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期四版 廿字生活化,生活廿字化(之三) (續49期三版)

           
     文  曾力裴

「懺悔貪婪不厭不廉之罪」:
        我們常說「廉恥、廉恥」,一個人不廉就沒有恥,如收受賄賂的官員絕不把什麼「對國家人民的責任」擺在心上,為了錢,什麼都可以出賣;好賭傾家的人,妻子兒女也成為可以交易的財產;翻開現在的報紙,社會版上的犯罪消息莫不是為錢所驅使,加上新聞炒作,更是前仆後繼,仿效不斷了。
       俗話說:「儉以養廉」,儉是心裡惜物,而不是一錢不花,對身之物,抱著有也可,無也可的人。有也不用得意,無也不用慚愧;得不到的不會難過,不必心心念念都是想著如何把某些東西得到手。且想一想,陶淵明自從辭了彭澤令回轉家園之後,日子過的多麼適意,千百年來,人們還是羨慕著他,羨慕他那種超脫的心境;另外早於他的石崇,生活奢華得不得了,還日日與皇親國戚比富,令人不免嘆其求死有術。將心比心,一個心境幸福愉快的人,會像石崇那樣任性胡為不知進退嗎?富貴買不到平安,廉而不貪的人才是樂境。

「懺悔黑暗欺心不明之罪」:

        通常做了不該做的事,與其說是見事不明,不如說是自己騙了自己。因為人人有個良心在,只要問自己的良心,就該知道,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可做的。或者有人要說,人生際遇不可能像一加一那麼單純,但人生實在是被自己弄複雜的,譬如說人人所批評痛罵電視連續劇吧!劇中人物命運操在編劇的手裡,任何「不合理」的情節都可能發生。可是罵歸罵,看的人依舊很多,那麼,可能劇中人仍能反映出眾人的某些影子呢!人是自己的人生編劇,往往不自覺的種下荒唐的因,等到果報來時才大哭喊冤,卻不想想以前是如何昧過良心的。
        晉時,賈充的繼室妒忌心強,一天賈充回家,一眼見到奶媽抱著幼兒,很高興的逗弄了一會兒。他的妻子遠遠瞧見,以為丈夫和奶媽有私情,就把奶媽給殺了。想不到那小還不肯吃別人家的奶,竟餓死了。以致她一生無子。說明男子三妻四妾固然讓女人無法忍受,但為了一點小事就把人殺了,實在是太狠心。由此例推想:人如果盡著放縱自己,發洩怒氣,則什麼事都做得出,結果就太可怕了。
        再說,欺負別人的人都自認聰明絕頂,以為別人都逃不出自己的算計,其實在有形無形中,欺的都是自己。所謂旁觀者清,冷眼看著他翻雲覆雨,不過自取滅亡罷了。

「懺悔凌辱孤寡不德之罪」:

        大家都知道這個笑話,「男人在外頭受了上司的氣,回家罵老婆,老婆罵孩子,孩子則只有拿貓狗出氣。」層層下壓,凌辱弱小。再則多少搞笑的卡通片、滑稽片,都以欺負得對方無法還擊為笑源。為什麼我們看了別人受欺會笑?難到世上的天性中都有欺人的傾向?我們豈可不處處小心,不要傷人成習還不自覺。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5096
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