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期二版 以忠規正,孔子求仁而得仁 【忠字心花故事集】將狡猾心換個忠心

                 
 文 ‧ 南山耕田

        曾經,孔子對政治懷抱理想,尤其在春秋亂世之中,他期待一展長才,貢獻國家,重振魯國,並使百姓安居樂業。
        魯定公二年,秋季天氣異常,九月底就降下大雪,許多莊稼被凍死,魯國都城內的雉門和兩觀被大火燒毀,連年內憂外患,民不聊生,人心浮動。孔子眼見魯國亂象橫生,內心十分憂慮,決心要為魯定公出謀獻策,輔助他治理國家,他誠懇的進諫魯定公,憐恤百姓以穩定人心,重整綱紀而安邦治國,懲治奸佞小人,加強教育……等。魯定公對孔子的遠見欣然同意,但受到相國季平子的阻擾,遲遲未受到重用,直到季平子去世,因為南宮敬叔的推薦,魯定公將孔子收為家臣,並委任他做中都邑邑宰。
        孔子帶幾名學生就任中都邑署,勵精圖治,審理幾件棘手案子,三個月不到,市場交易公平合理、童叟無欺,人們懂禮、知恥,上尊老、下愛幼,一切井然有序。甚至魯國大旱,很多地方無法耕種,中都邑在孔子與學生的用心之下,按時播種,不受旱苦。夏季暴雨成災,孔子及學生們又督導農夫排水防洪,度過水患,因此秋季有了大豐收,農夫對孔子視如神仙,十分感恩他的厚德。
        後來,魯定公召回孔子,令孔子出仕大司空,再任大司寇,掌管剿賊、判刑下獄的大權。孔子任內盡心推行周公制定的典章制度,以禮制使黎民歸服,合民心、順民意,魯國風氣有了很大轉變。
        孔子受到重用後,魯國有很好的改善,周圍各國對魯國刮目相看,使得想要稱霸諸侯的齊景公坐臥難安,後悔當初沒重用孔子,他恐懼魯國進一步強盛,將對齊國造成威脅。
        黎鉏猜透齊景公心思,獻上計策要離間孔子與魯定公,刻意挑選一隊女樂工送到魯國。魯定公貪慕酒色,偕同相國季孫斯身著便服,出城去欣賞齊女的歌舞,大受媚惑的魯君,聽不進孔子勸告不可接受齊女的忠諫,收下齊國別有心機的一百二十匹馬,與八十名舞女。將八十名美女接入後宮之後,魯定公朝夕同女樂相處,宴享歌舞,一連三天不升朝問政。
        孔子期望魯國重振古風,掃平亂世、恢復周禮的理想破滅了,內心十分沉悶,本來還懷想著魯君會重新重用他的可能,但是祭天的郊祭禮結束後,魯定公沒有派人送祭品給孔子,孔子心知魯君不會再重用他,因此毅然決定離開魯國、想要對周公的屬地(魯國)有所貢獻的孔子,無望之下,感傷的唱起:採摘甘草在首陽之巔,人的假話千萬不能信,趕快聽信忠言勸告吧,編造的假話怎麼能當真。
        孔子帶著幾位學生出走魯國,到達魯國和衛國的交界處時,席地撥動琴絃,悲憤地唱到:那些女子的口,逼得我不得不出走,上了美人計的當,難免有破敗的憂愁。何必傷心落淚?悠哉游哉去度我的春秋。
        孔子離國十四年,周遊列國,闡述仁德禮制,然而人心分崩離析,固然孔子的人格學識受人景仰,但是以利益霸權為考量的各國諸侯,都與孔子擦身而過,未能落實天下為公的精神。十四年後孔子返回魯國,繼任的魯哀公初時欣賞孔子,後來又疑懼孔子的明睿,仍然未能重用孔子,在政事上,孔子的理想,始終缺乏明君而光芒有限。
        聖人應世運而生,常於亂世之中解救人民倒懸之苦而來。春秋時期,諸侯割據四方,彼此爭戰不休,孔子應世而生,奔走列國,以恕道精神,勸諫諸侯,推行仁政。亂世中,周天子君勢薄弱,諸侯群雄並起,互相傾軋,倫常崩壞,天下失序,蒼生陷入苦境,掌權掌勢者,陷溺在謀權奪利之中,無法為人民的安定幸福設想,此時孔子懷抱廣大理想入世為官;企望重整典章制度,重建倫常次序,推行仁恕精神,為天下蒼生謀幸福。孔子甘冒生命危險,遊走列國,不辭奔波勞苦,內在動力,正是一股植基忠於為天下萬民謀幸福的心念,因此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即使受人取笑,仍然勇往向前。
        孔子以倫常之道為人群的教則,正好可以在倫常傾壞的亂世裡,扶正人心,挽劫救難,只是忠臣易得,明君難逢,掌權得勢者,不是迷戀做霸主,就是貪慕酒色,少有崇高的理想與志節,不能理解天下大公的本義,所以孔子超越國界,超越世俗的知見曲高和寡,遭遇嫉妒,遭遇猜疑,呈現徒勞無功的折騰。
        忠臣為了顧全國家,不計算個人的利害,敢直言勸諫,也不為保全祿位患得患失,而具備高瞻遠矚志向的仁德忠臣,心量涵容宇宙萬物,不只以國君為重,更以萬民為重。孔子雖是魯國司寇,更具有扶正天下倫常的天職,當魯定公及相國季孫斯不能領悟齊國人要崩壞魯國的惡計,接受齊人贈送的女樂,而怠惰朝政時,孔子以宏揚大道為己任,出走魯國,去訪尋明君,孔子的舉動,並非違背忠臣的職守,而是忠於為天下蒼生籌謀的志節。況且,周天子雖然有名無實,孔子仍不忘周朝天子 、不忘周公,不忘唐堯、虞舜……聖王賢者一脈傳承的仁德禮制,仰慕過去的大同世界,冀望建立未來的大同世界,所以魯君未能知人善任,又豈是孔子能夠自陷愚腐而助紂為虐呢?
        從古至今,賢人智者生不逢時,死於非命,不被重用的人很多,當共鳴點不同的時候,即使勸諫是正確的,卻不一定會被接受,像伍子胥忠告夫差不可中了美人計,像比干勸諫商紂王不能暴虐,他們忠直的結果,是惹得慘死的下場,然而,在萬民幸福前途之前,在為人臣盡忠職守的責任之下,又怎能不陳述中正的事理呢?固然聖賢人先知先覺的明睿機栝,不被昧心者所了解,但是他們的德香有如生長在深山老林中的幽蘭,就算沒有人聞到它的香氣。它依舊散發著芳香,有仁德修養的人,即使一時窮困潦倒,也不會因此改變氣節,仍然散發著品德的芳香。再者,聖賢人並非為為官職的權、利而做官,職位是聖賢人一展抱負的墊腳石,孔子周遊列國,困於陳、蔡,絕糧斷食,忍受窘迫飢餓,難道是慕戀做官嗎?先知的大公無私,豈是俗人所能了解。孔子既是水晶尊者倒降而來,亂世裡堅持獨醒,即使獨木難支,也要堅決支撐著,並且將所知所聞毫不吝惜的廣傳弟子,他奔波諸國,企望輔佐明君的苦心,只不過是期待大同盛世的再現,與忠誠的為天下人謀幸福啊!
        四時為何忠於自然的運轉,因為自然大公無私;自然為何是萬物之母,因為萬物受到自然仁慈的撫育。君是治理國家的主子,可貴在為全國百姓造福謀利,賢人輔佐有道的明君,可以匡正國家,在義理上,都是為人民設想。但是像夏桀、商紂這樣暴虐的惡君,如果再幫助他做惡事,那不是將人民推向更苦慘的水深火熱嗎?所以忠字不可以誤用,公義、私利有天壤之別,聖人如孔子應世而生,那裡會捨棄公義選擇私利呢!
        物體的香氣是順風,才能得聞的,聖賢品德的芳香卻處處可聞,即使逆風也可以遠播,甚至超越時空,萬古流芳。
        雖然在政事上,孔子未能完成理想,但是透過開放平民教育風潮,以有教無類的博愛精神,廣傳了他的思想精微,樹立萬古人師典範。透過教育,透過刪詩經,訂禮儀,作春秋等等作為,教化了千古萬民,肉體雖然歸化塵土,精神卻與日月同在,輝耀永恒。幾千年來,政治上有多少君侯、達官貴人,生時叱吒一時,死時寂滅如灰,肉體隨塵土腐化,精神也無聲無息,那能與孔子並比,又如何像孔門儒學法脈傳流悠久呢?
        人的志氣不同,造就的精神力量光輝也不同,孔子的志向在仁德、在恕道,在天下為公,一生遭遇無數阻擾、挫折、違逆,但至人是不受塵俗磨損志節的,他堅持理想,所以造就理想,古今都有理想與孔子精神相近者,探究孔子的思想,宏揚孔子的精神,孟子的宏辯,正是繼踵孔子應世而生,開展長舌在亂世中撥亂反正。
        時至今日,孔子深富哲理的學養典範,猶是明珠燦爛,守禮節、與仁恕,盡為萬民謀安定幸福的忠誠,正是端正人心符合天心的精神內力,真理亙古不變,孔子闡揚的義理,今日依舊是於濁流中可以支撐的砥柱。
        大理想的成就,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眾生的共業,豈是少數人可以扭轉歸無,孔子五十歲得知天命,領悟大事的可為不可為,將政事的改革理想,轉移到普及教育上去宏揚與傳承。畢竟人和才能政通,各諸侯的國君、達官貴人們的心志,多數只謀求私利、私權,大眾的心不能和諧一致,又如何能在這種不調和的情況下,實現大同治世呢?
        六十歲的孔子,一聽到別人的言語,便能分辨真假,不受是非擾亂耳朵的清聽;七十歲時對任何事情能夠隨心所欲,卻不會超越規矩。即使在政事上未能通暢理想,將恩澤施加給廣大的百姓,但韜光養晦將自身的品德修養好,表現在社會上,留下一個好榜樣,也值得他人仿效,更能作為志同道合者的精神支柱,使萬古洪流裡浮沉的賢者,有精神上共鳴的力量,而不感寂寞,而有自我勉勵向上追求更高境界的撐持,由此,孔子的智慧照耀千古,求仁得仁。先知總是獨行在眾人之前,但不寂寞,因為長江後浪永遠不乏景仰的追尋者。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9612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