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期三版 忠於道:領航者與迷航者(之二) 【忠字心花故事集】將狡滑心換個忠心

(續57期二版)

                     
 文  南山耕田

        行於道上,在返回晶白一片的心靈故鄉,途中各有不同的景致與試煉,有人迷航在聲名的掌聲裡,有人迷航在財務的積聚裡,有人迷航在女色的媚惑裡,有人迷航在求取長生不老裡,也有人迷航在做一位新格局的開創者……,種種不離貪瞋癡的惑瘴,都使人迷航。然而亂世猶有忠節之人,即使末法時代,人心極易浮動變志,包桂文老師卻是一位鞠躬盡瘁,經得起試練的領航者,從北京趕往黃山為師守墓三年,並且一生以師志為己志,任重而道遠。
        包老師並非 師尊親自皈依的弟子,皈依不久, 師尊已經坐化黃山,沒有機會親浴師訓,然而他發願步行到黃山守墓的志願卻十分堅定,一個時值二十七歲的青年,在戰亂之中,通過重重關卡,跋涉崎嶇,步行近一年的時間抵達黃山。守墓期間,專心研究經典,打坐練功,十分專一精進。十年後回到北京寓所與家人團聚,因緣際會開始為人看病,功效顯著,逐漸傳開 師尊的治病妙法,結識許多人物,包含高官與國家主席,其中也指導許多登門拜訪求救的氣功師,啓發多個現代氣功派別的形成,並且擔任多個氣功研究會的顧問。
        三十多年為人醫病的過程,包老師不分貧富為人解除病苦,甚至遠道而來的求醫者,還會安排他們在家中短住,照料飲食起居。醫病之中,包老師明正言順毫不掩飾地說明自己是天德門人,受教於蕭大宗師門牆,並運用哲學與科學研究的精神,詳盡說明治病原裡,一切言行舉動都奉行 師尊所傳示的法理,即使推動先天之氣為人治病,令氣功界大放異彩,名震中外,仍然不卑不亢的守志不渝,依舊不忘自己是天德門人,不忘自己師承何處。亂世之中,天德弟子分散四處,在政治壓迫之中,天德聖教隱而不顯,在世人不明瞭源流的狀況下,包老師如果要自立門戶,取而代之,另創新教,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在被讚譽為氣功一代宗師的掌聲裡,包老師何嘗不能凸顯特異,將光芒盡攬於一身呢?但是對於一個忠貞不貳淡泊世俗名利的包老師而言,他出世於人間,為的就是肩負天德教志業的責任,並且傳承不墜,因此默默無名時,他專一研究 師尊的法,自己大放異彩時,他仍然專一奉守 師尊的法,他真真誠誠將忠字修守得極好,所以他可以任重而道遠,將天德聖教的法脈傳承下去,不因 師尊歸空而斷絕。
        師尊證空之前,已於光諭中預示包老師守墓三年的事跡,這是極特別的事,而更可貴的事是三十幾年的漫漫長路,包老師有始有終的忠於師訓與道業,完全沒有辜負 師尊,這分持恆守志的節操,令人十分敬佩感動。芸芸眾生,皈依蕭大宗師門下的人很多,在返本歸一的路上,廿字法船人人可登,可是航程上,卻有許多人因種種不同的原因迷航了。反觀包老師人間遊歷一回的作為,如實秉願而來,如願圓滿志願而去,既不辜負 師尊的付託,更不辜負自己生命的價值,在廿字法船的航程裡,他堪稱領航者,將世人帶領向哲學與科學研究氣功的正確方向,帶領向了解 蕭大宗師的慈悲濟世方向,這份領航不僅帶領自己回家,也指引他人返家的正確之路。
        佛說:眾生皆有佛性,每個人心中都有自性佛,透過修持與證覺,人人都可以成佛。宗教為的是建立正確的教法,導引人走向正路,如果有人存有大悲心、大智慧,願意濟世度眾,他何嘗不能自創教派,自命教主,若他能領航眾生返回清靜家鄉,何嘗不是美事呢?只是人該忠誠真實不虛的面對自己,是自己的知見,便是對自己的知見,是師承於何處,便不能忘本,更不能訛添竄改,竊取道法變作己用,卻另立名目迷惑大眾,如此不忠,是道之賊,也是自己的莫大沉淪。
        為明君的是玄宗本人,做昏君的也是玄宗本人,明君時的勵精圖治是真,昏君時腐敗墮落也是真,如果玄宗能由昏君醒覺再做明君,那也是真。立志成佛而還到達不了佛境的,就如玄宗這般浮浮沉沉,如果覺醒,重新修持,真人仍舊可以再度為真人,只是路繞得很遠,也很辛苦。
        在末法時代,正邪雜處,濁氣沉重,身為人很容易迷失在似是而非的邪徑裡, 師尊以哲學與科學創立廿字法航,已經為我們指引出明確方向,順著廿字的領航,離開延康劫難,我們便能返回那一片晶白無染的幸福家鄉。

                        (刊載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540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