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期四版 以祝福送別(之三)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續86期四版87期四版


               
     文  翔荷

為父發善大願力與重複骨肉分離的夢境 

        六月九日上午十一點多,接到父親的電話,告訴我他又跌倒了,要我快點回家,載他去敷藥。趕回家時,父親坐在椅上,手腳幾處割傷的流血已自行止住,精神狀況還不錯,椅下地板上一攤血,拭過傷口的毛巾也沾滿血,電話機、桌上、後院地面都是血,送醫急診,三處被破瓦甕割傷的傷口縫合處理,其他三處輕傷擦藥即可,沒有跌傷骨頭,也沒有內傷。這是父親外傷流血最嚴重的一次,竟能神智清醒的自行處理,而且還維持行動自主,必然有無形護佑。父親跌倒的時間,正是我在校閱讀月刊觸動內心,為父發一個大願的同一時間。
        九月、十月父親的胃口較差,常嫌飯菜不好吃,不想吃,魚太腥、五花肉太肥、蔬菜都太硬,食量變小,只有鹿港的麵線糊他最吃得下,常買給他吃,能吃完一大碗。十月底父親北上長庚回診,就是這一次的前夜,我夢見上前牙橫斷一截,隨後首次夢見父親與母親和樂的相聚了。回診時的父親行動都還自如,卻在哥哥家因尿道感染發燒送急診,又因有嘔吐現象,打止吐針而引起藥物過敏,全身起紅疹,臉部略顯浮腫,指甲變紫色,呼吸困難,必須整日戴著覆罩式的氧氣罩。十一月二日北上探視父親,指甲顏色較正常了,餵他吃五姊熬煮的鹹稀飯,胃口還不錯,還討著要喝完膳、飲料,也能在攙扶下步行上廁所,我因而放心的回家。三日哥哥卻說他二日半夜如廁差點昏倒,檢驗出肺臟不能排出二氧化碳,血含氧量不足,體內二氧化碳過高,已插管協助呼吸,住進加護病房,同時心律不整,心跳過速,血壓太低。
        五日夢見自己的右手食指第三節被剪斷,有人以小剪刀將一部分還連住的皮肉一點一點剪開,清楚感受到骨肉分離痛至心扉的悲傷,不願分離的潛意識,又將斷指縫回,縫線密合,只有一小部份微微裂開。六日據說父親臉色較正常,情緒較穩定,已沒有插管第一日醒來時,極力要掙脫手腳被縛綁,企圖自行拔管的掙扎痛苦,護士有時也會將他扶到椅上去坐,醫生評估是否可以拔管順利,自行呼吸排出二氧化碳。

插管的痛苦與禁錮

        假日北上探視父親,他意識清醒,雖然不能說話,但跟他談話,他都能正確回應,還曾拿筆寫字交代事情,表示要回家。看著父親忍耐插管的痛苦,與自主的行動力受縛綁限制,內心非常不捨,幸虧自己沒見到第一日他極力掙扎的痛苦樣,第一日有去探視的姊姊回家後,則是難過得吃不下睡不著。
        回想夢境,難道這次真是父親最終的時間到了嗎?我心理做好準備了嗎?我每日跪求 師尊、觀音大士,願以自己的功德迴向給父親,祝禱父親化解災厄,早日脫離病苦。加護病房住了二十一日,期間醫護人員都說他是整個加護病房精神活力最好的一個,白天夜晚都不睡覺。我問他有無做夢,他表示沒有,與年初在彰基時的情況不同。他常要自行下床,有時自己試圖將管子拔除,也曾將點滴的針管拔掉,護士照顧他特別忙,還疑問他是不是以前脾氣不好,醫生則認為他有強的求生意志,我卻認為時間是向 師尊求來的,父親是努力著要回家。
        醫師幾次評估拔管,卻都只在成功的臨界邊緣,還建議可以做氣切,但我不能接受一個老父到長壽的臨終,還被醫學「好意的凌遲」,所以跟兄姊取得共識,絕不作氣切,萬一拔管後情況不樂觀,也不作電擊、不CPR急救、不二度插管,只以藥物支持,順其自然。
        因為活動少、代謝差,身體浮腫的厲害,氣色精神有時好有時差,浮腫有時消有時腫,每次探望,他都表示想回家,探視時間到,必須離開病房時,父親張大眼睛看著我,極度渴望能跟我們回去。不能帶他一起回家的心情,很悲痛又很無奈,感觸有如神通廣大的目犍連尊者,無法替惡鬼道受苦的母親化飯、化水一般。無法接受每日只有短暫的探視時間,不能長時間陪侍在他身邊,看著他極力要擺脫插管的痛苦,曾經動念想將他的插管拔除,帶他回家。我深思,十多年來無形顯化加諸於父親身上的奇妙事蹟,我已經體會多回了,此時如果已是父親人生的終站,自己不能再貪心的等待奇蹟,讓他多受罪,開始建設自己的心理,一定要捨得放下。

捨得說再見,以佈施善願力祝福

        獨坐家裏,看著父親常坐的椅子,回想他以前坐在面前看電視,半夜坐在那裡喝完膳的畫面,以後可能再也看不到,止不住悲傷的淚水直流,仍然告訴自己要堅強,要捨下。看著電動代步車,想著可能再也看不到他騎車的身影;開車想著他可能再也不會搭我的車去剪髮、去拿藥;回到家門口,看著大門,想著可能再也看不見父親為我開門,心酸伴著淚水的感受,就像夢見斷指時的那種沉痛,卻還是提醒自己,一定要放下。不斷思索,除了祈求佛水、精神療養減輕他的病痛,我還能幫助父親什麼?能及時為父親做什麼?
        十一月十五日探視父親時,深感立願行善的時間不能再等,父親是極節儉的人,對佛也缺乏親近信仰,本來替父親圓滿大願,是要等他往生後再做(擔心他知道後責怪,會犯口業),而此刻觀察父親,好比受困在未清淨的業障裡,生死進退兩難,決定此刻啟發父親,發歡喜心立大善願,速了業力。我在他的耳畔輕聲告訴他,用我的錢以他的名替他捐款,叮嚀他發歡喜心去濟世救人,父親一聽就點頭同意。
        我有點驚喜,意想不到他會毫不思索的當下認同,怕他對大筆的捐款還有不捨心,重複幾次跟他說明捐款的金額,捐付的慈善團體名稱,他都欣然點頭,並且清楚捐款用途;擔心他會後悔,離開醫院前又刻意叮嚀他不可以後悔,他則顯現生氣、皺眉的表情猛力搖頭,表示不後悔。
        由加護病房轉至呼吸照護中心,父親的活力反而不如在加護病房那麼好,對他做精神療養,感應有時明顯有時微弱,但是意識仍然相當清楚。二十六日他曾在半夜心跳降至二、三十,被醫護人員施打強心針。
        二十八日探視時,告訴父親已經以他的名子替他圓滿大願了,他大力點頭,問他有無歡喜心,他再次點頭。這一日父親睡意很濃,閉眼沉睡,需要重複大聲喊他,才會睜開眼看一下人,餵他佛水也是閉著眼吸吮,只有在告訴他已經將錢捐出去,圓滿大願了,他回應時的意識最清楚而有力。本來住院前父親有點重聽,雖然與他講話不需刻意加大音量,但是他看電視時音量卻要開的比以前大很多,但是在住院期間,跟他細聲說話,他都能聽的清楚明白,明確回應。

維持清明意識,自主決定拔管

        三十日他的手臂及手掌都發炎腫脹,腹部也有水腫,腳掌腫脹,兩腳卻枯瘦。情緒躁動,只有家人進房探視時,替他鬆開縛綁給予安撫,他才比較安定。十二月一日他排便流了很多血,施打血漿,腹部脹氣嚴重,不時自己以手掌摩肚子,醫生也不明確病因,電腦斷層掃描,只是推論可能過去心律不整,小血塊阻塞在窄化的腸道,導致出血,腸子沒有蠕動而造成脹氣。到這時父親仍然每日強烈表示要回家的意願,但親人對拔管的意見還未完全一致,我只能眼睜睜看著父親多受苦,日日跪求 師尊,誠願捨自己的功德與父親,請 師尊做主,無形點化,讓父親早日了結業緣,病苦獲得輕安,能得佛菩薩慈悲的接引。害怕再拖延下去,他孤單的在醫院離世,無法圓滿帶他返家的願望。
        六日終於跟親人與主治醫生取得拔管的共識,並請醫生留意父親的變化,讓我們有機會在父親還清醒時,及時帶他回家。在父親意識清楚下,實習醫生在旁見證,哥哥向父親詢問,父親明確表達要拔管,不要再治療,身為受苦的病人,父親終於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抉擇,而不是由他人替他作主。
        九日下午探視過父親,醫護人員替父親拔管,改以氧氣罩輸送強力氧氣,氧氣罩綁得很緊,他很不舒服,右手一直想將氧氣罩撥掉,脹氣嚴重,還表示要拿紙筆寫字,但無力提起右手寫字。十日意識還算清楚,張口呼吸顯得較吃力,眼神較無光亮,不時難受的皺眉,但肚子比較不痛了,晚上八點護士說明他二氧化碳濃度仍高,對於問話已不再點頭、搖頭,心跳速度變慢,要我們有心理準備。當晚呼喊父親,他只能微弱張眼看一下。

                                              (未完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0932
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