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期四版 全身性蕁麻疹療癒的過程 (之二)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續48期四版)

                       吳鳳凰

        雖然自己帶病,疹發得嚴重,而對支援義診,既不畏懼也未顧忌,仍舊為他人看病,所幸臉部沒有發疹,不至於嚇人。
        當自己專注為他人看病時,精神都在病患的身上,會忘記自身的不舒服,可是一旦閒下來,東搔癢西搔癢不舒服的知覺,又會冒出來。台南宋媽媽宋道長抽空位我療養,她看病時很專注細心,第一次為我療養時,她的臉及手都麻了。宋道長安慰我這是排除體內毒素的好現象,不要怕、不用擔心、要忍耐,她自己身體也曾經歷過,比我更嚴重。此外宋道長建議我可以帶些巡迴普度佛水回去外洗,她說明道監一雙手紅疹發癢多年,試過一些方法都沒好,這回將巡迴普度剩下的佛水,拿去浸泡雙手,竟然紅腫的疹塊全消散了。道監說這普度佛水的藥特別不一樣。
        秦老師得知我的病況之後,當日中午時間沒有午睡,她為我請教她的好友「松仙」,松仙開出七味藥給我煎洗,七味藥草分別是:蒼朮七棵、艾葉七枝、柳枝(帶葉)七枝、黃花咸豐草七棵、老檀香(如手指粗)七支、車前草七棵、嫩竹枝(帶葉)七枝,用水熬煮,再以藥汁洗滌全身,一日洗三次,連洗七日便會好。(蒼朮買不到全株,以七大片替代)
        當時藥材一時備不齊,暫時擱著,倒是聽從宋道長的建議,盛裝佛水回家洗淨紅疹。第一次試洗過後的感覺果真比較舒適,頗有止癢的效果;另外,夜晚睡眠時,以無形膏貼在大片腫起的紅疹上,隔日早上醒來,雙腿大片的紅腫都消平了,轉好很多。
        七月十八日,台中關老師到鹿港支援時,特地帶來一瓶於子時祈求四十九日的觀音菩薩蓮花水給我,據說專治皮膚病,可以擦拭也可以喝。這瓶蓮花水聞起來有股近似百香果的淡香和清甜口味,口感十分好喝。
        十九日,手部和耳朵的紅疹開始好轉,臉部卻開始發疹,有些紅腫,只要不經意輕輕畫過,立刻出現浮起的紅疹,用灑淨水擦拭,紅疹會很快消除,不至於太怪異。二十三日,眼睛開始不舒服,持續三、四日眼皮浮腫,眼球結膜發癢發紅,眼睛部分點眼光水,好轉的效果不錯,眼皮部分擦灑淨水,疹消的很快,有一次擦過淨水不過十幾分鐘,外表即恢復正常。
        二十三至二十六日巡迴普度已轉往大城鄉,我每日仍以普度佛水淨洗全身,並且大量飲用佛水,一日約有三至四千西西,再內服特請的布丹,整個療程,完全不離精神療養法,每日各道長或關老師都會抽空為我看病一次。這段時間,大腿的紅腫已經退去,偶有不適,也只是零星的發作,倒是背部膏肓穴延伸到手臂以及脊椎的地方,酸痛的極不舒服,夜晚貼上無形膏,隔日就會好轉很多。無形膏貼著,有時熱出汗來,但貼住酸痛區的部分,紙面的觸覺是冰寒的,感覺背部的寒氣很重。
        二十六日是巡迴普度最後一日,支援完這最後一日,腳掌底斜方肌反應區腫痛的非常厲害,踩地走路會有障礙,忍不住抓搔之後,無以名狀的難受,沁入心肺,所幸浸泡佛水,可以減輕痛苦,再以無形膏包裹,撐著點能夠持續忍耐。
        巡迴普度結束後,已沒有特別的佛水可用,幸虧排毒發疹差不多好了十之六、七。松仙當時所開的草藥,承蒙關老師及台中道長厚愛,已經找齊,開始熬煮藥汁洗滌,一日淨洗三次,續發的紅疹都有改善,腫的厲害的腳掌,腳趾在浸泡藥汁之後,腫痛逐日消去。
        二十幾日來,疹自頭頂到腳底,周身巡迴發作,有些地方發疹好了之後,會重複再發第二次、第三次,但是重複再發的病症會一次一次減輕,而且好的更快。發疹有時也會呈對襯性,左手發那個地方,右手便發同樣的地方,腳也是一樣,有的在反應區,有的在穴位,有的則不一定。有的是大片的疹塊,有的是一叢小溼疹,溼疹在好轉時,會自然乾掉。
        腳底最不舒服差不多四至五日,接著快速好轉,再來輪到腳踝至腳背,持續使用藥汁浸泡,四、五日後好轉很多,七日份藥汁洗盡,好了十之八、九。發疹的程度也愈來愈輕,外表看起來都正常了,但餘毒未盡,有時搔癢隨意一抓,立刻浮起一條紅丘疹或者一整片,不過起的快也消的快。有幾次每到傍晚,喉嚨便痛得很不舒服,疼痛還連接到內耳,這時候選擇多吃布丹、多喝佛水,貼上無形藥膏,一晚過去,白天醒來,疼痛消除了,但是一到傍晚又會重複疼痛,我也重複前面的方法,隔天又好,四、五日過去,這部分全好時,也算度過了。在發疹期間,牙齦變得比較敏感,牙線刺激時,跟手指抓皮膚的反應近似,有些灼熱。
        八月九日,排毒一個月,差不多好十分之九,手部已沒有紅疹,也不搔癢,但是肌肉如果用力(如扭開瓶蓋),接觸瓶蓋的部位,肌肉深層有難以言喻的不舒服,有些是痛的感覺,有些無法說明。十日至十六日,身體會搔癢的情況更少,可是流汗的感覺很黏,即使才剛洗完澡,皮膚也是黏溚溚的,手指頭就算不流汗,也是很黏膩。胃部上方常有飢餓感,吃下東西還是一樣,氣有時堵著,打嗝很不順暢,無法將氣排出,在胃部氣海的地方貼著無形膏,情況會改善。
        自發疹來,不曾停過服用布丹,最難挨時,一日六至八包不等。頭一次特請的布丹,據陳老師說燒煉七個小時,別於一般的六小時,那二份布丹,吃起來味道較重,不在五味之中,不明白是什麼味道,如果吞得慢,很容易灼燒咽喉黏膜。第二次後所請的布丹,味道就沒那麼重了,而且隨病況好轉,布丹的味道更輕更溫和,到八月底,布丹共服十份。
        在整個療養過程,不管布丹吃下多少包,都不會有副作用,精神、體力都很正常,即使為他人看病也沒有妨礙,這方面是有形醫療欠缺的境界。
        時入秋序,天氣較為清爽,皮膚不再有黏膩感,就算流汗,也不會黏溚溚,歷經四、五十日的排毒不適,正式告一段落。
        宗主獨創的精神療養法,有獨到之處,如此詳盡的證例,可供有形醫療一分參考,西醫頭痛醫頭的專業,不免偏失;中醫把脈調理,也有不及之處,精神療法整體醫療,在全身的醫療上卻很周全。
        生病固然有難受的時候,但每親身實證一次精神療法,對病理的了解便更豐富,痊癒後的感受更加歡喜,像經驗一趟奇妙的旅行,是一場豐富的收穫。以我之身,證我佛之法,願望世人有更環保而寬廣的醫療大道。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384562
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