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期二版 小佛王遊四川大林寺,蓮花八月重開

【精誠格物】

                 
文  南山耕田


        佛王隨大林寺性空長老與明鑑方丈於陰曆七月中旬到大林寺遊歷,在大林寺背後二、三里處,性空長老所居住靜修的茅蓬前的一個池塘裡,本來荷花已凋謝了,佛王行腳到大林寺時,「老和尚又看見池塘裡,發出一池的新鮮荷葉,老和尚對佛王說道:『這也奇怪,這荷葉重生,或者將來荷花同那梅花一樣,開出兩度來,那才妙哉呢!』佛王說:『造物無常,或者到八、九月間,開一池荷花出來,也是未可預料的。』老和尚說:『是佛王慈悲,草木有靈,莫非開二次荷花出來,歡迎我佛,這也是可能的。』佛王說:『或者是老和尚功德浩大,感動草木,開二次荷花出來,預兆將來老和尚成佛的也有之。』但是這天池素有靈,不但荷花成仙,花紅亦業已成仙,更有幾株桂花,亦是成了仙的......
        「佛王自到大林寺,不覺又過了二十餘天,看看快到中秋時節了,......到八月十五那天夜晚,天池的荷花,真的滿地重開了。那一晚,老和尚辦了一些齋供果品以及齋菜,在池子當中,一個茅亭,邀了監院方丈來陪佛王賞月看花」
        老和尚邀佛王作詩,老和尚首先隨口唸道:「皓魄當空照晚涼,蓮開二度迎佛王,廣寒仙子多含笑,茅屋和南也帶香,空谷無人金虎嘯,瑤池有座玉龍鑲,一杯竹葉蟾留影,桂樹多情亦煥章。」
        佛王隨口唸道:「紅塵炎熱我清涼,度世慈悲有佛王,今夜明月蓮再放,中秋桂映筆生香,蓮花世界傳消息,菩薩天官用妙香,清淨禪門無二法,何須紅葉寫文章。」
        大林寺監院則唸道:「今夜蟾空透體涼,蒼生羅拜眾香王,愛他綠竹空心境,羨你紅蓮妙性香,猿鶴崖前聽貝葉,嫦娥殿裡弄金鑲,明月花好兼人壽,詩句應推錦繡章。」
        「各人吟罷,看了一會,佛王說道:『可憐你們弄了半天,我連字都不認得,我說幾句,你們也跟到我說。』老和尚說道:『好』,佛王唸道:『此地由來勝玉樓,蓮花何事不知秋,重開二度無雙品,緣證三生有九洲。海會華嚴常吐艷,大林月色更清幽,拈來誰是長供佛,一笑微微萬法收。』」
        老和尚亦跟著佛王說幾句:「妙香活佛下層樓,不是春來不是秋,因為烈風雄外國,纔將慈雨化中洲,天池草木識香意,茅屋煙雲更靜幽,料得眾生皆可度,願將災劫早齊收。」
        明鑑方丈吟道:「如來今降彌勒樓,來與世人換春秋,靜對瓶花歡喜佛,且看花卉妙香洲,重開並蒂荷花艷,共唸慈悲桂院幽,景色宜人天地笑,月華照遍劫全收。」
眾人於天池亭中玩月、賞荷、吟詩直至深夜,老和尚請佛王休息後,散去。(1)
        此段故事記載於局外禪音上集,第十六節遊大林寺蓮花重開、第十七節天池吟詩。眾香妙國佛王(為無形道祖之先天分靈),在眾香妙國之時,發願要普度娑婆世界眾生,倒裝下凡生於四川省樂至縣興隆場蕭家灣,俗名蕭昌明,六歲時,難忍紅塵之苦,想要回去眾香妙國,因故病死,靈返太虛時,在空中被無形道祖攔阻,道祖勸解佛王再回紅塵度化眾生,佛王回陽附體,已死三時。回陽後第三日半夜,六歲凡體趁著夜半偷偷離家出走,四處趕路周遊,意想度盡天下蒼生,挽救延康災劫。
        師尊凡體蕭昌明,生於民前十八年陰曆十二月八日,陽曆則是民前十七年一月三日。局外禪音上集第三節妙宮慶祝會記載此段事蹟「無形曰:『因佛王在眾香妙國之時,發願普度眾生,上界少頃,下方六年,竟不能忍受紅塵之苦,即欲回眾香妙國......』佛王曰:『紅塵雖然六載,但食非其食,衣非其衣,言非其言,聽非其聽,一概茫然不知,不過當初一念,欲度眾生.....』」
        佛王雖是先先天之外眾香妙國的無上至尊,又是秉持挽災救劫之大悲大願而來,但是過去未曾以凡體來過此娑婆世界,此處凡間的一切都與妙香國不同,因此而有一時難以忍耐的煩苦。無形道祖攔阻妙香佛王時,勸慰佛王必須隨娑婆世間的情勢以善引導眾生、普度眾生,才可以達到佛之願力;無形道祖又勸佛王,不心存回妙國的妄念,重返娑婆渡化眾生,則一切受無行籠罩的幻想自然消滅。由此妙香佛王接受無形道祖建議,改名「寄塵僧」,以娑婆凡軀、世間俗名周遊普化。(2)
        小佛王私自離家時才六歲,離家幾十里,先因機緣度化一位具有善根的農家老婆婆,首次傳道授戒於老婆婆:「不欺不詐,不刁不唆,救人之苦,拯人之厄,聞此異香,吾即降臨,臨終之時,吾來接引。」隨後離開農家,又走二、三十里路,感想娑婆世間的眾生多如塵沙,如何才度化的了呢?內心生起疑惑煩惱,夜晚露宿一片樹林,遭遇無形道祖所化的幻境,道祖點化佛王,娑婆世界的眾生都是沉迷的,到處都可以度人,不需要四處趕路才可以度人。
        道祖並授以「治病度人」妙法,以佛之願力對人治病,病好之後則勸醫癒的人說:「務須實行忠孝仁慈四個字,這四個字就是天地間大道,這麼他那班眾生,果然實行這四個字,那末,他們的罪孽就減少了,使他們身心意有所歸宿。你去傳道的時候,不必分他中外男女、在俗出家,皆可以用這四個字傳授為你的弟子,你的弟子,又用這個法子傳授人,這個叫做生生不已的法子,拿這個法子度眾生,將來你死之後,有你的弟子的弟子去度人,你這一生就可以解脫生死了。」道祖適時的點化,撥清佛王一意趕路度人的迷茫,從此隻身獨自漂流,以「治病度人」之佛心願力隨緣普度眾生,各處普撐慈航、處處傳道,勸大眾各自修行,專以「正心修身」為務。(3)
        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則記載「明也曰:『吾今七歲,因週遊普化,經過尊府,欲借一席之地,以安一宵......』」此段敘述佛王以凡體四處漂流,途經金泉山時,天已將晚,在微亮的月光下遭遇魔障,誤宿妖魔所幻化的宅第,又遇一狐精所化的女子纏繞,佛王卻以惻隱之心將妖狐收於門下,經此兩回波折,沖動怨氣,不願以肉身久居紅塵,凡體遂席地而坐,放出靈光,仍往上界凌雄寶殿,意想重入九幽。
        行到寶殿正逢諸佛群真在殿上說法,無形道祖對佛王又是一番勸解,且向諸佛群真說明妙香佛王來歷:「此子原乃吾之先天分靈,為眾香佛王,佛中之聖,亦係奉旨臨凡,普度眾生,意在普度九幽眾生,難道有若大之德,豈有無壽之理,該生七歲,意欲亡身正欲重入冥途再度九幽,不料有如此因緣,而入凌雄開會。」無形道祖與佛王一番論述,將佛王再送回原體,時間已隔一日一夜,金泉山上第二日,農民看見不知何處來的一個小孩,似死非死,胸中還有一點氣息,正午時候,靈附凡體,氣固其神,各處農夫農婦、愚夫愚婦都在身旁圍觀,佛王見眾人圍繞,即刻藉此機緣向大眾說法治病。(4)
        局外禪音上集與一炁宗主談經兩書記述眾香妙國佛王倒裝臨凡,再經無形道祖借體同挽三期延康,有一致性,唯有六歲離家各處飄流的事蹟,沒能清楚銜接,但從兩書的內容推敲,佛王居處世間,六歲時先是難忍紅塵俗雜的辛苦,欲以病故結束肉體生命,返回先先天之佛國,因無形道祖的勸阻,再回紅塵;於夏季荷花盛開時離家,週遊數月又不堪妖魔纏擾,席地坐化,再次捨棄肉身,意想重入冥塗度化九幽。
        娑婆世間濁氣沉沉,即使先先天之佛王倒裝而來,居困肉身,也有不耐煩的時候,佛王秉願而來,自然不貪戀塵世,要捨離便捨離,只是未能圓滿慈悲願力,徒然辜負乘願臨凡一片苦心,天人之間意念時相交戰,終究回心轉意,長留娑婆處處度化,爾後又以凡軀歷經種種試煉,佐以無形點化,而穩固三期挽劫之基業,頒行廿字教化三界。
        師尊 蕭昌明夫子雖然遊大林寺時才六歲,但秉持慈悲宏願臨凡度化,先天正氣皓然,精誠所至,感格本已凋零的荷花在中秋時節二度重開,所以正氣感通萬物極其微妙,非僅感通萬物,正氣治病不需一藥,「手指掌照」可以手到病除。
        處於娑婆的凡間弟子,先天境界不比 師尊,或有貪戀、或有魔障,都需要重重試煉,更要鍛鍊正氣,才能從貪念之中覺醒,不受魔障纏繞迷惑。身為佛王皈依弟子,能從日常生活中行功立德,練就廿字正氣,自然也能感格物類,學習佛王治病度人,本身所涵修的正氣則可感應神力而有靈效。


附註:
1. 參見德教叢書,局外禪音上集,念字聖堂印行,頁211-216。
2. 參見德教叢書,局外禪音上集,念字聖堂印行,頁16。
3. 參見德教叢書,局外禪音上集,念字聖堂印行,頁50、德教叢書,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念字聖堂印行,頁2。
4. 德教叢書,一炁宗主談經入塵章,念字聖堂印行,頁3。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3050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