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期二三版 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中部地區感應錄
                文  吳鳳凰

◆有無會聚,因緣殊勝

        有別於以往,菩薩為這次的巡迴普度,定名為「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是否遺失善性,已是今日嚴重的病根,必要藉由精神療養的機會,向大家勸善?
        會,有會合、會聚之意。我們知道,法會有會陰陽,普化眾生的慈德,而精神療養會同樣有會合陰陽,普化有無的慈德。精神療養進行巡迴普化時,都有佛菩薩與金剛神無形護法,自各地前來接受療養的大眾,病症不一,難免也有些人是糾纏著無形孽病,需要佛菩薩的法力化解。因此,在療養的地方,有佛菩薩、金剛神、療養的服務人員、接受療養的大眾、無形冤孽,大家會聚在一起,共同運用廿字醫病,共同體念廿字正氣,共同進行精氣神療病治心。所以,精神療養會是殊勝之會,是挽劫救災之會,是普化陰陽兩安神勝之會。

◆病,可以「一次治好」嗎?

        曾經有人質疑,病可以在你們的療養會一次就治得好嗎?尤其是慢性病症,能在幾天之中看好嗎?對於這樣的疑問,我也不敢打鐵票,雖然我們明白, 師尊的法,有醫療所不及的地方,但是有些孽病不是輕易可以解開,況且佛菩薩雖然有廣量慈悲,人卻不一定因緣具足,所以,但求一次治好,但求二、三次療養就要拔掉病根,實在難以打包票,以免落入妄語。
        從九十年在中、南部巡迴普度,九十一年到南投巡迴普度的經驗裡,都體驗到許多強大的感應,也有一次就看好病症的案例。如台南地區,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孩,感冒二個月都未能治好,前來療養後,隔天歡歡喜喜的來道謝,她的病只看一次就全好了。這樣的神奇,也是她有好因緣、好福報。
        看一次即感覺好很多,這種「一次見效」的感應例子,幾乎接近百分之一百,但是如前述那位女孩,久病而能「一次痊癒」的例子,還算極少數。然而,這回全省普化勸善療養會的感應超越以往,神蹟更加顯著,久病而能「一次痊癒」的例子,比往常更多。這或許是在動盪的危機中, 師尊特別顯化,以堅定弟子心志,以普化大眾信念吧!

◆「一次見效」的感應眾多


        中部療養感應的實例很多,正如往年的經驗,每一處巡迴站首日的療養人次都會比較少,這是因為社會大眾對天德教的精神療養法較為陌生,不過一旦療養之後,有良好的感應,次日會再度前來,而且通告親友,因此往後的天數,人數通常都會增加。這種現象,在重視人情味的鄉鎮尤其明顯。
        今年度所接觸的病症,多數和往年相同,有許多是肩頸酸痛、僵硬,腰部酸痛的患者,也有不少較特殊的病例,幾乎每位療養過後的患者,都表示有好轉,在不打針、不吃藥的情況下,能「一次見效」,足以印證佛法無邊。由於服務人員都忙於為病者療養,未能一一詢問病者的感應,因而有些實例未能記錄下來。以下僅就幾處較特殊的感應案例,見證佛法的玄妙。

◆和美鎮龍華慈惠堂

        在和美鎮龍華慈惠堂,最神奇的見證者,是位年輕婦人,名叫王麗珠。王女產後患有憂鬱症,與夫家相處不協調,產後不久,即被夫家離棄,也失去孩子的監護權,四年來,晚上時常吵得照顧她的母親都不能入睡。母親帶她前來療養時,她面無表情,兩眼發直,直瞪著人,沒有笑容,不時自言自語。黃媽媽耐心替她療養,也好言勸慰她,祈請 師尊特別護法,能使她好起來,並且幫她收驚。隔天她母親帶她再度前來,說她一夜好睡,做媽媽的也難得一夜可享安寧。如此連看三天,第三天時,她已有些表情,眼睛不再發楞,而會轉動眼珠看人,會笑,也會和人說話。
        慈惠堂堂主的叔父,右手曾受傷多年,自覺書法寫得不好看,療養之後,再寫書法,感到是受傷以來寫得最好看的一次,欣喜地寫了幾篇勸世文送給服務人員互結善緣。
        一位中年婦人,十多年的頭痛醫不好,與丈夫相偕來慈惠堂參拜瑤池金母,巧遇我們療養團,她在接受療養之後,表示好很多,一直逗留、徘徊原處,捨不得開,之後她離開,再帶著他人來會場看病,顯示她已獲得極好的感應與改善。
        在慈惠堂接受療養服務的人次,一日有近百人,有些老人家,看完後,都歡笑地表示很舒服,在我們移往鹿港新祖宮時,有幾位開車子方便的鄉親,也尋到新祖宮來,繼續療養宿疾。

◆鹿港鎮新祖宮

        於鹿港時,第一天來者只有四十人,有好轉的人,第二天會再來,也會介紹他人前來,再加上遊客,第二日倍增為八十多人,第三日則有一百四十多位。在新祖宮所接觸到的患者,年輕人約佔一半,也有幾位很可愛的孩童。因為有外地來的遊客及進香團,我們服務到的對像,有義大利人,有非洲人,有白人、黑人,有基隆、台北縣市、苗栗、台中縣市、彰化、雲林、台南縣市、花蓮、高雄縣市等各地人士男女老幼,這樣廣結善緣的經驗很特別, 菩薩借我們的雙手與人看病時,我們不僅與台灣各縣市的人握手,也與世界各地的朋友握手,真正體驗到 師尊普度眾生,不分種族、膚色,不分籍貫、年齡,不分身份、地位,無種種色相的圓融一 。
       有位中年男士,穿著唐裝,他來療養會場時,本來是要詢問是否有在做佛事,恰巧當地人聽到了,找來一位女乩童跟他談,女乩童告訴他,說他被鬼所纏,另外一位男子,一直要接他去做法事,他跟著那位男子走開後又轉回來,願意接受我們的療養服務。他曾經車禍,失去一條腿,長年服用安眠藥,睡眠不好,被女乩童一說,不由胡思亂想,心裡感到十分恐懼。黃媽媽安慰他沒事,不用害怕,幫他看完時,也替他收驚。
        當晚他十分好眠,隔日帶著笑容再度前來,直呼黃媽媽「阿媽」,對黃媽媽感到極為親切。第四天黃媽媽走到中山路,無意中發現他在街路口擺攤替人算命,原來他是位命相士,因此第四天,他再來療養時,黃媽媽勸他,為人算命要多勸人做善事,不可妄言。命相士為人指點迷津,卻也有解不了自己迷津的時候,有時迷信命運,不如行善而轉化命運吧。
        有一群遊客來自非洲,老師帶領幾位學生回台旅遊,認識台灣,一行人中有黑人、白人、台灣人。他們觀看我們為人療養,以為是氣功,引發了好奇心,也想試看看。老師自稱老人家身體比年輕人好,只和我們閒聊,四、五個青年男女學生,約莫三十歲左右,都接受療養。有位黑人,自稱是醫生,長久頭部不舒服,自己都沒辦法改善,看完之後,他笑說:「好了」,對療法頗感神奇。另一位白人,右腳膝蓋的右側,有一點痛處,已疼痛一段時日,幫他療養時,他都能逐漸感受到疼痛減輕,還擔心我們的氣輸給他之後,會不會氣就沒了。這樣的疑慮,是因為他不了解精神療養法的原理。這位先生在看完之後,表示好很多了,只剩一點點痛而已。
        同行的台灣學生,原本表示他身體沒有不舒服,只是想感應一下氣,但是為他療養時,卻發覺到他頭部天柱以上的經脈氣盪得強烈,隨口問他睡眠如何,他才表示睡眠不好。為他療養不到兩分鐘,他便開始打瞌睡,一種舒適而鬆弛的小睡,這是好轉反應的補眠狀態。再以掌光為他看後背膏盲,他頗有感受,二十分鐘的療養結束,笑問他:「你感受到氣了嗎?」他意會一笑:「感受到了。」
        這群來自非洲的朋友,結伴離去時,猶依依回望,當他們離開台灣,帶回的不僅是台灣的風土人情,也有一份「氣」的回憶了。
         一位阿媽級的老婦人,自下番婆村騎腳車到新祖宮拜拜,祈求庇佑平安,湊巧遇到我們,便讓我們看看。她的頭頂每在起風時,會突出一顆氣瘤,使她不舒服,腳酸、腳麻、腰酸,因緣際會,只接受一次精神療養,回家當晚,頭上的瘤消散,腳也不麻了,只有腳掌感到熱熱的,隔天,她很開心地帶兩位老朋友一起來。本來,她擔心跟老朋友說「免費」的,別人將認為「不用錢」會無效,可是在她的親證之下,可說是大大有效,因此,老朋友都一起來了。老人家直笑稱是佛祖「帶」她來的,自己真有福報。我們 師尊獨創精氣神療法,開四千年來未有之法門,為的是挽災救劫、轉化人心、普度眾生,並非為了世間的錢財,這份慈悲,不僅皈依的弟子必須徹底明白,也需要使社會大眾明白。
        一位中年婦人,療養到一半時,覺得噁心想要嘔吐,安慰她不打緊,並鼓勵她把廢濁之氣吐出來,喝下佛水,吃包布丹,她回復精神。下午時,她二度來回,帶不同的人前來療病,可見她有好的感應,也有好轉,才會熱心的介紹他人。
        台南市來的女性遊客,兩手上臂酸痛多年,肩頸也不舒適。看完後,她面露欣喜的和善笑容,直言兩手已經好了,不酸了,笑稱:「被妳的手摸一摸,感覺真好。」為何很多病者都會有這種感覺呢?這是因為我們皈依的弟子,雙手有 師尊所賜的無形針及掌光,憑著這兩股能量與無私願力,能與諸佛菩薩的正氣,互相感通,到達即時療病的玄妙。所以,我們為人療病,循按經絡、肌理,傳導的是廿字正氣的能量,可不是一般的按摩法。關於 師尊法門的奧妙,同樣必須解說給大眾明瞭,以彰顯我們「治病弘法」的用心。
        一位女老師,來自台南,整支右手都會酸痛,肩上、手三里、大拇指魚際處,共有三處嚴重酸痛點,同時肩頸也僵硬酸痛。自頭頸往下疏通經脈,有一半療效的改善,本來手三里有一大團凝滯的硬團,看完後已軟化而縮小,她覺得好很多,只可惜當日她必須回台南,不能再來,雖然介紹她可前往台南佛堂,卻不知她因緣夠不夠。這位老師的手,是三十年的舊傷,小學時被一位很習慣常常處罰學生手心的老師打傷,三十年來一直沒有治好,而且蔓延至整支手臂,她說:「我受到這樣的苦,發誓如有一天當上老師,一定不打學生。」三十年的折騰,確實難受,而當初「責之切」的老師,可能永遠不知道他使學生受苦這麼久、這麼深。「愛之適足以害之」,總有另一番道理。
        年輕媽媽帶著極可愛四、五歲的小女兒一起來療養,小女孩胃部的地方疼痛,看個十來分鐘,問她還痛不痛?她搖頭說不痛了。可算是「一次即好」的另一例子。
        三十多歲的婦人,是鹿港在地人,星期日下午來療病,有嚴重腰酸,肩頸僵硬酸痛,右手酸痛,延伸到下腋近後背的地方。她的工作必須提重物,可能是職業造成的傷害。療養過後,她表示腰及手部不酸了,本來顯得有些緊張,好了之後面露愉快笑容。她也算是一次即好。
        星期日有一大團高雄市慈聖宮的進香團,二天行程來新祖宮進香,在停憩的匆忙之際,有部分隨團人員,接受療養。當時很熱鬧忙碌,宮內眾神會合,宮外療養的人一個接一個。一位二十多至三十歲的女子,表示頭昏,肩頸僵硬、腰椎酸痛。療養的過程中,她不斷地大力吐氣,重力深呼吸。她的氣感應起來濁重而異常。所幸菩薩慈悲,看完後她即表示頭不昏、腰不酸、肩頸不再僵硬,都好轉了。看完時,她緊握住服務人員的手,像浮沈時緊抓住一根浮木,表達感謝與不捨放離。由於搶時間,還有排隊的人要看,只能安慰她幾句,替她打氣,而不能多與她聊聊。
        一位「三太子」的女乩童,同樣是頭部、肩頸不舒服,初看時,覺得她的氣會反彈,不過靜心為她療養後,便很順利。看完後,她感到舒暢,自覺全身的氣都貫通。
        慈聖宮隨團的青年女子,肩頸僵硬酸痛、腰部酸痛、頭暈、臉部浮腫,出來兩天,身體如此不適,很擔心走不回去。療養完後,她笑稱好了,雖然臉部的浮腫沒有立即消除,可是腰不酸、頭不暈、肩頸也不酸痛僵硬,精神充足,要再護送媽祖回高雄,是沒問題的。
        隨團進香的善男信女,有許多年輕女子,坐下來療養的,幾乎都是頭暈、頭痛、肩頸僵硬酸痛、腰酸痛。再有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孩,也是相同的問題,本來神情有些嚴肅,可能是因為疲累,但看完後,愉快地表示好了。雖然他們停留新祖宮的時間短暫,可是療效神速,有多位是一次即好,也許媽祖也慈悲他們虔誠護送,天氣燠熱,一路辛勞。
        我們 宗主掌理三界,肩承挽救三期的重責,有諸佛菩薩、眾多神靈的願力護法,我們無形的力量來源廣大,處處顯應,在在都值得我們感恩,我們借用新祖宮的場所,服務鄉親,服務到自世界遠處而來的朋友,不止是我們的 宗主神威顯赫,也感恩媽祖與在地人對我們的協助與照顧,因為會聚一起的因緣與善解,才使得手牽起了手,串起一分分的感應與驚奇。
        有位二十餘歲,相當年輕的男眾,長久心神不寧,睡眠很差。他的眼神游移不定,精神恍忽,為他療養時,他瞪大著眼睛,飄移著眼神看人,必須要教他安穩坐好;看到末了,他的心神安穩下來,不再四處張望、亂瞟人,也替他收了驚。回去當晚他變得好睡,連續來三天,三天都為他收驚。外地遊客到新祖宮參訪,也有部分是看到文宣前來詢問的,有長者、有年輕人,有自台中市來的青年學生,看了文宣的介紹,想要一探究竟,便走進來接受療養。有病的看病,睡眠不好的,再加上收驚,為他解說廿字與療病原理,也能有所意會, 師尊治病的法門,即使是年輕人,接受度也高,只是尚未廣傳於世,不被了解而已。

◆伸港定興社區活動中心

        伸港地區有皈依弟子黃守護等人的打點,會聚而來的鄉親,每日有一百多人,響應熱烈。三日服務期滿,鄉親依依不捨,莫不希望療養團可以再多停留些時日,只是行程已經排定,只能辜負鄉親的期待了。在伸港的療養服務,有極大的感應力,令鄉親與服務的人員,雙方都十分歡喜。
        中年女子林淑梅,左手食指彎曲僵硬,類似扳機手,患病多年,左腳也痛麻很多年,食指本來已排定要開刀,竟在療養時可以伸直了,她開心地大喊:手好了,不用再開刀了。林女士本來都很晚起床,那天卻很早起來,一早去找朋友,朋友介紹她來給我們療養,一次就看好了食指多年的毛病,不必挨刀,而且左腳麻痛,也大有改善,真是奇緣。
        罹患有帕金森氏症的老先生,第一天、第二都來會場,卻只在場外探看,直到第三天,才進門來療病。看完後,出了會場,相隔十五分鐘再度進來,表示想再看一次。精神療養法,將正氣傳導入病人身上,有一定時間的運行,不需要連看二次,這位先生比較可惜,猶豫了二天。從他表示要帶人到凌雄寶殿的笑容裡,想必他顫抖減輕,已獲得好感應。
        一位被親人用輪椅推來的老婦人,看完後可站立起來,也能小步小步地慢走,自己走去倒佛水喝,精氣神看起來充足許多。
六十多歲車禍十多年的婦人,是公務員退休,需要支架幫助行走。車禍時曾經撞斷肋骨,雖然有接合,身體卻一直不舒服,左手中指也不能活動,一番療養後,她去取用佛水飲用時,笑說自己的中指可以動了,而且杯子也拿得很穩。

◆彰化市香山慈惠堂

        香山慈惠堂是彰化地區療養服務的最後一站,林烈山師兄一家人,支援許多服務,又提供場所,長久以來對凌雄寶殿有許多護持。
        這裡的患者,也以肩頸、腰部不適的居多,更有全身都酸痛無力者,不過一旦接受療養,都會有更進步的好感應。一位年輕女學子,在外地求學,假日回來彰化,順機緣來看病。她幾年前曾出車禍,左腳有舊傷,歷經幾種治病方法都沒有治癒。她的皮膚黝黑,氣色暗沈,氣較濁重。起初神情有些抑鬱,看完病後去喝佛水時,突然詢問:「阿姨,妳看我的臉色是不是很不好?」抬頭看看她,臉頰有兩抹紅暈,少了暗沈,多了清朗,氣色比看病前好多了。對她實話實說,她聽了很開心,離開前自己懂得去參拜菩薩。

◆結 語

        第一次全省巡迴療養服務,得以圓滿,歸功於德門弟子們合心合力,化善願為實際行動,走遍各處,與人廣結善緣,也幸虧幾年前有二次巡迴療養的服務,累積了經驗,使療養服務更駕輕就熟。
        基督教過去在台灣傳教時,曾有一個十分動人的故事。一位年輕的傳教士,在原住民的部落傳教,由於基督的信仰未被當地人了解,語言又不通,傳教士遭遇到極力的排斥,甚至被毆打,被丟進豬圈中拘禁。這位傳教士有極大的忍耐力與毅力,忍耐窘迫的處境,堅定對上帝的信仰與信心,並且不斷地釋放善意。一段時日過去,終於感動了住民,住民不僅接納他,同時接納他所傳示的信仰,成了上帝的兒女。傳教士久居下來,而善的信仰,也在當地生根茁壯。
        弘法豈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初現人間,尚未被世人所了解的法。耶穌為信仰送掉性命,佛陀初轉法輪,也遭遇不少磨難,有奉獻、有磨難,法苗才有成長的機會,更有苦盡甘來的回味! 
        師尊傳給我們的法,有極佳的方便性,不需要我們去吃那麼大的苦頭,以「精神療養法做為弘法的先鋒」,只要真誠無私,佛菩薩就會給我們極好的感應,大眾也會對我們產生信心與尊重,在這樣的「便利」之下,結緣變得容易,比較不容易的反而是「身段的堅持」吧!自視「來歷不凡」,貪慕世間虛名假利,才是弘法的絆腳石。
        由古至今,修道、修佛、行走菩薩道、見證上帝,都是從與人結善緣開始,去到一個地方也是先要入境隨俗,先了解別人的需求,再順勢利導,讓別人了解我們,路就會走得比較順暢寬廣。
        在這回巡迴普度,眾多玄妙、靈奇的感應中,見證佛的慈悲、人的用心。玄妙的靈感,不只需要佛菩薩的悲心仁愛,也需要會聚人的福德──療養服務人員的福德,接受療養者的福德,共同會合的無形力量,決定感應的療效與療速,因此要見證「治病為弘法先鋒」,首先必要對修福立德下一番功夫。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498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