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期三四版 脊椎第七節壓迫性骨折及腳挫傷之療養實例

見証:黃秀英

接觸天德教己整整一年,94年在國中第二次基測的第一天,為給兒子加油打氣,忍著大熱天與背脊的劇痛去考場,因為這個機緣和吳老師第一次見面,過去吳老師的名字已在聯絡簿上整整看了三年,真是緣份。

我在94年5月25日發生車禍,背部脊椎骨第七節壓迫性骨折及左腳挫傷,當時嚴重到每天到醫院看診復健,背痛到連床都不能躺下,趴著、坐著都很痛,胸口也很悶痛,呼吸困難。國中基測那天,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催促著我一定要去看看孩子考試,在正中午大熱天便騎著機車到鹿港高中的考場。

和兒子的導師吳老師見面時,老師很客氣的問候,聊了幾句我直接談到車禍受傷的情形,老師放下身旁的事,很溫和為我療傷。記得當時頭上有股熱氣很燙,從頭到背部往下,老師的手傳著很強的熱氣。看腳時,雙腿的腳指有一股氣在跑,會自然跳動,當天身體就好很了很多,變得很輕鬆,我把當天經過告訴家人,他們都說太不可思議了。

在未做療養前,我天天到醫院,三個月的時間躺在床上都不能翻身,經過多次精神療養,我迅速復原痊癒。

我本來睡眠日夜顛倒,晚上不能睡,非常痛苦,把這情形告訴老師,當老師從頭部為我療養時,我整個人眼睛睏的睜不開,很舒服的睡著了,回家後九點多就想睡,睡眠品質變好,可以睡的很安穩。我有嚴重便秘脹氣,困擾五年多,天天用浣腸,或吃了浣便劑都沒效,有時肚子脹氣痛到像快破掉,吳老師知道後為我做腹部療養,療養時腹部有氣跑動,也會排氣,又為我求佛水,透過療養與喝了幾次佛水後,已完全擺脫多年便秘的惡夢,不需要浣腸而能正常排便,現在常放屁,便秘也沒了,十分感謝 無形古佛的精神療養法使我回復健康。

前半年月經不規則,看醫生、檢查都沒毛病,經過療養後,突然大量代謝,之後經期回歸正常,腹部也消瘦許多,感覺好像把我體內的毒素排掉,變的身輕氣爽。

寒假時,我常著陪小孩去打工,快過年的某日,舊疾「腦部動靜脈血管畸形」85年動過伽瑪刀的右側前腦部位突然抽筋,整個人差點大發作昏倒,因為過去常有昏倒的經驗,在症狀出現時,四周無人,我緊急自救,先讓自己躺在辦公室的地板上,最危急的時刻中,記得吳老師教我唸廿字箴言,我用心默唸二十字箴言,祈求佛祖、觀世音菩薩(過去未接觸天德教時,我都是祈求觀世音菩薩)保佑我度過難關。當時四肢僵硬,已痛到極點,眾人找不到我時,突然工廠女房東開門進來,看見我的情況,立即蹲下拍了我的胸口幾下,我的意識清醒,隨即轉好,女房東也從會計那裡拿我的備用藥給我服下,隨後我就回復正常,不必再住到醫院,也不必擔心住院會影響工作與家中乏人照顧,內心十分感恩。

么兒今年暑假工讀時,被200度的油臘燙傷左手中指與無名指,起嚴重的水疱,經過冰敷與塗藥,仍非常疼痛,後挑開水疱引水出來,水流不停,二天後想到用無形膏貼看看,么兒在睡前貼,躺在床上感覺無形膏貼住的部位熱氣很燙,甚至一跳一跳的直通心臟,手指水疱處跳一下,心臟同步感應(他有先天性心臟病,週歲即做過心血管繞道手術,裝置心臟調節器),疼痛逐漸減輕,隔日濕黏的水疱變得乾爽,三天後完全癒合,讓我們覺得驚奇。

這一年來經由療養,身體的舊毛病一項一項改善,不僅身體變好,心靈也跟著開朗,時常默唸廿字迴向,不求富貴,只希望家人平安健康。幾次跟吳老師去凌雄寶殿唸經,心裡都有感觸,也轉變一些人生的看法,對於不如意較能放的下,領悟不須與人多比較,知足就能獲得幸福,時時感受到過去少有的快樂。

記得在鹿高和吳老師見面的第二天,老師拿張天德教廿字箴言送給我,向我做了些解釋,當我回到家中,便貼在辦公室門口,琅琅上口背誦起來,心裡有種安心踏實的感覺,老師不辭辛勞幾次到家接送我去凌雄寶殿,幫我做療養,帶我去念經,讓我的心靈有所警惕領悟,彷彿我的生命才誕生。

起先接觸天德教的精神療養是為了醫好自己的病痛,後來才發現也是在醫治療養我這顆塵濁的心,發現雖已活了四十幾載,每日生活只知道努力賺錢,追逐有錢的慾望,心中的慾念放不下,和人比來比去的痛苦、不快樂,現在則有另一番覺悟,把名利煩惱的怨氣拋下,心情反而過的快樂。

感恩廿字讓我學習到忍耐、包容,反省自己,能捨下怨尤,體會為別人付出是耕種「福田」,從中得到智慧、快樂,內心踏實,並找到人生的修持大道,要持之以恆,耕耘前進,才能回到本性之果位。


療養概述:吳鳳凰

94年7月9日國中第二次基測的第一天,正午過後,沈同學媽媽到考場來探視兒子,打過招呼後隨意聊兩句(過去曾在電話中談過二、三次,這是第一次見面),後來坐在階梯座上,她卻聊起五月份被小轎車自後追撞,背部脊椎第七節壓迫性骨折,有塌陷的狀況,胸口、背部都很痛,當時在醫院的急診室躺也不是,起床也不是,很難受,五月復建以來一直沒改善。

初時我只是聽她講述,沒有表示替她療養的意思,那時我正為一件事琢磨著抉擇,是要「獨善其身」或是「兼善天下」,已有「封手」的考慮,可是她卻一再述說自己背部、手部、腳部、胸口如何難受,甚至談起一些人生觀的看法,其中一句「從零開始」,恰是我思考很久的問題,我有點納悶,為何她對一位初次見面的人,談述那麼多,還正巧談到我心底琢磨的感觸,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表示,她則是重複述說傷痛的難受,「獨善其身」或是「兼善天下」可以慢慢再細想,希望能幫她解除痛苦的理由,使我決定伸出援手。

她到考場時的症狀是背部很痛,呼吸困難,胸口在呼吸時也會痛,左手會酸麻,她坐在我的右手邊,我先試按她左手的合谷穴,氣動如脈博一般,稍一使力,她則表示很痛,隨後以右手掌光覆在她受傷的脊椎處,三指無形針輕搭在右側膏肓穴上,手掌立即感應到極強的熱氣,指腹則感應氣如脈博一般跳動,她也隨即表示,我的手掌覆住的地方很熱,感應有一股很強的氣流,我心想不如就用心為她療養一下吧。

三指無形針輕觸(不要使任何力氣按壓),自大椎看起,循脊柱往下一節一節療養,脊柱督脈與兩側經脈都感應到氣的震盪與熱氣,愈到骨折的地方,震盪與熱氣愈大,過第七節後四吋的距離以下,氣盪就變小了,熱氣也沒了,約莫十多分鐘,我把手收回,問她有沒有好點,她面露笑容,表示好很多,呼吸也順利,不痛了。接著她又談起,來考場前本來是躺在床上休息的,卻有一個意念驅使她頂著大熱天忍痛到考場替孩子加油,莫名奇妙的跟我說起受傷的事,療養後很舒服,本來痛的無法笑,現在可以笑的出來了,覺得自己很有福報,還談了過去的一些辛酸事,現在算是苦盡甘來,卻遇上車禍,感觸人生要及時多惜福。

我聽她講述的醫療方法,覺得有些不妥,復健師及其他醫療人員治療時,都對她受傷骨折的地方用力按壓、用力揉,不但沒有改善,反而加重疼痛。依我所想,要是再錯誤的使力下去,可能壓迫到神經,將有更大的傷害,她有很好的好轉感應,應該是有緣人吧,既然幫了,就幫到底,於是我告訴她,明日方便的話再過來,可以仔細替她療養一次。

隔日她上午十點多到考場,表示改善很多,昨晚洗衣時坐在板凳上,腰部可以下彎,之前脖子不能轉動,現在可以了,昨日回去後,呼吸也不再疼痛。我採用昨日的方法療養受傷的地方,熱氣已經不如昨日,氣盪也比昨日微弱些,不過自頸椎到腰際,督脈及兩側經脈都有氣盪,在看合谷穴時氣盪也比昨日弱,她說左手已經不酸麻了,這一次多幫她療養受傷的左小腿,腳踝近腳背處有一小團硬塊還未散去,內側骨膜受傷,還有些浮腫,療養時氣很沉,掌光與無形針離人身一吋以上不碰觸小腿,仍可感應到內部發炎的熱度,療養完後,她表示這次感受最強的是看腳部時,雖然手隔空,但她卻感受到一股強力,使得小腿部不自主的轉動,我的手一移動,她腳內的氣就跟著移動,很神奇。事後她一再表示感謝,直說這種療養法應該要廣泛推廣,比復建還好,她希望將來可以做我們的義工,幫忙我們做些事。我置身事外的聽她陳述,「獨善其身」或是「兼善天下」還在琢磨中,先是口頭答應她的熱忱,但不確定有未來。

雖是不確定,心裡還是掛記著她的傷,雖然二次療養使她改善很多,但那樣的傷不會這樣就完全康復,依照自己有始有終的個性,希望幫她到更好的狀況,觀音大士成道日前與她連絡,她表示可以跟我去凌雄寶殿唸經,我也希望祈禱菩薩的力量庇祐她更好。觀音大士成道日她唸了兩班報恩經,可以跪、可以彎腰,唸經時感覺背部整條脊柱都是涼涼的。下午替她療養,背部的反應是溫和的,腰部以下反應較強,隨後她才說明她有長年嚴重便秘的問題,於是又替她看了腹部,她感到一剎那間腹內有氣轉動了一下。在寶殿忙了一天,她表示滿好的,沒有因為勞動而不舒服。

28日她打電話來,表示背脊、膏肓、頸部的疼痛都沒了,26、27兩日與親人去廬山遊玩,狀況都很好,腹部脹氣便秘的問題改善了,那日回家後,一直放屁(排濁氣),很高興身體各方面的毛病都轉好。

8月6日,我邀她到凌雄寶殿包往生錢,她帶著么兒一起去幫忙,回家前為她做精神療養,掌光一覆在她頭上,她立刻感到一股力量,閉上雙眼睏的睜不開,陷入瞌睡中。因為脊椎的傷已經轉好,這部份反應較弱,反倒是腰腎部腸俞處的感應較沉,轉正面看腹部時,她可感受到氣在腹內轉動,療養的過程精神鬆弛,覺得很舒適。經過上回腸胃的療養,本來的便秘宿疾,已經可以兩天自然排便一次,不需使用軟腸通便劑;過去常失眠,半夜一、二點眼睛都無法閉上安睡,現在夜晚九點多就會想睡,睡眠品質改善極多。便秘問題後來改善到每日可自然排便。

8月21日,她再次帶著么兒跟我到凌雄寶殿包往生錢,同樣回去前為她做精神療養。這次在到凌雄寶殿的路上,她談起自己有「腦部動靜脈血管畸形」的舊疾,曾在北部榮總做過伽瑪刀手術,需要定期服藥,有時也會發作昏倒,發作時頭痛欲裂,很痛苦。在這次的療養裡,特重頭部的療養,療養時她閉眼靜坐,卻感應到有多層很明亮的亮光,不只一種顏色(閉眼而感應亮光,這是我療養經驗的第二例,第一例是學校的王老師,首次療養時即感應明亮卻不刺眼的強光,那時請教過道監,老師說明那是佛光,有些人可以感應到),接續療養腹部時,她則感到有股氣在旋轉著。

中元法會期間,她跟我去唸了幾班經,從七月到九月,她實踐了自己發心的承諾,我只是順著她自己的願力帶著她而已,除了聊教義、解說廿字,不做其他有形的提示,一切由她自己發心,順其自然。

寒假她在工作場合裡宿疾發作,因為一段時日來,已習慣頌持廿字,當發作時,她虔頌廿字,祈求 無形古佛庇祐她度過難關,祈求中女房東及時進來,在她未陷入昏迷之前,幫她取藥,扶她起來,她很快的回復正常,難過的症狀也比過去消失的快,種種經歷都使她深刻感受到佛力的慈悲庇祐。

以她的實例,很明顯體驗到精神療養法比有形醫療更廣博,如要一樣一樣醫療她的毛病,她需要看好幾科,而且無法貫通全身血氣,做整體的調理,但是 師尊傳給我們的精神療養法,可以一項一項改善她的毛病,達到全身血氣調理的效能,全面的修護;在認識廿字義理中,也有心念的轉化與心靈的依託。

「天助自助者」,在精神療養法互愛互助的基礎上,引導他人了解廿字,並落實在為人處事的生活上,讓對方啟發自己的良知良能,善念善行即是對方自助的力量,再以自身的善念善力感應於天,天就會與人庇祐的力量。黃女士諸多的好轉與感應,有佛的特靈,有善因緣,也有她自身誠奉廿字的助力,這就是誠誠相感不可思議的力量。

在此也與同道分享一個經驗,多數受療養者都會經驗到大小不等的各種感應,但並非全然是絕對真實的感應,偶有極少數的感覺是心病的敏感,如在療養中遇到較複雜的狀況,可以請示道監,經由道監請示菩薩,所傳達的指示有助於掌握一些特殊狀況。再者,為他人療養的皈依弟子,秉持誠心正念之外,對於感應也要順其自然,不可造作(以免自入妄想),因為不一定是有明顯反應,才有療效,每個人的狀況不同,只要是遵行 師尊的教法,秉念真誠、無私無求的去為人療養,無形中自然有 師尊與菩薩的護法,一旦為人療養的時間久了,次數多了,相應各種感應的知覺自然靈敏。總之要秉念誠正,順應自然。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3350052
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