罡風 (14),諸等寒火而攻,為大眾蒼生重災減輕,小苦而辛,吾乃與諸乾坤秉廿字、駕蓮船普化三千,世道祥和,諸事順遂,戶戶安寧,和樂融融喜歡顏,畢。

【注釋】
1. 皇皇:美盛顯明的樣子。
2. 良:甚、很。
3. 濟:救助。
4. 踵接而來:比喻事情不斷地發生。
5. 剎那:比喻極短暫的時間。
6. 風雲:比喻變幻莫測。
7. 障:遮蔽。
8. 四大劫:地震、洪水、水災、颶風。
9. 在在:處處。
10. 黃梁:黃梁夢,比喻虛幻縹緲無法實現的夢想,也用來比喻人生富貴短促無常。唐人小說(異聞錄枕中記),故事裡記載:有個潦倒的書生名叫盧生,在邯鄲道上的旅館,偶然為了貧困的嘆息,湊巧有位道者呂翁也在旅館居住,呂翁聽到盧生的嘆息,交給他一個睡枕,叮囑他枕著睡覺,自然會順境如意,那時旅館主人正在煮黃梁飯,盧生枕著枕上睡去,做了一個美夢,夢中走到一個不知名的國家,娶一位崔姓女子為妻室,功名很得意,官囊極豐厚。崔氏所生的兒子,也是極不平凡的人物,盧生享受了五十年富貴榮華的生活,才生病死去。當盧生在夢中病逝時,卻在枕上欠伸醒來,看見呂翁坐在身旁,而旅館主人的黃梁飯還沒煮熟,這時盧生才知道剛剛享受五十年富貴榮華的生活,不過只是一個時間很短暫的夢。
11. 酣:沉浸舒暢的樣子。酣,音ㄏㄢ。
12. 玉石:美玉及石頭。比喻賢者和愚人。
13. 愆:過失。音ㄑㄧㄢ。
14. 罡風:天空極高處的風。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340
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