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期三版 蓮花異香牽繫一段不請之緣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吳鳳凰

        九十八年佛教慈濟宗門浴佛節(母親節)前,吳槐師兄籌辦彰化靜思堂浴佛活動,忙於繁雜的籌辦事項傷神耗力,因而引發頭痛。在浴佛節的前三日,我到吳師兄印刷社的店裡,本來預算去替吳師兄的夫人葛師姐療養手臂,葛師姐反請我為吳師兄療養頭痛,當時吳師兄扛著活動籌備的巨大壓力,頭痛最少也有四、五天了,而且日夜強烈悶痛。
        當下請吳師兄靜坐,閉目養神,隨即運用掌光、無形針離人身一吋以上,為其療養,過程中吳師兄聞到一陣一陣濃郁的蓮花(荷花)香氣,覺得很舒服而神清氣爽,療養完後,頭不痛了,直到晚上才又有一點痛,整體改善很多,但隔天晚上浴佛彩排就不痛了。彩排當晚,半夜一點多才睡,三點五十分起床,四點半到彰化靜思堂朝山,接著上午連三場浴佛,直到中午都未再出現頭痛;下午則到彰化組支援,於八卦山下參與另一場浴佛大典,全場站立,勞累兩日一夜,都正常無礙。
        九十九年二月(九十八年農曆年)過年前,吳師兄重感冒,年初三曾看過醫生,服藥未好,又吃中藥,也沒有好,一直咳嗽,有痰。三月四日我到店裡送稿,順此替他施以精神療養,他感應一種無以形容的異香,看完就有好轉的改善;幾日後再療養第二次(同一星期),感應三種香氣,很清淡的蓮花香、淡的果香、比上次清淡的相同異香,這次療養完後就沒有咳嗽了,還逐次清理一些痰,到三月中旬已全好了。
        在個人為他人療養的經驗裡,吳師兄的感應算是靈敏的,而且能靜坐與專注,幾次感應香氣而有體認。其實吳師兄賢伉儷對德教護持良多,十多年來深受他們夫妻倆多方的協助,能以精神療養法調養他們的健康,也只是投桃報李。
        個人曾參加慈濟教師聯誼會,約是八十五年時,在台中分會的一次活動裡,吳師兄印贈許多靜思語教學範本與學員結緣,主持人介紹捐贈者,當時遠遠一望,約略留點印象,知道他居住鹿港。八十八年接下天德通訊的編輯,思索要到哪裡找印刷社,想起到鹿港找吳師兄看看吧,打聽到印刷社的位址,便登門拜訪,以當時台南原本印刷的六百份價格九千元洽談,談妥了。
        第一次編印雙方都在摸索中,我們只要六百份,但吳師兄認為印刷以叫貨量一千張計算,是一般行規,所以既然收了九千元,就要將一千張紙印完,因此第一次編印就超量了,還引起了同道的一點誤解。後來與吳師兄溝通,只印所需的量,多餘的紙可以給他們使用,因為主要貴在製版費,印千張與印六百張價格是一樣的,但多印卻多浪費紙張,很不環保。談來談去,最後吳師兄採取將剩餘的紙留著,等下期編印時再使用,兩期過後便少算一點錢,所以那時的收據款項有時是九千,有時少一些,而有變動。
        本來與吳師兄賢伉儷是陌生的,隨著幾次送稿、校稿(通常在店裡校稿,以節省往返時間),聊話裡逐漸熟識,也因著天德通訊,他們對天德教有一些認識。後來吳師兄又主動降價,將印刷費調低到六千元,直到現在。十多年來紙價幾番上揚,印刷費卻不曾漲價,也因為他們的用心,因此文稿部分我改成自己打字,節省一部分的工時。
        後來在鹿港舉辦過兩次巡迴精神療養會,場地洽商都仰賴吳師兄的協助,甚至義助文宣印刷,<明德聖訓>、<大覺導師追思紀念集>的印刷收費,都壓低了價錢,其中有著他們護持的願力,尤其近兩年來,更在通訊印刷出刊後,他們夫妻倆會幫我將天德通訊折好,省去我將近三分之二的時間。最早天德通訊印刷完成後,我會載到凌雄寶殿,請鄭叔、黃媽媽折好,貼好郵籤,再請秀卿到郵局寄出,幾期之後,覺得來來去去也是耗費時間,不如自己一手包辦。獨立作業時,每回出刊後需要熬夜兩、三個夜晚,單獨折好,貼郵籤,再寄出;有時在不影響學生作息下,會請學生幫點忙,近兩年不帶班,必須獨立完成,幸虧有吳師兄伉儷熱忱的協助,省了我許多時間與勞力。
        十多年來,得之於吳師兄伉儷的助力很多,以一個天德門人能回饋的,只是付出一點時間,運用精神療養法調養他們的健康,吳師兄良好的感應,也是他們善德的相印。
        浴佛節前的濃郁蓮花香氣,牽繫浴佛節後的另一段因緣,因為觀看一張浴佛時年輕母親為病重幼女祈禱的照片,觸動我心,主動做了一次不請之師,到加護病房為她療養一個多月,雖然孩子沒有挽救回來,卻體驗一段超越有形的經歷……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8950
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