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期二版 天道好還,王母識天心;假公濟私,子孫遭禍殃

【公字心花故事集】 將自私心換個公心

               
南山耕田

        明朝錦衣衛王佐和同班的陸松是很知己的朋友,兩人相繼死後,陸松的兒子承襲父親的職位,依仗權勢,一味假公濟私;王佐的兒子才能平庸,已經沒有什麼地位,卻吃喝嫖賭樣樣都會。
        王佐家有一所別墅,佈置的很雄麗,陸松的兒子存心想要霸佔,便和王佐的兒子商量賣價,王佐的兒子無可無不可,只是有老母做主,事情談成了僵局。陸松的兒子狠下心腸,誣陷王佐的兒子和盜賊勾通,將他們母子都捉起來,開堂審問。
        王佐的母親跪爬在地,慢慢挨到案前,訴說自己的兒子是如何的為非作歹,在旁的兒子聽了,說:「孩子被人陷害,性命都要不保了,您老人家怎麼反而替別人說我不對呢?」王佐的母親回過頭去罵他。「畜生,死就死了,還多什麼嘴!」她指著陸松兒子坐的交椅,對兒子說:「你父親從前坐著這個位子也有好多時,做這種仗勢欺人的事也很多,所以才生你這個不肖子,淪落到這種地步,天道好還,你還想活命?」王佐的母親聲聲畜生長、畜生短,罵得自己的兒子低頭無言,陸松的兒子坐在交椅上,背脊直冒冷汗,囁嚅說著:「你... ...你們... ...一起回去吧!」此案後來不了了之。
        攀上權勢而不作威作福的人,真屬難能可貴,如果不是明白因果,便是懂得了天心,品德純厚。
        一般權勢在握的人,一種是因為擅營權謀逢迎拍馬,所以扯上人際應酬的衣帶,登上權勢高峰,這種人本身熱衷爭奪,本來結黨營私,仗勢欺人慣了,一旦權勢在握,只有變本加厲的損人利己,所作所為全憑私情,很少能顧到天道好還,報應不爽的道理,因而沉淪在聲色貨利的爭奪中,耍弄陰謀詭計,不理會損害別人的殘忍,只管積聚自己的利益,最終逃不過恢恢天網,鬼神揭舉他的惡狀,拘提他的魂魄,落得下場淒慘,石崇、王莽都是這樣的人物;近人由社會週遭觀察,也不難發現積資鉅萬、連續攀登高位的人,在短短數年之中,破敗家產或是惡疾纏身,自高高在上,墮落為低低在下;另一種不解公義的人,本來也許不那麼私心自用,還能暗摸著良心做事,不至於膽大妄為,但是權力容易使人腐敗,一旦有機會沾染上權勢的好處,浸泡久了,又受人逢迎巴結慣了,便逐日模糊了是非觀,左右了意志,遺忘了無價之寶的良知,於是乎馳逐紛拿,只營求對自己有利的事,慢慢結黨謀私,也成了一個墮為下流的私心者,共赴沉淪去了。
        鳥爲食亡,人為財死,人爲貪私,不顧身家性命盲目的追求,即使到死仍然不能覺悟,就是陷溺沉淪在慾海之中,佔居一個顯要地位,以為圖謀來的都是自己分內該得,便迷昧了羞恥之心,在無形裡被司命扣除記算,一旦累世之福享盡了,悲慘即來,有的死,有的還要禍殃子孫,總之,一切不當取得的財貨,都必須因各種意外抵押回去。因此,不要以為無形果報是看不見的,便任意妄為,在冥冥中消福積惡竟不自知。
        王佐、陸松身為錦衣衛,早習慣依仗權勢,假公濟私,生養的孩子也不成材,一個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個庸懦無能。王母眼看兒子性命都沒了,指桑罵槐痛罵王佐,借天理之報應,暗諷陸松將來的下場,虧得陸松還有幾分聰明,停止住這一分貪婪,留下王佐性命。
        以私害公並非虛言,本來想佔盡權勢活得更光彩的人,後來卻結局淒涼,古今例證比比皆是, 宗主明言,私心的為害很大,不僅害命,也墮落性靈。在公、私的取捨之間,需要一份保全未來的遠見,不能只貪戀眼前的近利。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2257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