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期一版 致福之道在修福再造福與改過
                 文  南山耕田

        凡人都存有享受福報、求得長壽的心願,期望有顯達的機會,可是卻未能真正了解達到福報與長壽的方法,更未能醒覺有形壽命再長,還是有限,無形壽命與日月同輝,更加長久。
        有信仰的人,雖然心靈有份依止,然而因為對仙佛精神的無知,徒有偏差的依賴,求神拜佛只在貪妄的祈求個人福報,卻不知修養心靈、培德立功才是致福之道。
        在末劫亂象叢生的時代裡,天德聖教廿字的誕生,為的是普度有緣人返歸靈性根本,教化迷失的人心,使不好的轉為好的,使善良的人更加清明、更加明覺,讓尚在迷昧裡流浪的原來種子,能有機會同上法船,登上道岸,共享無色無相境界之大同極樂。大同可以在人間,也存在於無形界,由人間的教化促進人間的和平;由靈性的超越,以潔淨無染誕生上界彼岸,無論是世間人脈的和樂傳續,或是上界仙佛果位的証道,都必須經由天性仁心的啟發,再遵循廿字義理的修煉,掃除糜爛的濁氣,回復純淨的本質。因此皈道列入德教之門,必要深刻體悟我們師尊 一炁宗主的教法,明白至善之理,各自憑藉自己奉行廿字的修持,達到自然的增福添壽。
        師尊光諭裡言明,弟子都有增福延壽的願望,可是卻沒有了悟致福的方法,也沒有培養元神正氣固存根本的修持,就算是過去世曾經行善修持積累了一些福報,或是神佛有所賜福,如果只是知道享福,卻不知道要再進一步修福,甚至獨善其身未能培德立功,再多行善造福,一旦過去世積存的福報享受完畢,到時福報享盡,無福可享時悲苦就來了,那時怨天尤人,又怪神佛不靈感,也是自己無知受苦可悲罷了。
        今日受人景仰尊崇的仙佛,都是過去累世累劫修行善道、行功布德,氣節皓然而証道果,以人間凌雄寶殿鎮壇佛文昌帝君為例,廣傳於世的文昌帝君陰騭文中帝君說:我十七世做士大夫身,不曾苛虐百姓嚴酷官吏,時常解救別人的災難危急,同情孤苦的人,寬容別人的過錯,廣行陰德,感格上蒼,如果有人像我一樣這般存心仁慈寬恕修德,上天必定賜福給你。文昌帝君能於上界受封天爵,於人間受萬民尊崇,是十七世不懈不怠、不偏不差,以仁為本心、謙和上下,奉持眾善、諸惡不作,發揚自性佛心所修培而致達仙界,絕非盲目迷信,求他神拜他佛貪妄福壽。
        作人的想求福田廣大,或是上升天界。絕非捐些錢、念個經、燒個香、化些財帛,祈求神佛庇祐就能成就美夢,「福從做中得」,最重要的進階存款,還是必須自「心地」耕耘,效法如文昌帝君一般的心地,累世心意堅決、毅力超然,修善造福,利物利人,以正直之心代天行化,事事遵行天理,不欺不詐,不貪非分之財,不嫉妒他人才能......等等良善種子播種於心地,澆灌智慧水,拔除貪嗔癡,直到智慧花開,功果結實,自然福田廣闊,自然靈生上界。
        凡人輪迴世間多少背點罪業,就算是佛菩薩為渡眾生倒裝臨凡,也要擔些共業,以洗淨眾生之孽。因此,是人無不嚐些苦、遇些逆境,自苦境裡洗心煉性;更何況此時末世,是大清掃時代,冤冤孽孽因緣相會,報冤報恩各自了業,三世因果加速為現世報,無始以來的累業都必須清償,怪病叢生,此生尚且需要用心儲蓄功德存款,並以最大忍耐力以清償過去世積欠的惡業,又那能奢望貪享福報功名?
        「延康」時間是有限的,是不忍「不教而誅」的教化時期,把握這段延劫的寶貴時間,多行善事,多修福造福,洗孽去惡,將過去世的業淨化除盡,再將此世的善果儲蓄牢固,返回無形本來,才能避開劫至的悲哀,所以此生此世,平淡知足是福,切勿在貪享福報裡耗費福報,甚至在貪取福報裡造作新業積累新孽,拖累自己的將來。
        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慾望,無視佛之勸諫,忘記仁慈、背棄道義因而損害福德造作惡業時,自己本身已經迷失道性墮入惡道,等到福盡悲來,無福可貪享時,後悔就太晚了。 宗主說善惡的果報如影隨形,惡少的罪小,無傷即過,罪孽惡重繁多的難以化解,尤其德教皈道的弟子,每人各有三尸護法神紀錄功過,報奏天曹,按個人功過多寡,賜福添壽,或作懲罰扣功,期望各弟子「誠心正意,行道護道,無吐怨言,一寸功德一寸果,神目睽睽,公正無私。」(1)大道無私情,雖然我師尊 一炁宗主統理三界法力無邊,然而福報延壽、登列天爵都必須為人精進自修,自度彼岸。
        師公 圓明至聖佛曾勸勉「希吾乾坤賢達們,互勉、互勸,吾不願子等墮落,靈山皆有位,人間為人師,化育乾坤,希子為師者,心口如一,倘若諸等執迷不醒,到時悔之晚矣,不可信口雌黃,毀人害己,不可自墮無間。」(2)本來功過由人自造,業果由人自受,只是佛心不忍弟子迷失道性,墮入惡道,所以時時光訓點撥提醒,無形天眼察鑒世俗人爭來鬥去,不以挽劫為重,反而迷戀世俗名望權位,任意信口雌黃,毀敗別人損害自己,語重心長勸化眾弟子,奉守廿字老實修行,每個人都有靈山之位,在人間作為開導師,要能心口如一,以正知正行正見教化同道、培育後學,不可執迷不悟,要是果報現前時後悔就太遲了。
        過去的勸勉,適用於今日,往者已矣,有的回去要閉門思過再做靜修,有的要轉輪迴再洗煉,有的需要自地獄中再超拔,當然也有的通過人間試煉登入天爵。以過去為鑒,知過改善,還能亡羊補牢,檢點己心, 師尊總是在提示弟子過錯後很委婉地叮囑:有過則改,無過則嘉勉。「諸弟子,勤勤修,前生業障今生休」(3),「今逢末期劫數,冤冤必報之秋,吾廿字弟子,必以身作則,化三世之孽,度原來之種,大開方便之門,疾呼酒醉矇矓之徒,導惡者向善,同歸彼岸。」(4)文昌帝君的功德圓滿,是累積十七世的修行,並非一步登天,可見修行需要極大的忍辱堅毅,況且背負過去罪業的凡人,更需要勤於修行改過,好化除過去的冤冤孽孽,以得自在之身,能在今世以所做的功德與和平願力淨除過去罪業,已是今生的大幸;將今生所修行的功德存款,留作返回本來預約靈山之位的路費,不是更好嗎?何苦貪享人間榮華,又把返回原鄉的福報耗盡呢?增福添壽也不一定是人間之福、世間之壽,靈歸上界是無形的大福報,與日月同輝是千年萬年的長壽,福壽也不能只以人間的有形有限去計量。把修行的賜福延壽存在無形的功德簿裡,存今日無形福果,享將來天之長壽,豈不是更加美妙!
        師尊說信教是「正己化人」,不是藉著信教,徒求發財,想依賴信教徒求發財是愚昧,妄想信教祈求成仙成佛,更是貪妄。一切願望都要從修行得來,必須屏除酒色財氣,守道,培德立功、懺悔過惡,行為合乎廿字,才不會落入迷信,而致願望不得實現。所以師尊闡教,在撥亂反正,掃除大眾有信仰無教化不知修行的迷障,肩負導惡者向善、同歸彼岸的德門弟子更不能墮入迷信自陷妄想,以迷信誤導大眾是要擔過的。希望考試順利,豈是辦個熱鬧活動,拿個准考證供在佛前,祈求帝君庇祐就能功成名就,若是自己不做善事、不修陰功,不以仁慈之心待人處世,不學帝君的榜樣作人,如何能與神佛感通?教化大眾,唯有合乎廿字言行的正信,才是修福再造福的致福之道啊。


附註:
1. 參見德教叢書天德叢林,頁74。
2. 參見八十八年歲次己卯六月廿一日(農曆五月初八日)午刻光諭。


圓明至聖佛 降乾坤諸賢達:
        至誠禮儀豐碩,玉律經章,甘露普洒,遍地清涼,金蓮朵朵,彩雲同降,仙凡一致,共挽災殃,清風常掃,萬里馨香,經章祝誦,壽世福民乾坤康,願息災劫免禍殃,廿字薪傳,萬古流芳,乾坤毓秀,天德大昌……
        諸賢重道隆師之意誠,吾感愧領也,今逢亂世混濁不明之際,災禍延連,萬物遭劫,神佛同悲。吾教廿字,集五聖之大成,萬法之法,再諭一次:乾坤子等,推廣廿字,宏揚天德,濟世活人,無形護祐,增百福、添千祥,功過分明。
        諸等皈依有年,對道貢獻良深,因此道高魔漲之時,亦有心浮氣燥之事,希吾乾坤賢達們,自悟本覺,心性堅定,宏道闡教,挽斯劫於旣倒,至有失質乾坤子,高傲自大者,應抱同門同根之情而規勸,導正覺明,不愧廿字之子也,倘若自知不為者,記過扣果。希諸賢達,皆負昌道揚教挽延康導末俗之重責,不可棄離教道而不顧,人間道盤,吾交諸等,大覺子一片愚忠之誠,而悟性亦有,不可失職導育之責也,此非智者之為矣!
        凌雄寶殿無形自有安排,雖有不屑之子,幸災樂禍,不負其責,自私自利,因私而廢公者,罪加不可逭,時至晚矣!希吾乾坤賢達們,互勉、互勸,吾不願子等墮落,靈山皆有位,人間為人師,化育乾坤,希子為師者,心口如一,倘若諸等執迷不醒,到時悔之晚矣,不可信口雌黃,毀人害己,不可自墮無間。今乃吾話已講多,茲之心切痛之,希子打起精神穩其道性,以百忍而圖成,後繼自有佳子也,在此訓諭已畢,希子等,靜思細想以問心。

3. 參見德教叢書天德叢林頁369
4. 參見德教叢書天德叢林頁74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2910
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