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期二版 廿字誕辰八十週年慶暨 廿字哲學研討會側記
                文  曾力裴

        民國九十五年六月十日,亦即陰曆五月十五,星期六,大家趕早集合,前往凌雄寶殿,齊赴第一屆廿字哲學研討會。前一天大雨不斷,此日清晨起來,雨勢漸小,但厚雲壓人。而氣象預報並不樂觀。通常端午過後,天候就進入炎炎夏日,但是今年遲來的梅雨,使得涼意甚濃。雖然時序不正,但是 師尊早就告訴我們,今年有地水火風災,外加瘟疫,所以敬謹接受任何天象,不敢有任何抱怨。
        兩個半月前,春祈法會結束後,在凌雄開工作會議。榮生提到今年是廿字八十週年,大家的心都觸動了。這風雨飄搖中的八十年,大家在火宅中鍛鍊的八十年,感動於無形的慈悲,廿字給我們信心、勇氣,我們應該要有超人的智慧,執行廿字救人的慈悲大願。
        首先,德藏學院擔起責任,籌畫八十週年的紀念活動,也是第一屆的廿字哲學研討會。會中首重文章,但時間緊迫,就取個巧,挑選前數次「蕭大宗師哲學研討會」中的論文,歸類出主題,大家複習一下,也許因時間地點不同,而更有新意。
        辦一次活動事先必須妥為規劃,以便及時通知各道壇的道友來參加。有細項工作分配以及場地布置,還有大家的吃住直接影響參加的心境,這就需要教務院、總務院的配合,所以此次要感謝陽永華、黃嘉琳、胡萬新、吳惠芳姊妹、蔡麗珠及彰化諸位教務、總務熱心同道方可成功。
        研討會主行程安排在星期六下午與星期日上午,佛菩薩指示在這兩日的午時分別恭行上供之禮,一是稟告大會開始,二是敬謹呈報會議結束。下午二時大會開始,雨漸漸息止,第二天甚至有陽光普灑大地,午後大家在大殿前留影時,點點雨絲又開始飄落。 師尊慈悲,我們對廿字的研究也許並不夠高明,但是無形對我們的鼓勵卻是非常大的。
        我們是天德教,天地之德就是我們的榜樣,萬物靠天地生存。所謂天覆地載是如此自然,自然到誰也不去想,也不去感恩的地步。廿字就是天德修持的入門磚,我們也要修到天地人三才因我得挽劫,但挽劫之功並「不住」我。
        會議依一般學術研討會的模式,有主持人、論文發表人,有眾人提問的討論時間,按部就班順利進行。 師尊經書中的智慧無限,研討論文中所說的不過是同道的小小心得,不過是小小的分享,藉此拋磚引玉。每位皈依弟子都有一份靈光,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妙處,這樣就可將此活動形成傳統,年年努力辦下去。
        晚會原本構想是殿前廣場的篝火聯歡,但十餘日的大雨,不得不改在普賢堂內,大家一起玩一起唱我們的歌。多虧彰化在地的道友,將場地布置的花團錦簇,加上一閃一閃的小星星,營造歡愉的氣氛,更擔任大部分的表演節目。最犧牲本相的三人組,有金雀在前一搖三擺的媒人婆,胖墩墩黃媽媽以紅綢牽著高大壯碩的孟宗,還好孟宗以紅紗巾圍面,省去臉上化妝,也給人點喘息的機會,不用太驚嚇。黃媽媽則一張白粉臉,頭上反戴棒球帽,面無表情,酷得不得了,完全融入情境,與平常笑嘻嘻的黃媽媽截然不一樣。
        辛苦的在地隊,付出等同收穫,得到錦標——最早拿到廿字彩球。最後大家點起一盤小紅燭,排成心型,老師切下歡慶八十的蛋糕,期許大家努力,薪火相傳,讓廿字發揚光大。
最後要感謝在廚房內為大家煮吃食的多位同道,我們在教室講道理,他們在灶火間行道理,圓圓滿滿。
        德教,重心當在修德,廿字是德的總匯, 師尊說廿字有無窮奧妙。我們身為弟子,不可不信,醫病是無形給的首項證據,至於其他就要我們自己去行,去確認,否則如何叫修呢!修到最後,我們必須要以證明廿字的無窮奧妙為標的。
        舉例來說,無形相對於有形,本是有形很難領會的境界。廿字有二十位佛,就表示每一個字有一尊佛的境界。每一個字並不是單純的言語代碼,數千年前,倉頡先師特創出字來,目的就是要將之作為引導人走向超越的有形媒介。我們皈依,就表示向 師尊立下誓言,成為廿字弟子,所以必當守「信」,至少要好好實踐自選的兩個字,「信」包含守住生活中一切細節合於廿字,行來唯有「戰戰兢兢」,不容一絲偷懶。能戰勝凡心中的惰性,就是超越。

附註:因時間匆促了些,彩球的小方座不穩,所以老師再找人訂製座子,一方面底座設可以旋轉的光源,同時可播放佛唱,諸道友且請稍候。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2984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