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期三四版 由廿字予我力量,回顧與無形的互動
                文  翔荷

        因為是持念為大眾証法的本願入德教之門,所以初皈依時雖然對精神療養法還很懵懂,卻勇於替人療養,除了我以自身試法,也希望從替他人的療養之中去驗證天德教獨有的法門,當時閱覽經典不多,與道友的互動也少,不了解精神療養的無形威力,更不知道有些病人的病症還牽涉無形冤孽的因素,正是在這樣的懵懂中,引來無形,而有一段深刻的體悟。
        八十四年上半年,距離我皈依一炁宗主還未滿一年,對自己皈依的佛還很疏離,雖說有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卻不怎麼認師,當時在諸多矛盾的情境下,替一位宿疾纏身多年的同事做精神療養,她體質差、精神差、氣色灰暗、很怕風,先前替她療養幾次,她表示看完後都有比較舒服,但是會反反覆覆。
        有一次她又不舒服,主動要我替她看病,我自然樂意的替她看了,那一次自頭頂看到腳底,因為她頭不舒服,我還以無形針看她額頭眉心的玄關處(當時還是一個懵懂的德教弟子,不清楚替人療養前要先默念七遍廿字祈請 師尊護法,更不了解特殊狀況要請病人身上的無形冤孽離身,以免被無形針傷害),算是替她全身清掃一遍,看完後她面露笑容的表示很舒服,我觀察她的氣色也變得清爽,感覺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然而這件有意義的事,到半夜晚時卻發生驚悚的變化。
        當夜在睡眠中,突然被一股無形的緊張氣氛驚擾,警覺有「人」要闖進大門來,他們毫無顧忌直到門口,就要穿門而入,門口先是一陣喧嘩,門神擋阻來者,但是協調後又同意他們進入,我心裡還想著:為何門神沒有攔下他們?竟然放他們進來,直感覺氣氛非常冷肅、威厲,狀況很緊急,而自己則動彈不得。
        那時我奉持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已有一段時日,對廿字的信任還在擺盪,依自己奉持的習慣,自然而然默唸起「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希望阻止他們近身,在緊迫的驚慌中,他們毫無懼怕的穿門而入,由樓下直登二樓,一剎那間已直行至房門外,自房外透視的形體是人形的墨影,四人的眼眶都閃動著曲折的白光,感覺是一家四口人,父母與一對兒女。高瘦的父親橫眼瞪視的眼神極度冰冷,母親較柔和帶有善意,約大人半身高的兩位孩子尚有稚子的純真。
        才感覺對象清楚,他們已經進房門內來了,我警覺菩薩聖號無法擋下他們,轉念間奮力伸出右手,默念廿字,以掌光試圖抵擋,就在這片刻,他們已到床頭邊,也停下來。兩位孩子有和善的微笑,父親比較沒那麼威厲,母親倒柔和,卻感覺她生病了,是求醫來的,她安心的躺下床舖面帶微笑,在我左側,我翻身以右手掌光看了她胸口,突然間整個情境頓時消失,緊張立即解除。
        驚駭的夜晚過去,天亮時心裡的緊張仍留存著,有點擔心他們會再來,而我不知要預備什麼方法應對。本來左後背膏肓處的疼痛宿疾已經療養幾近完全痊癒,卻又再度疼痛起來,而且會有奇異的眩暈,我自覺跟無形的接觸有關,回佛堂療養一段時日也沒有改善,後來將那一夜的情境在道監來彰化時請教她,老師一出口就說那是魔,看病引來的,口氣頗緊張,要我自己跟 師尊求。要怎麼求呢?我還是個懵懂的徳教弟子,而且個人一向不為自己的事去做祈求,心裡實在彆扭。有人建議我自己上佛殿跪求 師尊,自己替自己看病,試了一次,覺得自己跪在那裡求治病的情景很蠢,立即放棄這個方法;還有建議我跟 師尊求經功化解,我照著方法祈求三、四次,沒有獲得回應,也不想再求了。
        那時對道監不熟,沒有想到進一步請教,療養一段時間也沒進展,別人似乎也有點顧慮替我療養,就不再請人看病了。狀況顯得孤立,但在這情境下,我反而能冷靜思考問題的關鍵,如果對方是因為我替人療養,在無知裡不謹慎去傷到她,那麼這是我的錯,我願意彌補自己的過錯,並希望他們能獲得好處,共進修道之門。有了這個體認,我開始虔誠的向 師尊、觀音大士祈求:「如果我在無知的情況下傷了對方,我願意將所做功德全數回向給對方,祝福他們能離苦得樂,往生更好的境界,並且能夠原諒我的無心之過。」(一個初探德教法門的我,不了解自己有多少功德,沒把握能回向多少,只誠心希望對他們有所助益),做了這決定後,我的心開始覺得踏實。
        不舒服的症狀仍持續著,但心的罣礙日漸化除,不再擔心,維持誠心的祝禱,希望他們感受到我道歉與回向的誠意。後背的痛自然的慢慢減輕,眩暈也很特別,不會難受,反而有種輕盈,身體有時很輕浮,走路時感覺是飄離地面的,有時試著閉上眼走幾步路,張開眼卻在較遠的距離,竟有特異飄逸的輕快。 這種混合一些不適與飄逸,持續幾個月,中元法會則立牌位請他們來聞經受度,情況漸好。
        後來參加太極拳研習,雙手拳勢一運轉,掌面與指間都有氣動,打起拳來很舒暢。有一次一個下式動作未做好暖身,右腳膝蓋有些不適,但還好,一星期後去彰化體育場研習,拳勢運轉時掌面與指間的氣動都明顯的釋放,當時練拳很舒暢,但回家後右膝開始明顯不適。右膝過去因高處躍下與車禍,有點舊傷,但不礙事,這次痛起來走路就有些困難了,所以只好再請人療養,但療效不大,看醫生也不管用,我又開始深思莫非是在體育場練拳出錯了(有人提及那處過去是墳地,或許還有無形吧),難道揮拳外放的氣傷到什麼嗎?於是依據前次的經驗,再次祝禱那不知是有或無的無形,有時以掌面覆罩或以指腹輕按膝蓋痛處,默唸廿字(個人不依賴佛菩薩,不願因個人之事打擾佛菩薩時間,也未請佛菩薩護法,只是自然動作),會有些改善;有時指腹懸空指向膝蓋,會看見白色煙氣自深色長褲所指之處冒出,也貼無形膏,膝痛慢慢好轉,行動回到正常。
        驚悚之夜過後,初時心裡還有不安,很想閱讀經典,看看佛家的經典,又在佛堂灰跡中找出德教經典,一遍一遍研讀,對德教法門逐日了解,也日益清楚自己皈依的佛到底是何方來歷,領會祂的用心與苦心,人、佛間的精神逐漸匯流,因此我決定將想離去的腳步暫時停下,再深探德教法門。因看病而與無形交會後的不安與不適,曾讓自己有所顧慮,暫停與人療養,隨後知道要如何避開無形,又開始隨緣療養身體不適的人,而且我信任 師尊,既然開此法門要普救眾生,不可能在弟子無心遭遇困境時坐視不管,無形中 師尊自然幫弟子調解與護法,所以我願將功德回向眾生,由 師尊調解,祝福大家都能在佛力大慈大悲之中,往生善道,共修共榮。
        八十七年就在凌雄寶殿開光前,五月上班途中被小客車迎面撞倒,右膝、右肩韌帶受傷,右手一段時間無法高舉,右膝疼痛、走路不順,道友幾人幾回熱心替我療養與到院復健都無明顯進展,決定不再復健、療養,當時又承接文宣與會場佈置,乾脆將請病假的時間用來寫稿、做佈置,雖然必須左手扶著右手寫字,也把該做的事都做完,幸虧還有他人熱心協助。
        六月初竟然下班途中在昏暗的大雨裡被迎面的箱型車擠壓,左腳被擠壓倒的機車重壓,差點滾落二公尺深的懸坡,懸坡欄杆下是滾滾洪水,看著洪水滔滔而去,一時間十分感觸,車禍怎麼發生的這麼巧。左腳踝韌帶壓傷,又多一隻腳走路不便,寶殿開光在即,眾人緊鑼密鼓籌備各事,我不願麻煩他人療養,只到院復健、針灸幾次,治療無多大改善,心想算了,還是把時間放在開光的事務上吧!就這樣撐著兩次車禍的傷,騎機車來往寶殿協助些事,還登上高梯到普賢堂頂方懸掛對聯。
        開光法會期間,較認識關鳳一老師,她觀察我的右肩較低,左右肩不平均,她關心我的狀況,知道我的手還未好,驚訝的表示:聽道監之前談起,師公告訴道監,我有個關要過,有驚無險,沒關係。我沒聽過這項訊息的任何轉述,第一次聽關老師提起,有點納悶,心想師公所說的關鍵時間點應該是箱型車壓倒的那次吧。承蒙關老師的熱心,她在法會相遇的期間幫我療養,肩傷進步較多,但腳傷進步緩慢,法會間誦經舉手合掌與跪拜墊,手酸腳痛都能撐過去,未顧慮傷好或傷壞。
        法會結束後,右手比右腳、左腳好的快,右膝的痛持續幾個月,我照自己的習慣,有空閒就將掌光覆著,或是指腹搭著、無形針懸著,默念廿字,仍可從深色長褲看見傷處冒出白煙,並且清楚感受到氣的震盪(八十三年至八十四年間左上臂與宿疾被療養時,未曾感覺氣動),自此對氣運轉於體內的感知逐漸增強與清楚。右腳好的很慢,要是背個稍重點的背包,走不了幾步路,右膝便會疼痛難走,心想這輩子會不會不再有郊遊散步的機會了。
        八十七年下半年年學生到宜蘭畢旅,有一站是爬上瀑布,我想上去看看,便試著登山,踩階梯往上走一段路,覺得不礙事,繼續往上,一路走到瀑布處,驚訝右膝竟然無事,再回頭下山也無事,沒想到還有機會登山,著實開心。右腳好轉並未完全復元,有時還會不舒服,蹲、跪與彎膝還會痛,直到八十八年元月買車前(考慮開車運送通訊到寶殿較方便),還擔心右腳無法踩煞車、踩油門,買車試開後,剛開時右膝確實酸痛不適,一段時日慢慢變得更好,一旦不適時貼貼無形膏,就能改善,右腳在這段磨難中復原了。
        幾年來聽聞一些道友與無形的接觸,也有傷到自己與傷到無形的情形,惹的無形向 師尊告狀,增添 師尊的麻煩,甚至連累到某些請來人間不易的法力被收回,不禁使我反思,該將個人的經歷分享,提醒同道如何謹慎善用 師尊的普度大法,不要自負、不要莽撞、不要無知。
        師尊統理三界,三界一切有形、無形都平等視之,萬物都是先天一炁化生,萬物都是佛子。 師尊所開的法門是普度大法,度陽又度陰,有形、無形皆度,一切生靈只要依循廿字老實修行,達到勝境,都能證果。了解 師尊的平等、慈悲、博愛宏觀,運用 師尊傳與人間的法,助人離苦時,也別忘了助無形離苦,讓人得惠時,也該讓無形得惠。
        尤其自無始以來,冤冤孽孽相互纏繞,誰欠誰還很難釐清,無形糾纏人時,或許是人欠他的,若是只幫人而傷害無形、驅離無形,對無形未盡公平,而且沒有盡到調和陰陽最大的效益。師尊要我們陰陽皆度,佛菩薩觀察人的用心,自然會感應人的慈悲願力,調解冤冤孽孽,以最適當的方法化解彼此的糾纏,如此人受惠,無形也受惠,陰陽兩界調和,戾氣減少,對於挽劫更有助力。
        人尤其要懂得體念懺悔的力量,知道自己那裡不對了,要發懺悔心,反省改過,切實改進,不再犯同樣的錯誤。虔誠的懺悔心一起,就有力量隨著產生,使無形感知,樂意化解,隨著光明的懺悔力量,業力也能因之轉化,在絕處逢生。
        與無形交會時,我懺愧自己的無知,不斷以知錯而願回向的心,將功德如數交給 師尊,祈請 師尊代為調解,以彌補我的無心之過。以此方法化解,我的心很安定、踏實,由廿字賦予我力量,在無形近身時,適時以掌光擋下,自此對廿字有一番新體認。之前我納悶清楚明瞭的二十個國字,有那麼大的威力嗎?經過長時磨難與鑽研經典,才覺察廿字殊勝,單是一字,要修到義理圓融、身體力行就很不簡單,天地正氣之可貴盡在廿字中,廿字確是仙佛之母,也由此專注廿字的奉持,並以廿字隨緣解人病苦,勸人修善道。
        無形不盡然可惡可怕,我們皈依 師尊,自 師尊處接受普度大法與自保的法力,都要了解 師尊賜法的苦心,    師尊固然庇祐德門弟子,但萬物都是佛子,只在覺悟與未覺悟的差別而已, 師尊的法門是共進大同、共存共榮的大慈大悲法,我們無權也不能夠莽撞自負的任意傷害無形,更不可心存妄念自顯能耐,貪天之功,免得損傷自身健康與功德,又給 師尊增添麻煩,大家都該體認 師尊的諄諄勸勉,多研讀經典了解義理、精神,以免行走廿字道上,誤入窄徑,致生偏差。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9092
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