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三版 師尊預言萍鄉靈感事蹟

【師公笛卿夫子講述 師尊聖蹟】

(錄自王公笛卿夫子筆言,頁十)


        吾今講民國二十三、四年間事,江西南昌宗教哲學研究社社員黃鈞甫,他自皈依以後,一年多沒有進過社門,他是個商人,在南昌洗馬池開設大中華綢緞號,生意很大,店員有六、七十人之多,可稱南昌第一家。有一年綢緞生意蕭條,歇業者多,他就來到社裏請求 師尊光示,光諭:「生意大興隆,財源真茂盛,前途順利,不可歇業」黃君遵照此批示,毫不猶疑,立刻籌錢辦貨,那時內地各處銀行不普及(獨江西省有裕民銀行),只有錢莊,於是他就跑到各錢莊猛進匯水銀子,這種錢利息很輕,他到蘇杭大量進貨綢緞布疋,此時蘇杭二州綢緞生意都清淡,綢緞布疋大跌價,他進綢緞疋頭不少,裝船運來南昌,船正在半途中,尚未到南昌,綢緞布疋大漲價,大略計算此次之貨,就賺了幾十萬現大洋,數字驚人。
        自此以後,黃鈞甫一心相信 師尊靈驗,時常來社裏,後來 師尊在屯溪買一棟房子,為屯溪社宇,打一電報來要他匯銀十萬元,他就匯了十三萬元,我說他, 師尊只要拾萬元,為甚麼你要匯十三萬,黃鈞甫說,我賺的錢都是 師尊給我的,因此多匯三萬,又算得了甚麼。黃君俗名都稱呼為大老闆,稱呼他的妻為大老闆娘,大老闆娘姓蔡名愛華,有一次大老闆娘跟着大老闆後頭到社中,看見大老闆在光殿禮拜後請光示,南昌社裏的光生,是個女人,大老闆娘一見就生氣,頓起疑心,回家後自此不准大老闆去社內,更不相信此道,一直到了萍鄉社三、四年還是不相信本道。
        再說黃大老闆一家為甚麼會到萍鄉來呢,那時我在漢口參加法會,快要完畢的時候,黃鈞甫在南昌打長途電話來,他要到漢口來參加法會,鍾湘山先生回答,法會快將圓滿了,你可不必來了,但是他終於到漢口來了,適時萍鄉社裏理事打來電報要我求 師尊到萍鄉一遊,萍鄉社又建築新社宇,我即向 師叩求, 師尊說:我現在要送太師母回四川去,沒有閒時去萍鄉,萍鄉社你在那裏很好,很好,平安無事,道務興隆,言之再三,那時黃鈞甫多人都在房外聽到 師尊說我萍鄉很好,因此黃鈞甫要同我到萍鄉社一看。他回到南昌後,就把生意收場,遷到萍鄉來,當時南昌做生意的人,都說黃老闆發了癲,突然歇業搬遷,於是就把店中貨物,好的綢緞運到宜黃一百餘件,布疋運到萍鄉社,大老闆一來,就送我三千現洋作裝修社宇之用。
        時值寇災蠭起,萍鄉社光殿許祖真君降諭黃生鈞甫:「恐竄兵禍延宜黃」,說得明白宜黃縣不可靠了,黃君因為宜黃與南昌有一水之便,將來南昌復業,搬運方便,就不重視,那裏曉得宜黃遭了寇災,所存宜黃綢緞全部損失了,好在萍鄉存的布疋漲了價,保全了他的老本,佛諭無虛,誠不謬矣!此時南昌做生意的人,都說黃大老闆真有先知之道,他不是糊塗發瘋,同時在這個時期,黃鈞甫的父親打電報到萍鄉,要大老闆匯錢回家建新房屋,黃君就持電報上光殿請光示,萍鄉社裏光生姓陳名銘芳,他是做裁縫人,一字不識,後來光看得很好,舍利文佛降諭:「哈、哈、哈,處於這種時期,大興土木,建造華堂,不明理智,妄行錯矣!」黃鈞甫跪在殿上再三懇求,稟告說,我不遵父命匯錢去,是為不孝。
        舍利文佛又批:「念你一片孝忱准予起造」,誰知黃君父親起造房子,尚未裝修完成就去世了,毫未受用,房屋全未裝修,時值亂寇肆虐,他這幾個村莊,全被寇兵縱火焚燒乾乾盡盡,除黃君新建一座房屋外,全部老房子燒燬完了。為何黃君新房子沒有燒,實因天案特准之故。前面所言在漢口時,求 師尊到萍鄉一遊, 師對我言,萍鄉社有你在那裏很好,很好,平安無事等語,後來萍鄉經日寇兵侵過兩次,毫未受到騷擾,更無絲毫之損失,民命財產得以保全,平安無事、百姓康寧,商人做了幾年好生意,人興財旺,而鄰近蓮花縣醴陵瀏陽等縣地,同時寇兵經過作戰到處遭受燒殺,生命財產損失慘重,百姓安居無所,四散避難,可見吾 師尊早已洞察機先,明過去、未來、現在之明,真是言言真實,一字一句證驗皆準,信者得福,疑則無益有害,望我乾坤同仁及時醒悟,今天暫講到這裏,以後繼續再講。

                                                                     王笛卿  言  農曆十一月初二日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4414
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