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期四版 無形醫病:自己與他人

【沐浴佛恩感應錄】精神療養感應實證

                 文  如心

        皈依三十年,給人醫病的次數,屈指可數。
初皈依,即感覺到指尖掃過,有「風」,有種涼涼的感覺。小小的割傷、或碰傷,自己醫來很有效,有時可以看到傷口的紅、腫,在無形針下漸漸消除,真是很神奇。心中「自己病自己醫」的意念,開始滋長。
        媽媽尤其信念堅定,開始為她的學生、同事醫病,也為家人醫病。然後我們家的第三代成員一個個出生,全靠媽媽照顧。其實媽媽的身體並不算好,但是大家全習慣依賴她。大家對無形治病的信心,媽打下重要基礎。
        我自小體寒,健康狀況一向馬馬虎虎,算不得活力充沛。生下女兒後,非常虛弱,受不得風、禁不得寒,只有自己小心,萬一受寒引起不適,也就自己醫治,求其趕快痊癒。這些毛病,外表看不出來,我只當是前業,該受的「罪」,並不想找別人醫,也不想上醫院。
        說來我自己並不曾體驗過「手到病除」的痛快,不管是媽媽或是同道的老前輩施予援手,醫是有效,但是漸漸減輕,不是那麼「神效」。說來,我是相當「認命」的自己管自己。還有一次感冒嚴重,聲音很啞,老師那時剛去了一趟香港吧,就拿了幾顆牛黃丸給我,說治喉很有效。我回去一吃,完全失聲。剩下的藥丸,還給老師,別浪費在我身上。此後,我確定我是不必上醫院,不必吃有形的藥的人。或是說,我認定自己是應該完全接受無形的處置,不需有異議。
無形治不好的,我相信時候未到,只要自己持續醫,不用焦急,終究會痊癒。身上帶點病痛也不見得是壞事,知道自己那些部位氣血不通也不錯。也許這種想法,也是一種福氣呢!
        近幾年才認真練過無形針及掌光,再加上打坐的功課,覺得身體真正轉好了,無形針與掌光在自己身上的影響也變強,不過,除非家人,仍然極少主動對別人伸手施以無形治療。更別說是陌生人。
        今年下半年的普渡義診,安排在佳里,終不能不去了!何況自己總需要突破敢不敢給別人看病的這一重障礙!
        不知別人如何,我仍會感覺別人的濁氣,會往自己身上鑽。所以打定主意,一定只用無形針及掌光,不去接觸求治者的身體。一方面要求自己一定要專心,一方面要保持自己有無形正氣護身,雖然看不到,但是還是有感覺的。
        給人醫病,雖是無形護法,可是自己的精氣神還是會用到,一位接一位的醫,我薄弱的肩膀,還是會有些脹痛。不過,也第一次體會到無形的強力護法加持。歇下來時,自己靜靜的,就能相當快速的排除上身的濁氣。每天結束回家後,並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因為醫治別人,自己頭、頸、肩等頑固的長年積氣,也消除的頗快。真是助人即是自助!
        讓我感觸多的是,那些長年在田間工作的老先生、老太太,真正是胼手胝足,像我這種城市長大的「讀書人」,完全沒有接觸過那種辛苦,又得無形護佑至今,怎能不努力呢!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1016
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