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期四版 手臂粉碎性骨折的療養實例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錄

                文 吳鳳凰


        施詠唯是同事如華的小姑,九十五年六月在家門口摔倒,右手臂有三處碎裂的骨折,開刀接合了(上臂三處粉碎性骨折有八支鋼釘,內側小骨有一截移位),以繃帶固定手部,經過一個月,右手下肢很酸,右肩胛接近手臂處有一點會痠痛,手部會麻。
        第一次替她療養時,掌光感應到很明顯的熱度,內部還有發炎跡象,掌光隔空療養時,她有感應到熱熱的;無形針隔空療養時,她則感應到刺刺麻麻的,有氣在跑動。看完後,她表示右肩胛的痠痛處好了,手部的酸麻也有改善。
        第二、三次療養時,已沒有第一次那種明顯的熱度,發炎改善了,她還有一些刺刺麻麻的感覺,手部已經不酸了。
        第五、六次療養,她表示上臂肩頸會緊繃,右後肩胛接近手臂處那一點會再酸痛,看完後又不酸痛了。療養肩頸時,她感覺到氣一直往下跑到手掌,整隻手臂都有疏通,不像之前是一段一段疏通的感覺,手指頭也有刺麻的反應,療養完後肩頸變得鬆弛不緊繃。
        第七次療養,肩頸已經較鬆弛,肘關節因為長期彎曲固定較為緊繃,療養上臂時,無形針感應氣很沉滯,看完後她表示清楚感受到右小指、手掌會刺刺麻麻的。
        八月十一日,她回醫院複診,醫生說她右肩胛肌肉有萎縮現象,斷骨處要長好還要半年的時間。十三日替她做 第八次療養,感應與之前差不多,手掌仍有刺刺的反應。
        第九次療養,她說肩頸比較不緊繃了,手指有通氣的感覺,其他則無特別感應。她已經可以不必使用吊套,手肘還會僵固,但已可放得較輕鬆。我的無形針感應她手臂的氣是涼的。
九月初複診,醫生說她右肩上韌帶疑有受傷,九月三日第十一次療養,手已可垂直放下,但不能後背,手腕會酸,肩井穴療養時反應較強。
        十二次療養,疑似右肩上韌帶受傷處,氣的反應較明顯,她則感到手部關節處很酸,手肘關節內側較緊繃,看完後不酸了,也較鬆弛。
        十三次療養,肩頸的反應仍較大,手部看時的反應較酸,看完後就不酸了。
        十四次療養,骨折處無形針感應是溫熱的,有別於初次療養時內部發炎的那種熱,肩頭的感應氣也還較沉,手腕已沒上次那麼痠了。
        到十月十五日,第十六次療養,她認為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自己活動手臂復健,不用再療養。
        自七月二十三日到十月十五日,前後療養十六回,有使用幾次無形膏與請佛水飲用,療養反應大部分差不多,有時會有點新變化。療養並非一次即好,而是一次一次反應,一次一次修復,直到都好的差不多,反應才會減弱或消失。
        吊帶的固定有其必要性,不好的影響則是造成血氣循環不良,減緩復原,甚至血氣凝滯時,會有肌肉萎縮、肌腱僵化現象,而我們施以精神療養,離人身一吋以上隔空治療,正可在不觸及受傷手臂的情況下,疏通凝滯的血氣,達到活化氣血,修復損傷的功能。如果在損傷已有較好療癒的進展,應該要適當的活動受傷的肢體,增進氣血的通暢,與肌肉的活力,以免留下萎縮的後遺症,否則時間拖久了,療養會更費時費力。
        詠唯的右手在有、無並用之下復原良好,現在的狀況也很正常,而且天氣變化時不會有酸痛的感覺。九十五年替她療養時是夏天,雖然天氣炎熱,也是建議她禁吃冰品,少吃寒性食物、少吹冷氣,飲食上有所節制,對復原會有增強作用,也比較不會留下後遺症。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2388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