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期一版 魔來磨人,麻將未麻將
                 文 ‧ 吳鳳凰

        「牌賭者,損精敗神,荒廢事業,大則傷害社會,小則蕩產傾家,上逆父母,下累妻兒,親朋不相信,鄰里生畏心,呼盧喝雉之害一生畢矣。故斯有害社會,藏污納垢之惡風,歷朝賢明行政官府,皆例嚴禁,我 師尊明示十六禁條之一。
在昔吾常見 師尊慈容飭戒乾坤弟子,不可染此不良嗜好,有則除之,局外禪音曾筆之於書,魔王所作。惟 師尊將歸空前,常喚跟從隨久,及熱心道務之乾坤弟子,陪作雀戰戲,愚哉皆喜極心歡,僉云 師尊開禁,殊不知以此攷查各弟子之本心,是否真實遵訓,篤行廿字,履行禁條,痛改前非,洗去昔日之污染,至誠奉道,而竟無有,皆是仍舊貫,師傳不習,省過不勤,未改昔非,行不端正,不惜寸陰,不知窮原返本,多夢黃梁,故斯 師尊忍離塵世仍返天堂(民國三十一年壬午冬十二月初十日坐化)。
       假若多有真實一塵不染之賢賢乾坤子,諒 師尊決不忍離塵世,如是之速也,特吟一偈以記之。行貌端莊道品方,心中不可納污藏,如斯妙蒂自然得,妙蒂性空佛果香
                                                                        (錄自王笛卿夫子寫真集,頁38)

        「為人生世,聰明才智乃天生,出於自然不一,上才者命世,棟國棟家;中才者,為士農工商學,富基多金,為國培育人才;下才者,不務正業,專為行巧騙人。是何巧術?嫖、賭、鴉片、酒,四事是也,此四事不用師傳,自自然能精,精勤巧技,專做損人利己之事,自身衣食住,豐富美足,惟他人受其害者,不知若干,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朋友失義,你說道德何存?良心何在?敗俗殃民,擾害社會,莫此為甚。因此歷朝賢明政府,明示嚴禁,國泰民歡。
        現在不然,以雀戰為娛樂,國外以嫖、賭、鴉片、酒,為營業獲利,害民喪德不管。更有老太爺、老太太、老爺、太太、少奶奶、小姐、少爺,都會喜此娛樂者多,鄉下人亦多知此娛樂,受其害也。損元氣,敗精神,耗時光,廢事業,名曰娛樂,實則痛苦非常,而不自知其害甚矣!
        吾希世人捨棄雀戰娛樂,精習琴、棋、書、畫之正樂,培性養心有益多多矣。本會 師尊蕭公昌明夫子,曾示有十六禁條,凡屬皈依乾坤弟子,務宜遵守,不可觸犯,尤須真誠研究廿字之玄微,醫疾救苦,立德立功,學上才棟國棟家,中才營正業,富積多金,廣行慈惠,養性修真,成為德人,豈不美哉!遠下才害人之敗類,人人遠之,此下才自自然消滅了,世道清平,盡是德人,成了極樂國,西方東土有何分別?其樂也歡歟!」
                                                                         (錄自王笛卿夫子筆言二集,六十九年仲秋月重印,頁53)


        酒、色、財、氣是為四劫,好比是厲害的強盜,會來盜取為人自身的三寶精、氣、神。 師尊在「大光明正傳」文裡,談及酒是亂性的根本,尤其是傷害性靈的本源,所以戒除酒害最為嚴格;賞心悅目的器物都是色,眼睛所看見的一切人與物,都是色相,眼睛為求貪看美色與珍貴美物,則使心神受傷,損傷心神就會喪失靈性,因此衣物屋舍等物,不求多、不求華麗,應該要戒除過分貪得;財物是養命的本源,但是錢財多反而以財勢造作種種惡事,拖累自己,或因財多而損害生命;慈善的人有仁愛之善氣,兇戾的人有惡暴的濁氣,萬物之靈的人,得天地正氣而生,因此應當要善加培養浩然的正氣,移除惡習惡性,改正為善習善性。
        能如此戒除四劫,可以保全自身一己的精氣神,社會人人都如此修身修心,還可以保全家庭,保全國家,因為國家的根本在五倫八德,要保全國家就要先保全人民,要保全人民要先保全人民的心,天地無心,天地的心寄託在人心,人民之心寄託在道德,人心端正,天地四季風調雨順,沒有災變。酒色財氣四劫稱為四大風潮,見色而生起貪心,必有風波,有風波佛性就隨惡念偏差的行為而滅亡,所以地、水、火、風天災地變,都是因為人心失去正法正行,自己招來的禍害。
        師尊在「人間火宅」書中詳解七情六欲,如何偷盜去精氣神三寶,就是因為貪心和不知足,世上的人不論有錢無錢,都是日夜昏昏沉沉、東跑西跑,想要找幾個金銀錢財,錢愈多,強盜就愈多,別人看錢多的人,住高樓大廈、擁嬌妻美妾、穿綾羅綢緞,花天酒地很快活,富人也自認很快活,但是有錢人總覺得住的房子還不一定好,還想再另外蓋些房子住;再來飽暖思淫慾,就想討小老婆擺架子,計畫造房子得操心勞碌,討了小老婆又傷精盜神,妻妾不同心,爭寵吵鬧煩心的事樣樣來,大小老婆要是任性不如意時,又要鬧自殺,一家人不得安寧,心中就像火在燒,快活裡藏著無數苦楚。沒兒子的要生兒子,兒子多的要鬧分家,為兒做牛做馬又受心火燒,萬一家敗了,妻妾要吃飯,兒子要分家,簡直就是在烈火裡住著一樣,七情六慾就像熊熊烈焰,焚燒心肝,盜取三寶,小則疾病叢生,大則減少壽命,苦不堪言。
        持守正道的人,有如滅火的人,能熄滅自己的心火,進一步以正道仁德之行,去幫助別人滅火,那麼化火宅為清涼,就不用擔心在烈焰裡被延燒,而受到波及了。
        酒色財氣害人甚深,執迷賭博同樣傷神滅性,尤其賭場營利之聲色,羅列酒色財氣,揮霍奢華,投機敗德,贏的想贏更多,輸的想翻本,利益衝突則暴力相向,若賭光家產,則使父母傷心,連累妻兒受苦,若是被賭債逼急了,或是身陷賭海,偷、騙、搶愈做愈壞,更危害社會。博弈是情慾的苦海,要依賴賭來興業,無異飲鴆止渴。
        麻將牌戲或許另有起源,但是賭博的惡風,自古以來即有不少迷害,所以 師尊制定戒條,禁止賭博亂淫,更在「局外禪音」敘及麻將來源,起因萬天魔王意氣莽撞,衝出上界凌雄寶殿,欲闖下娑婆解救惡世界,空中被無形道主本氣阻住去路,魔兵魔將被沖散,萬天魔王身邊帶了吞天、混天、游天三魔王,同時落在一座荒山上,受無形道主本氣困住,走脫不得。
        四位魔王困在荒山,悶悶不樂,提議作一點玩意兒開開心,於是各按心機靈巧、天元甲子學氣數,各按方位概行背面,互不通知,各自造物,造好之後面面相對,混天魔王按三十六天,造一萬至九萬,四九三十六;吞天魔王也按三十六天,造一筒至九筒;游天魔王則造一索至九索,萬天魔王自稱法力不及三魔,乃按二十八宿所造,但三十六天不能離二十八宿,造了龍鳳白,白板好似太陽星君,光華燦爛,龍鳳來朝,還有公侯將相,在無形當中就組織一個國家,卻又離不得三十六天,國以民為本,委屈筒、索做老百姓。
        於是四位魔王準備好好娛樂解悶,便各顯神通,挖土變化歐美化金碧輝煌的西洋房子,又佈置水閣涼亭中西合併的華屋,正待痛快的玩樂,此時萬天魔王放聲大哭,最為聰明的吞天魔王,立刻到挖出幾大堆骷髏的地方,吹幾口魔氣,將骷髏、瓦礫變成一些如花似玉的美女和丫環、傭人,領去讓萬天魔王開心,四魔王每人個身邊坐了幾個美女,吹、彈、唱一旁助興。
        萬天魔王說道:「我們造的玩意兒定做什麼名字呢?」吞天魔王說:「這個名字必由我來取才得像樣,我們聽得空中說的,不是叫我們玩玩耍耍散散悶嗎,這個玩,就帶二個麻醉性,就取名麻將吧!」混天魔王說:「為什麼要取麻將二字呢?」吞天魔王說:「我取麻將二字,是大有用意呢!這個東西,我們是用天元氣數所做,停一會兒我們弄起來,連我們都可以麻醉起來,何況那些無聊的人呢!不但麻醉,還要麻將。」混天魔王說:「何以見得呢?」吞天魔王說:「我取這兩個字,多多少少還有一點慈悲呢!這個東西,可以降伏我們,何況那些塵世將官不可以降伏嗎?我們玩起這個東西來,連我們困在這裡的事情,都忘了,他們那裡還記得衝鋒對壘呢?他們既忘了這件事情,要少死好多人呢!」混天魔王說道:「不錯不錯!死都要死好多人,但是貽誤國家大事不少,又誤了好多人呢!有幾多因此國亡家散,均置之不顧,我看這東西,功少過多,我們還是不玩的好。」吞天魔王說:「你這個人好蠢,古往今來誰個是,到頭來只落得黃泉紙一張,這一張呀,老弟不要看錯,不過黃泉路上那一張紙。我說這張紙,是人們死了之後,歷史上那一張紙。那些作歷史的人,萬惡滔天!」混天魔王說:「何以見得呢?」吞天魔王說:「我剛才說,古往今來誰個是,這一句話,你要注意,你看我們如來佛祖,多麼樣的慈悲呢!他說的話,都是叫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你看現在有人說,佛祖的法,就像鴉片煙流毒一樣,你看他把佛祖比成鴉片煙;就是那孔子大成至聖先師,他的禮義廉恥,是多麼的規矩的,他們還要打倒他;劉邦與項羽,項羽是怎樣的剛直仁義,劉邦奸巧機滑,他不過是會騙人,搶了別人的天下做了皇帝,因為劉邦可以生死富貴人,那些做史書的,就把他推尊起來,豈不是勝者王,敗者寇嗎?所以我取這個很有道理的,把那將官降起來了,也不知忠與不忠,他不去打仗,兩方面的生命都可以保全,豈不是好嗎?自然我們的麻將將他們麻了,把他們的將軍也麻了,所以我取這個名字,還有慈悲在內,不去打仗,不但救了他們的性命,還救了那些百姓的性命。」
        四魔王一番對話,取好麻將名稱,即擺桌霹霹啪啪的打起麻將來,正當樂而忘憂時,無形道祖空中叫道「四位魔王樂乎?」音聲如同在空中打了霹靂一般,幾位魔王嚇得鑽到桌下躲藏,等定神爬出來時,那些美女仍然變成骷髏,ㄚ頭、傭人變回瓦礫,魔王無限痛惜,方才如花似玉、甜蜜溫柔,轉眼成空。萬天魔王隨口念道:「適才風流今何在?花容月貌仍瓦礫?勸君莫欠風流債,世上恩愛總離拆。未經風雨冰肌襲,怎將香骨成緣寂,問卿芳姿何處去?要想相逢已難覓。」四魔王嘆息,想到富貴、嬌妻美妾、西式洋房樂比皇宮的溫柔鄉,頃刻化為烏有,剛才何等快樂,現在何等悲啼。想著又抱頭痛哭,但聽空中言道:「剛才那麼快樂,此時那麼悲啼,我看世間,有什麼東西最厲害?最厲害的東西,莫過於美人。我適才在空中,看見一位女人,嬌嬌滴滴,叫那萬天魔王打龍字,他就不敢打鳳凰,但見萬天魔王龍字是一對,鳳字是一個,硬迫萬天魔王把龍字打了,但是也奇怪,萬天魔王這麼英雄的人,十方三界,沒有一個不吃他的苦頭的,今天遇著那美貌的妖娘,明明吃虧,叫他打龍字一對,要吃虧,他不打,那個女子氣昂昂將龍字打了,不但不敢發氣,還笑嘻嘻說道『我一對龍字,怎麼要打呢?』那女子說『打了你把我怎樣?』魔王說『打了算了,那個敢把你怎樣呢!』那女子說『諒你也不敢。』愛喲!怪不得古往今來,那些英雄豪傑,都難逃女子之手,縱然當今草上飛、希特勒也難逃女子之手。你看這個女子,連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王,他都可以左右,又何況古往今來的英雄豪傑呵!我看這個女子,比那四個魔王,還魔得很些,魔王都聽他左右,何況凡夫俗子呢!」無形道祖說到這裡,呵呵的笑了一笑:「噯耶!女子實令人可怕!」
        魔王在麻將娛樂幻境裡,受無形道祖陷攝教化道理,談論許久之後,接受道祖勸說,接下鈞天上帝詔命,下降投生娑婆世界,掃蕩惡氣,在娑婆苦海裡修行,脫下魔王面皮,換成佛祖心腸,種大同之遠因。
        此段魔王造麻將的敘事,對話裡隱藏智慧機鋒,說明虛空的真相,與娑婆世界堅定道心苦修的真諦。牌賭的魔力,麻痺人心,沉迷於賭、色之中,不僅無法無天的魔王要被降服,英雄豪傑也要受其害。魔王本來還有點慈悲心,造了麻將牌賭,想要麻醉打仗的將軍,希望大家都不打仗,可以天下太平,只是這麻將的魔力,不但沒將好戰的將軍麻住,不去作戰互殺,反倒把貪玩娛樂的世俗人都麻住了,浸泡在酒色財氣中,耗時耗力耗財,沉溺打牌賭博,荒廢正當事業,醉生夢死,損精敗神,造成惡風,招引惡劫,無限悲哀。
        魔王魔子魔孫降生世界,要來磨人,專磨不仁不道之輩。為人只有遵守正道,堅定意志,不受魔氛誘惑,經得起魔磨,才能靈性光明,跳出生死,永得自在。魔王尚且還要無形道祖去磨他,降生凡塵接受磨磨鍊,更何況入道修行的人,須在道考、魔考裡千錘百鍊,才能磨出晶瑩靈光。
        近代醫學研究,牌賭有害身心健康,長期賭博會強烈刺激中樞神經,造成高度緊張,使激素分泌增加,血管收縮,心跳呼吸加快,增加心血管的發病率,消化性潰瘍,緊張性頭疼,因此有人在牌桌上突然暴斃,也不足為奇。
        國粹不國粹,在於人的智慧能否超越世俗流風,是否能明辨正樂,而非只是貪圖利益的誘惑。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3772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