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期四版 以祝福送別(之四)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續86期四版87期四版89期四版


               
      文  翔荷

訣別的守護時刻

        十一日上午十點多護士呼叫家屬,通知我們準備將父親帶回家。在等待辦妥出院手續的時間,陪在父親身旁,撫著他的頭頂與胸口,強忍悲傷叮嚀他要放鬆心情,就要回家了。父親微張雙眼,有點無神的眼珠轉呀轉,有時皺眉,眼角泛著淚光,右手仍然試著要去撥掉氧氣罩,似乎想說話。救護車一路疾駛,右手緊握父親左手,左手輕覆他胸口,希望給予他支持的力量,他再也沒有睜開眼,但感受到父親的手有微動的握力,回到家拿掉氧氣罩,拔除鼻胃管,罩住氧氣罩的地方呈現灰青色,才明瞭氧氣有多冰寒。過了幾分鐘,較深的灰青色淡去,回復到與膚色相近。
        看著父親平滑的印堂、眉心,不再皺眉,甚至沒有皺紋,讓父親躺在他熟悉的床鋪,心安了,接受他就要永別的事實,不奢望他再張開眼看看子女,不期待他開口說說話,遵從他之前的交代,叮嚀圍繞一旁的姊姊們不要哭,讓他安心而寧靜的離去。叮嚀父親要放下,安心的跟著菩薩去,祈求佛菩薩慈悲接引父親往生善福地,聽得一聲如同打鼾的聲響(據說那是真正斷氣的時候)。接近下午二點到家,二點十幾分停止呼吸,替他換衣,二姊無法將他的口合住,我輕撫他的下巴,默唸廿字,他一直張開的口自然的闔上,面容安詳。

感恩與親歷不適的感觸

        家人與父親都做好拔管的決定時,主治醫師仍然認為不是最好的時機,因為父親還有一部份屬於自己的自主呼吸,不完全依賴插管的氧氣,而拔管成功的機率較低,可以再持續插管治療。有形醫療的數據雖然是這樣,但是無形的命關卻不是有形醫療可以完全判斷,替父親除去那些枷鎖束縛的苦,及爭取回家的時間與機會,是我守護父親的願力和承諾。護送父親離開醫院前,擔心醫護人員會放不下心裡的掛礙,特地向他們表達感恩致意:「感恩加護病房、呼吸照護中心所有醫護人員這一段日子的用心照顧,我爸爸的時間到了,我們要回去了。」護理人員替父親更換完衣物,做好離院的醫護措施,年輕的護士傷心的哭紅了眼。
        在父親住院的期間裡,我感受與父親相同的病症與不適,左鼻孔至上咽喉左側莫名發炎,疼痛如同插鼻胃管的不適;不曾有過的嚴重鼻塞,必須以口呼吸,胸口沉悶,因鼻子不能順暢呼吸,以致吞嚥困難,感受父親吞嚥容易飲食嗆入肺部的窘況,很能明白父親遭遇病苦的難受。在這些病症都解除時,正是決定替父親拔管的關鍵期,家人的意見已經統合,醫師也願意聽從父親的自主意願,決定拔管,然後順應自然。
        守護近二十年,父親多次跌倒都能有災無難,在九十一年又曾得到佛菩薩的添壽,雖說延壽了,總有個大限之日,總有一日必須永別父親,我也做了六年的心理建設,時時在思考要怎樣才能導引父親轉往菩薩道。六月九日上午十點多至十一點,閱讀有關「川緬賑災」的月刊,深刻感觸人子的願力,深入災區膚慰的力量,佛光大慈大悲普照苦難,大愛教化人心產生善循環的不可思議因緣,感想我們 師尊倒裝四川,挽救三期的世間因緣,四川必然留有「種子」,因此內心立願要將父親的善願植在此處。此願才立,父親就跌倒受傷了,原本還在籌謀要如何運用方法,將願力發之行動,捐了怕父親知道後不諒解,瞞著他又缺乏此生此世善緣的導引,左思右想不能確定何時才是最適當的時機,直到眼見父親受困在加護病房,進退不得的禁錮窘境,深覺不能再等,而有發之行動的表達,能在父親意識清明時,啟動他的善大願力。獲得父親歡喜同意的佈施願力,時機彌足珍貴。

心理建設與看透生老病死苦
 

        回想父親在加護病房時意識清楚,卻被一堆醫學器材拘禁得動彈不得,想下床走動,卻常要被護理人員綑綁著手腳,限制行動,幾次自己動手企圖拔除插管,換來的是更多的禁錮,他有時注視著隔房癌末靜躺也是插管的病患,像是陷入沉靜思考。我想在這段日子,他對生死必然有過心靈的領會,看透生死病苦,領悟到萬般帶不去的意境,因而不再固守金錢,而能發願佈施,廣結善緣。
        幾年來每次遇到病情較嚴重時,父親就會思索他的財物要如何安置,身後事要如何安排,雖然都會再好轉,財物也已規劃安排好了。尤其九十七年年初,他在彰基病房時清楚的交代遺言,已經說明要如何進行喪葬事宜,所以親人之間也能統合意見,以簡約為原則,就算親族、舊友強調父親享有高壽,又是親族中最後一位輩分最高的長輩,要出錢支付更多的法事或陣頭,都一律婉拒,表姪說父親有先見之明,知道景氣會變不好,所以不要大家多花錢。父親當然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我感受得到無形顯化的奧妙,以前父親還是傳統的觀念,曾交代要土葬,多少年後再揀骨,與母親放在同一處納骨塔,在彰基時卻明白表示要火葬,於是採取火葬,並與母親安置在同一處。
        他平日生活極儉省,很少花錢,住院前總堅持要帶著錢去,不想花子女的錢,要自己付費,他認為留著那麼多錢也沒用,喪葬費也不讓子女費心,早就從自己的存款安排好。雖然他每回帶去的住院費,總是幫他保管好再交還給他,但最後則依他的遺囑,自他的存款支出喪葬費,餘款平均分配給子女,包含出嫁的姊姊們,算是父親留給子女的一點紀念。
        喪葬事宜處理妥當之後,擇日在凌雄寶殿為父親念三日超度經,九十八年一月十五日圓經送靈,升表時燃燒火焰的表文快速飛上帳幔,一碰到帳幔立刻熄火,並且停留在帳幔上,直到隔日。陳老師說這顯示聞經受度的父母很歡喜,能有這種跡象的很少有。

病可醫命不可醫,清淨業緣一身輕
 

        自皈依 師尊十多年以來,父親一直有佛菩薩加祐,大去時又能獲得接引,屬於我世俗的願已了。曾經期望父親臨終能安祥無礙的離去,卻沒想到會在醫院多受那些苦,當時很不能了解,難道我這麼多年「沉默不求顯」的修行付出,仍然不能幫助父親了脫嗎?但又思及多少本身修行精進建功立德的人,臨終前也不免遭遇病苦折騰,還有閱讀到白冷教會修士遠離家鄉來到台灣,為弱勢貧苦的人們盡力付出,卻有多位遭遇癌症的磨難而病故,或車禍意外往生,結局與付出顯得多麼不對稱!然而無始以來的業力重重,總是要清理,要還、要了結,才能獲得未來世的自在身,所以示現病苦度人也好,用心精進修行而加速了結業果也好,了得無業一身輕,總是一種福分啊!沉澱了心情,愈發能夠了解,經歷父親病關的歷程,親人也學習到生命教育捨得放下活生生的課程。
        「醫病不醫命」再怎麼高明的醫術都只能治病,無法治命; 師尊也說:病可醫,命不可醫。在有形的生死輪迴裡,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命關的現前,能不能做好心理調適,輕安的轉生,才是過關最重要的課題。子女孝順父母,本是天經地道,然而對一個大限已至的長者,強加各種非他本願的急救治療,最後讓他們受極端的折磨才離世,反成了一種愚孝。

                                             (未完待續)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0976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