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八版 道友對師公的懷念

【永懷 圓明至聖佛笛卿夫子德澤】

(之一) 董誠


        今天我們紀念 師公笛卿夫子百歲誕辰,不禁勾起我的懷念!
距今五十六年前,當我童年七歲啟蒙於國民中心小學時,我的老家,萍鄉縣黎家宗祠,有所「宗教哲學研究社」,是我上學必經之途,我們同學下午放學時,大多都喜歡進出研究社,因為研究社每位服務的人,都喜愛小孩,特別有位王老師(即是我們 師公),當地民眾都譽稱為「活菩薩」,他每每見到我們這些常去的小客人,總是不厭其煩,笑容滿面地問長問短,叮囑好好回家,如遇生病者,則親自為之治療,一治即癒,真是靈驗。
        台灣光復後,我隨軍來台,六十年承徐元鋆道長引介,更蒙台南秦老師點道而皈依天德聖教。六十三年冬,因公務赴台北,有幸晉謁 師公,當我見到 師公時,內心頓時好像有慈祥溫馨的感受;老人家像一見如故的親切,笑顏相迎,並對台南的道務及我皈依後的感想,垂問甚詳,真是關懷備至,我自然一一回答。他老人家感到非常滿意。從此之後,老人就天召歸位,竟成永訣!
嗣後,我閱讀 王笛卿夫子語錄中一篇自述,才恍然大悟,不想 師公正是我童年在萍鄉人人譽稱的「活菩薩」。所以,我覺得這便是緣份,我終於皈依到他老人家的門下。

(之二) 陳秀珍


        我思念 師公是很多很多的,現在只講第一次覲見的部分情形,就能想見一般了。
        六十一年,我皈依不久,老師要帶我們去台北唸經,於行前告誡我們說:我們去台北,要隨時謹言慎行,不要被道長們說我們台南的弟子不懂禮貌。
        於是我們處處留意,不但對 師公必恭必敬,就是對別壇的道長們,也是處處禮讓,他們要吃,我們就讓;他們要坐,我們讓位;他們要睡,我們讓床,所以十幾天我們睡得很少。但是,師公卻對弟子非常慈愛,怹會拿蘋果給我們吃,有天我想家吃不下睡不著,怹就端杯好力克給我,說:你在想家睡不著是不是?把這杯好力克吃了就會睡著。到了晚上,又端一盤葡萄乾,一盤蛋卷給我吃,還吩咐別人不要吃,說我沒有吃晚飯。我們什麼都瞞不了怹,因為怹是活菩薩。
        有一天,我姐姐及姐夫來看我,我介紹他們說:這位是我 師公。師公笑著說:好!好!馬上回到房裡端了兩杯茶出來,我嚇得趕快接住,請 師公以後不要如此,我們是擔當不起的。我姐姐是天主教,他們非常吃驚,說我教的長輩何以如此慈祥!
        師公看我比較健談,於是對我說:我們來到佛堂是修道,不要談人是非,如果別人說,你聽就可以,最好是不聽,這就算是你老師的好弟子了。因而使我永遠無法忘記怹老人家的慈輝德澤。

                                                            (錄自覺明雜誌26期,頁10-11,80年1月1日出版)

天德聖教凌雄寶殿 版權所有
Copyrigh © Tian-de Ling Xing Holy Grand Hall
瀏覽人數:
今日瀏覽人數:
1954534
39