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期二版 石崇私心夢酣癡,金谷一炬成灰煙

【公字心花故事集】 將自私心換個公心

                
 文   南山耕田


        西晉石崇原是世家子弟,承祖先餘蔭,曾任荊州刺史,憑著長袖善舞與心狠手辣的個性,一方面結交權貴,一方面貪贓枉法,在刺史任內,除了依仗權勢和地方之便,強取豪奪之外,甚至劫掠客商,以致金銀如山,珍寶無數。卸任後,石崇在洛陽城郊金谷園中,耗費巨資構築亭台樓閣,栽種奇花異草,命名為「金谷園」,過著極盡奢侈富足的生活。
        晉武帝太康初年,石崇奉命出使交趾(今之越南),途經白州,夜宿雙角山下,以十斛明珠聘得數女,擁有能歌善舞、聰慧靈巧、艷麗動人的美女梁綠珠。綠珠深受石崇寵愛,卻也為石崇惹來意外禍害。
        西晉時期皇室極為腐朽,晉武帝司馬炎荒淫無度,大族王愷、石崇互比奢侈,王愷用米漿洗鍋,石崇用白蠟當柴。石崇想要以財富炫耀於世,常與皇親國戚競奢賽寶,爭奇鬥艷,王愷用紫紗布做四十里的屏障,誇耀自己的多金,石崇便用上好的錦做五十里的步幛。有一回晉武帝賜給舅父王愷一株二尺許的珊瑚樹,王愷當成天下至寶,跑到金谷園向石崇誇示,不料石崇嗤之以鼻,漫不經心的用鐵如意將它敲碎,王愷勃然大怒,責怪他為何那麼忌妒,石崇不慌不忙的命令僕從,把家中珍藏的珊瑚樹都取出來陳列在桌上,高三、四尺的有六、七株,二尺許的更多,石崇任由王愷挑選,目瞪口呆的王愷隨便掏了一株,便悵然若失離開金谷園。
        積聚大量財富的石崇,經營美倫美奐的園林,錦衣玉食舖排特殊的氣氛,使川流不息的賓客,人人盡興而歸,都以做客金谷園為榮。
        石崇宴客,常使美姬殷勤勸飲助興,假使賓客拒絕不飲,便認為勸酒的美姬誠意不夠,怠慢客人,立即喝令家丁將勸酒的美姬推出去砍頭。有一次建威將軍王戎與鎮南大將軍杜預在金谷園中宴飲,王戎雖不勝酒力,仍為淚眼相向勸酒的美姬勉強喝酒,杜預則適可而止,任憑勸酒的美姬聲淚俱下,也不妥協,他有意要看看傳言是否屬實。果然石崇手勢一招,勸酒不力的美姬被架出去砍殺了,杜預心如鐵石,石崇竟因此連殺三位美姬。
        晉武帝在位二十五年,後宮良家女子不下萬人,他縱情聲色,掏空身子後一病不起,晉惠帝即位,有野心而毒辣的賈后弄權,撩起紛亂十六年的「八王之亂」,最後趙王司馬倫僭即帝位,昔日舊屬都成了洛陽城中的新貴,有一個叫孫秀的與司馬倫狼狽為奸,很受寵信,官居中書令,倚仗勢力作惡多端,他聽說金谷園中豔姬綠珠能歌善舞,美慧無雙,派人向石崇乞請割愛相贈,石崇難以割捨,又不便得罪孫秀,為求自保,想要先下手為強,進行有計畫的反擊。
        石崇結合潘岳、外甥歐陽健仔細研究,推論與司馬倫同父異母的兄弟司馬允,一向與司馬倫不和,慫恿他起兵討伐,有成功的勝算。一番你來我往,司馬允中計被伏胤刺死,骨肉相殘的鬧劇快速落幕。司馬倫下令清除餘黨,孫秀帶領大隊人馬團團圍住金谷園,尚與綠珠開懷暢飲的石崇,措手不及,毫無招架餘力,綠珠為表忠貞,當場墜樓而亡,石崇則被押到東市行刑,一門皆死。
        當石崇就刑前,長嘆道:「奴輩貪我家財耳!」,押送的小吏回他:「慢藏海盜,冶容誨淫,古有明訓。早知財足以害身,何不散結鄉里,而紅粉誘人,更不可刻意炫示於人,以自取羞辱。」石崇聞言不能回答,只有悔恨不已。
        酒、色、財、氣,稱為四劫,石崇沉溺在四劫之中自造禍業,雖然一時富可敵國,睥睨世人,然而驕縱招來意外時,一切令他依恃傲人的權勢、物質,都變成害他喪命的禍害。
        論職位,石崇不過一介刺史,竟憑著長袖善舞的鑚營能力,任意強取豪奪,任意劫掠客商,以極端惡質的心術手段,刮削他人來充實自己,所作所為非常私心,以私心要將天下財物據為私有,將金錢做為個人私用,好揮霍奢侈向人炫耀。在亂世裡,倫理、道德敗喪,良知被私心蒙蔽,彷彿陷入野獸叢林,弱肉強食,自負權貴者,不斷自我膨脹,一介刺史,可以如此做惡害人。
        論才學,石崇通音律、懂藝術,能譜歌會教舞,能設計美姬眼飾,金谷園中亭台樓閣、奇花異草、植荷養魚,蓄猿飼馬,與賓客飲酒賦詩,逍遙自在,才學可謂聰明。可惜石崇為富不仁,空有才情,卻無慈心,為顯示招待賓客的貴氣,強制美姬勸酒,逼賓客接受熱情款待,為要呈現自己虛情造作的誠意,不惜用砍殺美姬的性命作為要脅。一種私心的假誠意,可以作賤人命,濫殺無辜,私心的權謀,是如此寡情毒辣。
        石崇目中惟我獨尊,只有私心,沒有公義,只知有我一人的享受,不知有他人生存活命的義理,貪求富貴炫耀眾人的成見太深,以致沉溺慾海,走入偏旁,不可自拔。石崇顯達的富貴權勢,正是一場虛幻不實的黃粱夢,夢中榮華不可一世,死限一到,只是一場空境,他諸惡皆行的戾氣,積累惡業臨頭,一瞬間,豪奢的家產被抄沒一空,不能割捨的美色也香消玉殞,甚至一門皆死,累及家人。當石崇就死前責怪別人貪圖他的家產,反招來小吏一番道理的教訓,小吏教訓他錢財足以害人身家性命,何不分散鄉里,與人廣結善緣。無權勢的小百姓,比富可敵國的石崇懂理,只不知將死的石崇,是否從黃粱夢中醒來,懂得這番道理,在黃泉路上,他的靈魂有新的領悟。
        凡人造惡,權勢小的造惡少,因為濫權造惡的機會少;權勢大的造惡多,因為濫權造惡的機會多。掌大權擁富貴,是塵俗得意之事,然而這分得意猶如走鋼索,一旦逾越大公無私的境界,也會讓自己跌得滿身碎骨,甚至墜入鐵圍城,千百年不得出脫,金谷園繁華至極,對驕肆狂傲而又無知天理的石崇而言,不過是一座自造罪惡的鐵圍城,不值得世人羨慕啊!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5482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