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期三版 貢高我慢失正氣,人面惡瘡纏悟達 【廿字心花故事集】將偏邪心換個正心

                 
文  南山耕田

        唐朝有位悟達禪師,別號叫知玄,當他還是雲水僧時,有一天途經京師,看到一位西域僧人,身染惡疾,生滿一身疥癩,無人理采。其他的僧人都厭惡他,只有悟達看了十分難過,耐心的為他擦洗敷藥,朝夕為他服務,照顧他的疾病。染病的僧人痊癒之後,要離開京師前對悟達說:「日後,如果你有什麼困難,可以到西蜀彭州茶隴山間,兩棵松樹下面找我。」
        後來悟達禪師的法緣日盛,唐懿宗非常欣仰他的德風,封他為國師,時時去聽他講經,又延請他入宮談論佛法,對他倍極禮遇,並且欽賜他一個沉香法座,悟達禪師自己也感覺到十分尊榮。就在悟達禪師生起驕傲的貢高心態時,他的膝蓋上忽然長了個人面瘡,瘡的形狀有眉、眼、口、齒,模樣都和人相同,有時拿東西給他吃,他竟然會吃掉,就像人吃東西一樣。
        國師遍攬群醫,都無法將它醫好,在束手無策時,忽然想起那個西域異僧的話,於是他到四川的茶隴山,找到兩棵大松樹,在松樹下找到一間寺廟,僧人見到悟達非常歡喜,聽他說明來意,怡然的指著松樹旁的溪水說:「這山有一口清泉,你的瘡用泉水洗過就會好。」當悟達禪師到泉水旁,正要掬水洗瘡時,人面瘡忽然開口說話:「慢著,你知道為什麼你膝上會長這個瘡嗎?西漢史書上,袁盎殺晁錯的事你知道嗎?我是晁錯,你就是袁盎,那時你對漢景帝說我的壞話,使我被屈斬於東市,我累世要找你報仇,十世以來,輪迴流轉,可是你卻十世為僧,戒律精嚴,所以苦無機會可以報復。如今,你貴為國師,受皇帝的恩寵,集朝野禮敬於一身,生起貢高我慢的心,奢侈過甚,整天在名利上著想,有失道行。因此,我才能附著在你的身上報復你,我的累世冤仇,幸蒙迦諾迦尊者,以三昧法水為我洗過,我也得到好處,從今以後,我不再與悟達禪師聽後,不覺汗如雨下,連忙捧起清水洗滌,突然一陣劇痛,痛入骨髓,悶絕過去,甦醒時,膝上的人面瘡已不見,回頭一看,寺廟與人也都不見了。他回到京師後,作了一卷「水懺」流行於世,普勸世人「但願隨緣消舊業,更莫招愆造新殃。」
        人固然是秉持正氣而生,然而卻因為修行境界的差異,有賢、愚、聖、凡的不等層次,再者,自無人類到有人類,自有人類到六道輪迴,因為受後天環境的種種引誘、壓迫,人在輪迴之中,逐漸迷失為人的正確方向,稟賦於天的正氣日益失落,因而能修得無染返本歸一的少之又少,流轉苦海的,仍舊在迷失裡打轉,不僅失去為人該有的品德風範,甚至失落為人的身形,墮落為禽、為獸;蟲蟻也是因為人行為走入偏差,失去正氣,淪落惡境所化生的。做人的行為準則是什麼呢?周文王以仁、敬、孝、慈、信五德當作定準,力求與不同人的互動裡,必定到達五德至善的標準而不改變。正氣就是由此鍛鍊而來,在降生為人的歷鍊過程中,是國君,便一心作到仁愛;是臣子,便一心做到莊敬;是子女,便一心做到信實,以正確的德行,互相勉勵,並勸戒彼此改過遷善,使正氣有所增長,提升為人的境界,由愚轉聖。
        悟達禪師在輪迴裡流轉十世,十世都出家為僧,又清淨戒行,以致正氣興旺,使得冤家晁錯沒有機會接近他,得以尋求報復,因為陰不能侵正,所以十世的苦苦追尋,仍舊落空。只是在輪迴的不同境界考驗中,悟達卻沒有通過不著色相這一關,雖然他十世修來國師的榮寵,畢竟還是凡俗,仍無法破除色相、探究空境,不知不覺的貢高我慢,墮入虛榮,就在此時,正氣消弱,宿世的冤親債主,便乘機附身尋仇報復。
        宗主說:「病非一種,有孽病,可以作功德解釋。有今孽,有宿孽,有世界以來之孽,孽輕的可以解釋,重的難以解釋。還有魔鬼,一時難以降伏,就要看治病的人修持如何,能可以降伏其心,即可以降伏其魔,不能降伏其心,即不能降伏其魔。」(見宗教大同推進問答)人身的病,原因很多,對症下藥,才能有好的醫效,悟達禪師的人面瘡,是宿世冤債的孽病,不是一般的醫藥可以治癒。晁錯願意放下冤仇,多虧有迦諾迦尊者用心良苦的化解,以三昧法水洗滌雙方,使雙方各得輕安。
        羅漢畏果,因為知道惡果可怕;菩薩畏因,因為沒有造惡因,就不會有惡果。羅漢與菩薩各有修行的境界及覺知,了解因果業報如影隨形,無法以任何藉口或狡詐逃脫,因此謹言慎行,遠離惡因惡果,而在為人的修行上,力求超凡入聖。
        漢景帝時的晁錯,為人忠實機敏,憂心勢力強盛的諸侯王將會危害國家,於是建議景帝實施削去諸侯的封地,來保護社稷,不料卻引動七國之亂。那時袁盎妒忌晁錯,他勸漢景帝「殺了晁錯,免去諸侯起兵之罪,恢復封地,七國諸侯便會不戰而退。」慌亂的景帝採用進言,晁錯因此被腰斬於東市,棄屍街頭。晁錯原本一片忠心,竟莫名其妙送了命,正是這股怨氣,使晁錯無法放下復仇的意念,作個遊蕩的孤魂,持續追蹤著袁盎,從漢景帝到唐懿宗,歷經幾百年時間,對他糾纏不休。因果報應不爽,正是這麼可怕,權貴、財富,甚至未到達了因了緣的修行者,都無法倖免。
        宗主為眾生所開的普渡大法,不只治人身上的病痛,更以和平經功解釋因果,化解冤孽,而以廿字義理,治人心病,將雙方導入修行正途。這種醫心、療病的玄妙法門,不是一般醫療可以企及。
        無始以來,在六道輪迴裡,每個人都有可能因為當時的無明,犯下過錯。雖然輪迴之後,已全然忘記,但是惡業已經隨身,只待因緣成熟,立即就會產生回報。所以人必須時時心存謹慎、懺悔的意念,不造此時此刻的過錯,並且虔誠懺悔過去世無知時,有心無心所犯下的過錯,以廣作善事增強正氣,以懺悔改過消業,減罪離愆。在如此用心努力之下,便可以得救,否則,逃得了一時,逃不了永久,因緣成熟業報現前時,仍逃不了一番痛苦。
        三期普渡有一份時間性,此時有 宗主與諸佛的慈悲接引,容易洗孽得渡,所以宗主極力勸解我們,要了緣了因,了無始以來的冤怨惡緣,要逆來順受,不再種下惡因,不再結下惡緣,要忍下怨來化解冤仇,以免糾纏到三期普渡時期過了,法門關閉,那時再墮入惡境裡,受萬劫不復的苦難。
        人秉正氣而生,可貴異於其他物類,但為人也要懂得護持這份正氣,鍛鍊更強的正氣,才不辜負人身難得的為人價值。不然言行走入偏邪,賦予人身的正氣也會逐漸消失,輪迴成為物類。所以依循廿字的教化,將言行納入正軌,人道歸於正,天心也可因人的正氣扶正,那麼自然循正軌運行,祈禱無災無難,便是可行的願望。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0996
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