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期二版 非義而取失廉潔,居官不正業現前 【廉字心花故事集】將貪污心換個廉心 

                 
 文 ‧ 南山耕田

        從前有位縣丞徐從政,奉命出外勘察,借宿在同姓的家中,徐姓人家,前晚夢見神來吉訴他說:「明天來投宿的人,是徐侍郎,應當要好好招待他。」到了晚上,徐侍郎果然來到,主人以盛禮相迎,等到徐侍郎離去之後,又夢見神告訴他:「徐從政昨天收取賄款五百金,枉害七條人命,不能再做侍郎了,不僅官位俸祿完全削除,並且減少他的壽命。」後來徐縣丞再與徐姓主人會面,主人告訴他所夢見的事情,徐從政悔恨不已,一個多月後便死了。
        又有一位台州舉人左蹕,前往禮部考試,考卷寫得很好,考官打算給他第一名,卻夢見神告訴他:「左蹕這個人居住在家鄉時,習慣接受別人的賄賂請託,曾經有枉法而致人死者,已遭獲天譴,減除祿算,不可以錄取。」左蹕因此被罷黜,後來窮困潦倒,客死在燕山。
        漂陽有位狄某,任職雲南定遠令,鄉中有位富翁死後,留下數萬財銀給妻子,小叔想要爭奪財物,前去向定遠令興訟賄賂,願以家財的一半做為酬勞,狄某於是拘捕他的嫂子,酷刑拷打致死,將財物全部奪取到手,並且依照先前約定,分得半數財物。有一日,狄某白日睡覺,忽然看見被打死的婦人,手拿團魚掛在他的床上,不久,狄某全身長疽,像團魚的樣子,手按在疽上,四隻像團魚的腳都會動,痛徹骨髓,拖了一年多便死了。狄某的五位兒子,七位孫子全都生疽而死,只剩一位長孫日夜賭博,耗盡了家產,妻女淪為娼妓,自己淪為乞丐,一日死後到地府去,看見先祖狄某,身上肩負著枷鎖,並且罪牌上註明:五百劫牛,五百劫犬,永不轉人身。這名長孫還魂之後,向眾人稱訴,不久仍然死去。
        人總以為,密謀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只要不說,就沒有人知道,而可以貪贓枉法,坐擁財富,濫用職權,卻不知天知地知,三台北斗專錄人功過,沒有不知道的。人生長在天地之中,受天地包容,起心動念,一言一行,天地自然鑑察得明明白白,又豈能逃得過天網呢?
        居官從事公職的人,自然有一分福報與才智,能不能意志清高,造福萬民,或是介懷物慾,貪財害人,全憑自己自由的意志去做揀擇,只是善果或惡業,也是自作自受。
        利慾的心一旦萌發,狂亂的迷惑便會生起,公道破敗,徇私妄為,以致曲直顛倒,胡作非為,任意害人。褻瀆司法,結下無數冤孽,累積惡報無數,最後家敗人亡,牽連子孫後代,而本來所貪受的賄賂,又歸還他人去消受。
        人的福報,依照著過去所造的福業,有一分定數,該自己得的,即使意外失去,也會因其它的收穫得回;不該是自己得的,就算巧取獲得,也會因意外而悉數失去。徐從政本來還受天神眷顧,囑咐徐姓人家好好款待,不料他隔日竟接受賄賂,枉害七條人命,福盡悲來,所貪來的錢不但消受不得,反而早早就死了,可惜他修來了官職,卻未善加運用,瞬間轉入了惡道。
        廉潔不貪,自有一股剛強正氣,若是陷入一念貪私,便剛氣消除,利令智昏,是非再也分不清了,公正立場再也抱持不了,潔白被染為污濁,可造恩德給百姓的,卻變成殘害百姓,然後福德耗盡,惡報現前。狄某貪圖別人萬貫家財,奪到了,卻無福消受,惡病將他磨死了,不肖子孫將他貪奪的錢財敗光了,墮落為畜牲去償還都還不夠,無法轉回人身,可是至大的悲苦。
        為人父母,有時疼惜子孫,赴湯蹈火也樂意去付出,甚至為了子孫物質的幸福,不惜貪贓枉法,費心去籌謀,只是這種疼愛,有真正的幸福嗎?有長久的幸福嗎?在惡業的果報之中,各人造業各人承擔,在火烤的銅床上,各有各的一處位置,忍受煎熬,誰也替代不了。為子孫貪賂,不如為子孫修德,德的福報綿長,德可感召天地,在自然的籠絡之中,與天地恆久並存!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2988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