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五版 無形古佛靈顯見聞,萍鄉天空現金身
                文‧董誠

        的確,人生就好像俗語說的,如夢一般,過得甚快,當我回想起五十七年前的一件奇特往事時,知道祂卻不是「夢」,而是一件親眼所見,千真萬確的事實。
        這一事實的發生,是於民國十九年的一個春天,農曆年後不久,但是我的家鄉──萍鄉,仍是天寒地凍的,農田春水依然寒冷刺骨,尚無法農作下種;也是大家傳述的:二月二日龍抬頭,王寶釗拋繡球選郎,薛平貴中球成偶的好時光。而萍鄉當地習俗──是舞龍、舞獅、拜節、春宴,彼此親友互賀新年的熱鬧時光。
        就在這時,二月初的一天(日子已記不清了),這天清晨,天空突變,剎那間萍鄉縣城上空,忽然呈現著一朵一朵的祥雲彩霞,而且使人只覺得有一股瑞氣滿空,檀香撲鼻的感受,不一會,很明顯的便看到有三位聖佛懸空而立,當然,民眾並不可能辨別出是那三位聖佛,但一時都爭先恐後的紛紛設香案進香,膜拜祈福,當時,我正在一旁聽王伯伯(萍鄉宗哲社開導師,現在正是我們的先 師公)對萍鄉宗教哲學研究社的乾坤諸先進們說:「 師尊夫子身在上海闡揚道化,今天果然未令門人失望,這是我三次表呈請求,才光諭允准,天空照相的,現在如時顯化全身,你們看『空中的師尊,身著長袍,頭戴東北毛線馬虎帽,左手作揮手問訊姿態,右手拿著一把蒲扇,在我們正面中央而立;左邊恭立的是 觀音大士;右邊肅立的是 舍利文佛』你看祂仙風道骨的凡體不就是這樣嗎?」……
        這件顯化的事實,在當時的萍鄉縣城民眾,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時我已小學二年級,至今回憶猶新,記得姨媽文母蕭太夫人,命我隨著她跪下,一面口中唸唸有詞,她祈求天上菩薩,保佑我不要生病痛,讀書用功,日後功名有成;一面跪在香案前,眼不轉瞬,望天歡喜,她說「這是我們城裡之福」。果然,從此萍鄉縣內連年豐收,而我更是於斯而今,也從未有過甚麼病痛之災,尤其是於抗戰、剿匪歷次戰役中,每遇情況危急,無不都是安然無恙,化險為夷,由此,也就證驗,叨在我 佛恩惠所賜了!
        後來,時過半載有餘,已是同年秋去冬初,一天,恰巧我去宗教哲學研究社玩,只見王伯伯(師公)喜形於色,對社裡的乾坤先進──道友們說:「師尊日昨來社時,箱子裡裝的那頂毛線馬虎帽和手上用的這把蒲扇,就是二月初,大家所見到師尊當時顯化空中照相,所佩載的東西」,於是,大家也恍然大悟,同聲都說:「對呀,完全一樣,師尊的神力,真是不可思議啊!」
說到這裡,遺憾的是我那天沒有去研究社,要不然,我也有與 師尊一面之緣呀!不過,我卻有自信,今日我之能皈依天德聖教,不也就是承 佛之緣嗎?

(錄自覺明雜誌10期,頁31-32,75年12月31日出版)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73046
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