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七版 初結道緣

【師公住世行道濟眾見證】

                      文 ‧  王約林

        民國五十九年,我自軍中退伍後,初入社會,吃的及工作都不能適應,但還是不斷的工作,就在當年農曆八月十二日病倒了,當時想病快點好,到處求醫,卻沒有進步,已經是山窮水盡之時,就住進台南永康榮民醫院,住了七個多月,仍舊沒有起色,不但沒有起色,就在六十年六月中旬有一天晚上,胃部痛得使人難以支持,第二天轉到治療病房,醫師給我作全身檢查,結果是腸胃有病,並沒有膽結石,但主治醫師說有結石,一定要開刀,醫師各有異議,我想:這一下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當時又不想開刀,故拖延兩天,晚上,忽然來了一位實習護士李淑女小姐,她勸我不要開刀,我問她我不開刀又怎麼辦呢?她立即告訴我,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去治,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
        第二天,是星期日,一早李小姐就借了一部腳踏車給我,她說十時左右我在東光小學等你,我要九時半才可以離開病房,當天上午十時左右,就去了中國精神療研究會,地址那時是在裕農路,一到佛堂,看病的人很多,給我看病是一位學生,是現在佛堂副開導師黃思苓先生的公子,他看完後問我有什麼感覺,我告訴他說「涼涼」的,好輕鬆,患部也不痛了。他又告訴我說:菩薩慈悲,同時你跟佛有緣。他立即給我一本人生指南,我回到醫院,左思右想,如果不開刀就要辦理出院手續,出院以後,我又去那裡住?但是為了病好,我就下定決心辦理出院。
        從那天開始,每天不斷地按時去佛堂治病,後來給我看病的是現在我的老師――秦老師淑德。看了三天之後,我喝了一杯佛水好香,這香非人間所有,不可說,當時我問老師,您們在這一杯水裡放了什麼香料?秦老師面帶微笑,她一句話也不回答。再來看病又喝一杯佛水,香味稍差一點,喝了這兩杯佛水之後,我的口水始終是甜的,晚上睡覺我的嘴產生一種甘香味。
        我每天不斷的去治療,半月之後,病就全好了。又趕上農曆七月半佛堂在唸經,我一進門,關鳳一道長就問誰是王約林,我答應我就是。她說:老師有交代,你今天回家要洗澡、理髮、換衣服,明天來皈依。當時我很恐慌,因為我是天主教徒。關鳳一又補充說:我們老師還不願意給你皈依,這是菩薩交代老師要給你皈依的。我聽了這一句話,內心的恐慌全已消除。因為菩薩叫我皈依,當然內心非常喜悅。皈依之後不久,就在佛堂幫忙,我的身體恢復半年之後,我又離開佛堂,去高雄市政府上班,工作一段時間又辭職了。
        奉老師之命,要我去台北總會侍奉 師公,我覺得責任重大,但又感到光榮,那時總會是在夏門街,我那時實在凡心太重,沒有多久,我又離開師公身邊,去台東工作,但我時常想起師公教誨我,是那麼苦口婆心,可是我還是聽不進去,我記得師公教誨我說:一個人做事、處事、做人要真誠、實在、不自私,不然你把菩薩每天背在背上,頂在頭上,都是沒有用的,今後你要惜字紙。同時師公常常對我講,現在人心不古,顧前不顧後。那時,這兩句我聽不進,更不能領悟含義。
        師公他連切水果都不能亂切,有一定規矩,尤其是切菜,記得有一次切大頭菜蒸瘦肉湯,大頭菜切得四方四正,不能有斜角;來客人切柳丁,特別有規矩,一個柳丁要切六片,少一片不行,多一片也不可以。師公在世時,講每一句話都有道,到現在我常常在思索,才可以悟出師公教誨我的每一句話。
        以上所寫,是我自己親身之經歷,後學不敢畫蛇添足,也無強生妄語,更不敢妄自杜撰,如有文字及句詞用得不當,敬請諸先進道長指正和批評,後學萬分感激。
                                                               後學 王約林 親筆

                                                         (錄自覺明雜誌27期,頁55,80年4月1日出版)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881652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