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期四版 以祝福送別(之一)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文  翔荷


骨肉分離的夢境預示

         父親北上林口長庚回診前一夜,夢見上前牙橫斷半截,自己再把它黏回去,雖然有黏痕,也是黏住了。類似這種象徵骨肉分離的夢境,已有多回經驗,不安中有安心,因為許多年來,父親不論出現何種病況,或是發生點意外,都能安然度過,好轉起來,並且維持行動自如、自理的活力。近二十年的時間,每當父親有較大的病症,或是意外將發生前,我都會有大量掉髮、落牙的夢境,在夢境裡,髮要是掉落了,我讓它再長回來;牙若是整顆脫落了,我再將它種回去,父親就在有小厄無大難裡好起來。
        可是人生終究有一個盡頭,自知有訣別的一日。父親年歲愈來愈大,因此也時常提醒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尤其九十一年父親在生命大關裡,因為某緣故,師公、菩薩替父親添壽,再多留幾年,就更明白距離永別愈趨接近。雖然不能預知那一日何時到來,總是要更把握時間,守護老父。夢境裏將斷牙再黏合,是意味父親還未到大限,或是我仍未真正做好放下的心理準備,在結局未揭曉時,也不得而知。

離奇的腳步聲與咳嗽聲

        回顧八十三年皈依 師尊以來,父親雖然沒能多明白我的信仰,曾批評,也有質疑,但無形庇祐父親的靈感與點化,又左右我行道的走向,其中默然的微妙與父親有著密切的關聯,此份微妙惟有自己心知肚明。
        八十二年父親健檢,就已有心肺功能衰退的問題,陣發性心博過速、腎功能異常、尿酸過高、支氣管窄化,日夜劇咳不止,夜晚睡眠時如沒聽見他咳嗽,反而擔心,而那時他又很排斥到大醫院看病。我皈依後,嚐試讓他吃布丹,他有時肯吃,有時不肯,極力勸他戒菸,菸戒成了,咳嗽有明顯的改善。
        有一回到霧峰朋友住處遊玩,幾個人在朋友處留宿一晚,隔日回家已是傍晚,開鎖進家門,屋內靜悄悄,心想父親應當是到村裡走走吧,便坐在客廳等候,等了許久,天都黑了,卻不見他回來,此時屋外響起走步聲,是父親穿拖鞋熟悉的腳步聲,更伴著平時聽慣的父親的咳嗽聲,聲音自背後牆壁外,由遠而近清楚的經過,只是父親沒有走進家門,我又想,他莫不是走到前頭鄰居家去坐坐吧?打開電視看看節目,續等父親回家門,許久又不見他回來,感覺有點奇怪,走到客廳旁父親的房裡看看,赫見父親竟躺在床舖上,人生病了,而那麼久的時間他都沒發出聲響,因此臨近一旁的我,毫無所覺。
        那時皈依不久,也不太能掌握看病的方法,只秉著誠意隨意看看,隔天他也好起來。後來還有一次,也是在外住宿一晚,回家時父親也是湊巧生病了,雖說沒有上次那玄奇的事,卻已清楚感受到,我要是離家,父親就容易生病,從此謹慎遠遊,更不輕易在外過夜,逐漸養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不出門的習慣,時間則放在研讀經典與後來的編輯事務。

牙齒突變敗壞的體驗

        父親年歲大了,牙齒愈不好,假牙的咬合力也差,常抱怨飯菜太硬,不好吃,即使將飯菜煮爛一些,他還是嫌太硬,咬不動。喜歡食用脆感蔬菜的我,很難體會,都已經煮爛了,為何還會咬不動?本來我的咀嚼力還不錯,卻突然產生變化,牙齒竟然在一夜之間變黑,立刻體會到咬不動的感覺是什麼。極度敏感的牙齒,不僅對冰、熱很敏感,連對冷開水都敏感,只能喝溫水,而且對甜、酸也很敏感,有甜份的東西也不願吃了,啃不動甘蔗、咬不動花生,吃水果都要切成薄片,煮得有點爛的飯菜,也咀嚼得吃力,因此將飯菜煮得更爛,父親吃得下,我也吃得下。
        針對牙齒的極速敗壞,請布丹吃,又留意幾個牙穴按摩,也請陳老師為我精神療養幾次,變黑的牙齒約莫經過二至三個星期,又極速回復原色,良好的咀嚼力也逐漸恢復,對冰、熱、甜的敏感減弱,慢慢的又能正常吃了,只剩怕酸。自此領會飯菜要煮到多爛,父親才吃得下,也從此跟父親一起吃很爛的飯菜,一吃十多年。父親飲食簡單,只要夠爛的食物,他就說好吃,咬不動的不論食材多好多貴,他都說難吃,所以三餐固定一鍋滷醬油的五花肉,要肥肉多瘦肉少,一鍋湯,搭配少刺的魚,跟很爛的青菜。

意外摔倒有災無難

        心律不整使得父親曾不自覺無意識的摔倒,十多年前首次在房間摔倒時,恰巧是星期日,我在家。他俯趴撞得流鼻血,叫醒時,他茫然不知自己為何會摔倒,我以掌光罩住他的頭頂,一邊拍拍他的背部,摩摩他的胸口,他很快回復精神;再有一次摔倒,是在國父誕辰紀念日,在廚房向後仰倒,後腦杓撞了個小包,恰巧我也在家,立刻攙扶他坐起來,掌光罩頭、拍拍背、摩摩心俞穴,他打了幾個嗝,意識清醒過來。兩次送他急診觀察,都沒有大礙,不用住院就回家了。兩次跌倒湊巧我都在家,體會無形的關照,也更加留意父親的健康照護。他按時拿控制慢性病的藥,不再咳嗽,也很少感冒,比較受苦的是陳年風濕酸痛時的折騰,但是行動自如,八十七歲還時常騎機車在村里走動,八十八歲才改騎電動代步車,八十幾歲,別人看他外表都以為才七十多歲。
        近幾年父親心血管堵塞的情況較嚴重,心臟的老毛病是威脅他最大的問題,無意識跌倒的次數增多,有時在白天,有時是半夜起床如廁在房間跌倒,有時我在家,有時我不在家。我在家時,能及時救護,我不在家時,他昏眩摔倒後自己醒來,小傷就自己擦擦藥,大傷幸虧有堂侄兒協助送醫,處理完傷口觀察後就可以回家。九十五年二月二十日騎車在村內跌倒,被救護車送往秀傳,兩腳三處破皮的地方縫了幾針,觀察後當晚出院回家。原本行走還好,後來左腳膝蓋很痛,舉步維艱,必須依賴ㄇ字型的扶助器,甚至無法從坐式的馬桶站立起來,而改用方便式便桶在房間就近使用,後來看了骨科,診斷是引起急性痛風,自膝蓋抽出一些如尿液般的尿酸,就逐日好轉;三月三日已可以不使用ㄇ字型的扶助器,能自行到廁所如廁、自行洗浴。這期間一方照顧父親,一邊忙於重整後的彰化教會理監事的會議資料,與全省巡迴普化勸善精神療養會的文宣,以及編輯75期天德通訊。
        好了二個月,五月四日在後院不自覺的跌倒,而且是跌傷較嚴重的一次,前一日他表示心臟地方疼痛,替他療養後,減輕不適,可以入睡,隔日一早他表示不痛了,我放心出門,他卻在八點多時在後院跌倒,又自行爬起,把揮倒的花盆與瓦斯桶扶正,回到廚房泡好牛奶,走到客廳看電視、吃早餐,再回到廚房洗淨杯子,這時才發覺自己的左手會痛,左後側背也很痛,打電話請堂侄兒送他去敷藥,照X光發現左後側背肋骨斷裂兩根,住院觀察有無內傷。
        我接到電話趕到醫院去時,他躺在病床上的精神氣色還不錯,也能下床小步走路,三日後出院休養,到二十七日痊癒後行走自理都很方便。父親揮倒瓦斯筒時,瓦斯桶漏氣,父親不知道,等我從醫院回家準備住院物品時,到後院巡查,發現瓦斯漏氣嗤嗤響著,趕忙鎖緊鎖頭,再請人更換安全鎖,從早上八點,一直洩氣到下午三點,慶幸沒有意外發生,感恩無形的庇祐。聽人談起幾個例子,老人家跌倒,跌一次就此行動不便,有的甚至癱了,長年整日臥床,而父親跌過那麼多次,總能化危為安,又維持行動的自如,因為佛菩薩如此護佑,我更能無後顧之憂的付出心力予教、道。
        九十六年陽曆十一月、十二月,父親有時會感到不適,胸口悶,有些喘不過氣,或是這裡酸那裡痛,因為他長年有服藥控制,只當是老問題,沒有多想,可是我卻連續夢見大量掉髮或是牙齒脫離,掉髮又長出來,牙齒再種回去,心想應該還不到訣別吧,到後來夢境很明顯跟辦喪事有關,而且連續出現,愈到後來愈直接呈現是跟父親有關的喪事。心想若是父親大限已至,我也應當要接受,聽任無形的安排,再抉擇行道的步調,隨後夢境突然轉換,隔二日即聽說道監仙逝了。
                                                 (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9327
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