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正道指南(7) 人生指南 忠字指南集解(5) 人生指南 忠字心花故事集(6) 人生指南 恕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恕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廉字指南集解(3) 人生指南 廉字心花故事集(4) 人生指南 正字指南集解(7) 人生指南 正字心花故事集(7) 人生指南 信字指南集解(4) 人生指南 信字心花故事集(5) 人生指南 公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公字心花故事集(9) 人生指南 孝字指南集解(12) 人生指南 孝字心花故事集(12) 人生指南 和字指南集解(6) 人生指南 和字心花故事集(8) 天德教蓬萊教脈傳流(11)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聖蹟(16) 師尊120年聖誕特刊(36) 師公笛卿夫子行誼‧論著(30) 大覺導師秦淑德之信願行(45) 凌雄寶殿緣起暨展望(2) 明德聖訓‧光諭(107) 明德聖訓‧息災法會光諭(5) 明德聖訓‧SARS瘴疫光諭(7) 明德聖訓‧補充釋義(4) 大慈大悲之普渡法會(26) 建大法會秉天命之精義(3) 挽災救劫‧921大地震(6) 挽災救劫‧SARS瘴疫(3) 地水火風災示諭(5) 廿字修身之正信與實義(20) 廿字修心養身故事集(14) 廿字恕物‧和愛物命(11) 精神療養解說‧戒規‧醫道(24) 精神療養感應實證(66) 精神療養會巡迴義診(14) 戒規‧儀規(1) 天德教德藏經節錄(16) 經藏節錄(2) 箴言‧偈語‧感化歌(7) 講道與魔(2) 疑義釋解(14) 道心‧戒心‧信心(26) 論文連載(30) 解偈語(2) 感懷親恩與長者(40) 研修心得與力行(43) 慶典‧活動‧參訪(34) (834)
83期 八十回顧
菲依

前言

        老師八十中壽。老師自三十四歲皈依至今,一心在道,成就非凡。雖然老師總是謙稱自己什麼都不懂,但在我們弟子的眼裡,老師是帶領我們認識無形的大恩人。讓我們從老師回顧的故事中,得到更多的啟示。(以下為敘述方便,用第一人稱來代表老師。)

無形貫穿的人生

        因為父親在黃川工作,我也就出生在黃川,住在黃川。只有過年節回鄉。記得那是八、九歲大小,一大家子六十口人,由祖母當家,佳節當前,祖母分發節禮給眾人。我一向不得祖母喜歡,一方面是女孩,一方面我七歲前都不會講話,很多人因此而不自在,就當沒有我這個人似的。這次我又為領到的東西少而生氣,一個人偷跑到一獨棟的小樓去,這原本是不准人亂闖的,我上了二樓,上面原來供了幾位菩薩,觀音菩薩我是認得的,因為母親吃長素、拜觀音。供桌上好多好吃的,我想不給我,我自己拿!吃不下,口袋裡還裝上。正準備走,看到另外一尊菩薩前面有一個小玉盤,盤裡盤著一條活生生的如草般細的小蛇,頭昂著,很好看,我好奇的拿起一根燃著的香,用香頭點了他三下,只是好玩!
        回房和母親招供這事,母親怕我闖禍被人知道,第二天忙忙托詞回黃川。後來聽說祖母認定是菩薩顯靈,吃了供品,還大請客。不過自此我們家連連出事,祖母也病逝。「他」則先期離開,到了別人家,並傳出話來,說「他」和祖母的緣分已盡,而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姑娘燒他。(我大排行第四)
        母親就只有我一個孩子,我先不會說話,母親卻能瞭解我的意思,也只有他願意花心思在我身上。別的大人小孩都不理我,要不就啞巴啞巴的叫。不過我並不寂寞,一直有玩伴,都是些漂亮的小孩子,我常去家裡的竹園玩,他們還給我東西吃,好像不是尋常人間的東西,我吃不完放口袋裡,回屋,母親則說我,怎麼把這些磚頭碗渣子放口袋,衣服都髒了。可是明明原來是好吃的東西。母親大致相信小孩是看得到無形的,也只有她相信我。後來長大點,這些小菩薩就見不到了,可是每天都會有聲音告訴我:四姑娘,今天會如何如何。讓我趨吉避凶。可是陰界的靈,我一直看的到,而且樣子有時挺可怕的。
        母親年年九月十九朝南海,四、五歲時母親帶我去過一次。有位老尼姑建議母親最好讓我出家,說我不會永遠是啞巴。七歲那年,一天夢中玩的高興,叫出聲來,母親一聽屋內誰在說話,進去一看,是我坐起來,說﹔娘,我會說話了。
        祖母過世,接了祖父到黃川來住。我念初中一年級,日本人來了,黃川淪陷,一家人要逃到鄉下,那天,我聽到無形的話,轉告父親,不可以走某一條路,有土匪去打糧。可是父親完全不信我。就有一次,我和一群堂兄弟姊妹在田裡烤蕃薯、花生的,我指著天上告訴大家,天上有個大門,還有兩個守門的,有一個長的尖嘴紅髮。大家則笑:「別聽她的,四叔(我父親)都說你胡說八道!」可知道父親的態度。而父親先行探路,就此遇害。
        後來情況比較平靜,我們回黃川,母親要處理此地的財產,可是不幸就過世了。祖父帶我回老家,家裡雖然還有不少產業,可是日機天天轟炸,日子過不下去。又和祖父到西安,大伯家的堂姊建議我去參加軍事學校,但只一年就退學回家,因為我對無形知道的多,別人不信,就總是吵起來,沒辦法與同學相處。回家就結了婚,過幾年到了台灣,那時二十五歲。
        我丈夫信基督教,非常不能接受我的神鬼說。我通常在吃過午飯,陰氣漸生後,就不喜出門,不過孩子多,吃完晚飯後總要帶他們出去散步活動活動,但天一暗,一定回家,因為陰界靈叫我害怕。
        民國四十九年,我長了子宮瘤,經友人介紹,到左營老師公的小佛堂醫病。同時也想治療我這雙奇怪的眼睛。見了老師公,他說:你眼睛沒病,你慧根深有天份,至於身上的病找菩薩醫。老師公不給我醫病,我心中有氣,「你都給別人醫,不給我醫?」我問菩薩在哪,老師公指著小佛殿。我進去一看,供著一張照片,照片下,一方小小的黃布片,我依囑咐拜了九拜,抬頭一看,照片上的人走下來了,嚇得我想這裡有什麼邪術啊!跑出去問這怎麼回事?老師公笑笑說你明天來皈依。我一頭霧水,原本不想理他,但朋友說:「王老師不肯收徒弟的,對妳特別,像我們‧‧‧‧‧‧」那時皈依是大事,很慎重,要敬師禮五百元,幾乎是一兩金子的價,再加檀香木檀香粉各一斤,鮮花兩束,供果七樣。
        皈依後,老師仍叫我自己去找菩薩治病,吩咐我先三跪九叩首,七遍念字經,手要先在香爐上薰一薰,然後雙手敷在腹部。就這樣四十多天。同時要我打掃佛堂、煮飯等雜務。那時我雖年輕,家事已有媳婦代勞,我就來佛堂做工。有同道私下問老師為什麼要胡太太作這些事,老師說要磨磨他,好為「道」用。
        老師對弟子非常客氣,人來了,大大小小的果盤拿出來招待,都是上過供的好東西。可是從來不招呼我吃,我嘔氣,不招呼我,我就不吃,我家裡又不是沒有。像是好友吳碧霞來,老師則拉著另一位師兄,一起為他看病。我心中更有不平,回家和 師尊告狀,說老師勢利眼,對有錢人好,瞧不起我這沒錢人。(我家那時的經濟狀況不錯,但是我不管錢,沒法對道場捐獻。)我在家自己有個小閣樓,一間臥室,一間靜室,供著觀音像,皈依之後我只有一本「大光明」,書前頁,有一張 師尊的像,我也就供上。我就是對著這張像訴說。一天晚上,夢見一位仙人對我說:你總抱怨沒有人給你醫病,天上正在講經,我帶你去看病吧!他就帶我上了天上的凌雄寶殿,那殿真是壯麗,柱子如玉般潤澤,地磚如鏡面光滑。三尊佛在上座,我朝上又照樣申訴一遍。中間的佛(應該是 師尊,但照片上有大鬍子,而現在沒有,我認不出)說給你一杯丹藥,白雲(叫那位仙人)端下去,喝了百病都消。我遠遠的就聞到香氣,接過來打開杯蓋一看,香是香,但是裡面活動動的小小蝌蚪、蜈蚣什麼的,我心一橫,就算死在這殿上也光榮。只聽旁邊白雲大仙說「真是孽根深厚!」我不顧一切喝下去,覺得它們還在喉嚨動呢!然後我就醒了,口中還留有似蓮子的香味。我很困惑,再睡,又連著做了兩次同樣的夢。我起來不再睡了。匆忙和媳婦弄好早飯,吩咐他照顧弟妹起床上學,我要上佛堂。
        花了大約半小時走到佛堂,時間還是太早,老師尚未起身,門還關著,我只有等在門外。不過老師好像是知道了,開了門,愉快的對我說:「妳好早,才幾點哪!」我說我作了個夢,要請老師指點。老師說妳先去掃掃院子,燒敬茶。於是我先去清掃並作早課,還為老師準備好早點,等老師吃完,我才敢說請老師圓夢。老師先是很高興的聽我說,我從頭講起,只是把抱怨老師偏心的話瞞了不說,可是老師漸漸臉色不佳,等了半天也不說話。後來才說:妳回去,四十九天後再來。我磕了個頭(我也不知為什麼會磕這個頭,除了皈依時,平常可沒有這習慣)謝謝老師,就回家了。
        回家之後,皮膚開始起起一顆顆的小疹子,癢得不得了。心裡雖懷疑是菩薩給的藥讓毒逼出來了,不過還是找了先生回來,陪我上台北看病。先生那時在西螺建大橋,長期不在家,看病無效,他仍要回去上班。臨走吩咐媳婦不要讓小孩子接觸我。是怕傳染吧!聽的我氣悶。不過每天早上起來,床上都落下一層白皮屑,看在別人眼裡是相當可怕。吳人雅師兄奉老師命給我帶來一包爐丹,並且告訴我, 師尊給我吃的是五毒散,以毒攻毒,都從皮膚發出來,不要去找醫院了,爐丹放在水裡洗身就好。後來爐丹用完,再向老師要,老師說沒有了,爐丹需要時間焙。叫我點七支香,在水上寫廿字就好。四十九天後,果然脫胎換骨,皮膚新生,好得不得了。
        事後,吳人雅告訴我,白雲大仙是 師尊身邊的童子。至於老師沒生我的氣,只是我不該告老師死要錢。其實老師的靈也在現場。嚇得我好一陣子見到老師都不敢抬頭。然後連著百日之久, 師尊訓練我看光。半夜子時一個鐘頭,就在家裡的小佛間裡,牆壁上五個字五個字出現,三種字體,正楷、草書、篆書對照看。當場我認得,可是一離開,看過什麼就完全不記得了。然後老師在佛堂教導我看光,我唸書不多,有些字根本不認識,老師就叫我依樣畫葫蘆,他再告訴我那是什麼字。慢慢的,我進步越來越大,看得順,古雅的文句也能了解意思,這都是無形給的智慧。
        因為在戒嚴時期,宗教結社特別限制嚴格。老師那時就已經準備上台北常駐,辦理正式立案的事宜。弟子們則很擔心,問老師沒有光生怎麼辦,老師說沒關係光生快要來了。這是正月過年時說的話,而我是五月十三皈依的。老師還不到八十歲就把看光的責任都交給我,他老人家不看了,耗心力。我向 師尊說,什麼時候我可以交下去, 師尊說你還是勉為其難,現在社會實在光生難找。一要「對道純然忠心,無偏無私」,二要「錢不當真」。
        老師上台北,我負責傳示,買地,遷佛堂,道務興旺的很。沒想到五十八年,  師尊命令我到台南辦道。可是台南人生地不熟,又還有三四個稚齡的孩子,丈夫又過世了。除了看光,什麼都不會。我再三推拖, 師尊生氣了,說再不走,教規處置。我只有連夜帶個黃包袱到了台南,黃包袱就是那光布。
        台南還是有幾位道友,像是陳志中,後來任鳳山開導師,以及任職榮民醫院院長的劉安民、吳碧霞夫婦等等。安民還是老師命令我代替他皈依的。吳碧霞見我來台南開道,也緊張,說我們才來三個月,人頭不熟,錢也不能幫你。我說我只要你的精神支助。我在他們家就碰到一位李先生,說他有一位朋友因為兒子要出國,急著要賣裕農路的新屋,還沒人住過。我那時雖在健康路租了房子,但 師尊說不適合,道場在東南方。而此地的方位差不多,所以我立時答應八萬塊買下來。上下樓二十五坪,後來我又買了後面三十坪地,搭了棚子做廚房,樓下當看病場地,樓上是佛殿,跪九個人就滿了。自己則帶孩子另外租屋住,沒床,就睡地上,一切克己。
        為求治病神效,布丹都免費布施。每天來看病的常有七、八十,因此不免四鄰不安,驚動警察憲兵隊的,天天找我問話,煩的我說:我先就要皈依警察。還真是不錯,最先在我手上皈依的都是警察。然後又是辦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台南支會的立案工作。送公文非常繁瑣,跑來跑去,還包下計程車,一個月坐了幾天,付多少錢。終於在六十二年二月辦成立大會。老師公來住了好幾天。 師尊說此地是「過境」。那時還聽不懂。後來裕農路佛堂實在太小,聽說金先生有地,離此地不遠,老師公告訴我就是這塊地了。六十餘坪要五萬多,分四期付款。之前我帶十六萬到台南來,到現在花得差不多了。難得的是弟子黃思苓不過是個普通警察,就先拿了一萬,還是為孩子準備的學費。還有張緒昌也拿了一萬。我自己出了一萬五。最後還要付三千元,我是一毛也無有。擔心的睡不著,早早起來清掃。沒想到一位骨刺病人,是那時台南大飯店的總經理,因為要上台北開會,提早前來,希望我先為他醫治。我說沒問題,請他先坐一下,我就來。他坐在小竹椅上,旁邊的竹桌上有一本樂捐簿,就問我不是弟子可不可以捐,我說可以可以,功德無量。心想他大概會寫個一兩千吧!不料他一寫五千,頓時解決了難題。
        在現址蓋二樓佛堂,又花了一百多萬。後來改建成現在三百多坪的規模,全仗弟子與四方大德捐輸。不過磨難也重,例如:一位道友和我說她願意拿一萬,可是不巧她先生被牽扯進一件貪污案,就有人說:誰說他們沒有貪污,在台南佛堂就捐了一萬。話一傳開,嚇得她跟我說還是寫一千好了(事後她買佛具什麼的,出的比一萬還多,官司也還了清白)。不過就因為這一萬、一千的改變,帳面上沒記清楚,這也是我們自己不小心,就被人告了個「借道斂財」,磨了好久,最後終以證據不足判無罪,且不得上訴。
        六十四年,老師公歸空。總開導師一職大家都在等著是誰。結果 師尊光諭是黃達雲(就是陸軍一級上將黃杰),很多人不相信,說黃公少來佛堂,怎可能是他。上表再求, 師尊說天爵在辛未年(民國二十年)就已決定了,不能更改。黃的祖父是長沙同善社的開導師,父親在社中總理事務,全家都是 師尊皈依的弟子。大家才恍然大悟,無形之事妙不可言。我在六十一年成立台中壇,六十二年成立屏東壇,六十三年支持成立鳳山壇,彰化壇籌備了很久,期間老師公過世,所以延到六十五年才成立。我曾經和老師公說您老別要我作這麼多,樹大招風,招人妒忌。老師公說:你蠢啊!這又不是為名為利,是宏 師尊道的大事。
        這些年我總算做到了老師公的交代,一是以正式的教名立案。一是蓋成了地上凌雄寶殿。不過老師公說殿旁要有廿字、清風、明月三亭,現在還欠清風明月二亭,還要想辦法完成。
        老師公曾說在門人中,我得天獨厚。我自己也知道,因為我能與無形溝通,隨時接受提點,不至於走偏差。無形的力量很大,一般人只聽說就好奇心重,其實應該平實看待。無形界非常講究禮貌,一點也不能馬虎。就像我們的靈山殿,有無形天天講經上課,有一次我進去一看,怎麼化成森林一樣,眾靈一排排安靜的席地而坐,都穿著我們藏青色的道袍。 師尊不要我們弟子隨便去逛廟,因為天德門人沾 師尊的光,在無形界的地位不比一般,廟中的神明都要來接待我們的無形, 師尊不免因此「欠下一份情」。
         修道最忌我相,老師公曾說:真正有修持的弟子經過五考(考試)四願(願力),達到道心不移,大魔也打不倒。危險的是光有正邪,人正光才正。通常上等光像老師公修持來的九轉金丹他心通,不會有錯。而像心光、耳光、眼光,若先天根基不夠,後天修持不穩,很可能分不出光的邪正真假。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自己六根清淨,靜下來小心的審查,不可執於己見。
        老師公曾顯化了一次身外身,六十二年冬天,他老人家現身日本,告訴一位謝太太到台南裕農路佛堂醫病,當他們找了幾天找不到,又現身帶他們到門口。只醫三天,謝太太就可以不用輪椅了。回日本前我親自帶他到台北向老師公叩謝。想是謝太太與老師公特別有緣。而此後台北道友學會恭敬的在老師公室外參駕,不敢亂闖他的房間,因為老師公一人獨處時,時常原靈離開辦事去了,剩下肉身不可驚擾。
        聖師母在香港青山,大家道友都非常欣羨。我領眾道友去了三次。第一次參加了七天青山每年四十九天的普渡法會,從四月初十到五月十三,也是台南念字聖堂建成、印了德藏經、成立了覺明雜誌社,有一點成果可向聖師母報告,更為老師公爭口氣。第二次是聖師母的九十大壽,台灣各道壇的開導師,除了高雄市,都去了。祝壽外,也把凌雄寶殿的設計圖上呈聖師母。第三次則是凌雄寶殿建成之後,本想請聖師母參加開光大典,不過聖師母沒能來。我們再去拜見聖師母。
        有時看現在的世道人心,不免灰心,但老師公以前總是說:留得有用身,總能救人救物救生靈。上天好生,但沒有人情可說。有人想一死百了,了不了的。自殺的人傷生之罪特重。無形大公無私,神佛有時會天從人願,也是因為他有些根源,而因勢利導。一切該受的,該還的,都逃不掉。人所依恃的,只有自己的德,與其羨慕無形的力量,不如去尋求自己德的力量。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774754
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