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期 開山祖師靈返上界護法指導有形行道諸光諭 (之七) 天德教在台開山祖師清風古佛、圓明至聖佛、仁道真君、子路先師
靈返上界,垂訓乾坤同道,護法指導有形行道諸光諭 (之七)


文 ‧ 吳鳳凰    彙整

(續88期三、四版89期二版90期一版91期三版92期一版93期三版


參、天德教蓬萊開山祖師 王笛卿夫子自述

(之一)
        王笛卿號竹笙,道名極性,又名雲天老人,生於清朝光緒辛卯年十一月十一日卯時。籍湖南平江,居平江東鄉長壽街,太平段西岸園裡屋。先父王公鳳起,號鶴梅,經商,在長壽街開乾泰鹽號,因疾停業。先叔父王公騰起,業農,耕田百畝,家道豐裕,樂善佈施,譽曉四鄉。堂伯父,王公春發,號麗卿,官居一品,提督軍門,誥封四代,誥授建威將軍,御賜寶刀,葛爾薩巴圖魯。
        余幼讀詩書,年十六,投筆從戎,湖南常備新軍,第二十五混成協,輜重營,辛亥光復湖南,充任連長、營長等職。自民國十九年,駐防江西萍鄉,至二十三年解甲,行道修真。民國十五年春,在長沙皈依 蕭公昌明夫子門下,力行廿字,宏揚聖德,醫疾救苦,毋懈於心。民國廿年(51),在長沙奉 師命為江西省協理開導師。曾在萍鄉,立社建宇,在社靜坐三載,修復本來,道傳湘贛,由湖南醴陵縣起,至江西萍鄉,宜春、萬載、上高、高安、吉安、南昌、新建、奉新、修水等縣,均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共建有社宇七棟,開辦大同小學三校,創辦育嬰,及冬令救濟,各種慈善事業尤多處,為江西全省第一。
        至民國三十八年大陸變色,離鄉至香港,居住宗教哲學研究社計四載有餘。至民國四十二年來台灣,住高雄,繼住台北,向政府呈請設立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高雄、南投、台南、嘉義、台中、豐原、基隆、鳳山、屏東,均設立支會,救人疾苦,普濟陰陽,文風甚世,造天地之清泰,復宇宙之光輝,廿字宏揚,心歡意樂耳。【註39】

之二,中華民國歲在壬子季秋月)
       吾幼時
讀詩書,弱冠從戎,光復湖、湘,職至中校營長。民國十五年在長沙,從師 蕭公昌明夫子,學道修真,至廿一年,奉師命,任江西省協理開導師,時吾尚在軍職,兼行宏道,在湘、贛二省,推行廿字,皈依者,數達十餘萬人。建社宇七棟,舉辦各種慈善事業,為江西全省第一,政府發有獎狀。創辦大同小學四校,至廿四年解甲,一心行道,在江西萍鄉社,靜坐三年,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也。大陸變色,吾即出居香港宗教哲學研究社,至四十二年秋來到台灣,光陰易過,時將念載,得無形之護佑,道化昌明,吾心稍慰,廿字大光明,世濁漸澄清,天人皆安泰,大道永恆興。【註40】

肆、武帝聖君訓

武聖帝君訓
        威風凜凜鎮三曹,惡人難逃偃月刀;
        記得昔時扶漢室,恨殺曹瞞贈綈袍;
        始終不改參天地,誣我名稱罪莫逃;
        幸有至人曉天數,清白流傳義氣高。
        恨殺二千餘年,精忠大義,失落於一般無恥之徒,至將帝武聖之名,任情更換。帝已奏明 上帝,洗盡一身汙濁,但該奸人等,假神法以譽帝,雖予姑寬,終必難逃地獄。今逢真經產出,爾等思思想想,帝以忠孝節義為神,自成聖以來,護衛天曹,爵亦高矣,隨同挽浩劫,願亦了矣,豈敢有所妄貪哉。帝常助教主挽災,豈教主不知帝乎!天德門下諸生,常有見帝於冥冥中者,帝以悲民為懷,救劫為念,德薄功淺,豈不自知。丁卯年,蒙教主保奏,及群仙推薦,錫封中皇,不料無恥之徒,妄以浩皇加之,恨我青龍寶刀不快,不能將此彎心曲性之輩,盡行斬除。而陰曹案已判決,難逃鬼門關,層層地獄諸苦難。帝甚憫之,此後塵世諸人,萬勿以浩皇字樣加帝,祇可以武聖帝君名號稱之。此乃帝之本分,詎受凡夫俗子之封贈,異日天榜揭曉,自然有帝之位。務望有志諸子,秉忠孝節義以為人,今日之凡夫,異日之仙佛,豈可限量哉!【註41】

伍、師公王笛卿夫子神通顯法

        「修道不求法」,道是根本,法是末節,因此 師尊要弟子重視修道,而不要貪求法通,免得幻相叢生,自擾性靈,招惹邪魔;又因貪法而走入旁門小道,迷失本來。雖然師尊住世時神通顯應的事蹟很多,但食衣住行樸實簡約,一如常人,師尊不喜歡弟子以法為高,好新務奇,倒置本末,以至忽視了大道的根本,而去追逐枝節末端的法力,所以將所傳的一切法都收回。師公笛卿夫子對師尊應許過:不再用法。
        謹節錄幾則師公顯法神通的事蹟,供後人追念。笛卿夫子即使復性本來,道通陰陽,具備六通力,仍以人間有形之軀,耐勞吃苦,且容受逆境、忍辱負重,而得奠立道基於蓬萊,開枝散葉。師公在台宏道二十二年,設立道壇十餘處,親身點道弟子有六萬餘人,治好的病患不計其數。
        自香港來台時,笛卿夫子在左營傳教,戒嚴時期常要防著警察取締,每次念完經,就要盡快把磬、木魚等法器收藏起來,偷偷摸摸的不成樣,老人家時常因此心情沉悶,弟子們為逗老人家開心,便纏著師公要求顯法給大家開開眼界。
        「記得有一次(民國五十年),年輕的弟子們硬吵著師公顯法,於是他把手掌伸出給大家看,那個像電視的畫面,演的是高雄大新公司,人來人往,大家擠著坐電梯的情形,大家看得很開心。看完還吵著看別的。夫子拗不過,就說:好!我現在畫個圈圈,看誰有本事從這圈裡跳出去?我看大家都跳不出去,不服氣,也去跳,實在太妙了,那個光圈完全隨著我們的行動,我們走它也走,我們跳它也跳,我們跑它也跑,我們停它也停,無絲毫空隙可尋,不服也得服了!」【註42】
        「在台南佛堂剛開始傳道的時候,四周田埂小路,根本沒有路燈,晚上行走更是不方便。那晚,和師公等走回佛堂,師公說:『沒關係,你們跟著我走就好了。』老師(52)很清楚的看見師公前面路上一團光,於是輕聲的對身邊的張希華道長說:『你看,老師(53)用佛光給我們照路呢!』沒想到張希華不信,說:『什麼佛光呀!是老師有手電筒!』老師也就沒再答腔;不過師公似乎也知覺到了,老人家也不說話,進了佛堂,就先把長衫脫下來,張希華一看,又來和老師說:『秦大姊,怎麼回事?老師沒有手電筒啊!』」【註43】
       「左營海軍軍區
很大,平民要進去,都要先在崗哨處拿身分證辦理登記,馬虎不得。一天,有一位巴先生緊急向佛堂求救,因為巴太太情況危急,師公吩咐幾位弟子趕緊去,並且指示千萬不要辦登記了,直接進去就是了。只催著弟子快走,大家不敢耽擱,到了營門口,前面四位都是軍人身份,進去無礙,老師(54)是第五名,後面還跟著兩位,也是『平民老百姓』,可是三個人也就這麼進去了,衛兵一句話也沒說,老師心虛,還特別朝那位衛兵看,只覺得彼此眼光都接觸了,可是他就是沒有動作。既然進去了,馬上趕赴巴家,巴太太人都沒什麼氣了,經幾位道友一起救治,果然回了來。大家鬆了口氣,但想到進來沒登記,出門一定有問題,於是巴先生親自送大家到營門口,這時衛兵『清楚了』,疑惑的說:『你們好像沒辦登記?』,巴先生忙保證:『他們是我的朋友,有什麼事我負責。』這才大家出了營門」【註44】
        「老師公曾顯化了一次身外身,六十二年冬天(55),他老人家現身日本,告訴一位謝太太到台南裕農路佛堂醫病,當他們找了幾天找不到,又現身帶他們到門口。只醫三天,謝太太就可以不用輪椅了。回日本前我(56)親自帶他到台北向老師公叩謝。想是謝太太與老師公特別有緣。而此後台北道友學會恭敬的在老師公室外參駕,不敢亂闖他的房間,因為老師公一人獨處時,時常原靈離開辦事去了,剩下肉身不可驚擾。」【註45】

注釋:
51.民國廿年:七十七年重印「王笛卿夫子寫真集」與六十八年印行「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二)」的年代略有出入,依據 師公王笛卿夫子日記手札, 師尊蕭昌明大宗師派任各省開導師,應為民國廿年辛未年四、五月間,在長沙落星田建四十九天彌羅法會時。師公笛卿夫子住世歸空前,有感於流通的經典,部分已遭人為俗意的訛添竄改,因此將各經書、講演集、寫真、筆言等詳加校正,重印發行。研究教內經典則以天德教註冊之「德藏經」為準。
52. 老師:秦淑德開導師(大覺導師)。
53. 老師:師公 王笛卿夫子。
54. 老師:秦淑德開導師(大覺導師)。
55. 六十二年冬天:當時師公 王笛卿夫子人在台灣台北,身外身現身在日本,指引謝太太到台灣台南市裕農路佛堂醫病。
56. 我:此我是秦淑德開導師(大覺導師)。

附註:參考書目
39. 天德教經典,天德行品,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中華民國七十七年歲次戊辰七月重印,頁1。
40. 天德教經典,天德行品,王笛卿夫子寫真集(二),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孟春月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印,頁1。
41. 天德教經典,卷三,佛說大同真經,武聖帝君訓。
42. 天德通訊41期第四版,撫今追昔,亦晞撰述。
43. 覺明雜誌36期,頁43。
44. 覺明雜誌36期,頁43。
45. 覺明雜誌74期,頁27。

                                          (全文刊載完畢)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1624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