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四版 無形古佛顯化,丁女投井得救

【師公王笛卿夫子行誼】

                      文 ‧  董誠

        民國十九年仲夏(日期已記不清)的一天,丁家後母楊慧真女士,遠從萍鄉縣屬最西端與湖南醴陵縣交界的湘東鎮,帶著繼女丁節雲來到縣城萍鄉宗教哲學研究社求診,丁家在萍鄉,算是很有名氣的財富人家,年可收入一萬多大石租穀(相當本省十甲以上之農耕地),只因丁節雲小姐罹患狂癲病很久,曾經各方延請中西名醫或僧尼、道士、法師等,為之醫治、誦經,道場、作法無不竭盡所能,可是,均屬罔效,使得丁府合家不安!
        就在這死神頻臨的關頭,幸而楊慧真女士一時想起,她曾皈依德門,才送她來到縣城研究社療養,當丁女住進研究社附設的療養院診病期間,有一天我正在黎家祠和表姪及一些兒童們一起遊戲時,聽到主持人王伯伯①要外出,並叮囑療養院服務人員說:「我上街去,要到九芝堂藥舖有事,一會就回來,你們要留人照顧丁節雲,不要她出去,以免發生意外。」言畢隨即離社。但不久事情就發了,丁女不見了,頓時使得研究社全體動員,急忙的四出尋找,我和表姪也跟著眾人之後湊熱鬧,一路呼喚著「丁姐姐,妳在那裡,回來嘛!」
        仍是遍尋無著,幾乎要請城隍廟廟祝巡迴全城敲鑼尋人了(按那時候敲鑼尋人是萍鄉地方的方法之一),正是焦急萬分,突在黎家祠――也是研究社的後面――水井裡找到了,這時 王公也回來了,奇怪的是丁節雲並沒有淹死,而且活生生的端坐水井中央,當時有一位社裡的黃叔叔,名叫黃朝元,自告奮勇地,拿了一架五尺長的木梯放下去,立即下井去救她,並由站在井邊圍觀的人,放下一根粗大而結實的繩索將丁節雲繫住,然後由井上的人拉繩扯上來,不料,丁節雲正被扯上井時,繩索突然中斷,以致丁節雲又落下井去,但仍然是落水不沉,接著黃叔叔照樣又下井去將丁節雲依舊用繩索縛好,再次由井邊的人拉繩,這才算救了上來,更奇怪的是,丁節雲被救出井來的時候,全身除僅僅臀部以下被井水浸濕外,其髮膚及上衣均未沾水,而且神色亦無異樣。
        當時鄰近的男男女女,大大小小都來到現場圍觀,無不覺得奇怪,大家都問丁節雲:「妳為什麼會掉下井去的?」丁節雲回答:「我要尋死,是自己投下井的。」繼問:「為什麼沒有浸下水去呢?」丁女說:「我浸不下去,井裡有東西擋住下不去。」這時研究社的人才扶著她回到黎家祠去更衣,仍然安置在療養院。從此,她的房間內時刻不敢離人,並由附近住戶婦女同道自動輪流看守和照顧她。此事過後,當天即有部份左鄰右舍人士走進研究社,向 王公說:「我們這口水井,是黎家全村的飲水井,今天你們社裡掉進女孩子下去,髒污了水井,請老師派人洗洗清潔。」 王公毫不猶豫,並和顏悅色的答應著:「當然!何勞諸位芳鄰關注,明天我就請人施工。」
        次日,研究社請來十多位工人,自清晨開始,迄至太陽西下為止,整整費了一整天的時間,才洗井完成。原因是黎家祠這口水井,乃是黎氏先祖若干年前所掘之古井,究竟多深多大,由於年久不曾清洗,如今子孫根本無人知道,經過這次的澈底清洗後,方知竟是一口葫蘆形的大肚水井,井底較井口大,井腰則更大,顯然事先必定經過一番週詳之設計,事後也經過一番細心之修飾,而形成葫蘆圓型,其井深竟達兩丈多深,堪謂稀有。此次洗井,就使用了兩架一丈多長方木梯連接綁起來才下到井底,而黃朝元叔叔下井救丁節雲的時間,僅用一架五尺長的木梯放下去,與水井深度相差四分之三的長度,如何能穩住而不下沉,真怪事了,這就難怪丁節雲說井裡有東西使她沉不下去了,因此人人都說那是無形的顯化,否則,不僅丁節雲必被淹死,而黃叔叔亦必定送掉性命無疑!假若果真如此,當時的宗教哲學研究社所受到的聲譽損失,勢必不堪設想,不但犧牲兩條性命,甚且道務推展,從此也就不可能在萍鄉地方發揚光大了。
        還有一點意外的趣事,那就是工人洗井時,在井底掘起不少珍貴的物品,其中包括古瓷、寶飾、玉圈、銀器、大洋、銅幣、串錢等,以上物品,除瓷器證實為古董外,其餘都是當時萍鄉市面商場流通之財物,估計其總價值,達一百餘元大洋,全部移作救濟貧苦基金,而從此丁節雲回到療養院後,再經治療未幾,竟然疾病痊癒,神智清醒如常人矣。
余今韶華已逝,轉瞬之間,不覺年近古稀,對 無形古佛顯化之事知之甚多,而此事是我親眼目睹之童年往事,緣民國十九年,正當我由私塾轉入國小,吾舅表姐蕭而春女士,青春失偶,她的夫婿文之告先生,亦是我的姨表哥,表哥逝世,表姐立志不再婚嫁,其節操之貞,實令人既敬且憐!從此,表姐責任一肩,上撫婆婆,下育幼女,頓成婆媳、母女相依為命。由於我們都住在萍鄉縣城,彼此又是近鄰,表姐每於家事之餘,常攜著我和她的獨生女兒敏姪,去到黎家祠與她往日的同學黎家姐姐聊天,以消寂寞,但總是手忙不休的,都在編織毛衣、或刺繡、或縫製布鞋等等的針線活,這些活,在純樸的萍鄉地方來說,也是婦女的家常之事。
        不想,當時巧遇的這段顯靈故事,到了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卻終於能在寶島――台灣皈依了天德聖教;更巧的是今天在台的開山祖師,正是五十年前黎家祠「宗教哲學研究社附設東方精神療養院」的主持人王公笛卿夫子――萍鄉城裡信男善女通稱的「王老師」,一般大眾言談相傳則譽稱:「活菩薩」。我除慶幸自己有緣之外,特簡述這段事實,以饗讀者。

附註:
1. 主持人王伯伯:王伯伯(王老師、王公)即是在台開山祖師王笛卿夫子,當時在江西省萍鄉「萍鄉宗教哲學研究社」主持社務,並醫病度人、開辦小學、濟貧救世。

                                   (錄自覺明雜誌8期,頁43-44,75年6月30日出版)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49882
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