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期五版 永懷師恩
大覺導師奉天職,通有無,解人疑難事跡

【九十六年沐浴佛恩感應錄】

(之二)    文  徐露華

       丁亥年十二月十八日星期五,一大早和家人前往天德教台南念字聖堂,参加天德教首席道監秦老師的告別式,天空有著厚厚的雲層,一片灰濛濛的,似乎代表天德教弟子們哀傷的心情,和深深的悲慟。來祭奠的人潮一波接著一波,首先是各級政府、教育界、其他宗教團體,接著是天德教全國各道壇的開導師率弟子們,空氣中彌漫悲傷的氣氛,與會的道友紛紛拭淚。道監,您真的離開我們了嗎? 但您那慈祥的身影,似乎仍在眼前,您對弟子不分日夜的關切之心,令我們永難忘懷。
        認識天德教始於民國六十三年,因家母徐方鳳仙患病,經常不能吃也不能睡,父親經常陪母親四處求醫,經中、西醫及針灸治療多時仍不見起色,後經父親友人介紹到台南市裕農路念字聖堂看病,據該位友人陳述:「別處看不好的病,該佛堂可治好」。
        奇蹟的事情發生了,就在父親陪同母親到念字聖堂看病那一天,母親回家後說她人變的很舒服,而且可以吃飯了,我當時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非常好奇的詢問佛堂是如何為母親治療的? 母親告訴我,佛堂是用無形針及掌光為人看病。年幼的我卻認為現今醫學如此發達,母親怎可太過迷信;然而母親每天去佛堂治病,身體狀況一天天好轉進步,整個人精神也好了起來。 
        有一天母親對家人說,她的身體元氣都恢復了很多,佛堂很好,她已向菩薩稟明並許願,她沒有錢可貢獻來感謝菩薩幫她治病,但她會帶全家人皈依 師尊,當時的我雖然心中充滿不解,但為了母親,我們全家人還是同意了,秦道監親自為我們全家人辦理皈依天德教時,大姊徐露萍甚是不願意,於是在佛殿上還聽到有人在耳畔說著:「蠢材」,大姐當下回頭卻什麼人也沒看到,才明白是菩薩在開示自己。 回想當年的情況,我們家又病又窮,到佛堂治病時,秦道監心懷慈悲的安排道友幫母親治病,且在知道我們家付不起唸解冤經的費用之後,還告知我們可在中元節盂蘭法會時超渡誦經即可;除此之外,她時時刻刻給予母親關懷,並適時的開導母親要樂觀面對人生。
        道監慈悲為懷的精神及關愛病患與道友的胸襟,令人感動不已。母親身體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漸漸恢復昔日的健康,母親因此對菩薩治病深有感受,見到生病的鄰居或路人,無時無刻不感同身受,並樂於祈求 師尊護法用無形針及掌光為人醫疾,說來神奇,因秦道監的引領進入天德教後,從未涉及醫學領域的母親,治癒了許多人,他們並由此皈依入天德教。母親的一生因遇見秦道監而改變,從一位為病所苦的病患,變成了積極熱心替人治病的德門弟子。
        民國八十三年,父親徐元鋆因車禍造成肋骨受傷,至傍晚時分上半身突然腫脹,轉到成大醫學中心急救,至半夜時情況危急,不得已只好求助秦道監,道監立刻上殿祈求菩薩,隨即告知我們不用擔心,父親並無大礙、會漸漸康復。此次讓我深刻感受到,道監對所有弟子不分日夜真情的關懷。
        前兩年,我的關節開始疼痛不已,經常半夜掛急診打止痛針,經檢查發現自己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醫生建議要吃類固醇以控制病情,但有二派說法,一派說要按時吃藥,另一派說類固醇服用過多,會導致要洗腎的後果,令我無所適從;後來因為病情愈發嚴重,不但日夜疼痛難當,甚至無法上下樓梯及行走,有熱心的道友建議我到佛堂念經,我於九十六年十一月下旬至佛堂念經三天,道監特地為我錄了光訓如下: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歲次丁亥國曆十一月廿五日〈農曆十月十六日〉午刻
一炁宗主    諭生徐露華:
        真經解冤孽,漸漸疾離身,酸辣寒涼禁,布丹補元神,有無皆可施,閒時覽經文,廿字誠心奉,無形保清平,畢。


        並親切的告訴我,要有形無形並用,不可停藥,我立即依循道監的指示去做,開始吃布丹及到佛堂治病,並且配合服用醫生所開的藥物,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我身體已好了泰半,至今仍由衷感謝。道監您為天德弟子的付出甚多,謹以此詩讓我們頌懷您:
        慈暉聖潔    光耀清濯我心    德惠至崇    恩煦懷照普及
        發揚教旨     慧澤昭維榮興   遺愛遠流    傳繼天德眾生

(此篇個人經功的光諭為大覺導師通達有無所錄的最後一篇光諭)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8968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